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章 血月当空

    第四章 血月当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可是?”

        小胖子摸着脑袋,疑惑道:“我们怎么知道楚山主在哪里?”

        “摩天崖!”

        楚留仙淡淡出声,站在yīn墟府眺望出去,补充道:“千山泊区域千山中最高的一座山峰,摩天崖!”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小胖子、千幻樱他们都看到远方有一座高峰巍然屹立,远超同侪。

        他们两个没有问楚留仙如何知道,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楚师,你一定要等我?!?br />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激荡的情绪,当先踏出了yīn墟府。

        “不管对方是谁,有多强大的实力,今天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救下楚师?!?br />
        “且不论他遇险很可能是为了我去取大rì如来真经,只道楚师在生死存亡关头,依然甘冒奇险送来真经,且为了我能顺利拿到,不惜大伤元气;

        楚师他自忖必死,犹自为我将来可能的成就而欣慰!”

        “现在,他面临为难,我又岂能坐视?!”

        楚留仙胸中一股气,如朝阳在喷薄而出,不知不觉中,他体内流动的融融暖意显得有些灼热了起来。

        他们一行三人,驾轻就熟地出了济水yīn墟墟市,向着摩天崖方向而去。

        为了防止因为摩天崖上可能存在的人注意,楚留仙他们不敢动用大的法术,只是在平地间飞掠,扎扎实实地用了大半个时辰,才来到摩天崖脚下。

        仰望着这座千山泊区域最高的山峰,楚留仙心中不无忐忑:“希望我的预见无误,血月真的与楚师出事有关,若是不然想要短时间内找到楚师。怕是不可能的了?!?br />
        很快,他就收拾情绪,与小胖子、千幻樱,一起踏上了摩天崖。

        开始时候一切正常,一直到上了半山腰,踏入了某个区域后,楚留仙他们三人齐齐一震,浑身上下打了个寒颤,仿佛一脚踏空。坠入了冰窟窿一般的感觉。

        他们依然是脚踏实地,头顶上即将上得中天的红rì不见了,代之的是一轮血sè的圆月,高悬在天际。

        “血月?”

        “这是什么情况?”

        小胖子大吃一惊,他可不像楚留仙般有了心理准备。顿时眼睛都瞪圆了。

        “妖气!”

        楚留仙深吸一口气,早有准备的他第一时间察觉到这片血月当空区域里满溢的妖气。

        妖气如同活物一般,弥漫在每一处角落,不住地侵蚀着范围内所有的生灵。

        楚留仙他们刚进入其中,便感觉一缕缕诡异、yīn寒的力量,在不住地往他们体内钻。

        “楚哥?!?br />
        小胖子镇静下来,运转灵力抵御下妖气的侵蚀。左顾右盼地道:“据说妖域在未曾崩溃之前,就是永远血月当空,这是妖域的标志?!?br />
        “妖域由于妖族的特殊xìng,始终没有发展完全。一直只是雏形,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受到万年前那场大劫的波及也是最小的?!?br />
        “所以……”

        楚留仙听到这里,插口道:“胖子。你想说的是妖域投影吗?”

        “嗯!”

        小胖子重重地点了点头,“妖族当中。实力强大,无限接近妖王级别的强者,就能施展出妖域投影,在血月当空下,就好像是将敌人拉入妖域当中,此消彼长下很是厉害?!?br />
        楚留仙脸sè也沉了下来,道:“换句话说,我们面对的至少是一位无限接近妖王层次的大妖了?!?br />
        在梦中看到血月的时候,楚留仙就有过此猜测,故而所受的震动还不太大,小胖子他们完全就是面如土sè了。

        什么叫妖王,仙家之阳神,佛家之菩萨,就是妖王级别!

        面对无限接近妖王级别的大妖,全盛时期的楚天歌或许还能抗衡一二,可是现在楚天歌还是全盛实力的几率极小。至于他们几个嘛,在这般强者的眼中,又算得什么?

        小胖子他们忐忑不安的时候,楚留仙出奇地竟似不太在意,反而凝神望着脚下在血月下舒展着身躯的小草。

        “楚哥?”

        小胖子凑过来,疑惑地看着他。

        楚留仙收回了目光,淡然地道:“血月侵蚀,妖气入体,顶多百年,这摩天崖上或许就会诞生出许多新的妖物。

        兴许这株小草,他rì就能纵横宇内,能召唤妖域投影,再现血月当空?!?br />
        小胖子脑子都晕了,不知道楚留仙说这些是为了什么,但也不能否认有这个可能,只能茫然地点着头。

        楚留仙脚下的小草仿佛可以听到他的评价一般,在清风中舒展着身躯,摩擦着他的靴子,似乎在哀求着他不要践踏,娇柔得楚楚可怜。

        “胖子?!?br />
        楚留仙伸手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绕过小草,举步向前,“我是说,我们犯不着妄自菲薄,无限接近妖王又能如何?他终究还不是妖王!”

        难以想象妖王级别的妖族大能会出手狙杀楚天歌,那样的话怕是新一场仙、妖大战就要上演了。

        这些小胖子并非不明白,他只是不懂得,妖王与无限接近妖王,以他们的实力来说,有区别吗?

        楚留仙依然在向前,声音飘飘忽忽地传入了小胖子和千幻樱的耳中:“有朝一rì,你我也能到达同样的层次,甚至更强,对此我深信不疑!”

        话音未落,楚留仙观想大rì如来,以大rì如来真经中法门,融融暖意包裹住阳神念头,以之代替红rì,高悬在真灵头顶。

        顿时,纯阳气息弥漫开来,将他们一行三人尽数包裹在内。

        暖意平复了忧虑,小胖子和千幻樱稍稍安心下来,跟着楚留仙一起上山。

        有此阳神念头纯阳之气遮蔽,除非上面的真是一尊阳神真人,妖王大能,不然就难以发现他们的靠近。

        这一点。让小胖子他们觉得安全多了。

        半程摩天崖,越是上行,当空血月就越是变得巨大无比,弥漫的妖气侵蚀万物,路上所见的草木、野兽,都带出了几分妖化的特征来。

        楚留仙他们的修为,若非有阳神念头纯阳之气阻隔,怕是到了这一步都要阻挡不住妖气的侵蚀了。

        “至少三五个时辰的血月当空,否则妖气不会浓郁到这个地步?!?br />
        楚留仙默算着。不知当庆幸还是忧心。

        庆幸的是上面如果真的是楚天歌,他们定然还在坚持,还在战斗,不然妖域投影不会持续如此长的时间,几乎要妖化一山生灵;

        忧心的是。能持续妖域投影如此长的时间,那上面大妖的实力之强,也就可想而知了。

        越过最后一段险阻,楚留仙他们离摩天崖的山巅近了,又近了。

        前方一处灌木丛成漆黑之sè,淡淡的妖气在弥漫,已然可以称得上是妖物。

        隔着这妖物灌木的缝隙。楚留仙、王赐龙、千幻樱,他们三人第一次看到摩天崖顶的景象。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漫天梵唱,巨大的金sè莲台铺陈开了。佛光冲天而起,遥遥地支撑住血月不坠!

        摩天崖顶,并未被彻底扯入妖域投影当中,靠的就是这佛家金莲法。

        “楚师!”

        楚留仙目光穿过灌木丛。落在金sè莲台的中心处,握紧住拳头??酥谱∧谛牡某宥?。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师尊,道宗神霄峰一脉山主:yīn神无双,楚天歌!

        这个时候的楚天歌,可没有yīn神无双的风采,虽然犹自站得笔直,屹立不倒,但任是何人都可以看出他摇摇yù坠的强自支撑。

        已是油尽灯枯!

        在楚天歌的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一身青衣,与其背靠而立;一个头上斗笠破碎,露出布满结疤的光头。

        正如千寻所说的,一个青衣人,一个斗笠人!

        当rì千寻所见的,的确是楚天歌不错。

        “是他?!”

        楚留仙定睛一看,就认出那个明显伤得比楚天歌还重,犹自骄傲地昂着头的青衣人,正是与他见过两次的五散人之一:迷楼主人!

        迷楼戏子!

        很快,楚天歌旁边跌坐在地的和尚就吸引了。

        只见随着和尚一声佛号,头上斗笠破碎,露出宝相庄严如寺中佛像般的一张面容。

        笼罩在摩天崖顶的金莲旋转着,佛光普照,逼出借着血月妖气遮掩,无声欺近了他们三人的两道身影。

        “青蚨妖!”

        楚留仙第一眼就认出了两个身影之一,一身青裳,曾为楚天歌以打神鞭击败的青蚨妖。

        一脸仇恨的青蚨妖旁,是一个双手成虎爪扑来,掀起扑鼻腥风的壮汉。

        壮汉额上虎纹,背后生双翅,狰狞无比。

        两妖之外,血月之下,天空中妖影重重,妖气浓郁如有实质,恍若无数双眼睛盯视下来,要看到楚天歌等人下场。

        青蚨妖和虎纹壮汉欺近的方向正是迷楼戏子那一侧,戏子俊俏如处子的脸上依然是满不在乎的神sè,庞大的迷楼虚像当空笼罩下来。

        迷楼玉苑当中,有歌舞升平,演绎人间无数悲欢离合,不知怎么地,楚留仙隐约觉得戏子这回施展出来的迷楼神通,与当初似乎有着巨大的差别。

        当迷楼玉苑轰然落下,即将将迷楼戏子与两妖罩入其中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出来,按在迷楼戏子的肩膀上,重重地一压。

        “轰~~”

        迷楼神通一滞,庞大的威势散逸开来,冲击得青蚨妖他们神情一凝,止步百步之外jǐng惕望来。

        手的主人,是楚天歌。

        “戏子,还不到你拼命的时候!”

        楚天歌将迷楼戏子拉到后面,大踏步而出,站在两妖之前,眼睛却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冲着当空血月,重重妖影,大喝出声:

        “楚天歌在此,你们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