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湖女怜儿(下)

    第六章 湖女怜儿(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湖女怜儿的呜咽之声,在夜的千山泊久久回荡。一边哭,一边说,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看着月儿渐渐西沉,她从礁石上起身,脸蛋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儿。

        “千幻姐姐,谢谢你?!?br />
        怜儿抽着鼻子,很感激地看着千幻樱,道:“从来没有人肯跟我说这么多话的,说完舒服多了?!?br />
        “是吗?!”

        “那我们多说说话吧?!?br />
        千幻樱喜笑颜开,这会儿再不觉得怜儿这小丫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尽数抛到了脑后去,谁叫怜儿的话戳到了她痒处呢。

        “这丫头?!?br />
        楚留仙远远看到千幻樱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忍不住以手捂额,一阵无语。

        怜儿倒是很有共鸣,听到千幻樱的话很动心的样子,歪着脑袋仔细想想,还是遗憾地摇头道:“不行啊,怜儿要回去了。

        怜儿是趁着姐姐不在,偷偷跑出来的,再不回去就要被姐姐现了呢?!?br />
        千幻樱扑闪着眼睛:“怜儿你还有一个姐姐???”

        “嗯!”

        怜儿重重地点着头,苦恼地道:“姐姐不让我出来,今夜她是去找小黑去了,不然怜儿也出不来?!?br />
        “小黑是什么?”

        这话,千幻樱是直接问出来,在楚留仙那则是一个疑问,一个不祥的预感浮现。

        “小黑就是小黑啊?!?br />
        怜儿理所当然地回道,接着,她看了眼天色,道:“千幻姐姐,明天晚上怜儿要是还能偷跑出来,再找千幻姐姐你说话哦?!?br />
        “嗯!”

        千幻??牡卮鹩α?。

        她答应得是如此的干脆,可见这段时间真是把她给憋坏了。

        “呼~”

        藏身暗处有一段时间的楚留仙长出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说完了,她们真能说?!?br />
        他是亲身体验到了当日小胖子的痛苦,怪不得当日小胖子与千幻樱姐妹聊天回来后,一脸便秘的样子,敢情根子在这里呢。

        楚留仙正想等着那两个小丫头告别后,离开了此处,他再现身以青铜面具汲取龙神像神力,毕竟堂堂公子留仙,躲在暗处听两个女孩墙角,实在不是什么能见人的好事。

        他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呢,异变突生。

        “刷!”

        一道流光溢彩,划破寂静夜空,带起破空之声,撕裂了千山泊上静谧。

        “不好!”

        楚留仙一眼认出划破夜空者的来历,苦笑不已,“童儿啊童儿,你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选在这个时候?!?br />
        回来的,正是楚留仙派遣出去,激混元一气化龙钵,并以黄巾力士符破开天然堤坝,以造成那场洪水肆虐的邪佛童子。

        邪佛童子自是不知道它坏了楚留仙的事情,凭着心血间那种神秘的联系,它一点弯路都不走,径直飞往了楚留仙的藏身处。

        “这般动静,就是聋子瞎子也看到听到了?!?br />
        楚留仙满脸苦笑之色,站了起来。

        这会儿在藏着掖着,这脸只能丢得更大。

        果不其然,他起身硬着头皮望向湖中,果然看到千幻樱和怜儿都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留仙公子!”

        千幻樱大吃一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只有一句话在回荡:“他都听到了,他都听到了……怎么办?死了,死了?!?br />
        怜儿更是干脆,好像受了什么惊吓般,惊叫一声,掉头就跑。

        “怜儿你别跑啊……”

        千幻樱伸手要抓,却抓了一个空,怜儿度快得出奇,眨眼间就奔到湖中深处。

        诡异的是,怜儿跑出了那么远的距离,至始至终,光着的小脚丫一点水都没有碰到,在月色下不难看到随着她的奔走,湖面上浮出了一块块礁石,俨然是一条路桥沟通过去。

        深夜的千山泊湖面上,礁石铺陈出路桥,让一个小丫头像受惊的兔子样飞奔而过,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

        “呼呼呼~~~”

        风乍起,湖上融融雾气,随着怜儿的离去而舒卷着,飞快消散。

        一片朦朦胧胧的千山泊湖面,陡然清晰起来,平静的湖面上倒映出圆月,安静祥和得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之前种种不过是错觉罢了。

        要不是紧接着的一幕,连千幻樱都要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久没跟人说话憋出毛病来,以至于生出了幻觉。

        就在千幻樱的面前,几点晶莹从空中落了下来。

        它们是怜儿惊叫而走时候,甩落下来的泪珠儿。

        泪珠挂在她脸上时候还是寻常模样,这一甩落,却在下落的过程中,不住地闪烁着莹光,不住地凝实,仿佛连月华都凝聚到了其中。

        每一点晶莹,都在泛出朦胧的光晕,看上去美丽得如天上的星辰,误坠湖泊。

        千幻樱正看得出神呢,忽觉得脚下一空,冰凉的湖水瞬间漫过了她的脚面。

        不是湖水上涨,而是她脚下支撑的礁石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独有偶,随着怜儿跑得不见了踪影,上一刻还贯穿了千山泊的礁石路桥也再也看不到了。

        千幻樱是大吃一惊,反应不及,楚留仙却是早有预料,在她惊叫出手的时候,已然手掐避水诀,来到她的身边。

        千幻樱手上一沉,支撑住去她的体重不再下坠,抬起头来,便看到楚留仙凝立于湖面上,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肘。

        “留仙公子……”

        千幻樱嗫嚅着,想要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怔怔地看着楚留仙另外一只手在虚空中抹过,将几点晶莹接在了掌中。

        “哇~”

        千幻樱又有拿小拳头揉眼睛的冲动了。

        在楚留仙的掌中,几点晶莹在滚动着,互相碰撞出清脆的声音,竟是凝结成了几颗浑圆无瑕疵,光彩夺目的珍珠。

        “千山月明珠有泪啊?!?br />
        楚留仙凝望着脚下湖面映出的圆月,掌中泪水所化的珍珠,感慨出声。

        在他的脑海里,有一幕景象久久不去。

        那是在怜儿因为他的出现而惊叫转身飞奔而去的一瞬间。

        在那个时候,楚留仙隐约看到怜儿脸上的神情陡然就变得不同了。那种不同,不是因为恐惧而扭曲,而是一瞬间就从纯真、让人怜惜的小女孩儿,变成了漠然,麻木沉淀出来的娴静落寞。

        惊鸿一瞥,到现在手托着珍珠,楚留仙都无法确定,那到底是真实存在呢,还是他的错觉。

        “小樱,你留着它们吧?!?br />
        楚留仙将怜儿泪水所化珍珠往千幻樱手中一塞,便带着她回到了湖畔。

        那儿,邪佛童儿双手捧着混元一气化龙钵,童稚的脸上尽是茫然之色。

        它隐约觉得是坏了主人的事,又想不明白生了什么,只好茫然地看看楚留仙,看看千幻樱,又低头看看自己。

        紧接着,邪佛童子好像是怎么都想不明白,索性便不想了般,蹦蹦跳跳地靠近过来,双手捧着化龙钵高举过头。

        这是交还宝物,复命而来呢。

        楚留仙觉得偷听人家小女孩说话,实在是丢人到家了,不太想看千幻樱现在神情,只是木然接过了化龙钵。

        混元一气化龙钵落手的第一时间,楚留仙就感觉到其中有龙吟声声被压抑,钵体在剧烈地颤动着,那龙魂似乎在不甘地咆哮着,挣扎着,想要破钵而出,重获自由。

        “我说过?!?br />
        楚留仙的手在化龙钵上摩挲着,淡淡地道:“你好好跟随我,若有机会,我会给你想要的?!?br />
        被束缚在化龙钵中不知道多少年的龙魂想要什么?无非是自由,是能以生命的姿态,在阳光下自由的呼吸、飞翔……

        也不知道是相信楚留仙的话,还是挣扎咆哮到累了,化龙钵中龙魂渐渐安静了下来。

        楚留仙收起化龙钵的时候,看到邪佛童子脸上神情,目光,那怎一个孺幕了得,楚留仙又怎么舍得责备于它。

        “你做得很好?!?br />
        楚留仙伸手,虚拍在邪佛童子的肩上,笑道:“童儿,奔波一日夜,你也辛苦了,先休息去吧?!?br />
        邪佛童子先是摇摇头,又很乖巧地点点头,似乎在说它一点都不辛苦。

        不舍地又看了楚留仙一眼,它原地绕了一圈子,灵光浮动,重新化作灵体钻入缚鬼球中。

        缚鬼球如有虚空中无形大手托着,晃悠悠地飞到楚留仙腰间,悬挂到了四灵玉带上。

        安顿好了邪佛童子,楚留仙正想硬着头皮跟千幻樱说他不是跟踪她之类的,虽然他向来不屑于跟人解释什么,但这实在不是个事儿,还是说清楚的好。

        “小樱啊?!?br />
        楚留仙刚出声呢,千幻樱如梦初醒地抬起头来,紧张兮兮地道:“留仙公子,你都听到了???”

        “什么?”

        楚留仙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丫头在纠结什么。

        “没有听到啊,那太好了?!?br />
        千幻樱笑得灿烂无比,拍着胸脯,一副这我就放心了的样子。

        必须得说,她这是自欺欺人呢,千幻樱顾着她的形象还在不在,反倒忘了问楚留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楚留仙到底明白了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敢情两人所想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情。

        他也就熄了画蛇添足解释的意思,正想带着是千幻?;厝ツ?,在遥远的天边,忽然飘忽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来。

        “喵~~~喵~~~~~”

        楚留仙眉头一挑,循声眺望了过去。

        夜色如墨,浓郁得化不开,根本看不出在远方的黑夜下,到底有什么存在。

        隐隐约约地,楚留仙似乎能从那声声与之前迥异的猫鸣声中,听出眷恋、依恋,似乎是在与主人撒着娇儿。

        叫声渐远,终不可闻。

        “罢了!”

        楚留仙长出了一口气,对千幻樱说道:“我们回去吧?!?br />
        “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