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三章 明妃楼,千山景

    第十三章 明妃楼,千山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到了?”

        王赐龙心急,拖着楚留仙赶前两步,出得灌木丛,见得眼前景象,顿时如别雪陈林等人一般站住了。

        在前方百丈开外的地方,曲水汇入池塘。

        池塘不大,活水流转,不知是下有泉眼,还是上游注水不止。

        这些并不重要,众人也能分辨出来,此处其实尚不是荷花源头。

        问题是,在池畔有一楼,精致、高贵,即便是万年时光风霜,依然难掩当年模样。

        建筑并不高,约莫是三五层楼高的样子,通体由蜂蜜色石材砌成,优雅之气难掩。

        这种蜂蜜色石材称之为明妃石,出产甚少,堪称珍贵,不过其所用场合也有讲究,并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用的。

        明妃石最早时候,相传是神道时代一位很著名的女性神祇最先采用,后为不少女神效仿。

        后来神道时代结束,世间再无自由敢露头的神祇,这种特殊石材就太半为世家大族,用以修建闺阁妆楼,给族中女公子居住。

        “妆楼?!”

        “难道这里就是……”

        别雪陈林回身喝道:“陈观海,林沧海,看一下?!?br />
        观沧海兄弟两人进入千山泊后,一直跟在别雪陈林屁股后面,全无存在感,灰头土脸,何曾有楚留仙刚入宗门时候的公子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管是个人实力,还是家族地位,甚至连带上卖相,他们就没有一样能与别雪陈林相提并论,自然是被压制得死死的。

        别雪陈林一出声,观沧海兄弟不敢怠慢。连忙从乾坤袋中翻出一堆图纸,抬抬头,又埋入脑袋,忙碌了起来。

        “他们在看什么?”小胖子低声问楚留仙。

        此刻队伍中气氛愈微妙,小胖子很自觉地不去问别雪公子陈林。

        楚留仙一笑,上下打量了一眼明妃石妆楼,道:“观沧海兄弟十之**是在核对妆楼内部布局图吧?!?br />
        “妆楼内部布局?”

        小胖子不明所以,低头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道:“是了。一定是这样?!?br />
        楚留仙丝毫不以观沧海他们的动作为意,依然在欣赏着眼前妆楼,随口说道:“崔丰礼最早是落入陈林家手里,主要的审问也是他们做的,岂能没有收获?

        固然在时光流岚上。他们被崔丰礼摆了一道,可若要说他们没能从崔丰礼口中得到那个妆楼的详细内部情况,我却是不信的?!?br />
        别说楚留仙了,王赐龙这小胖子都不信。

        楚留仙更是想起,在进入千山泊前那一夜,别雪陈林所说的,崔丰礼其实并没有到过真的千山泊。而是一直被困在一座妆楼中。

        他的所有收获,也是在妆楼中获取的。

        “想来就是这一座了?!?br />
        楚留仙看观沧海那边久久没有答案,便知道结果为何了。

        但凡有一点不对,他们早就能确定此处不是。哪里需要这么半天。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观沧海兄弟齐齐从图纸中拔出脑袋,狂喜道:“就是这里。我们敢拿脑袋担保,绝对错不了?!?br />
        别雪陈林不屑一顾。淡然道:“是就是了,何必如此激动?

        崔丰礼在其中住了两百年,你以为还能剩下什么?”

        “呃~~”

        观沧海兄弟的积极性被打压下来,无奈地低头收拾图纸。

        楚留仙倒是对他们刮目相看了起来。

        “没想到,这两兄弟看起来百无是处,竟然还有所专长?!?br />
        楚留仙的着眼点显然与别雪陈林不同,他想也知道从内部布局判断外部形态,是何等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万年前建筑,难上加难。

        这般情况下,观沧海兄弟竟然敢说出“拿脑袋担?!闭庋幕袄?,可见他们在这一方面造诣绝对不浅。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天下英雄多有,不能小觑了??!”

        楚留仙收拾了情绪,别雪公子陈林等人则向着他走了过来。

        “公子留仙,你怎么看?”

        别雪陈林看了眼眼前妆楼,又往上游处瞥了一眼,如是问道。

        楚留仙不用想也知道他的意思,笑道:“陈林,你不是决定了吗?”

        别雪公子陈林微微颔,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先入妆楼,查探一二,秘藏之事反正只有我们几个看过留仙图,也不着急?!?br />
        “嗯?!?br />
        楚留仙无可无不可地道:“可以,对了,我提醒你,他们,或许就要到了?!?br />
        说话时候,他抬头望天,似乎朗朗晴空下,随时可能有陨石天降一般。

        别雪陈林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心知肚明,降下来的不会是陨石,却是更大的麻烦。

        其他的世家公子们,快到了。

        “走吧!”

        楚留仙笑了笑,踏步向前。

        妆楼四面临水,池塘环抱,惟有一座同样是明妃石所造的石桥跨越,将其与外界联系在一起。

        石桥过万年,稳定如故,楚留仙等人从石桥上踏过,很快来到妆楼大门前。

        但见得,妆楼大门紧锁,外笼厚厚烟尘为纱,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开启过了。

        “看来崔丰礼所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是没有踏出过妆楼半步?!?br />
        楚留仙暗暗点头,冲着王赐龙示意一下。

        小胖子卷起袖子,双手搭在大门上,吐气开声。

        “喝!”

        “哈!”

        巨力爆,闭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门轰然开启。

        楚留仙等人退后几步,面前皆是烟尘飞扬,看不真切。

        “奇怪?!?br />
        千幻姐妹异口同声:“怎么这么好开??!”

        楚留仙对这姐妹的好感明显过对凤岐公子,笑着答道:“崔丰礼之所以离不开这座妆楼,当与他的进入方式有关。

        他是因为身上的崔氏血脉,由不知名原因误入。同样也为这栋崔氏建筑所困。

        让他离不开此处的,缘故从来不在门上?!?br />
        千幻云、千幻樱姐妹听得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不已,完全忽略了旁边凤岐公子脸色黑如锅底。

        烟尘落尽,楚留仙等人进入妆楼。

        大门洞开,进入的不仅仅是楚留仙等人,还有风,还有光。

        甫一入内,明晃晃的光从四面反射过来,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原来。在妆楼一层,四面皆有珠帘垂下,名贵珠玉无数,玲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透过珠帘。隐隐能见得秀榻隐于其后。

        正对着珠帘方向,在一层的正中处,空荡荡的惟有蒲团一只落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听得开门的风声带起珠帘晃动,出清脆如女儿笑的声音,楚留仙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这么一幕景象:

        有修仙大族,备受宠爱公主。以珠玉为帘幕,慵懒地躺在秀榻上,听着端坐于蒲团上者**论道。

        嗯,兴许也未必是**??赡苁且唤樗刮氖樯Q奘?,娓娓道来外界诸般精彩,困居在妆楼中的崔氏公主听得入神,赤足下得秀榻。拨开珠帘走到书生的面前……

        后面,公主与平民。身份天上地下,是否有生过怎样的旖旎与是浪漫,又是如何的决绝与凄美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眼前的一切,尘封万年,昔日一切没有人能再看到,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幻想出种种场面,诸般遇合,将妆楼中场景视做一个小姑娘,任由涂抹成各种妆容。

        “这里好像有什么不对?!?br />
        别雪公子陈林冷冷地说道。他显然没有楚留仙那般闲情,第一眼就从异样处入手。

        “哎?!?br />
        楚留仙叹息一声,颇为金玉满堂家的公主乌珊默哀,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位冰雕呢?

        陈林显然不知道楚留仙正在腹诽于他,径直在乾坤袋上一拍,十张符箓飞出,在空中做百鸟朝凤模样。

        “十方,破禁!”

        别雪陈林大喝一双,双手幻化出诸般印诀,并指而出。

        “轰~”

        十张符箓尽数化光飞遁出去,有的撞击在四面珠帘、墙壁上,有的循着楼道口一路往上。

        继而,“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传来,似是连串爆竹炸响。

        “这是……”

        楚留仙见得,在那些符箓撞击在四面珠帘上后,一个个玄奥符箓浮现出来,或是悬于顶,或是凝于帘,或是烙于地,散落开来,遍及整个妆楼一层。

        “净尘法!”

        “啧啧啧,真不知道当年崔氏修士,是以什么东西为材质,竟然将净尘法这样的法术一附万年?!?br />
        楚留仙不无赞叹之意,净尘法算不得什么,难的是将其一附万年不消散,至今仍能保持妆楼中一尘不染。

        “妆楼中应当不存在什么禁制了?!?br />
        别雪陈林收回手,侧耳倾听了片刻,肯定地说道。

        楚留仙摇了摇头,道:“你都动用了十方破禁符了,还能剩下什么禁制?!?br />
        他可是知道,十方破禁符是道宗七脉当中云箓峰出产的一种符箓,以十张为一组,组合起来配合十方破禁诀,号称能破阳神之下所有禁制。

        当然,号称是号称,这说法虽然不假,却也不真。

        寻常禁制,自然一击破尽,如此前别雪陈林所为。

        但是,万一真遇到精擅禁制的阴神尊者亲自下手布置的强大禁制,那十方破禁符破虽可破,要动用多少组,那就难说得很了。

        楚留仙记得秦伯曾给他讲述过一个笑话,据说有一个小修士偶然现一座上古洞府,敝帚自珍不肯与人分享,又无破禁实力,于是一咬牙倾家荡产购得破禁符十组。

        花费偌大功夫,偌大家产,连番轰击之下,耗尽十组十方破禁符,终于打开了本就摇摇欲坠的上古洞府。

        结果呢,在洞府里面,小修士得上古阵旗一套,前主人拿手功法一本。

        功法嘛,修炼起来还不如现在大路货,几方灵玉一本的最普通功法;阵旗倒是不弱,不过那阵法早就公之于众,哪怕一个三岁小儿持随处可得图谱,都能走个来回不带喘气的。

        楚留仙忘记那小修士是怎样结局,不过想来一口老血是怎么都省不下来的。

        “十方破禁符可是不便宜啊,别雪陈林倒也舍得。这里是妆楼,不是那些隐蔽洞府,当无什么厉害禁制才是?!?br />
        楚留仙正想着呢,耳中突闻异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妆楼最上层处,原本渐止的破禁声音突然转急,最后如同有人在山谷中放声大喊,听得回声一般,尽数反弹了回来。

        “没这么巧吧?”

        楚留仙愕然,“在这妆楼处,竟然还有能反弹十方破禁符的禁制?”

        “未必是禁制!”

        别雪陈林脸色沉下来,不敢确定地道:“说不准是什么触性法术?!?br />
        “不好!”

        楚留仙神色大变,急道:“这里妆楼,崔丰礼就是在这里得到的留仙图?!?br />
        他话刚出口,有那反应快的,脸色也随之大变。

        “这里说不准还留下了什么线索,以法术方式保留,却为十方破禁符触?!?br />
        话音刚落,分不出是谁先谁后,众人齐齐楼上奔去。

        妆楼上当有什么?

        女儿家住处,又不是仙家洞府,自然多琴棋书画,胭脂水粉,少功法秘典,奇珍异宝之类的。

        不过怎么说也是修仙大世家贵女居所,楚留仙等人一路上来,还是看到不少丹药阁、珍宝阁一类东西。

        珍宝阁上空空如也,几乎都被崔丰礼扫荡一空,最终落入众人腰包里。

        倒是丹药阁内,还有些玉瓶残留,也是太半东倒西歪,瓶口大开。

        楚留仙等人赶得急,没有细看,只是大略一瞥,也足够他们大骂崔丰礼是暴殄天物了。

        “七转醒神丹!”

        “百草归元丹!”

        “那是三尸镇神丹!”

        “天呐,这里还有佛门失传的十界梦见红尘轮回宝丹!”

        “……”

        只是一眼扫去,众人惊呼声连连,那些空荡荡玉瓶上标志的丹药名,让他们很有把崔丰礼再打死一次的冲动。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外界难得一见的宝丹,在过去两百年间,定然是让崔丰礼像吃糖豆一般吃了个干干净净。

        小胖子还抱着侥幸心理,很是拿着几个玉瓶往手上倒,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同样失望的还有千幻云、千幻樱姐妹,她们将一个粉红玉石雕琢的瓶子小心地收入怀中,瓶上写着“弹指芳华丹”字样。

        一路走马观花,如众人所料,几乎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片刻后直上明妃妆楼五层。

        刚一进入其间,楚留仙、陈林等人,齐齐呆住了。

        斑斓瑰丽,浩瀚广袤的景象,铺陈在整个第五层,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一步之遥,似是踏出了明妃妆楼,一步踏空,悬浮在了千山泊的上空。

        脚下,赫然是千山泊的全景。

        千山泊如碧玉,湖心岛若微瑕,岛屿四面崖岸险绝,中有沃野良田,有奇峰突起,有江河纵横,俨然小天地。

        “咦?!”

        在看到这幅全景的一刹那,楚留仙瞳孔骤缩,仿佛是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