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六章 情花,索桥

    第十六章 情花,索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情人花……”

        楚留仙想起在图谱上曾见过这种花树,下意识地就后退几步。

        “情人花,又称情花,据传是上古神道时代,司命情爱的神祇陨落之后所化?!?br />
        “摘下情人花服下,相传能有爱的甜美;为情人花刺所伤,会有情断的心痛?!?br />
        楚留仙一点都不想体验心痛感觉,想也知道绝对不好受。

        “此花遗祸无穷,不是早在无数年前就被人来了个断根吗?怎么这里还有?”

        楚留仙想到之前水帘洞中所见,还有眼前无边无际的花田,摇头道:“没想到那条真龙,竟然还是一个情种?!?br />
        情种不情种的另说,楚留仙保持距离,观察了片刻,突然屈指一弹。

        “嗖”地一下,劲风落在情花上,花朵招展,放出粉红色的烟岚。

        烟岚浮动着,凝成了一个全新的龙禁。

        一番揣摩推演后,楚留仙开始伸手破禁。

        靠近最近的一株情人花树,他以手为笔,用灵力为墨,在树身上刻画出了一个龙禁。

        树身上禁制与情花上禁制碰撞,灵光大作,窸窸窣窣一阵响动,花田中豁然分开了一条数十丈长短的通道来。

        “原来如此?!?br />
        楚留仙行走其中,心里有数了,“一路破禁,就会一路在情花田中开出通道来,只是不知道……”

        他猛地想起这一段的七情考验,有些拿捏不准了。

        “七情有所谓的爱恶欲,佛家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br />
        “不知道那条真龙。这回又想玩什么花样?”

        楚留仙带这小心,行走在花田中,每每前行数十丈,花田中道路被封堵。就再次破禁,开出一条新路来。

        越是深入其中,情人花的甜蜜香气,随着笼罩在整片花田上空的粉色雾气愈发浓。也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甜腻得让人沉醉,如欲睡去。

        楚留仙几乎是强打着精神,时不时就得屏住呼吸,这才能不受其干扰。

        “不行。身体果然越来越虚弱了?!?br />
        楚留仙不无担忧地想道:“这情人花香不过是微毒,只是靠着引发幻想醉人,竟然能让我产生眩晕之感。完全是因为我身体开始虚弱故?!?br />
        “也正因为不是禁制。故而没有破法?!?br />
        “我必须尽快走出去?!?br />
        楚留仙想到这里,面露苦笑,自语道:“只是,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他自己都分不清楚,踏入情花田中,到底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他在花田中开辟出来的道路。不下百条之多?!?br />
        更让他无语的是,有时候行走在新开辟的花田道路上,隔着一行情人花,就能看到对面也是一条开辟好的道路,两条道路并行向前。

        “这简直成了迷宫了?!?br />
        楚留仙苦笑不已。

        这个时候,若是有人能从空中望下来,定然会生出与他一般无二的感触。

        这,简直就是迷宫!

        “继续吧,我就不信它没有个头?!?br />
        楚留仙一咬牙,继续破禁前行。

        他完全没有想过飞过,或者其他方法强行冲过,不说真龙是否给人留下了这样的机会,单单楚留仙不想错过龙禁本身,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这是艰难险阻,也是莫大机缘。

        又过了片刻,当楚留仙气喘吁吁地破解开不知道第几个龙禁后,前方花树移开,不再是一条小径,而是豁然开朗,竟是已经走出了情花田。

        楚留仙快步而出,踏出了情花田范围后又前行数十步,然后双手扶膝,喘息不已。

        这个时候他所在的地方地势已然比较高了,喘息过后,楚留仙回望过去,但见得情花田上通幽小径处处,已然成了货真价实的迷宫。

        随着他的离去,无数株情人花在移动着,彼此填补着空隙,渐渐恢复了原本模样。

        “奇怪,怎么没有七情考验?”

        楚留仙的手中拿捏着一朵娇艳的情花,端详了一番,扔入了乾坤袋中,疑惑不解。

        那情人花是他在出花田的时候,随手摘取的,算是留个纪年,毕竟是外界已无的花树。

        这会儿楚留仙的心思全然不在情人花上,而是在本当出现,却全无动静的七情考验上。

        “难道……”

        楚留仙若有所悟,“情人花处的考验,当是七情当中的‘爱’。我明白了……”

        他脸上似笑非笑,似悲似喜,自语道:“兴许,不是不想考验,而是无从考验?!?br />
        “爱之一物,我从来没有体验到过,自然无从迷惑?!?br />
        “也正是由此,未曾体验,不会迷惑,却也无从看破,所以硬生生地在情花田中走出了个迷宫?!?br />
        楚留仙最后深深凝望了一眼恢复了原状的情花田,掉头继续上山。

        他的心中`隐隐有一个感觉,得自情花田中的龙禁,因为这个原因兴许未必是真正完善。

        这是后话不提。

        楚留仙继续上山,盏茶功夫后,他神情凝重地止步。

        “沙沙沙~~~”

        脚下碎石滚落,沿着前面一个断崖滚落了深渊,数声回响后悄无声息,好像怎么都落不到底。

        断崖宽过百丈,上空处有云雾环绕,隐约呈现龙形,间有狂风呼啸而过,吹荡起连接断崖两岸的粗壮树根。

        在悬崖的两岸,各有一株老树不知树龄,粗壮的根系彼此纠缠在一起,形成了悬崖上天然的一座索桥。

        一看到天上龙形云雾,楚留仙就彻底绝了取巧飞渡的心思,想也知道唯有那条树根索桥,是唯一的通路。

        “来吧!”

        楚留仙深吸一口气,踏足其上。

        第一步踏上去,哪怕他再放轻了脚步,体重依然让树根索桥荡起。几欲将他甩落下去。

        好不容易将自身牢牢地钉在索桥上,异变突生。

        在索桥树根上,一抹绿意浮现出来,紧接着明明是树根。却抽出了芽儿,长出了几片绿叶。

        绿叶一现,楚留仙的目光陡然一凝。

        在每一片叶子的脉络上,他分明看到了龙禁的痕迹。

        随后?!昂魚~”

        灰色的气流形成狂风,在呼啸着扑来。

        从一开始的吹拂起须发衣角,再到摇晃动索桥上下,最后俨然是狂风暴雨。将索桥吹荡成一叶扁舟,起起落落。

        楚留仙知道考验来了。

        什么狂风,什么索桥。所有的一切全部摒弃。他的心神一下子,沉入了叶脉中蕴含的龙禁里。

        片刻后,当整座索桥在愈演愈烈的狂风中被荡起到高空,再翻转着,震荡着,险些将楚留仙甩出去的时候,他忽然动了。

        “定!”

        楚留仙凝出龙禁。打在树根上生长出的叶片上。

        顿时绿光一闪,狂风凭空消散,索桥晃晃荡荡地,恢复了平稳。

        楚留仙吐出一口浊气,知道过了一关。

        前面,又有新的绿叶,一点一点地从树根索桥上冒出,展开,一路延伸到了对岸。

        眨眼功夫,两边悬崖中间,一条绿色的丝带相连。

        楚留仙一动不动地站在索桥上,好像化身成了石像,时而“咳咳”地轻咳出声,整座索桥都随之晃动。

        他的身体,愈发地虚弱了。

        楚留仙全然没有在意这些,咳嗽声止后,他打出新的龙禁,一步步地踏出去。

        狂风来了又消,索桥荡起再落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楚留仙堪堪过索桥大半的时候,有灰色的气流从深渊下面涌出,毫无征兆地将楚留仙包裹在其中。

        “来了!”

        楚留仙刚要凝神戒备,一个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

        “你不是公子留仙!”

        那是一个凄厉的女子声音,像是当初的侍女辛夷,又不相似,不管声音如何,里面的内容如一道惊雷,直接打在楚留仙的心湖上。

        “什么?!”

        楚留仙周身剧震,险些掉头从索桥上栽倒。

        几乎是以绝大的毅力,他才克制住没有回头去张望。

        “你不是我儿!”

        身后声音再变,是一对中年男女的声音。

        “是公子铮,我的父亲,还有我的母亲吗?”

        楚留仙还是没有回头,他的肩膀在不住地抽动着,似乎克制起来越来越难。

        “你不是我徒!”

        这是楚天歌的声音。

        “不是……不是……不是……你不是……”

        楚留仙嘴角抽搐着,露出了一丝苦笑,自语出声:“原来,我心中的‘惧’是这样……”

        “是不是只要我一回头,只要我一解释,这索桥就会一荡,直接把我扔出甘泉山?!”

        怀疑声,质问声,斥责声,亲人,熟人,陌生人,无数的声音,一句句直指楚留仙心中唯一“惧”的话,不住地涌来,如一阵阵的波浪,要将他直冲下索桥,冲落下悬崖。

        楚留仙的身子,反而在索桥上站得稳了。

        他头也不回,只有坚定的声音,从背影处传出:

        “从我肩负起我兄弟的责任,他的梦想,他的荣誉,他的恩仇,他的骄傲起,我就是公子留仙!”

        “终有一日,天地间所有关于公子留仙的传说,都会是我的传说?!?br />
        “所以,你们退散吧!”

        因为有这个信念与执念,因为有这个决心与信心,故而无所畏惧!

        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幻象,倏忽之间,为一阵清风吹散。

        楚留仙坚定地看着悬崖对岸,一步步地踏出,不回头,不迟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