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谜(上)(第三更)

    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谜(上)(第三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没动静呢?”

        公子烨等人不敢置信地惊呼出声,看他们那模样,若非还有一点理智,几乎想抢过楚留仙手中的万域天通金铃来亲自摇动。

        “之前可以推给龙域,现在呢?”

        楚留仙也不由得怔怔出神,什么时候停下手上摇动金铃的动作都不自知。

        响了那么久没有动静,再摇下去也是枉然。

        “怎么回事?!”

        “难道我们就要被困在这里吗?”

        在其余人等面面相觑的时候,楚留仙、公子烨等反应快的,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大致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把各家长老引走的事情又生变数?!?br />
        楚留仙当先开口。

        公子烨接口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连心剑无天都看不到了,现在估计……”

        “连乌重胤那小子也跑了!”

        王天龙恨恨地说出了公子烨后面的话。

        想到千山泊外,一个自己人都不在了,无人能操纵击天阵,无人能聆听到万域天通金铃的呼唤来接引他们,众人无不心生绝望之感。

        “两个问题?!?br />
        公子烨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划了一个“二”出来,再一根根弯下:“一是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出不去了;二是那头恐怖黑猫早晚会找到我们?!?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第一个是远虑,且不管是家族还是宗门。终究会想办法把我们弄出去;第二个,才是近忧?!?br />
        这么一说。众人更是沉默下来,各自担着心事。

        众人之中,只有两个异类。

        一个是楚留仙,眼中不住在闪着精光,似在思量着什么;

        一个是凰凰儿。

        她仿佛毫不在意眼前的情况,事实上一路过来,她始终显得漫不经心,这会儿她正以明亮的眸子注视着楚留仙。

        凰凰儿的脑海里不是别的。一直闪过的都是片刻前,楚留仙以无想空念秘法,瞬间撕裂龙域空间带着众人在千钧一发际冲出来的一幕。

        她与公子烨联手打开过龙域,还是其中主力,自然深知其难度,越想越觉得惊叹不已。

        “好强的男人!”

        “这才是男人啊,跟家里那邢物完全不同?!?br />
        凰凰儿眼中的光又黯淡了一下。心想:“可惜了,因为凤岐那个废物,长辈们肯定放他不过?!?br />
        这无关凤岐公子在栖梧凤凰氏中地位如何,堂堂凤凰家公子,岂是外人说杀就能杀的?

        凤岐的命是小,栖梧凤凰家的尊严事大。

        无论如何。七罪之诀中,栖梧凤凰氏定然会用尽手段,定楚留仙的罪责。

        “太可惜了?!?br />
        凰凰儿摇头叹息,究竟是在可惜什么?连她自己心中都不是很分明。

        面临眼前的情况,没有人有空暇去想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各家长老走了个精光,连楚留仙等人都被暂时抛在千山泊里。

        那事情或许如山之重??稍诖丝讨谌诵闹?却重不过那头恐怖黑猫一根毛。

        古伯、牛大、牛二等人点起的篝火熊熊,观沧海兄弟衣衫在逃出龙域时候破碎,好不容易寻了点东西遮羞,蔫蔫如脱水的叶子。

        其余人等也好不到哪里去,连那渐黑下来的天色也让他们一惊一乍,生怕凄厉的猫叫声再次传来。

        楚留仙倒是悠然地靠在一株大树下,眼睛半开半闭,从始至终都在权衡、判断着什么似的。

        “就这样!”

        正在他不为人注意地握了一下拳头,心中有了决断的时候,一阵竜竜父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小胖子被贼头贼脑地蹭了过来。

        一离开龙域,他的身体一回复,立刻又精力旺盛生龙活虎模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贼忒兮兮的,总让人觉得靠不住。

        小胖子瞅着众人忧虑着呢,没有顾及到这边,凑过来低声道:“楚哥,你该不是又挖坑了吧?”

        用的是疑问句,但听他语气,分明就是肯定。

        “咦?”

        楚留仙倒是有几分好奇,怎么就被这小子给看出来了?他脑子什么时候灵光到这地步了?

        “嘿嘿~~”

        小胖子一看楚留仙表情心中就有数了,得意地道:“咱可是一个妈生的,楚哥你怎么行事我还不了解吗?什么时候顺着别人的话说过?”

        前面的部分忽略,后面的部分楚留仙稍稍一回想,还真是这样。

        之前权衡着要怎么算计他们,分心之下只求不让他们看出破绽来,下意识地就顺着公子烨的话往下说。

        这一点小纰漏,便被极其了解和熟悉他的小胖子给看出来了。

        楚留仙暗自警醒的同时,微微颔首,算是认可了他的判断。

        小胖子来了兴致,正要追问呢,楚留仙忽然心中一动,奇怪地道:“咦?小樱呢?”

        “??!”

        小胖子也反应过来,先前众人心思沉重,没有怎么在意,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樱竟然不在这里。

        对千幻樱这丫头,楚留仙始终有几分怜惜,几分喜爱,于是起身,一边走一边道:“胖子,我们去找找看,别让她……出事了?!?br />
        小胖子对楚留仙是了解到了一定地步,从他语气的顿挫,立时就知道他真正担心的是什么了,心中也是一惊,连忙跟着楚留仙一起到处寻去。

        他们所在的这处千山泊内岛礁并不大,不过片刻功夫,楚留仙和小胖子就在湖畔看到了一个抱膝而坐的孤单背影。

        “呼~~”

        楚留仙长出一口气,“没事就好?!?br />
        他抬手止住了要嚷嚷的小胖子。低声道:“让她静一静也好?!?br />
        楚留仙这边话音刚落呢,那头千幻樱也开口说话了。

        离开甘泉宫后。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开口。

        “为什么?”

        从背影处看去,千幻樱的肩膀在不住地抽动着,“为什么?”

        夜色空旷,清辉融于湖中,微风徐来,吹动着千幻樱倒映在水中的影子,似在安慰着她,又是无言地陪伴。

        她的疑问。终究没有人能回答。

        正当楚留仙心生不忍,有走出去劝慰千幻樱一番的冲动时候,幽幽一声叹,从千山泊深处传来。

        “咦?!”

        楚留仙悚然而惊,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

        “是谁?”

        他循声望去,只见得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凌波微步于千山泊湖面。盈盈而至。

        “是她!”

        楚留仙目光一凝,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怜儿!”

        “只是……”很不协调的感觉,从他的心中浮了出来,上次在怜儿身上感觉到这种不协调,还是在她慌忙离去。落泪凝珠的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不对劲?!?br />
        怜儿莲步轻移,微微荡漾着波光的湖水完全不能阻挡她,来到了千幻樱的面前。

        千幻樱抬起头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既不惊讶,也不欢喜。心中一片死水,波澜不惊。

        她很想依着本性,一蹦三尺高,质问她上次为什么爽约,只是念头刚起,便没有了心情,到口的话没有了说的兴致。

        只是沉默,沉默如万年不语的千山泊。

        良久良久,就在楚留仙和王赐龙以为她们两个会一直静静一坐一站到永远的时候,千幻樱迟疑地开口,唤了一声:“怜儿!”

        欲语还休,只是无言。

        月色下,怜儿在湖中竟然连个影子都没有倒映出来,仿佛遗世独立,极其特殊的存在。

        她摇了摇头,道:“你见过的不是我,或者说,是过去的我?!?br />
        怜儿一开口,楚留仙便清晰地感觉到之前的不协调源自何处了。

        上次的怜儿,有爱有恨有悲伤有泪水;这次的怜儿,则如一潭死水,一潭连影子都倒映不入的死水。

        那种区别,恰似十三四岁的天真少女,与四十三岁为柴米油盐操碎了心的妇人一般大。

        如闪电划破夜空,楚留仙的心中一片透亮。

        “怪不得当初怜儿说姐姐,原来她口中的姐姐,竟然是这么一个意思?!?br />
        他是彻底明白过来了。

        哪里有什么姐姐妹妹,不过一个是停留在万年前的悲伤泪流,一个是存在万年后的麻木痛苦。

        怜儿的话还在继续:

        “就像你一样,过去的我也很爱说话,后来再也不想说话,也再没有一个人能陪我说话了?!?br />
        怜儿摇着头,似要伤悲,偏偏脸上平静如水,竟是连伤悲也不能够。

        “我曾远远地看过你们姐妹,我很羡慕,非常的羡慕?!?br />
        毫无疑问,怜儿的话触动了千幻樱的伤心处,她潸然欲泣,带着哭腔道:“姐姐不在了……”

        “永远回不来了?!?br />
        怜儿毫不意外,似乎这一切她早就知道了。

        沉浸在伤心中的千幻樱不觉得,楚留仙心中却是一动:“连发生在龙域中的事情都瞒不过她,这千山泊中,又有什么能阻挡住她的目光?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若是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把怜儿当成那夜里在湖畔伤心泪流的渔家女孩,那楚留仙也就可以去死了。

        “你已经很幸运了?!?br />
        怜儿看着千幻樱,难得地露出了一点情绪。

        在楚留仙的解读,那是羡慕,无比的羡慕,恨不能取而代之的羡慕。

        “能有人帮你,怜惜你,帮你报仇,让你不用陷入仇恨的漩涡里面不可自拔,然后做出忏悔万年都无法让心平静的错事来?!?br />
        “你很幸运,我很羡慕?!?br />
        千幻樱似懂非懂,只是她能感觉到怜儿现在很想告诉她一些什么,于是认真地聆听着。

        怜儿表情依然淡淡地,但眼中闪过一抹“痛”,声音低落下来:“你可想知道,在我身上,在所有人身上,在整个千山泊?

        曾经发生过什么?”

        千幻樱理所当然地点头。

        楚留仙的呼吸一下摒住了。

        他有一个预感,千山泊里最后的谜,就要揭开了。

        ps:第三更,后面还有,支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