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章 湖女怜儿(中)

    第五章 湖女怜儿(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她大半夜的到湖边来干嘛?”

        楚留仙认出来了,在他之前走到湖畔处的,不是千幻樱,又是何人?

        千幻樱之前一日夜,可是大受煎熬,这会儿不好好休息,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楚留仙心中疑惑,悄悄地靠近过去。

        有阳神念头镇神魂,世上能捕捉、察觉到他气息者少之又少,千幻樱显然不在其中,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多出了一个人来。

        等楚留仙靠得近了,近到能听到再细微的动静时候,千幻樱依然毫无所觉,徘徊湖畔。

        “哎!”

        “闷死了!”

        千幻樱嘟着嘴巴,来来回回地在湖畔走着。

        一边走动,她还一边踢踏着湖泊鹅卵石,百无聊赖地自语道:“好闷啊,都没有人能听我说话?!?br />
        “不能说话好难受啊~~~~~”

        楚留仙听到这里,自嘲地一笑,知道自己是多疑了,心想:“原来这小丫头是没人说话给憋得受不了,到外面来散心来了。说起来,还真不负胖子给她们姐妹取的外号:阿婆嘴??!”

        “这胖子,嘴够毒!”

        楚留仙莞尔之余,就想现身招呼千幻樱一起离去。

        有千幻樱在此,他的计划自然无法实现,又不放心她一个小丫头呆在这个出过不少事情的湖畔,只能如此了。

        还没等他直起身来呢,忽然从千幻樱的口中听到自己名号。楚留仙只得又伏了下去。

        “那胖子太讨厌,才不想跟他说话?!?br />
        “留仙公子嘛~~”千幻樱一脸郁闷,自语道:“在他面前,我怎么就不敢说话了呢?”

        “好难受啊啊啊~~”

        想到憋闷处,千幻樱一脚把前面的鹅卵石踢入了湖中。

        “扑通”一声,湖面月光破碎,无数碎银般地泛出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来了。

        在这深夜中,落针可闻,鹅卵石落水的声音自然也就被百倍地放大。反倒吓了千幻樱一跳。

        少了她叽叽喳喳的声音,湖畔陡然安静了下来。

        薄薄的雾蓦然而起,笼罩在湖面上,朦朦胧胧,如人在月中。

        “呜呜呜~呜呜呜~~~”

        随着夜风,压低了声音的饮泣声,幽幽地传来。

        “什么声音?”

        楚留仙绝了现身的心思,稍稍探出身来,向着湖面张望过去。

        千幻樱也听到了那声音。壮着胆子,蹑着步子??拷嫜?。

        “咦?怎么有一个小女孩?”

        千幻樱拿着小拳头揉眼睛,确定不是看花眼后惊疑不定。

        在她面前数十丈开外的湖面上,有一处小礁石突起,上面坐着一个女孩儿,伏在礁石上哭泣。

        那处礁石到湖畔之间,有正可容纳落脚大小的礁石冒出水面,时不时地就被起伏的湖水淹没过去,俨然是一条小小的路桥。

        “是那些……渔民吗?”

        千幻樱想起当初跟着楚留仙他们,在神龛前所见的景象。踟蹰不敢前。

        “好像不是?!?br />
        千幻樱又看了一会儿,发现女孩的身上衣服干燥,脚下也没有滴答不停地流水,月光披在她的身上,湖中还留下了影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鬼。

        过去的十几个呼吸时间里,湖中女孩始终在饮泣着。似乎有很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无处哭诉,只能在这个清冷的夜里面,独自到湖中哭。

        千幻樱压抑不住心中好奇。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等她蹑着步子,时而蹦跳一下,通过了礁石路桥,来到湖女旁边的时候,湖中女孩也梨花带雨地抬起头来。

        她抽着鼻子,既是疑惑,又是惊恐地看着千幻樱,怯生生地问道:“姐姐你是谁啊?”

        “姐姐叫千幻樱?!?br />
        千幻??醋潘庑】闪?戒心大减,又靠近了几步,“你叫什么名字?”

        兴许是千幻樱的样子看上去没有威胁,女孩瑟缩了一下,没有躲避,还细声细语地道:“千幻姐姐,我叫怜儿?!?br />
        走得近了,千幻??吹谜媲?怜儿长得很是清秀,即便是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了那种山清水秀地方,方才会养出的清秀容颜。

        她的脚下没穿鞋子,赤着小脚泡在湖水里面,微微一划动,就是无数涟漪。

        人如其名,怜儿给千幻樱的感觉,就是一个应该承欢在父母膝下,饱受父兄怜爱的小姑娘,亲近之心顿起,也学着她的样子,褪下了鞋袜,把白生生的小脚伸入水中划着。

        好吧,千幻樱她是太想找人说话了。

        她一坐下来,就开始跟怜儿聊了起来,从湖水好凉啊,今天月亮真圆,很快两人就拉近距离,咯的笑声回荡在湖面上。

        楚留仙的心,却提了起来。

        千幻樱先前做过的判断,他也做过,不错,这个湖女怜儿的确跟那些不住滴水,水鬼一样的渔民不同。

        但是,楚留仙比起千幻樱,更加的观察入微,他无比地肯定,在湖上雾起之前,那里绝对没有什么礁石,更没有这个湖女存在。

        “这个怜儿,到底是什么存在?”

        楚留仙心既提起,自然分外关注湖中情况,千幻樱与怜儿的对话,由于周遭太过安静故,一字不差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怜儿啊,大半夜的你怎么在这里哭呢?”

        千幻樱很关心地问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出头?!?br />
        说着,她还举起了小拳头,以示决心。

        怜儿摇着头,嘴一瘪。又要哭起来,带着哭腔说道:“怜儿想爹爹,也想娘亲,还很想很想阿牛哥?!?br />
        “那你爹爹,娘亲呢?”

        “死了……”

        怜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们……他们都被鱼吃了?!?br />
        “鱼?”千幻樱吓了一跳,本能地就想起了那天夜里所看到的黑色怪鱼,心里毛毛的,生怕有一条大鱼从水中扑出来,一口把她们小姐俩给吞了。

        四面湖水。异常地安静,除了她们两对小脚丫划水带起的涟漪,波澜不惊。

        千幻樱稍稍松了口气,问道:“是那种很大的怪鱼吗?”

        怜儿摇头,道:“不是那样的,姐姐你不知道吗?”

        她抬起头来,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在龙鱼村,不是人吃鱼,而是鱼吃人……”

        紧接着。怜儿用一种很悲凉的语气,把那句“鱼吃人”里掩藏的心酸与悲剧。娓娓地道了出来。

        原来,在千山泊有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神龙从天而降,扑入了湖水里。

        它的每一滴血,每一片鳞片,都变成了湖里各种各样的鱼儿。

        这就是龙鱼村这个村名的由来。

        最早的时候,渔村捕鱼,也吃鱼。

        一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崔家仙人来了。他们占据了湖心岛,掌管了龙鱼村,从那天起,渔民们再不能吃哪怕一条鱼。

        崔家给渔村立了规矩。

        渔民们不准食鱼是第一条,理由是鱼肉是妖龙所化,食之会化妖。

        这个自然无人信,毕竟祖祖辈辈都是这么吃过来的。也没人变成过什么妖。只是崔家命令,更不可违抗。

        不准吃鱼也就罢了,崔家还雇佣他们所有人捕鱼,规定每户每年要交上多少的鱼。这才肯发放少量的粮米。

        没有捕够鱼的,只能挨饿。

        超过了应缴纳的份额,余下的鱼崔家才会出钱收购。

        崔家对整个渔村的掌控,整整过了数百年之久。

        在这数百年间,龙鱼村的人拼死拼活,为崔家捕鱼,不知道多少人累死在湖中,渔民们敢怒不敢言,称之为:鱼吃人。

        “崔家要鱼干嘛?”

        千幻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她何尝不知道,崔家早在万年前便已经烟消云散了,那么这个女孩……

        只是,不知不觉中,千幻樱已经被怜儿所说的故事里诸般不解与奇异所吸引,挪了挪身子,还是决定继续听下去。

        怜儿脸上,泪珠子断线的珍珠般滑落下来,滚落湖中,溅起晶莹无数,哭着道:“谁也不知道他们要鱼干嘛,爹爹娘亲捕了鱼,他们就会全部带走,一条都不会剩下的?!?br />
        “那一次,村里面有一个懒汉,从来不多捕鱼的,那次遇到鱼讯,多捕了一船,卖给崔家后,崔家说他做得好,奖励了他好多钱?!?br />
        “我爹爹捕的鱼比他多多了,却被崔家人说不好,还扣了我们的粮食?!?br />
        “爹爹想给怜儿攒嫁妆,就没日没夜的去捕鱼,后来一天累得掉进了水里,再也没有起来?!?br />
        怜儿说到这里,趴在礁石上,大声地哭起来,哭声凄厉,连带成旁边的千幻樱鼻子都酸酸,连忙柔声安慰。

        远处,楚留仙的眉头则紧皱了起来,低声自语:“不准吃鱼,懒汉暴富,勤父累死,怎么回事?”

        他隐隐觉得,怜儿诉说的东西里面,隐藏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偏偏又捕捉不住,多少有点焦躁了起来。

        “爹爹死了……娘亲去捕鱼,也死了……”

        怜儿哭声里,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话,“阿牛哥说他要娶怜儿,要盖房子,要办酒席,每天夜里还去捕鱼,怎么劝都不听?!?br />
        “后来,他晚上出去,白天船飘了回来,人没了……”

        “呜呜呜……”

        怜儿抬起头来,两只哭得红肿的眼睛像泉眼,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哭道:“千幻姐姐,他们都被鱼吃了?!?br />
        别说千幻樱这小丫头了,连楚留仙都为这浓缩了龙鱼村数百年无数家庭苦难的经历动容,喃喃自语:“鱼吃人,好一个鱼吃人?!?br />
        “万年前,崔家的辉煌,难道就是建立在鱼吃人上的吗?”

        ps:

        说两句题外话。

        今天有一个小作者找东流要章推,是一本没签约的书。

        在不久前,他就找过我,当时才两三万字,于是我就说,等你十五万字了,如果还能坚持,我就给你推。

        今天,他真的十五万字了。这条路并不好走,能坚持,便是不易,我给了他书的建议,也当然会给他推荐。

        只是,一时间想起了一件很多年前的事情,忍不住想跟大家唠叨几句。

        东流是很不喜欢找人要章推,在别人书评区打广告的人。写书这么多年来,除了人情往来朋友捧场的那种章推外,有一次章推,让我记忆犹新。

        那是在07年,六年多前。那个时候,东流还是一个粉嫩的新人小作者,去到一个当时成绩不错的作者那里,求了一个章推。

        那个作者叫做八分银,他怕是不写书多年,不知道还看书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记得当年曾随手帮助过的小作者?

        真希望啊,八分银兄能看到这些闲话,在什么地方冒个头,大家聊聊。

        哈哈,以下是正题,推推那个新人小作者的书:《阴阳斗魂》书号:3419475

        不是穿越流,不是重生流,不是废柴流,不一样的热血玄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