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章 济水阴墟府,夜半故人来

    第一章 济水阴墟府,夜半故人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嘭~~~”

        真龙皇座带着楚留仙、王赐龙、千幻樱三人,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楚哥,你怎么了?”

        小胖子撅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担忧地望向勉强坐在皇座上的楚留仙。

        “没事!”

        楚留仙伸手一抹,手背上尽是鲜血。

        这血,是神魂受到创伤,心湖受到震荡后辐射在身体上的结果。

        “只是估计得休息一段时间了?!?br />
        楚留仙心有余悸地说道:“果然恐怖无比,其中蕴含的力量之强大,只是稍稍试探就这样了,真要破而入内,怕是得雷劫阳神真人亲至才有可能?!?br />
        “那楚哥你刚刚……”

        小胖子想起在离开千山泊巨坑之前,楚留仙做的那番手脚,奇怪地问道。

        “那个啊~”

        楚留仙苍白着脸色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以防万一,免得公子烨他们一时糊涂,把事情跟家里的老怪物们报上去,最终弄出祸患来?!?br />
        “他们会听吗?”小胖子不无怀疑。

        楚留仙放声大笑:“今日凶,他时宝,哪怕为了明朝,他们也很有可能会按下来,不去触碰!”

        “就算料错也无妨,尽人事可也?!?br />
        楚留仙抬头看看天色,月西斜,挂树梢,摇摇欲坠模样,“我们还是先离开吧,不然等公子烨等人前来,我现在的状态倒是不好与他们相见?!?br />
        “去哪里?”

        小胖子上前搀扶楚留仙下真龙皇座,现在他这个状态,自然是无法驾驭此宝了。

        “济水阴墟!”

        ……

        楚留仙他们三人踏月而去不过小半个时辰,“嗖嗖嗖”数道流光坠落下来。

        “来迟一步!”

        两个声音,东西方向,齐声响起。

        双方抬头。循声望去,借着昏黄月色,看清楚了对方模样。

        “公子烨!”

        “别雪陈林!”

        双方倒是没有什么剑拔弩张,反而相视苦笑,又一次异口同声:“你也想到了?”

        “哈哈哈哈哈~~~~”

        两人纵声大笑,又分明从对方的笑声中听出了苦意来。

        “公子留仙,就是公子留仙!”

        别雪公子陈林摇头叹息,楚留仙特意没有掩盖的地上痕迹,又怎能瞒得过他的眼睛。自然知道注定是一趟白忙。

        公子烨恨恨出声:“可恨,真真可恨,若不是被他言语挤兑,我们也不会羞恼立场,给他独吞宝物的机会?!?br />
        说到后来。他也自觉无趣,毕竟是他前面所受震撼太大,又吃了楚留仙的挤兑,真怨不得他人。

        “这一次,我们又输了!”

        “只能等下一次……”

        堂堂两公子,相视苦笑,月下齐沮丧。

        又一个时辰过去。千山泊上终于恢复了平静。

        地面上痕迹不知被谁掩盖得再看不出分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当公子烨与别雪陈林生出“既生留仙,何必生烨、林”之叹的时候,楚留仙时隔半年。重临济水阴墟。

        “咦?!”

        “怎么这么冷清?”

        小胖子在前面左顾右盼,身后是千幻樱搀扶着虚弱的楚留仙行走。

        “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吗?”

        小胖子好奇地回头问道。他也曾到过好几处阴墟,从来没有见过如眼前济水阴墟一般,街面上几乎没有几个个。

        阴墟。是当年冥府破碎后而成的碎片,阴墟上坊市名为墟市。是修士们穿行阴墟与现世的中间地。

        在这样的地方,向来是没有白天跟黑夜之分,因为阴墟中是永恒的黑夜。

        楚留仙摇着头,眼中露出疑惑,道:“之前这里挺热闹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

        短短一句话道出,楚留仙便生出气短之感,不由得摇头苦笑,神魂受创的影响比他所想的还要严重上许多。

        小胖子也看出他的状态,于是放下疑问,回头与千幻樱一起搀扶着楚留仙,走到了墟市的尽头。

        那里,有山壁高耸,上开凿有数十上百个洞穴,有的往外放出五色光,阵法禁制全开;有的则黯淡如野兽在夜黑中张开大口,黑而深邃。

        这些是阴墟府,是真灵入冥后留下的肉身保存的所在,防御最是严密。

        每一处墟市中都有这样的所在,若非如此修士们怎能放着肉身独自以真灵潜入阴墟中捕捉灵鬼?

        楚留仙抬头望向山壁,但见得阴墟府空置十之五六,与半年前来此的情况截然不同。

        当时,山壁上四处放着五色光,璀璨如灯花,想要租贷一处不是身份贵重,就得老实排队。

        “这到底是怎么了?”

        楚留仙脑海中疑问一闪而逝,头昏昏沉沉的,直欲软倒下去。

        这么短暂的功夫,小胖子便麻利地办好了所有手续,一行上人择了一处阴墟府入住。

        甫一入内,开启禁制,楚留仙直接在洞府中寻了一处房间,进入倒头就睡,瞬间失去了意识。

        千幻樱和小胖子满怀忧虑地在房外守候了一阵子,看没什么异状,也各自休憩去了。

        谁也不曾想到,楚留仙此刻正陷入了一片血色的梦幻当中……

        ……

        “这是……”

        楚留仙低头,看着自身虚幻的身躯不住地向着空中飘飞而上,明白了过来,“梦吗?”

        大半年来,他每次睡前都会施展入梦引法术,太半都不能进入梦中,不过却也形成了近乎本能的习惯。

        梦,是人的禁区,既可控,又不可控;既漫无目的,又与现实息息相关。

        确定在梦中后,楚留仙心中一动。想道:“等等,这不是普通的梦,是那个吗?”

        他想起的是半年前,在通天峰开坛**前夕的那个梦,与眼前情况是如此的相似。

        既是突如其来,又是与现实紧密相连。

        楚留仙已经认出了脚下地域,随着他向上飘飞,离他越来越远的不是其他,正是熟悉的千山泊地貌。

        “轰~~”

        楚留仙抬头。整个人顿时剧震。

        眼前有一轮圆月,几乎占去了大半个天穹,其上尽染血色,散发着昏暗的血光,是名副其实的血月。

        “血月当空?!”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沉吟时候。见得前方有一座高峰,远远超过周遭千山,雄浑挺拔地身姿烙印在血月当中。

        这一幕,就此定格。

        不等楚留仙起意到那座高峰上去看个真切呢,脚下突然浮现出巨大的漩涡,将全无反抗之力的他瞬间吸入其中。

        ……

        “??!”

        楚留仙惊呼出声,在云床上豁然坐起。额上有汗水汩汩而出,脑海里面深深地烙印着血月模样。

        “这预示着什么?”

        楚留仙披衣而起,走出房间,徜徉在阴墟府前院。

        此刻月露微寒。楚留仙几次抬头望向明月,依然是皎洁如圆珪,却怎么也挥之不去脑海中血月罩夜月的可怕景象。

        当他自嘲一笑,准备回去继续安歇养伤的时候。阴墟府上五色光突然大亮。

        “有人触动禁制?”

        楚留仙心中一动,身后传来动静。是小胖子和千幻樱出来察看。

        禁制晃动了一阵,一只灵符仙鹤粘在禁制上,扑腾地扇动着翅膀。

        “楚哥,什么情况?”

        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胖子一脸幽怨地走过来,看到灵符仙鹤抱怨出声:“这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让人多睡会儿?!?br />
        灵符仙鹤,自是仙鹤传音的普通法术,这是外面有人想要递话进来。

        “听听不就知道了?!?br />
        楚留仙淡然一笑,伸手一招。

        灵符仙鹤落下,落到他掌中的时候散开成灵符本来模样,一点一点燃起火光,一个女子声音传了出来:

        “留仙公子见谅,小女子竹山教千寻,有事前来拜会?!?br />
        “竹山教,千寻?”

        楚留仙挥去灵符燃烧后留下的灰烬,低头沉思了一下,总算想起了竹山教千寻是何等人物?

        “是她??!”

        楚留仙好不容易想起来,半年前他与古锋寒、林清媗他们前来济水阴虚的时候,曾与这女子擦肩而过,后来竹山教一行人更是被五散人中的戏子给弄昏迷了过去。

        “她来干什么?”

        楚留仙心中疑惑,还是放开禁制,清朗的声音传出阴虚府:“千寻姑娘请进?!?br />
        片刻后,一个身着嫩竹绿衣衫的女子缓步而入,来到了楚留仙他们的面前。

        “小女子千寻,出身竹山教,曾与公子有过一面之缘,不知公子是否还记得?”

        千寻孤身一人而来,身上没有任何身份标识,更不是前次前呼后拥模样。她脸色看上去更有几分苍白,好像是天寒地冻凝滞住了血液一般,惟独眼睛出奇的亮,尤其是在看到楚留仙的时候。

        紧接着,她又向小胖子和千幻樱见礼。

        楚留仙含笑点头,以示记得,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道千寻姑娘怎知留仙入住此处,更是夜半而至,所为何来?”

        千寻露出笑容,似是为楚留仙还记得她而欢喜,道:“谁人不知公子留仙与琅琊王氏二少是至交好友,千寻既知王二少开此阴墟府,再打听一下同行者形貌,自然不难得知公子留仙驾到?!?br />
        她很知趣地不去提及楚留仙受伤虚弱事情。

        楚留仙洒然一笑,也不去点破她如不留心吩咐,又怎么可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只是微笑地看着千寻,等待着她下文。

        “另外!”

        千寻的神色凝重起来,探手入怀,取出一物,口中道:“千寻此来,严格来说是受人所托,将一物带与公子。事关重大,千寻不得不令人四下打探两位公子行踪,得罪勿怪?!?br />
        “嗯?”

        楚留仙眉头一挑,略感好奇,心想:“又有谁会托千寻带东西给我呢?”

        千寻取出之物层层包裹,依然寒气透出,瞬间将整个阴墟府带入了寒冬一般。

        东西离体,千寻似乎轻松不少,脸色也恢复红润,一层层将其打开。

        “等等,这是……”

        楚留仙瞳孔骤缩一下,无可无不可的随意淡去,神情为之凝重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