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站着的楚天歌,站出的楚留仙

    第六章 站着的楚天歌,站出的楚留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秃驴!”

        黑山老妖暴怒,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五色舍利燃烧,暂时封住了血月;看着卍字符破开妖域投影,将佛光洞穿天地。

        这一柱佛光通天彻地,毕竟是罗汉果位的慧果禅师牺牲自身放出的,方圆数百里内,想看不到都难。

        这般动静,必然引起道宗注意,黑山老妖以要妖域投影封锁天地的根本目的之一可以说就此失败了。

        明知道是这个结果,黑山老妖依然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那注定是徒劳的。

        “摩诃般若,好一个摩诃般若!”

        “慧果老秃驴,你竟舍得一生果位,重入轮回,洗尽孽障,本座倒佩服你三分!”

        黑山老妖的狂怒仿佛只是幻觉,他的声音重入冰冷:“楚天歌,就是消息传出又怎样,你今天注定难逃一死!”

        楚天歌的回应,只是冷笑罢了。

        黑山老妖双臂张开,明明是侏儒的身子,却让人感觉顶天立地一般,同时整个身子飞速地膨胀起来。

        “嘭嘭嘭~~~”

        在他的身后,抬轿子的壮汉中有三个人上半身豁然爆开,滚滚黑气冒出,原本雄壮的身躯倒在地上的时候只剩下枯骨与人皮。

        黑气扑出,与黑山老妖自身不住冒出黑气纠缠在一起,粘稠、扭曲,即便是摩天崖山巅狂风呼啸,不能吹动半点。

        “呜呜呜~~~~”

        这些黑气如鬼哭一般,蜂拥而来,渐至遍布大半个山巅。

        重重包围处,就是楚天歌与迷楼戏子!

        “天妖秘法,侵蚀天地!”

        沉默许久的楚天歌终于出声,掌中打神鞭金光大作,飘浮了起来,在他头顶滴溜溜地打着转儿。

        “轰隆隆~~~~轰隆隆~~~~~”

        整座摩天崖都在黑山老妖的天妖秘法下战栗,无数石桌大小的土石飞起,根系纠缠在一起的树林成片地拔出,潺潺流水被束缚上空,藏无可藏的野兽被摄到高处……

        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土石还是树木还是流水亦或是生灵,被滚滚黑气一纠缠,尽数侵蚀、消融,化作更多黑气弥漫天地。

        这一幕下,青蚨妖和白山君竭力退避着,显然对那些黑气无比的忌惮。

        楚留仙则摒住呼吸,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惊世骇俗地一幕,终于真切地感受到了无限接近妖王的大妖,究竟是多么的无边恐怖。

        “看来,不用那招,全无机会!”

        侥幸之心尽去,楚留仙反而沉静下来,哪怕面前的妖化灌木为黑气波及瞬间枯萎下来,都没有让他的眼皮眨上一下。

        “楚师怎么还不走?!”

        楚留仙心中唯一的担忧便在于此,楚天歌始终没有突围而出的意思,这让他想要配合的心始终落到空处,压根就没有出手的机会。

        “楚天歌!”

        滚滚黑气,弥漫天地,黑山老妖侏儒般的身躯掩在其中看不真切,只有黑山老妖张狂的声音不住传出:

        “本座知道,你早就油尽灯枯,即便是本座现在放开妖域,你也难逃一死!”

        “不过本座就是要让你死在我的手上,要让你受万妖侵蚀之苦,神魂俱灭!”

        黑山老妖尽显狰狞残酷的语气,不管是迷楼戏子还是楚留仙都不曾在乎过,真正让他们色变的是他对楚天歌的论断。

        “楚夜游,他说的可真?”

        迷楼戏子厉声大喝,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楚留仙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掌心而不自知。

        在这个时候,楚天歌笑了,他竟然在笑!

        “戏子,你如果能活着出去,帮我照顾徒儿,尤其是我那留仙徒儿,我没有尽到做师父的责任,没有教导他几天?!?br />
        楚天歌脸上挂着笑,语气中带出几分怅然,“我楚天歌无能,上不能振兴宗门,中不能扶持家族,下不能情义两全,临到头来,总得给弟子们做个好榜样?!?br />
        “若有机会,戏子你告诉我那些徒儿,他们的师父,我,楚天歌,是在站着死的!”

        楚天歌大笑着,跌坐于地,闭上了眼睛,他头顶上的打神鞭却飞快地旋转了起来,化作一道浓郁金光,凄厉尖啸,冲入无边黑暗当中……

        “轰~~!”

        打神鞭一入漫天黑气当中既为掩盖不见,旋即一声洞彻天地的轰鸣声中,金光乍现,无数的黑气被一鞭消融。

        黑气再涌上,“轰轰轰”的连环炸响声不绝于耳,金光游走,倏忽之间纵横黑气当中,那无数声轰鸣中,恍若可以看到楚天歌顶天立地,酣战不休。

        “不行!”

        “不能这么下去!”

        楚留仙从震惊和悲痛中回过神来,少年时候苦苦摸索,苦苦修炼磨练出来的坚定心志让他在最短时间内清醒,“楚师现在是以阴神驾驭打神鞭,要是有个闪失,阴神为黑气侵蚀,那就真是神魂俱灭,彻底无救了?!?br />
        “只要能避免这一点,楚师未必无救!”

        这短短一两个呼吸时间,当楚留仙从枯萎灌木后站了起来,阳神念头收敛,观想大日如来,融融暖意,灿灿日晖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侵蚀天地的黑气竟是一时不得前。

        漫天黑气当中,轰鸣声不住地逼近黑山老妖,哪怕速度越来越慢,每前进一步都要挥出更多鞭,炸散更多的黑气,楚天歌都在实践着他的话。

        他楚天歌英雄一世,即便是死,也是站着死的!

        楚留仙却不愿他死!

        他这一站出,恰似烈日横渡冰原,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你!”

        青蚨妖在空中尖叫出声:“楚留仙!”

        “哦,你就是神霄楚氏的那个公子留仙?”黑山老妖桀桀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座还想着先杀你师,再去杀你,让你们师徒来个团圆?!?br />
        “他楚天歌珍视什么,我就要毁去什么,让他享受一下最珍贵的被毁去的痛苦?!?br />
        楚留仙无心去管黑山老妖所指的是不是那个极可能是他师母的妖妃彩蝶,甫一现身他就观想大日如来,如朝阳初升喷薄而出般,跨越了数百丈距离,挡在了楚天歌的肉身前。

        “你?!”

        迷楼戏子先是一惊,再是一怒,继而看出楚留仙脸上坚毅,化作欣慰,“倒也不枉楚夜游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为你做到这个地步?!?br />
        情况紧急,楚留仙只是向着迷楼戏子点了点头,伸手拽下缚鬼球向上一抛。

        同时抛出的,还有一张迸发出金光的符箓——镇世龙符。

        当邪佛童子出缚鬼球,双手合十夹住镇世龙符的时候,小胖子和千幻樱才跑到了迷楼戏子身旁,与其一起站在了楚留仙身后。

        “刷~~”

        金光爆开,不让之间慧果禅师发出的摩诃般若,漫天梵唱声再起,一朵朵虚幻的金莲与黑气纠缠,共为湮灭。

        在空中,邪佛童子念罢经文,小手一扬,镇世龙符飘飘荡荡,直飞向最高处,如一轮金色的太阳升起,血月也为之黯然失色。

        邪佛童子,开口。

        楚留仙,开口!

        “镇!”

        一声大喝,同时从主仆口中传出。

        九天之上,镇世龙符金光大作,其上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一个字接着一个字亮起。

        镇世龙符所在的地方,如有一只大手从虚空中探出,张开五指,捏着灵符翻掌而下,镇压了下去。

        “轰轰轰轰~~~~”

        空气,妖气,黑气,在气爆声中尽数被一纸灵符压得粉碎,黑山老妖神色终于凝重了起来,抬头望向空中。

        同一时间,镇世龙符散发出来佛光如亿万道金箭,将滚滚黑气洞穿得千疮百孔,鏖战至死方休的楚天歌终于察觉到了外面的情况。

        “留仙?!”

        楚天歌惊呼出声,“你怎么来了?”

        楚留仙大喝:“师父速归!”

        他既在在此,楚天歌又如何起到了酣战至尽头的心思,孱弱到极致的阴神裹着打神鞭飞回来。

        “嘭~”

        至宝打神鞭落入尘埃,楚天歌阴神归位,缓缓睁开眼睛。

        “留仙你退后……”

        楚天歌一跃而起,要挡在楚留仙面前,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依然想要护住徒儿。

        话刚出口一半,他便为眼前情况所震。

        弥漫整个摩天崖的黑气压缩如球,中心处凝神抬头的黑山老妖,上方是飘飘荡荡而下的镇世龙符。

        山一般的凝重,压缩了所有的侵蚀黑气,以万钧之势,要将黑山老妖镇压在五指山下。

        镇世龙符,即便威能不足镇压彩虹龙敖世龙骸时期的万分之一,犹自有镇压天地的恐怖威势,让黑山老妖不得不抛开其余,全神应对。

        但见得,黑山老妖张开大口,冲天嘶吼:

        “啊啊啊啊啊~~~~~~~”

        无边黑气从他的口中涌出,有无数戾气,无数妖气,冲击在镇世龙符上,与佛光消融。

        磅礴的气势鼓起黑山老妖的衣袍,震荡得周遭空气爆鸣声声,以他为中心,滚滚气浪如怒,形成一个个大圆圈,惊涛骇浪般地排出。

        最后一个音符,最后一缕黑气从黑山老妖的口中吐出,喷吐在镇世龙符上的时候,灵符上最后一点佛光黯淡了下来。

        如山如掌般的镇压威势消弭,轻飘飘,如鹅毛。

        “呼~”

        黑山老妖轻吹出一口气,即将落在他鼻尖上的镇世龙符通体颤动一下,化作飞灰散去。

        “不错的灵符?!?br />
        “留仙小儿,你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保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