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鱼跃龙门岂无因

    第八章 鱼跃龙门岂无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雨师妃?!?br />
        神像睁开眼睛,如同活转过来的时候,楚留仙淡淡地开口出声。

        这尊神像,正是当日在玲琅阁浴室内,楚留仙神魂从黄昏域回来,带出来的奇物。

        汜水女神,雨师妃的神像。

        此刻,在楚留仙眼前的雨师妃神像,再不是泥胎木塑模样,金光不住地流转着,鲜活了面容,清晰了神态。

        她盈盈一礼,明明是泥胎之身,竟然不改优雅,樱唇开阖,吐字如清泉:

        “雨师妃,拜见尊主?!?br />
        “尊主……”

        这个称呼楚留仙有些不适应,不过也罢了,只是摆了摆手,上半身略微探出,问道:“雨师妃,你现在是什么状态?”

        冲着楚留仙一礼后,雨师妃没有再控制整尊神像,而是将金光凝聚在脸庞上,清晰了容颜,笑道:“我现在很好,非常好?!?br />
        她的脸上露出了陶醉之色,深吸一口气,感慨地道:“托尊主之福,竟然在短时间内收集了如此精纯的神力,我已经能短时间投影在这尊化身上?!?br />
        “是吗?”

        楚留仙一脸淡然,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面无表情。

        在他的脑海里,依然能清晰地浮现出当日在爱莲居外,他施展祈天法:风雨如晦时候,雨师妃于黄昏域内呼风唤雨、天地战栗的景象。

        楚留仙决计不想这一幕,出现在修仙界上。

        这世上。少的是如千山泊这般一个活人都没有地方;多的是无数生灵聚集繁衍的所在。

        雨师妃那次祈雨,若是在修仙界中施展出来,造成的影响和破坏,怕是不下于当初千山泊外那场瓢泼大雨,到时不知是怎样的生灵涂炭。

        “怪不得当年仙人、佛陀、魔主、妖王,难得地齐心协力,共诛天下神祇?!?br />
        楚留仙算是明白了,“原来神祇之法,以自身尊位感应天地,施展出来皆是如此波及苍生的**?!?br />
        “我人族大能者。岂能将举族安危,寄托于神祇一念之间?”

        “神祇不死,我人族不安?!?br />
        “原来如此!”

        楚留仙想到这里,望向雨师妃的目光不由得怪怪的,心想:“小小一个未曾恢复的汜水女神,神祇尊位下,法术威能便一强至此,要是再让她恢复,让她提高……”

        “尊主是在忌惮师妃吗?”

        雨师妃眉目一转。无喜无悲地说道。

        楚留仙摇头,道:“我不需要忌惮于你。不管雨师妃你如何成长,我楚留仙自认都能走得比你更快,比你更远,永远压得住你?!?br />
        “只是……”

        楚留仙长身而起,在屋中踱步几圈,道:“恰似我人族前辈大能,不愿将人族安危,放在神祇一念喜怒当中,我也不能给天下。留一尊祸患?!?br />
        “所以……”

        楚留仙盯着雨师妃的眼睛说道:“我不会扼杀你,不会把你重新打回黄昏,不过,我也不会让你成长起来?!?br />
        “但凡我楚留仙在一日,你就别想成长,别想再恢复神祇尊崇,受万民叩拜?!?br />
        “莫怪楚某人心狠。我是人,就要为我人族千秋大业考虑?!?br />
        一口气把话说完,说得透彻明白,楚留仙心中一块大石骤然落下。

        自从得到神方面具。发现了黄昏域的存在,并与雨师妃接触上后,楚留仙面上不显,心中着实踟蹰。

        他需要借力,但他又对忌讳神祇的复苏,人族共誓下,那是大忌中的大忌。

        即便曾经威严笼罩天地的神庭,受万民叩拜的大小神祇,被人族大能们生生打碎终结,雨师妃一尊小小的落魄神祇,根本做不了什么,楚留仙也不愿!

        这是大义,为人者,当持的人族大义!

        楚留仙把心中话说完,换了个口气,继续道:“雨师妃,你若不愿受我节制,楚某人也不为难于你,可送你回黄昏,如何?”

        雨师妃笑了,很开心地笑了。

        那一刹那,就好像雨水落在池塘,溅出朵朵莲花,说不出的高洁优美。

        “上天对雨师妃不薄啊?!?br />
        雨师妃笑看着楚留仙,道:“听到尊主这番话,师妃就放心了?!?br />
        楚留仙在床榻上坐下,不置可否地道:“怎么说?”

        “尊主在担心,师妃也在害怕?!庇晔﹀牧成?满是庆幸之色,“师妃既拜公子为尊主,公子之命,于师妃便如天规。

        我怕,尊主强令我荼毒生灵,为祸众生。

        就像那河伯一般!

        我不愿!”

        楚留仙淡淡一笑,道:“那便好?!?br />
        谁也看不出他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雨师妃的话,或许,只是代表着这个话题到此结束罢了。

        雨师妃不以为杵,接着道:“尊主,你知道吗?那天的感觉太好了?!?br />
        她似乎想张开双臂,如当日一般,如要拥抱着天地,然而终究泥胎木塑之身,做不出那般神圣优美的舞姿。

        “时隔无数年,师妃终于可以再次行云布雨,把甘霖降下人间?!?br />
        雨师妃顿了顿,看着楚留仙的眼睛,若有所指地道:“尊主,要是那次行云布雨,是为了缓解旱情,为了泽披苍生,那该有多好啊?!?br />
        楚留仙摇头失笑,他竟然让一尊神祇给规劝了。

        笑罢,楚留仙神色一动,想起了一事,冲着雨师妃问道:“雨师妃,你可听说过龙鳞玉?”

        说话的时候,他紧紧地盯着雨师妃神情,竟是有几分紧张。

        渔村中的种种异常,怜儿口中的鱼吃人,万年前崔家所持的大量龙鳞玉符。这些联系在一起,让楚留仙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这一问,就是想从雨师妃的口中,得到验证。

        “龙鳞玉?”

        雨师妃先是面露茫然,不懂得楚留仙是怎么把话题转到这里来的,紧接着自然地反问道:“尊主,你想知道的是真龙鳞还是伪龙鳞?”

        “真怎么说?伪怎么说?”

        楚留仙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声音隐约颤抖了起来,雨师妃话里内容,正合他的大胆猜测。

        雨师妃露出冥思苦想的样子。片刻后答道:“师妃的上任尊主,汜水河伯便是蛟龙一族,师妃偶然从其他水神那里知道了一些传闻,这便说与尊主听。

        龙鳞玉,有真龙鳞,伪龙鳞之说,二者威能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便是在真龙鳞上有龙威存在,即便是龙陨万年。龙威犹存?!?br />
        雨师妃目光落在楚留仙腰间,道:“尊主。师妃无礼了,在师妃看来,尊主腰间的龙鳞玉符,便是由伪龙鳞所制?!?br />
        “果然如此?!?br />
        楚留仙攥住龙鳞玉符,道:“雨师妃你继续,说说这伪龙鳞何来?”

        “真龙鳞片,便是真龙鳞;蛟龙之属,其身上精华部位鳞片,亦有龙鳞属性。不下真龙鳞威能,便称之为伪龙鳞?!?br />
        雨师妃给出了答案,楚留仙面露失望之色,道:“只是这样吗?”

        他的眉头皱起,如果仅止于此,实在没法解释这渔村中种种怪异。

        雨师妃似乎感同身受,又冥思苦想了起来。片刻,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叫道:“师妃险些忘却了,除了真龙、蛟龙之外。世上还有其他生灵,也会生长出龙鳞来?!?br />
        楚留仙以为她所指的是龙生九子一类的事情,兴致缺缺,只是对方一片好意,不好打断罢了。

        不曾想,后面雨师妃所说的话,却让他一下精神振奋了起来。

        “龙门鲤之说,不知尊主可曾听说过?”

        雨师妃这话一出,楚留仙本能接口道:“你指的是跃过龙门便化龙,神话传说中的龙门鲤鱼?”

        “等等,你的意思是?”

        楚留仙反应了过来,目光灼灼地望向雨师妃。

        “是的,龙门鲤并不是寻常鲤鱼?!庇晔﹀隙ǖ氐?“虽然这世上水族,多有龙族血脉,然而寻常鲤鱼其血脉稀薄无比,怎么可能跃过龙门便化龙呢?”

        “龙门鲤,又称龙鳞鲤,哪怕未曾跃龙门前,天生身上也有一片鳞是龙鳞?!?br />
        雨师妃没有注意到,楚留仙的神情陡然恍惚了起来,似陷入了沉思当中,犹自在滔滔不绝地继续道:“只是龙门鲤世间罕有,即便是在师妃那个时代,鱼跃龙门也只是一个传说罢了?!?br />
        “对不起,师妃没能帮到尊……尊主……”

        雨师妃说到后来,才发现楚留仙异常。

        自家尊主哪里有半点失望之色,分明是红光满面,得偿所愿一般。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楚留仙几乎有放声大笑的冲动,他彻底明白了。

        在那一瞬间,无数洪亮的声音,在他的心中轰然响过:

        “龙门鲤,即便是在雨师妃的时代也近乎绝迹人间,但凡事有例外,千山泊便是这个例外。

        千山泊中,繁衍着大量的龙门鲤。

        这一点,不知道怎么被当时还是小家族的崔氏得知,于是他们占据此处,又小心谨慎,以渔民来捕鱼,防止任何原因,引来其他修仙者的注意?!?br />
        楚留仙完全忘却了眼前雨师妃的存在,霍地一下从床榻上起来,踱步屋中,把进入千山泊以来所见的种种奇异事件串联在了一起。

        “渔村不准吃鱼,这是崔家怕渔民们浪费了龙鳞,也是怕万一露出了马脚;

        懒汉受奖,而勤父受惩,原因也在这里。崔家哪里要的是什么鱼,他们要的分明就是龙门鲤,或者说是龙门鲤上的一片鳞?!?br />
        “一切,都有了答案!”

        楚留仙到这会儿,方才真正了然所谓的“鱼吃人”是怎么一回事。

        “好一个崔家,真是好一个崔家?!?br />
        楚留仙赞叹出声:“千山泊中产龙门鲤,他们竟然能将这个隐秘一藏多年,以龙鳞玉发家崛起,真是让人不能不佩服??!”

        感慨完后,楚留仙才发现雨师妃并没有退去,神魂依然驻留在神像当中,似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雨师妃,你还有事情?”

        楚留仙这会儿心里面想的全是龙门鲤,以及揭开这个万年前隐秘产生的千丝万缕联系,如——秘藏!

        “嗯?!?br />
        雨师妃端庄的面容上,露出了渴望,还有慈悲交杂的奇异神色,恳求道:“雨师妃有一个心愿,大胆求尊主玉全?!?br />
        “师妃想要重新回到人间,若是见到旱了,就行云布雨,遍洒甘霖;

        若是碰到涝了,便牵引水势,驱散洪水,呵退雨云?!?br />
        若是遇到疫了,则投药入井,解众生病痛?!?br />
        楚留仙静静地听着,等雨师妃说完了,他才淡淡地道:“雨师妃,你确定不是想要看到万民俯首叩拜,敬你为神;不想香火鼎盛,受用不尽?”

        “不想?!?br />
        雨师妃很肯定地摇着头,道:“师妃只是想看到,久旱逢甘霖时,洪涝现晴空际,久病得痊愈后,人们脸上的欢喜?!?br />
        “看到他们欢喜,师妃也会欢喜?!?br />
        楚留仙沉默着,平静地看着雨师妃,一言不发,任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雨师妃身上浮现着灵光,脸上带出对使命的虔诚之色,道:“我知道尊主不愿见到什么,师妃若能如愿,愿将所得神力,尽数凝练成神道法器,以奉尊主,自身丝毫不留?!?br />
        “神道法器吗?”

        楚留仙终于开口了,不带丝毫感**彩,让人听不出喜怒与意愿,“我知道了?!?br />
        只是知道了。

        雨师妃不由自主地露出失望之色,她不想只成为以神祇尊位增幅法术的存在,她依然想看到那阔别多年的生民笑颜。

        “他们欢喜,你也欢喜?!”

        楚留仙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沉吟片刻后,道:“机会我会给你,雨师妃,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br />
        话音落下,他衣袖一拂,神像上金光褪去,通过不可知的通道,雨师妃的神魂甚至没来得及道谢,便重新被送回黄昏域中。

        将神像收回乾坤袋中,楚留仙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他们欢喜,你也欢喜吗?”

        “我等着看!”

        楚留仙不能不承认,雨师妃的话触动了他,这才让他愿意给出机会。

        决断不管对错,做了便就放下。

        他朝雨师妃若是有所异动,楚留仙自认也能将她彻底压下,永不翻身。

        楚留仙仰躺在床榻上,将雨师妃的事抛诸脑后,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皆是与龙门鲤、与橘中秘藏相关的事情。

        最终,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屋中虚室生白,楚留仙的一双眼中神光暴涨,璀璨如星辰。

        “我找到你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