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谕令,敕!

    第八章 谕令,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留仙的一双眼睛看到“皇天在上”四个字的时候,他另外一双眼睛,看到的却是另外字迹:

        “天生万物,有规有则!”

        真灵的眼睛。

        头悬大日光的真灵,目视着掌中皇天印,凭空地就在浑然一体的明黄玉玺上,“看”到了这样的字迹。

        “天生万物,有规有则……天生万物,有规有则……”

        “我懂了!”

        哪怕痛苦无止尽地袭来,纵然漫天黑气腾腾翻滚而至,都不能掩盖楚留仙的双眼中放出夺目的光。

        楚留仙觉得无比的可笑,在甘泉山龙禁幻象当中,他运用皇天印用砸的方式,是何等的拙劣,印若有灵,定觉耻辱。

        深吸一口气,楚留仙吟咏般出声:

        “谕令:明明上天,照临大地!”

        真灵开口,同声诵读。

        在皇天印下,明黄色的光辉铺陈开来,犹如绢帛,上面八个大字浮现出来,耀眼夺目。

        此时,黑山老妖所化的黑气,最近的一缕险险就要触及到楚留仙的鼻子。

        近距离下,楚留仙能看到那凝聚了无数怨恨、污秽形成的黑气幻化出诸般模样,尽是无边痛苦沉沦在其中。

        对此,楚留仙眼皮都不眨一下,强忍着左腿豁然炸开的剧痛,吐字如春雷炸响:

        “敕!”

        人形真灵高举皇天印,重重地落在明光绢帛上。

        顿时,一个清晰的印章痕迹烙印其上,隐约呈“皇天”字样。

        “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九天之上落下,无数缕光,无数道亮。洞穿、撕裂、消融、排斥……弥漫整个摩天崖,恍若妖魔庞大身躯的黑气,瞬间为之散尽。

        在这个时候,楚留仙的眼皮眨了一下。

        上下眼皮触碰在一起,险些就要把争先恐后扑到最前面的一缕黑气夹入眼中的时候,“啪”的一下,黑气消融。

        那一刹那,楚留仙隐隐地还能听到一声尖叫。

        属于黑山老妖的尖叫。

        黑气散尽,摩天崖中重回清明。众人举目望去,只见得数百丈外黑山老妖从虚空中滚落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又豁然弹起,不敢置信地望向楚留仙。

        同一时间?!芭榕榕榕椤苯恿幌率ㄏ?,黑山老妖身后的抬轿子人中倒下了一片,无不是如之前的同伴一般,化作枯朽白骨。

        即便如此,无一人面露悲哀,一个个皆是麻木不仁地跪在地上。

        他们在等着黑山老妖的召唤,或者是等来抽去力量的命令。

        与他们隔着大半个摩天崖的另外一边。有另一个人,忍受着非人的痛苦,犹自在与黑山老妖抗争。

        “啊啊啊啊~~~~”

        楚留仙长啸着,无边的痛苦从他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传来。手、脚、躯干……每一个部位,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崩溃,再生长出来的轮回般痛苦。

        “我只想看看,依靠着我自己的力量。能做到什么地步?!”

        之前的话,还在楚留仙的脑海中回荡着。他强忍着能摧毁任何一个人神智的苦痛,再次让真灵高举起皇天印。

        此时,两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

        “嗷~~~”

        黑山老妖从不敢置信,再至疯狂,这会儿谁要再说楚留仙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辈,只是猫捉老鼠中的鼠,他第一个活吞了对方。

        他身上有庞大的、扭曲的,恍若魔树一般的虚影在扭动着,明明只是一个侏儒,举步踏在地上的时候,却让整座摩天崖为之战栗摇晃。

        “刷!”

        一步,百丈!

        “刷刷!”

        忽左,忽右!

        “刷刷刷!”

        时上,时上!

        ……

        方圆数百丈距离内,尽数是黑山老妖的魔影重重闪现,连目光都把握不住他的位置,只能清晰地感受到滔天的妖气,疯狂的魔气,无边的愤怒,正在飞快地迫近过来。

        “谕令!”

        楚留仙再次艰难地开口了,“天生蒸民,有物有规。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木则扎根大地,不可动!”

        再渊海般的痛楚,仍然没有能混乱了楚留仙的神智,他清晰地从黑山老妖全面爆发时候展现出来的魔影中,判断出其根脚。

        黑山老妖,是一株魔树!

        皇天印,盖下!

        “嘭嘭嘭~~~”

        撞墙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出来,黑山老妖一个个幻影反弹而回,最终成百上千的幻影集合在一起,重新化成了黑山老妖侏儒模样。

        紧接着,黑山老妖面露骇然之色,惊呼出声:“怎么可……”

        最后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吐出,他就发现怎么都抬不起脚步,仿佛整个天地都压在他的肩膀上,不再让他挪动一般。

        “咔嚓~~咔嚓~~~~”

        从黑山老妖的身上,不住地漆黑的,虬龙般张牙舞爪的,不带枝叶的树枝冒出来,他整个身躯都化成了一株魔树,扎根大地,再不能动一步。

        “这……”

        楚天歌、迷楼戏子、小胖子、千幻樱,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竟然生生打出了黑山老妖的原型!”

        紧接着,不管是楚天歌还是小胖子,所有关心楚留仙的人脸上都一下沉重了下来,喜色褪尽。

        从他们的角度,轻易地就看到楚留仙的身子在不住地颤动着,汗水浸透了重衫。

        在他的身上,有崩解的灰气,生机的绿光在纠缠着,此进彼退,不住拉锯。

        在这个过程中,肢体不住地崩解,又在不住地重生,生灭之间,是永无止尽,足以摧毁一切的无边痛苦。

        楚留仙已经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他连动都动弹不得了。

        楚留仙不敢确定。在他起向前一步这个念头的时候,腿是否完好地在身上;他更不敢确定,当这个念头付诸实现的时候,腿脚又是否还存在。

        “真龙皇座!”

        楚留仙艰难地吐出了四个字来。

        霎时间,头顶上冲出神龙虚像,有龙吟声声,化光环绕。

        当奇光散去的时候,楚留仙已然高踞在真龙皇座上,稍稍松了一口气。

        “至少。不用再担心站都没站了?!?br />
        “这样,即便只剩下一颗头颅,我也能……”

        楚留仙抬头,真灵再次举起了皇天印。

        四息的时间过去了。

        “谕令:

        日月经天,其事昭昭!”

        “敕!”

        皇天印落下。无形的力量震荡而出,前方百丈之地,土石尽数掀起,破碎,化作灰蒙蒙的气流,在摩天崖上空回荡着。

        “楚~留~仙~!”

        黑山老妖拼命地晃动着庞大的身躯,漆黑的魔树光溜溜的树枝不住地挥舞着。仿佛无数只的手,想要遮天蔽日一般。

        其实,他想遮挡的只有那一轮血月。

        黑山老妖已经知道楚留仙想做什么了。

        在皇天印如同代天行罚,出口成天规的无边威能下。黑山老妖的努力注定徒劳。

        倏忽之间,如巨大的天幕拉开,夜空、血月,尽成过往。

        灼热的阳光曝晒而下。明明尚是朗朗乾坤,青天白日。

        阳光洒落下来。楚留仙等人皆觉得有融融暖意,遍及周身,仿佛一下子从幽冥回到了人间。

        对面黑山老妖则正好相反。

        那一道道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就好像一支支的利箭,“嗤嗤嗤”地升腾起黑气无数,又在阳光下消融。

        “啊啊啊啊~~~~~”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黑山老妖怒吼着,那种怨毒如有实质。

        正如楚留仙所说的,无限接近妖王,终究不是妖王。

        不为阳神境界,度过雷劫化就纯阳,就不能在光天化日下行走。

        尤其是在曝露阴神,露出本体的情况下,如同现在的黑山老妖。

        六息!

        楚留仙抬头看天,张了张口,吐不出声来。

        对面,黑山老妖庞大的魔树在萎靡着、缩小着,似要在阳光下消融。

        双方,都已经到了极限。

        七息!

        十个呼吸的时间到了。

        长空沉静,没有人来!

        楚留仙眼中黯淡了一下,旋即重回明亮,那是透彻的,豁出去一切,坚定的心志之光。

        “那就来吧!”

        “来吧!”

        在楚留仙无声地大吼时候,身躯的崩解一路蔓延过了心脏,蔓延到了脖颈,真龙皇座七彩虹光的掩盖下,没有人看出来楚留仙是在什么情况下继续战斗。

        妖术:枯木逢春的威能在衰竭,犹自在不住地修复着他的身躯,一次呼吸间,楚留仙的心脏湮灭了又诞生,一次心脏跳动,就是几轮生灭。

        “够了!够了!”

        楚天歌大喊着,小胖子大喊着,他们想要上前,然而楚留仙真灵手持皇天印,散发出凛然不可犯之威,仿佛无形的力量在推拒着。

        楚留仙不想让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知道他在承受着的痛苦,越是亲人,越是如此。

        目光能透过真龙皇座虹彩遮挡,看清楚他现在状态的,或许只有对面的黑山老妖一人。

        狂乱、暴怒、躁动……,一切情绪似乎都从黑山老妖的身上褪去,他的声音陡然沉静了下来:

        “楚留仙,本座没想到,真的没想到?!?br />
        “你一个锦衣玉食,顺风顺水的公子哥儿,竟也能悍勇如斯,坚韧若此,决绝至极!”

        “本座一生杀人无数,无论人、妖、佛、魔,称得上英雄者寥寥,不曾想今天一见就是两个?!?br />
        “很好,非常好,不管今天是你死,还是我活,本座都论你楚留仙,算是一个英雄!”

        楚留仙勉强抽动嘴角,似乎是在笑,传出沙哑无比的声音:“是否英雄,还看成败,我又何须你论?!?br />
        “就看看,究竟是你死,还是我活?。?!”

        楚留仙咬破了嘴唇,咬破了舌尖,将无边的痛苦视作燃料,燃烧出再次开口的力量。

        摩天崖上空,真灵高举皇天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