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章 低头一嗅,万年芬芳

    第五章 低头一嗅,万年芬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一个崔丰礼?!?br />
        楚留仙暗察体内,苦笑出声:“你倒是了得,至死竟然还骗过几大世家?!?br />
        多少年了,他们几大世家没有被人如此欺骗戏弄了,固然崔丰礼已是一个死人,楚留仙还是不由得佩服。

        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时光流岚方域!

        这一点,在落在岛屿上的第一时间,楚留仙等人就清晰无比的察觉到了。

        体内空荡荡,一丝灵力也无法提起,这点没错。

        崔丰礼在此一过两百年,这也没错。

        若非九真一假,又岂能瞒得过陈林家族中那些老怪物们?

        只是……

        “这里绝对不会是什么封灵地,更不可能是时光流岚方域!”

        所谓封灵,是封印住灵力,无法动用;

        所谓时光流岚,是时间流与外界不同。

        但是,绝对不会是体内一点灵力也无!

        楚留仙等人此刻体内,漫说灵力,就是一点灵气也无,混混沌沌,恰似初生时候模样。

        “数千年前,通天峰一脉出过一个人物,拒绝继承通天道人名号,不愿执掌稷下学宫和通天一脉,宁愿行遍天下,探究天道之根本?!?br />
        楚留仙既像是在喃喃自语,又似在说与众人听。

        众皆沉静下来,听他继续说下去。

        “此人姓萨,号天通道人,时人多尊称其为:萨天通。

        他自号天通,是与通天一脉理念相悖,他不求通天道,只欲天通理。穷究天下至理?!?br />
        楚留仙环顾四面景致,小山上灵气充足,草木繁盛。置身其间,陶然忘机。

        他接着道:“天通道人曾提出一个理论,为周天存在论。他认为,天地间灵气不断逸散、消耗,也在不断补充,弥补,始终存在一个平衡。当这个平衡失控,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天地大劫?!?br />
        “同样的。我们人体为小周天,也有一个存在论。便是,灵气为我们吸纳入体,化为灵力,那便是绝对存在?!?br />
        楚留仙说到这里。众人心中皆是一动,不耐之感尽去,知道关键到了。

        “小周天存在论告诉我们,若是体内灵力不存,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属于人身之天地大劫;二是它压根就不曾存在?!?br />
        人身之天地大劫好理解,无非是各种外力加身,大至身陨。小至伤及根本。

        不曾存在又是什么意思?

        “楚哥,那是什么意思?”王赐龙在那捉耳挠腮,忍不住追问。

        楚留仙神色有些凝重,反问道:“胖子。你未曾突破真灵,还是引气时候,可曾有过灵力?”

        小胖子摇头,

        “你未修炼前??稍泄榱??”

        再摇头,小胖子脸上神色有些不对了。

        “当你未生时??稍泄榱??”

        小胖子踉跄一下,结巴道:“楚哥,你是说……我们……我们……”

        楚留仙摇着头,叹息着给出了结论:“这里的确不是时光流岚,也不是封灵之地,是我们的时间,出了问题?!?br />
        我们的时间出了问题,这般没头没脑的话,与他之前所说的内容一对应,瞬间所有人都懂了,一个个脸色难看。

        “陈林!”

        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一个尖锐的声音怒斥:“你们陈林家是怎么做事的?竟然受那个崔丰礼所欺,你们还有什么脸皮觊觎七大世家之位?!”

        说话的是凤岐,他俊俏的脸上扭曲,若非旁边那对双胞胎女孩拉着,都要冲上去指着别雪陈林骂。

        别雪公子陈林冷哼一声,淡淡地道:“你们家长辈难道是摆设?没有参与吗?笑话!”

        凤岐公子一滞,说不出话来。

        他们家长辈要是没有参与,今天也就没有他凤岐什么事了。

        真要说被骗,陈林家自是丢人丢得最大的,其他几家也别想洗脱干净。

        “崔丰礼自忖必死,何事不敢为?”

        楚留仙插口说道:“我们几家自大久了,这个亏吃得应当。

        既来之则安之,四下看看吧,看看这千山泊,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隐秘?!?br />
        说罢,他带头小山下走去,王赐龙连忙跟上。

        别雪陈林、凤岐公子、霍灵珊、岳山等人,神情各异,也相继动身。

        此处显然多年无人迹,连个山道也无,楚留仙等人相当于是硬生生地踏出一条路来。

        好在他们固然体内灵力不存,当融于血脉中的灵力依然在。

        人身小周天,俨然自成天地,无论是处在哪个时间点,终究非外在所能影响。

        换句话说,在场众人皆相当于退回了引气巅峰境界,其中,又以岳山所受的影响为最小。

        这一点,别雪陈林等人心中皆是有数,下意识地离一路沉默的岳山远些。

        换在平时,岳山虽有仙武道术第一人之称,遑论别雪陈林,就是观沧海兄弟也未尝惧他。

        可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岳山若是难,怕是众人齐上,方是他的手脚。

        岳山始终沉默,恍若不觉地跟在众人身后。

        楚留仙则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骤然失去力量,影响绝不会止于力量本身,连心态等也会随之变化。

        无论之前的凤岐公子怒斥陈林,还是现在众人对岳山敬而远之,皆是心态失衡导致。

        很快,随着千幻樱姐妹的一声惊呼,众人的心神为之吸引,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啊,大家快来看,是九叶灵芝草?!?br />
        千幻樱姐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拨开旁边的植物,突出了一株九片叶子参差错落,承接着珍珠般露水的灵芝草来。

        “咦?!”

        众人心中皆是一动,围拢了过来,很快又在左近现了数株虽然未至九叶。但明显同属一品的灵草来。

        “怎么会?九叶灵芝草不是早就绝迹了吗?”

        凤岐公子离千幻姐妹最近,第一时间惊疑出声来。

        “世上灵芝草,以七叶为限,九叶品的灵芝草怕是只有在各大宗门的药园中才有那么一两株?!被袅樯憾粤椴菹匀灰灿醒芯?,很肯定地说道:“除此之外,世上几乎不可能有九叶灵芝草存在?!?br />
        楚留仙对灵草接触不多,虚心问道:“霍师妹,可否详细说说?!?br />
        霍灵珊还沉浸在震惊当中,木然点头。道:“在八千年前,有修士目睹妖物满月时候,借月华之力化生妖灵的一幕,心有所感,潜心研究数百年。创出一个法门,用以收纳满月时候独特的月华之力。

        收纳而成之灵物,名之为:月落寒宫露。

        后又有人现,以月落寒宫露浇九叶灵芝草,就会使其化生成芝马。

        于是,此后不到百年,世间九叶灵芝草被搜罗一空。不复存在?!?br />
        不说芝马每月可刺血为灵药,药效百倍于九叶灵芝草,且说楚留仙等人看到这虽称不上漫山遍野,但也绝不罕见的九叶灵芝草。感觉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那个……”

        千幻云,千幻樱姐妹见众人神色凝重,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事了,嗫嚅道:“说不准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所以才……”

        说到后面,她们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低头玩弄着衣角。

        众人莞尔之余,觉得这对丫头实在可爱,倒是多少减轻了压抑的感觉。

        也不知道哪个先动的手,众人分散开来,各自挖掘一两株九叶灵芝草带上,这样的东西以他们的身份,在外面也是没有资格染指的。

        楚留仙倒没有动手挖掘,只是在附近捡取了不少九叶灵芝草的种子。

        突然,他手一顿,停下了动作。

        在他的面前,有一株饱满,鲜艳的花朵在怒放着。

        姹紫嫣红,富贵满堂,煞是惹人喜爱。

        楚留仙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爱之色。

        在他旁边,小胖子手脚利索,吭哧吭哧地挖了不少九叶灵芝草,过来要分楚留仙一半呢,看到他动作怪异,忍不住问道:“楚哥,怎么了?”

        楚留仙好像被他的话惊醒了,苦笑着起身,道:“九叶灵芝草或可说,那这牡丹花,怎么说?”

        “牡丹?!”

        齐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了过来,不是落在楚留仙身上,而是他面前那朵满是富贵之气的牡丹花。

        “真的是牡丹……”

        所有人放下手上的事情,围拢了过来,一脸凝重地望去。

        牡丹花若是被人看得娇羞,又似花朵太过沉甸甸地,低下了头去。

        “万年第一妖??!”

        楚留仙拔出了目光,长出了一口气,道:“你们谁不知道万年第一妖?”

        众皆摇头。

        万年第一妖白牡丹,这般绝世人物,再是孤陋寡闻,他们也是听说过的。

        万年前,天地大劫,仙域崩溃,净土瓦解,仙佛陨落,在那一片乱世景象当中,有堪称绝世的大成妖灵彗星般崛起。

        大成妖灵白牡丹,趁着天道紊乱之机,冒奇险,以自身为引,用**力,大神通,夺尽天地造化,集牡丹一族气运于一身。

        当其时,天地失色,闻者瞠目结舌。

        当其时,妖族大喜,欢庆族中多一圣者。

        当其时,天杀机,世间牡丹尽凋零。

        那一日起,迄今万年,这世上,牡丹绝迹!

        “原来,我们在一万年前!”

        楚留仙伸出手来,折下了那株只在绣像画本上见过的牡丹,低头一嗅芬芳。

        这一嗅,跨越万年时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