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八章 绝顶夜话(中)秘藏为赌

    第十八章 绝顶夜话(中)秘藏为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等不及,到半年后,你重开白玉京的时候再与你较量?!?br />
        公子烨难得地没有挂着面具似的笑容,凝视着楚留仙,道:“我不甘心,只能在商道上与你一较高低。

        我要再试一次!”

        “然后呢?”

        楚留仙笑了笑,很认真地问道。

        “然后?”公子烨重新开始笑,一团和气的感觉再现,全然没有之前那种“我不甘心,我等不及”时候的力度与狂热在其中,他接着道:“如果还是输,也无所谓,我们半年后再战过?!?br />
        “哈哈哈哈~~~~”

        楚留仙摇头失笑,笑声渐大。

        “你在笑什么?”

        公子烨笑容不改,声音明显沉了下来。

        “我在笑你!”

        楚留仙抬头望月,道:“没有绝对不愿输,不想输,不能输的骄傲,只有未战先思败的心虚,你怎么能赢?

        还不如别雪陈林!”

        前面的话也就罢了,最后一句话却刺中了公子烨,他一下子脸色大变。

        别雪陈林其人,别看不久前他离去的时候,公子烨竭力挽留,事实上,在公子烨的心中,从来没有看得起过别雪陈林。

        惟有楚留仙,为他视做生平大敌。

        然而,偏偏在此刻,公子烨亲耳听到楚留仙说他连别雪陈林都不如,让他如何还能笑得出来?

        小胖子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两人对话,此刻感觉两人间气氛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地挪动脚步,望山崖下瞥去。

        “那两个护法力士没来吧?”

        “其他那几位没凑热闹吧?”

        四下瞄了下,没有发现异常,小胖子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公子烨瞥到他的举动,冷哼出声:“王小二,别找了,我是一个人来的?!?br />
        小胖子勃然大怒:“我说过,我最讨厌别人叫我王小二?!?br />
        接着,他转怒为冷笑,道:“看不出来啊,公子烨你这胖子胆子倒还不小,敢孤身前来?!?br />
        公子烨完全不将他的暴怒放在眼中,淡淡地道:“我的胆子小得很,不过我来见的是公子留仙,不是你这王小二,我怕什么?公子留仙既然开口相邀,他就绝对不会出手留人,我又何惧之有?”

        他伸手一指楚留仙,道:“再说,以公子留仙之能,再是如何布置,终究留不下他,我也不会枉费功夫?!?br />
        “不自己一人来,还要怎样?”

        小胖子语塞,一边生闷气去了。

        公子烨何曾把王赐龙当成过对手,也懒得看他反应,转过来看着楚留仙,突兀地一躬身,诚心正意地道:“谨受教!”

        他再直起身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留仙和王赐龙都觉得他身上的气势隐隐有些不同了。

        公子烨朗声说道:“我便全力以赴,与公子留仙你较量上一次?!?br />
        楚留仙来了兴致,伸手一引,示意他说下文。

        公子烨迈着步子,向着正南方向一指,道:“我们便已秘藏为赌,看最终谁属?”

        “你得不到,便算是我赢了?!?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倒还罢了,小胖子脸色一变,忍不住就要冷嘲热讽。

        什么叫“你得不到,便算是我赢了”?意思就是,不管最终秘藏为何人所得,只要不是楚留仙得到手,都算他公子烨赢。

        小胖子当场不干了,正要发飙呢,楚留仙却出乎意料地一口应下:

        “行!”

        “我便与你赌?!?br />
        小胖子到口的话生生憋了回去,不甘心地喊了一声:“楚哥……”

        “公子留仙不愧是公子留仙!”

        公子烨也没有阴谋得逞的得意,反而尽褪笑容,一脸凝重地道:“不能不让人佩服?!?br />
        “赌注很简单,你若输,公子留仙四字,就是最好的赌注;

        你若赢,我代表天下敬氏、陈林大族、琅琊王氏、栖梧凤凰氏承诺,半年后你白玉京重开的时候,我们亲自前往捧场?!?br />
        “如何?”

        公子烨目光灼灼,凝望着楚留仙脸上表情,似乎能从每一个表情的微妙变化里,看出什么大道理一般。

        楚留仙连片刻犹豫都没有,如之前答应明显吃亏的赌约一般,一口应下:“就这么办!”

        公子烨一滞,明明达到了目的,却感觉气势全被压到脚底下,浑身不自在。

        很是深吸几口气,公子烨才调整过来,一振衣袍道:“赌约既立,我们来谈谈留仙图吧?!?br />
        小胖子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对了,刚刚楚留仙答应赌约之爽快,现在公子烨脸皮之厚,都让他觉得人生观都被颠覆了一般的感觉。

        楚留仙取出留仙图在手,向前一抛,径直扔向了公子烨。

        公子烨伸手接过,神色愈发凝重,也不打开,只是等着楚留仙下文。

        楚留仙冲着他,脸上浮出笑容,同时伸出了两根手指。

        看到他脸上那笑容,小胖子就乐了,耳中几乎能听到竹杠震天响的声音。

        “第一,我要知道外面的情况,你进入千山泊,距离我们间隔了多长时间?”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楚留仙脸色出奇的凝重,似乎这个问题的答案,比任何情报,任何财富都要来得重要。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

        小胖子茫然不解,不过他有一点聪明,不明白的事情,他会保持沉默。

        公子烨也沉默了,不知道是在考虑利弊呢,还是同样在思考楚留仙的目的。眼前的情况显然不能让他思考太久,略一沉吟,他便开口说道:“十二个时辰?!?br />
        “一天吗?”

        楚留仙若有所思。

        公子烨又补充道:“我们几家派来处理此事的长老们依旧没有消息,我们到的时候,连心剑无天都已离去,只有乌重胤和乌家长老在等着我们?!?br />
        这一点,楚留仙虽有留意,但显然不是很关心,似是还沉浸在那一天之差里面,口中以低至不可闻的声音在自语着:“崔丰礼耗时两百年,外界是一天;我们不用呆了一天多,一样是一天?!?br />
        “这么说……”

        楚留仙的眼睛亮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关键。

        在他的对面,公子烨死命地竖起耳朵,偏偏什么都听不到,很有抓耳挠腮的冲动。

        “第二?!?br />
        楚留仙屈起第二根手指,道:“我要敬氏特制的黄巾力士符,两张!”

        “两张?!”

        公子烨脸都黑了下来,不甘心地道:“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在这里又不用起什么大工程,你要黄巾力士符也是无用,我看不如……”

        话还没说完呢,他就看到楚留仙在坚决地摇着头,显然不容转圜。

        黄巾力士,在修仙界并不罕见,不管大小门派,新老家族,真有必要都能大量动用,但是敬氏特制的黄巾力士符不同,有价无市,堪称珍贵,就是公子烨随身也不过携带数张而已。

        不得已下,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两张来,被小胖子一把抢过,送到了楚留仙面前。

        “成交?!?br />
        楚留仙将黄巾力士符收起,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至于他要黄巾力士符做什么,只言片语也没有透露。

        公子烨终于松了口气,放心地打开留仙图,凝望了一眼,前后不过一两个呼吸的功夫,便将留仙图递回。

        “楚哥果然没有猜错?!?br />
        小胖子在接过留仙图的时候,心下佩服,“公子烨他果然只是为了确认而来?!?br />
        “公子留仙?!?br />
        达成目的公子烨毫无拖泥带水的意思,拱了拱手,道:“爱莲居中,我们扫榻以待,恭候大驾?!?br />
        这就是战书了。

        话说完,公子烨便拖着沉重的身躯,下得山去,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胖子听到公子烨最后一句话,脸色有点沉重地走回楚留仙身旁,担忧道:“楚哥,他们肯定会把爱莲居围得跟铁桶一样,就是我们破解了橘中秘,也没机会进去啊?!?br />
        楚留仙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稍安勿躁,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不过在那之前,咱还是先跟你家老大好好亲近一番?!?br />
        “你说是吗,王大少?!?br />
        楚留仙的后半句话,却是对着崖下所言。

        话音刚落,王赐龙的兄长,琅琊王氏的大少王天龙魁梧如山的身躯,便踏上了山顶。

        在他身后,古伯和静女依然如影随形。

        王天龙和王赐龙两兄弟,在见面的一瞬间,倒是表现出了绝对的默契,两人齐齐一扭头,完全当对方透明。

        “条件!”

        王天龙闷雷般的粗豪声音响起,震到四面回响。

        楚留仙看出,王天龙这是憋着一口气呢,谈条件的事情,怕也不是他想做的。

        目光一转,落到王天龙身后,楚留仙果然见得古伯不着痕迹地拽了一下王天龙的衣服,似乎在告诉他别误了大局。

        “古伯是吗?”

        楚留仙越过了王天龙,直接说道:“听闻古伯博古通今,无所不知闻,留仙正好有疑问,古伯若能解答,留仙图尽可拿去一观?!?br />
        古伯眼看被点名,不得不从王天龙的身后走出来,先自谦道:“不敢当公子留仙谬赞,但有吩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定当句句属实?!?br />
        楚留仙心中有数,古伯这番话说得好听,但能信上一半不错了。

        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绝无可能,倒是那句“定当属实”可信。

        这是世家公子间的交易,自有其规则在,有所保留属正常,但要是谎言相欺,那就是破坏规则了。

        楚留仙不去管那么多,只是望着古伯的眼睛,问道:“留仙想要知道,这天地间,有什么力量,可以造成此时间停滞的千山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