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五章 水帘洞天,哀而不伤

    第十五章 水帘洞天,哀而不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水帘洞?!?br />
        楚留仙念出声来,同时原本被分开的溪流重新涌上,直漫过了膝盖位置。

        分水龙禁,结束了。

        “这是我上甘泉山来,看到的第一个有地名所在,那条真龙用意何在?”

        楚留仙心中疑惑,同时在水中跋涉着,要踏入水帘洞中一看究竟。

        他的手刚刚触碰到水帘的一瞬间,心中忽然大叫“不好”。

        “疏忽了?!?br />
        楚留仙面露苦笑之sè,无形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水帘忽然化生成天幕,直接将他弹飞出去。

        水帘上有龙禁,还是强大到极点,压根就不容他触发后破解的龙禁。

        这一弹飞,不是落到了身后溪水里,而是“碰”的一下,直接摔回外面绿洲沙地上

        “该死!”

        “行百里者半九十,怎么就疏忽了呢?”

        楚留仙挣扎起身,不无懊恼之意。

        “水帘洞外水帘,才是水之龙禁的集大成者,太大意了?!?br />
        他起身后,抬头望甘泉山上一看,两侧不同的山路上,小胖子和千幻樱两人身影跃入眼帘。

        只见得,小胖子浑身都在颤抖着,汗如雨下,好像在不住地奔跑着,后面有什么恐怖在追赶着他;

        千幻樱则蹲伏在地上,双手抱膝,大叫着:“来人啊,来人和我说说好??!”

        声音里面满是恐惧,带着哭腔。

        “惧吗?!”

        楚留仙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再次向着山上去。

        “不知道我的惧,会是什么呢?”

        沿着上次道路,这回不需要再重头学习,楚留仙熟门熟路地用了片刻功夫。就再次来到了水帘洞外。

        这次楚留仙自然没有再莽撞行事。而是在水帘洞外寻了一块青石。盘坐其上,凝神望向洞外水帘。

        时间不住地流逝着,他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是这样?”

        “不,不对?!?br />
        楚留仙时而闭目沉思。时而出手推演,在整个过程中,仙域根本法衍化龙禁无数,几乎将一路破禁分水所得的龙禁之法掰开了。揉碎了,重新推演一遍。

        也就是楚留仙身怀仙域根本法,在这种情况下能以极小的消耗,不断地尝试。

        要是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不管天赋如何出众,悟xìng如何惊人,只要动手推演几次,自然灵力枯竭,只能干瞪眼睛。

        “我明白了!”

        毫无征兆地,楚留仙忽然大笑出声。自青石上一跃而起,大踏步地走向水帘洞。

        在之前触碰到水帘。被逐出甘泉山的那个位置,楚留仙大喝出声,翻掌印向水帘。

        “禁!”

        楚留仙掌中现游龙,一个全新的龙禁飞出,飞速放大,烙印于整幕水帘上。

        霎时间,隐现龙吟之声,整个水帘倒卷而上,于上空处,现一泓清泉,不住地扩大着。

        不管水势如何积蓄,没有一点水能透过龙禁,落在楚留仙的身上。

        “无怪乎全盛时期,真龙能禁制七海,为那唯一的海上霸主?!?br />
        楚留仙漫步入水帘洞,心中赞叹不已。

        “咦?!”

        水帘洞中景象,让楚留仙眉头一皱,惊疑出声。

        洞中乍看起来,十分普通,有桌椅床榻,有蓑衣钓竿,有竹篓斧头,怎么看都像是普通人起居之物,正是因为如此,方才奇怪无比。

        这是在龙珠内龙域,龙域内甘泉山上水帘洞中,怎么会出现这般景象?

        楚留仙伸手在石桌椅上一抹,一点灰尘都没有,仿佛有无形的力量,一直在?;ぷ耪饫?,连尘土都不愿其沾染上。

        “我知道为什么外面龙禁如此之难了?!?br />
        楚留仙忽然想到一个关键点,然后生出啼笑皆非之感。

        “这个水帘洞,怕不是在整体龙禁之内,也不是那条真龙想要考验,想要让我们学习的地方?!?br />
        “水帘洞外,应该另有一条路可以绕行?!?br />
        “这个地方,它之所以设下如此强大的龙禁,就是让我等知难而退的意思?!?br />
        楚留仙都有擦汗的冲动了,这乌龙闹的。

        事实上,若非他有仙域根本法在手,换成任何人即便有可能破解得了水帘洞龙禁,消耗的时间也定然极多。

        那样的话,在这个身体不断虚弱下来的龙域当中,就相当于失去踏足甘泉宫的机会,是个人都会选择轻重。

        也就是楚留仙这个异数了。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br />
        楚留仙啼笑皆非了一阵,也就罢了,毕竟他在水帘洞龙禁上也是收获不浅。

        信步行走在水帘洞中,楚留仙所见的是一个个生活痕迹,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无由地生出了一种悲哀之感。

        “那条真龙珍视的,以水帘洞龙禁封存的,竟然只是这么普通的生活吗?”

        楚留仙继续深处,前方忽然一亮,出口出现了。

        “呼~~”

        楚留仙长出一口气,不用掉头出洞另寻那条应当存在的小路就好。

        走到洞口处,淡淡的清香飘入了鼻中。

        香气传自洞口处所植的一株不知名小树上。树上挂着两颗杏子一般的果实,嫣红娇嫩,清香扑鼻,望之让人垂涎yù滴。

        吸引楚留仙注意力的不是果树本身,而是在果树下埋着的一小截石碑。

        石碑上写着:“世与蓉儿,手植此树,愿情如灵木,身似杏果,此生常伴不相离?!?br />
        “世,蓉儿?!?br />
        楚留仙默记下这些,同时豁然抬头,望向那株不起眼的杏树。

        杏树上两枚红杏挂得很近,形如依偎,这一幕之前落在楚留仙的眼中不觉得怎样,现在再看就大不相同了。

        “这两颗杏子。竟是一结万年。而且看上去好像刚刚成熟的样子?!?br />
        楚留仙不由得伸出手来。托在两枚杏子下方,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

        突然,在接触到楚留仙掌心的一瞬间,两颗杏子晃动了一下。从树枝上脱落了下来。

        紧接着,哗啦啦震颤,整株杏树一寸寸枯黄,然后化作了灰??菸?、湮灭。

        静静地躺在楚留仙掌中的两颗杏子,愈发地灵光内蕴,玲珑剔透得如同红玉雕琢,生机盎然。

        楚留仙连想都不想,直接翻出一个玉盒,将两枚杏子放入其间,层层叠叠贴上了不少符箓,还以龙禁封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到了这个地步。他还不明白这两颗杏子的珍贵处,那就有鬼了。

        “一结万年而熟。果熟而灵木枯萎,不知道这是何等灵果?”

        楚留仙悠然而神往,可惜一时间分辨不得,只能等到回到道宗,再请行家鉴定了。

        做好了这些,楚留仙转身向着洞外走去,脑子里浮现出了之前在石碑上所看到的那句话,心中一叹。

        “……愿情如此树,身似杏果……”

        此前美好的祝愿,在先前一幕下,不由得就染上了一层悲剧的sè彩。

        踏出水帘洞,楚留仙左右一瞥,果然看到有一条小道,绕过了水帘洞,一直绵延到了脚下。

        “果然!”

        楚留仙摇头失笑,向前走去。

        前行不几步,他脑子里“轰”的一下,无数气流如游龙,四面八方而来,将他缠绕其中。

        “来了!”

        楚留仙早有准备,定了定神。

        转眼间,一阵朦胧过后,眼前景象清晰了起来。

        依然是在那处熟悉的山腹中,依然是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幕。

        楚留仙的面前,另外一个“他”,与长相一模一样的公子,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带出笑容,仰天向后倒去。

        整个动作,放慢了无数倍。

        楚留仙清晰地看到,两人本来要相握的双手,就只差一根头发丝的距离,滑过。

        看到公子嘴角欣慰的笑容,看到他的身上生机尽褪……

        “不……”

        楚留仙的心中,无法形容的“哀”在涌出。

        那是一十六年来,梦中无数次相见,最熟的熟人;是同父同母,对嫡亲的手足;那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的兄弟。

        在那一刻,楚留仙心中之哀,如cháo水要将他淹没。

        楚留仙能清晰地感觉到,只要他踏前一步,就能抓住兄弟的手,就能接住其身躯,然后,定然是哀伤无法遏制,汹涌而出,冲破了堤坝。

        “我的兄弟?!?br />
        楚留仙忽然闭上了眼睛,既像是自言自语,又似隔着生与死的距离,在对着某个人说话。

        “你说,痛哭流涕,捶胸顿足,鼻涕跟眼泪掺和在一起,大声叫着你的名字,是不是很难看?”

        “你说,痛苦到昏厥,到浑浑噩噩,到不可自拔,是不是很丢人?”

        “这事,还是让我们的仇人来做吧!”

        楚留仙转身,坚定地一步步踏出,“我会让他们去哀,去伤,去痛,去用一生来悔不当初!”

        恍惚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留仙隐隐地听到了轻笑声声,依稀看到了公子在颔首微笑。

        当楚留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之前种种烟消云散,他站在大片无边无际的粉红sè花田前,回望身后,空无一物。

        “过了?!?br />
        楚留仙长出一口气,并没有太多欢喜,将之前他在幻境中所说的话一句句再次咀嚼了一遍,牢牢地记下心中。

        随后,他坚定地一步,踏入了花田中。

        花田中所植的都是同一种花,鲜艳、妩媚、浓香、诱人。

        走近了一看,每朵花下,树上、树枝上,都遍布了细密的尖刺,泛着黑光。

        最诱人的美丽,最伤人的尖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