•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我说:善恶到头,终有报!

    第九章 我说:善恶到头,终有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说!”

        鬼使神差,神而明之,楚留仙吐出口来的不是“谕令”,而是“我说”!

        “我说:

        善~恶~到~头……”

        一字一顿,每吐出一字来,楚留仙都在受着无边的痛苦,连神魂似乎都要被痛楚撕裂成粉碎。

        皇天印落下,一个淡淡的印记浮现出明黄绢帛上。

        这一次的皇天印威能与之前历次都有不同,不等楚留仙念完,不等彻底盖章生效,无法言述的恐怖威能就从虚空中破出,牢牢地笼罩在黑山老妖、青蚨妖、白山君身上。

        “呜呜呜~~~呜呜呜~~~”

        如百鬼夜行,鬼哭神嚎,虚空中有无数黑漆漆的手伸出来,抓住黑山老妖庞大的身躯上每一根树枝,抓向青蚨妖,抓向白山君。

        这些漆黑手的主人从虚空中半露出来,半边肩膀一只胳膊,狰狞扭曲的脸庞,就是全部。

        “是你们!”

        “走开??!”

        青蚨妖在惊声尖叫,她赫然在这些黑影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有还是小妖时候吃的第一个人,有成为大妖后杀的第一个修士……无数死在她手上,因她而死的生灵,都在疯狂地伸出手来,要将她拉入无边的黑暗当中。

        黑山老妖、白山君处,也是一般无二情况。

        “终~!”

        楚留仙口吐鲜血,再炸出一字来。

        “撕拉~”

        白山君痛呼一声,本就在楚天歌打神鞭下身受重伤的他,竟是被黑手生生撕扯下了一只翅膀。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悚然而惊。

        白山君的翅膀一离体,立刻受到了无数只黑手的争抢。顷刻之间被扯成无数碎块,遍洒鲜血。

        不管是翅膀上的血,还是肉,还是骨,都在一转眼的功夫里被撕扯成碎块争先恐后地吞噬下去。

        可想而知,要是被这些黑手拉入黑暗,定然逃不到善恶有报,为活活吞噬的下场。

        “啊啊啊啊~~~”

        白山君大叫着,痛叫着。嚎叫着,天知道他一生吃人,到头来却要感受被吃时候的无边恐怖。

        “?。。?!”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青蚨妖尖锐叫声撕裂了长空,只见得她趁着黑手被暂时挣脱。更多的黑手还没来得及捞到她身上前,半透明的翅膀一包,化作一道青光结茧,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蚨妖,竟是,逃了!

        这一幕,与大半年前在通天峰上的一幕是何其的相似。

        黑山老妖与白山君就没有这样的天赋神通与运气。

        黑山老妖是被上一次谕令根扎大地。压根就无可挣脱,无可抵挡,无可闪躲;

        白山君则是接连受创,还不等他想效仿青蚨妖呢。就被无数只挣之不断,撕之不裂的黑手硬生生地抓上半空。

        更多的黑手争先恐后而来,白山君惨叫声声,连绵不绝。

        “这是因果。这是报应,非是神通、法术所能斩断!你就慢慢享受吧白山君?!?br />
        楚留仙眼中一凝。以近乎最后一点力气,再吐出了一个字来:

        “有!”

        “哗啦~~”

        漫天血雨,白山君无数血肉被撕扯下来,不及落地就被吞噬一空。

        它的惨叫声渐至微弱,最终所有的黑手一拥而上,再散开时候,空中已是空无一物。

        一代大妖,就此陨落!

        楚留仙从白山君陨落处收回目光,落到了黑山老妖那里。

        那处,也到了关键时刻。

        “滚开!”

        “本座能杀你们一次,就能杀你们第二次,第三次!”

        “你们是争着做本座的养料吗?!”

        黑山老妖狂吼着,咆哮着,一树虬枝颤动着,不少黑手为其冲天煞气,不尽戾气一冲,竟至烟消云散。

        此妖之凶残,之暴戾,远非青蚨妖和白山君所能比拟的。

        不过,黑山老妖一生杀敌无数,其中亦不乏强者,这也远不是青蚨二妖可以相提并论的。

        挣扎至此时,几只强大的黑手趁机扑到了他的身上,后续无数黑手一拥而上,顿时黑山老妖庞大的身躯上,布满了无数的黑手,痛苦的叫声回荡在摩天崖。

        这些黑手不住撕扯着、吞噬着,魔树不断地剥落下树皮、树枝,又以同样的速度飞涨而出。

        与此同时,一山的草木,都在不住地枯萎着。

        以摩天崖山巅为中心,向着山脚下蔓延而去。

        黑山老妖,竟是在以庞大根系,抽取一山的生机。

        那些黑手似乎能明白关键的所在,在不住有新的黑手破开虚空而至,抓在黑山老妖的身上外,所有的黑手都在向上用力,要将黑山老妖本体拔出摩天崖。

        只要离了地面,哪里来的补充,黑山老妖再是强大,终究逃不过因果黑手吞噬的下场。

        “咔嚓~~咔嚓~~~”

        摩天崖上大半的山石在崩裂,破碎,滚滚而落。

        “隆隆~~隆隆隆~~~~”

        除了高踞于真龙宝座上的楚留仙外,其余人等都有站立不稳之感,整座山都在摇晃着,战栗着。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摩天崖四处山体上传出,伴着轰鸣声音而出的,还有一根根粗壮无比,漆黑如墨的树根。

        短短时间里,崩落山石无数,裸露出来的地方,无不是树根虬结,疯狂地向着山体的根部钻落下去。

        此刻,若是有人在远处望来,定会发现原本的摩天崖完全变却了模样,仿佛这座千山泊最高的山峰,尽数为恐怖的黑色树根包裹。

        “桀桀~~桀桀~~~”

        黑山老妖带着痛苦,带着怒骂的怪笑声传来,树身上一阵扭曲,浮现出一个人头来。正是黑山老妖形貌。

        “来啊,来??!”

        “本座一生吃人无数,想吃我?先吃了你们!”

        他一边咒骂着,一边还张开嘴巴,嘶哑着抓过来的黑手吞入腹中,凶暴、酷烈之气尽显。

        楚天歌等人都看得出来,黑山老妖凭借着不过是一股戾气在苦苦支撑,原本漆黑如墨的魔树上,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灰白。

        再是树根包裹整座摩天崖牢牢钉住。再是狰狞恐怖,都掩盖不了他的虚弱。

        只要再推一把,黑山老妖定然难以支撑,坠落深渊。

        楚留仙很想吐出最后一个字来,善恶到头终有报的“报”字。

        他相信。这个字一出,眼前这个生平第一强敌,恐怖到极点的大妖,定然难逃公道。

        可是……

        楚留仙拼命地观想着大日如来真经,拼命地运转着仙域根本法,拼命地催动着皇天印,身上不住催发着生机。生长着肢体的妖术:枯木逢春的灵光,却在不住地微弱下去,稀薄下去……

        他还在坚持着,还在努力着。**上崩溃与生长,神魂里燃烧的痛楚都被他忘却,只是想拼命地吐出那个字来。

        楚留仙此刻双眼无比的明亮,璀璨如星辰。与人形真灵的双眼一样的光亮,充满了摄人心魄的奇异力量。

        从这双眼睛里面。黑山老妖看到了决绝,看到了疯狂,看到了两个人同归于尽的场面。

        “你疯了吗?!”

        黑山老妖慌乱了,他大吼着,想要改变楚留仙的主意。

        楚留仙早就说不出话来了,使命张开的口型里,尽成一个“报”字!

        不过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在波涛汹涌的心湖中,他的投影负手而立,依然是风度翩翩的公子留仙。

        “我是疯了,我不能不疯?!?br />
        “我只要放弃,将再没有半分力量束缚你?!?br />
        “我的身后是我的恩师,我的朋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你疯狂报复!”

        “要死,就一起死吧!”

        心湖投影的楚留仙在仰天大笑,“轰”的一下,溃散下来。

        摩天崖上的楚留仙,眼睛愈发地亮了,他终于压榨出了最后一点力量,就要吐出那最后一个字来。

        气机交感下,黑山老妖大叫出声,不尽恐慌:

        “不~~~~~”

        “报~~”

        眼看着,这个字就要吐出口来,异变突生。

        “够了!”

        一声断喝,伴着大日坠平原的炽热,笼罩在摩天崖上。

        这股力量将楚留仙到口的最后一个字堵了回去,将他的人形真灵逼了体内,皇天印失去了支撑,威能尽收敛,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谁?!”

        楚留仙豁然一惊,抬头望向空中。

        做出同样动作的还有惊魂甫定的黑山老妖,楚天歌、迷楼戏子等在场的所有人。

        在摩天崖的上空处,空气一阵扭曲,仿佛是夏日隔壁上腾腾扭曲的热浪,凭空浮现出了一个披散着头发,一身灰衣的老者形象来。

        “小娃儿,太拼命,不过我喜欢?!?br />
        灰衣老者一指点出,落在楚留仙的身上。

        顿时,妖术:枯木逢春最后的力量被激发出来,游遍楚留仙的全身。

        同样在那一指下,一直纠缠在楚留仙体内的崩解力量散尽。

        脖子、肩膀、胸膛、心脏……

        楚留仙的身躯不住地回复着旧观,妖术枯木逢春的力量耗尽、消散的时候,他最后一根手指刚刚生长出来,长到了最后一截。

        “嗤~!”

        鲜血迸射而出,差着最后一点血肉,绿光散尽。

        楚留仙如梦初醒,任是谁从一个头颅重新长成到原本模样,只剩下最轻微地,就好像被刀削去了一片肉的小伤,都会是他这个模样。

        “阳神真人!”

        “这一定是阳神真人!”

        楚留仙心中在大叫着,他从来没有亲眼见过阳神真人,但也从来没有哪一刻像这个时候一样,无比地确定这一点。

        这是惟有阳神真人才具备的,煌煌大日般的威能?。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