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绝顶夜话(上)可争不可篡

    第十七章 绝顶夜话(上)可争不可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解开了?”

        小胖子目瞪口呆,伸出手指,做出在画卷上戳洞的动作,口中喃喃,“这就解开了?”

        “自是解开了?!?br />
        得到准信,小胖子立马换上谄媚的表情,捧着画卷过来,道:“楚哥,咱们谁跟谁啊,要不,你跟我说说?”

        楚留仙伸手接过画卷藏好,按在他的肩膀上说道:“还不是时候,要是太早让你知道,戏就演得不像了?!?br />
        “戏?什么戏?”

        小胖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心中反而定了下来。

        楚留仙既说他破解了留仙图之谜,小胖子就不会有半点怀疑,这会儿反而期待了起来:“嘿嘿,真想看到他们要是知道楚哥破解了留仙图,会是什么样一个表情呢?”

        “真是期待??!”

        想到这里,他急不可耐地问道:“楚哥,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把秘藏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要花费这偌大功夫隐藏?!?br />
        楚留仙笑笑,从怀中取出方寸海,道:“不着急,我们还有事要做,有戏要演呢?!?br />
        “楚哥他拿出海螺来做什么?”

        小胖子的疑问,很快得到了答案。

        楚留仙将方寸海放到口边,鼓足一口气吹出。

        王赐龙本都做好了捂住耳朵的准备,不曾响单看得楚留仙吹得用力,方寸海中竟是半点声音不曾传出。

        “怎么回事?”

        小胖子正自疑惑呢,楚留仙缓缓闭上了眼睛,眼皮还在轻轻地颤动着,似乎在转动着眼球,“看”着什么。

        他的确是在看。

        方寸海固然不曾出半点声音,然而在其螺体上。却有光点不住地浮现出来,最终点亮了一个区域。

        “那是哪里?”

        小胖子越看越是迷糊,他隐约记得楚留仙当时在明妃楼上,只是以方寸海照了公子烨、凰凰儿等人出现的三处所在,这怎么又多出了一处?

        事实上,包括小胖子在内,当时在场的人都没有看清楚楚留仙手脚,事实上他还照亮了第四处,也就是当时众人所在的明妃楼附近区域。只是因为不曾激,故而才没有为人所觉。

        在高山绝顶上,惟有朔风飞扬,可在明妃楼附近,却有无形无声的波纹如大海潮生。淹没所有。

        声波过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尽数反射回来,映在楚留仙的脑海中,历历如画。

        楚留仙所“看”的,正是那个反馈。

        “找到你们了!”

        楚留仙忽然睁开了眼睛。精神外泄,两眼都在放着光,唬得对面的小胖子差点蹦起来。

        深吸一口气,楚留仙对着方寸海淡淡出声:“北方有山。绝顶生老树,树高不可知,月轮梢头挂。

        值此良辰美景,岂忍一人独享?

        徘徊难舍。留仙当于此滞留一日,若有三二知己。闲谈共赏月,不亦快哉!”

        话音落下,楚留仙将方寸海一收,完全没有听回音的意思。

        在他的对面,小胖子越听越迷糊,问道:“楚哥,你这是做什么?”

        楚留仙反问:“你没听到我说的话?”

        “听到了?!毙∨肿永鲜祷卮?,“只是没听懂?!?br />
        楚留仙摇头失笑,道:“简而言之,我是告诉他们,明天日出前,我会在这里等他们,过时不候?!?br />
        小胖子挠挠头,吐出三个字来:“为什么?”

        楚留仙悠悠然伸了个懒腰,道:“说得直白点,就是:明天晚上,想看留仙图,过来让我公子留仙先敲一竹杠!”

        “吓,还来?!?br />
        小胖子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转念又觉得不对,他奇道:“楚哥,陈林、凤岐他们不是都看过了吗?就是陈林不说,观沧海兄弟也不会说吗?凰凰儿都到了,凤岐难道还敢藏着掖着?”

        “哈哈哈~~~”

        楚留仙大笑出声,“说是会说,可是公子烨他们敢信吗?”

        小胖子先是不解,继而恍然大悟。

        那一天夜里,楚留仙只是分别给了别雪陈林和凤岐各自十个呼吸的时间,细看留仙图。他们或许看得仔细,或许临摹出精髓,可那又如何?公子烨等人又如何能信得他们?

        “哪怕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

        小胖子服了,“他们也会来!”

        这边,绝顶老树下,楚留仙与王赐龙齐声大笑。

        另外一头,在明妃楼前,荷花池畔,公子烨、王天龙、凰凰儿,三人同时颤动了一下。

        三人之中,公子烨最先恢复过来,在心中默默记下位置,抬头望向对面的别雪公子陈林,和气地笑道:“别雪公子,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别雪陈林摇了摇头,长身而起,负剑而走,边走边道:“古往今来,声名亦如天下,争之可也,篡之不可也!

        摆明车马,战而胜之,为:争!

        暗下谋算,以众凌寡,为:篡!”

        “我别雪陈林,愿与公子留仙一争,胜则欣然,败亦无愧。

        篡得的声名,我陈林不为也!”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br />
        话音落下,别雪陈林已然在数十丈开外,身体挺拔如剑,气势压得众人到口的劝告一滞,竟是说不出口。

        一直到别雪陈林远出百丈,公子烨才皱眉道:“别雪公子,别忘了我带来的陈林家族命令?!?br />
        别雪陈林悠悠的声音从背影处传来:“我不是把他们两个留给你了吗?”

        “他们……两个……”

        公子烨无语回头,看到陈观海、林沧海兄弟一脸郁闷地站在那里,心道:“就这两货,拿来干嘛?”

        他就差把这评价写在脸上了。

        奈何别雪陈林去意已决,再不回头,已是走得远了。

        公子烨惋惜一阵。也只得作罢了,坐下来似在沉思着什么。

        此刻,在明妃楼前,凰凰儿将楼中秀榻搬出,在两株树间以之做成一个秋千,优哉游哉地在上面荡着,好像眼前生的事情皆是事不关己。

        凤岐公子垂头丧气,望向凰凰儿的目光满是复杂。

        王天龙主仆三人独据一处,与其余人等井水不犯河水。

        岳山、霍灵珊二人早别雪陈林一步就先走了。公子烨也不曾将他们两人放在眼中,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便即作罢。

        眼前这些人,就是公子烨仗之准备与楚留仙一战的底气了。

        “你想怎么做?”

        一个粗豪的声音,打断了公子烨的沉思。

        “王少?!惫屿翘?,望向说话的王天龙。依然是笑容满脸模样,“当然是与公子留仙一争了,我们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

        “橘中秘藏,就是战场?!?br />
        公子烨长身而起,硕大的身躯险些将桌椅撞翻,朗声道:“我公子烨不管秘藏中是什么,一物不取。任由大家自选便是。

        只要公子留仙得不到,便是我们胜了?!?br />
        王天龙沉默不语,无形的压迫感觉却从他身上辐射出来,似在无声地抗议着。他王天龙不要这样的赢。

        秋千上,凰凰儿撇了撇嘴,状极不屑。

        公子烨脸上肥肉都笑得在颤动,说出的话却让王天龙他们脸色大变:“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别忘了,他是公子留仙!”

        “记住。主要不让他得到秘藏,就是我们赢了!”

        王天龙想要反驳,想要暴怒,但向来暴躁的他一口火却是不出来,毕竟那个孤高的身影,那个名号,压在他的头上太多年了。

        “这一切,只因为他是公子留仙?!?br />
        公子烨突然止步,好像肥大的身躯已经让他走不动了,其声却是铿然有力,让人一句都反驳不得。

        “就好像在今夜,只要我们付出足够的代价,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将留仙图予我们看。

        只因为,他是公子留仙!

        那个从来没有把我们放在过眼中的——公子留仙!”

        ……

        是夜,月华如练,环绕绝顶,给老树枝头,披上了一层银霜。

        月华又如水,将山巅妆点得如同水浸的宫殿。

        楚留仙在山崖旁凭风而立,状极悠然。

        在他的身后,小胖子如热锅上蚂蚁,绕了几圈子后还是没忍住,问道:“楚哥,你说他们会来吗?”

        “一定会!”

        楚留仙的声音凭着风,显得飘飘忽忽,又字字清晰:“越是自负者,就越是不信人,从来只相信自己。

        所以他们一定会到,只要有所求!”

        小胖子又问:“那你说谁会先到?肯定不会是公子烨那个大胖子,他能不能爬得上来我都怀疑?!?br />
        楚留仙还没有说话呢,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小二,你不知道背后说人会烂嘴巴的吗?”

        “擦~”

        小胖子猛地回身,只见得一个连月光都挡住的庞大身躯,一步三摇地爬了上来,不是公子烨又是何人。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王小二,胖子,你这是想打一架吗?”

        小胖子其实没那么生气,难得有人能让他理直气壮地喊一声“胖子”,心里面那叫一个舒畅啊。

        公子烨不去理会他,冲着楚留仙背影一拱手,道:“公子留仙,我们也有些年头没见了,你就打算这么吝于一面吗?”

        楚留仙回转过身来,在明亮的月光下,第一次将公子烨看得真切。

        “他这笑容是怎么练出来的?”

        楚留仙有些纳闷,不管是上次在明妃楼中所见画面,还是此刻亲见,公子烨脸上的笑容几乎全无变化,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公子留仙,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此吗?”

        公子烨踱步老树下,朗声道:“我放着生意不谈,连夜赶到千山泊,是为了什么?”

        楚留仙兴致缺缺,随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等不及了。

        因为,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