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章 千山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千山泊!”

        “这就是真正的千山泊吗?”

        楚留仙不由得想起凤岐出血的那幅古画,画中一望无垠湖泊,不正是眼前这般景象吗?

        是与不是,此时不知。

        天上碧波不落,始终在晃动着,洒落波光无数,水色山光融成了一体不分彼此。

        自下而上望去,隐隐约约能看到隔着深厚的水势,有游鱼在悠然游动,有水草在茂密生长……

        那是另外一个,水中的世界。

        楚留仙等人震惊过后,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天地间若有一层隔膜,兜住了湖水,也阻隔住了他们。

        这层隔膜,心剑无天的剑气不曾破,击天洞虚的神光不曾开,始终就在那里。

        “难道……,失败了?”

        就在楚留仙等人心中难免生出这般想法的时候,金玉满堂家的长老乌槐突然动了。

        “嘭!”

        乌槐一顿龙头杖,满身珠玉玲琅响,口中大喝:“崔元义!”

        “崔元义?崔丰礼之子?”楚留仙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什么。

        乌槐话音落下,大阵边缘处茂密的灌木丛豁然分开,一个黑袍瘦削的身影从中僵硬地走出。

        “撕拉~”

        荆棘撕裂了黑袍,划伤了皮肉,黑袍人恍若不觉,只是一步步地向前,犹如牵线木偶一般。

        一路走来,细布条挂在荆棘灌木上,鲜血滴落一路。

        “他……”

        楚留仙一看崔元义脸上神色,顿时明白了什么。

        那是怎样的神色?

        怨恨,不甘,痛苦,绝望。以及,身不由己!

        显然,崔元义已然被乌槐以某种秘法制住,真的只是一个木偶,任由人牵线。

        “乌槐这是想做什么?”

        楚留仙一皱眉头,转而望去。

        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心剑无天皱眉,看到了乌重胤面露不忍之色。

        显然,他们两个都知道会生什么。

        乌槐再次一顿龙头杖。双眼中露出摄人心魂的红光来。

        同样露出红光的还有他的龙头杖。

        杖上龙头,龙睛睁开,恍若活转了过来一般,其眼中红光之诡异,更胜过乌槐本身。

        “这柄龙头杖也是一件宝物?!?br />
        楚留仙眉头皱得更紧的。眼看着伴随着乌槐的又一声大喝,崔元义竟是徒手开始撕扯手臂,血管迸裂开来,鲜血喷出,顷刻之间,血染黑袍。

        更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崔元义身上流出的鲜血竟是一滴都不曾落入地上,一经离体。便悬浮而起,为击天洞虚阵的灵光所束缚。

        “他这是要……”

        包括楚留仙在内,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这是歃血为引!”

        歃者,用嘴吸吮。

        法术中的歃血为引。吸吮的就不是人口,而是阵法。

        楚留仙脸上现出怒意来,他是彻底明白了。

        击天洞虚阵无法锁定时光流岚方域的位置,现在是要用借用崔元义身上的崔氏血脉来打开。

        “喂。那老头,你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样!”

        气呼呼的女子声音传来,楚留仙刚要动作呢,眼前一花,穿花蝴蝶般的女子身形挡在他的前面,冲着乌槐跑去。

        “千幻樱?呃,还是千幻云?”

        楚留仙认出那女孩子是千幻姐妹之一,但究竟姐姐千幻云还是妹妹千幻樱,这个分辨就出他的能力范围了,就是这对姐妹的父母怕也觉得是个难题。

        “小樱!”

        凤岐伸手一抓,将千幻樱的胳膊捉住,“别冲动?!?br />
        千幻樱一脸怒容,隔空对着乌槐张牙舞爪的,看不出这可爱女孩还有这样一面。

        这可忙坏了凤岐,这边刚抓住千幻樱呢,那头千幻云又跑出去,凤岐焦头烂额顾头难顾腚。

        对此,乌槐只是冷眼旁观,毫无感**彩地道:“欲开时光流岚方域,须得有引子在。要嘛是方域中物,要嘛是崔氏血脉,别无他法?!?br />
        千幻姐妹哪里听得进去,在那怒骂不已。

        只是这对小姐妹向来足不出道宗,年纪又小,哪里能骂出什么花样来,翻来覆去不过是“坏人”“恶人”,听得众人不由莞尔。

        乌槐哪里在意这个,就当耳旁风了,那边崔元义失血渐多,脸色苍白了起来。

        “够了!”

        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充满了意兴阑珊的味道,不知道为何,听得这声音连千幻樱姐妹都沉静了下来。

        乌槐第一次皱眉,他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人可不比千幻姐妹,他不能不重视。

        只见得,乌槐停下动作,疑惑道:“留仙公子,你有何见教?”

        出声的,正是楚留仙。

        不仅仅是乌槐望来,其余人望来,连痛苦绝望至麻木的崔元义也望了过来。

        崔元义的眼中,终于有了一点活气,一点光,显然是认出了楚留仙的身份,眼神中满是乞求。

        “见教不敢当?!?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掏出一物,凌空抛出,“留仙曾与此子之父崔丰礼有约,要送其离开天道城,往神霄府去。

        其父既殁,神霄楚氏千年名望,我公子留仙之信誉,不可轻掷,当践行于其子!”

        他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的时候,他抛出去的东西翻滚着出去,到击天洞虚阵上空为阵法灵光所捕捉,悬浮在那里让众人看得真切。

        那是一柄女子所用的法器梳子。

        流云梳,能梳如流云。

        “乌老?!背粝煽醋盼诨?,目光与其眼中红光碰撞,全无闪避地道:“这柄梳子是时光流岚方域中物,当足以为引,留仙以之交换崔元义?!?br />
        从头到尾,他连一声“可否”的都没问。何其的理所当然。

        乌槐心中有不忿,只是楚留仙何人?那是谪仙人根器,是神霄楚氏公子。他乌槐虽然贵为阴神尊者,也不能无视楚留仙的意见。

        他沉吟着,抬起头来,看到自家公子乌重胤,看到心剑无天,乃至于千幻樱等人的脸色,暗叹一声。一顿龙头杖。

        “啪~”

        龙头闭目,红光断绝,崔元义委顿于地,挣扎着,竟是怎么也站不起来。

        “乌兄?!?br />
        楚留仙唤了一声。乌重胤会意,冲着他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崔元义如此情况,势必不可能活着离去,乌重胤一点头,便意味着他会将其护送至天道城玲琅阁,交予秦伯送其离开。

        交代完后。楚留仙这才觉出不对,旁边的小胖子,不远处的别雪公子陈林,放开千幻姐妹胳膊的凤岐。一直默不作声的岳山和霍灵珊,皆以异样的目光望着他。

        “楚留仙这么做,是真如其所说缘故,还是心慈呢?”

        别雪陈林摇了摇头。不敢确定,“总之以他之能。不可能想不明白为何要如此处理崔元义,这么做当有他的打算吧?!?br />
        他脑子里挥之不去都是十年前,他偶然路过看热闹,结果被楚留仙一板砖拍哭了的景象。自那之后,他就不觉得自己能揣测出楚留仙的想法来。

        “哼!公子留仙,不过如此?!狈镝闹胁恍?,“我们又哪里缺一件引物,无非是废物利用,顺便斩草除根罢了。公子留仙,竟是妇人之仁?!?br />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不托底:“真的是这样吗?还是这个老狐狸又有什么算计?”

        小胖子则以崇拜的目光望着楚留仙,心想:“楚哥真是越来越了得了,救下崔元义,用实际行动说明自己是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的,绝对不是心狠手辣,过河拆桥之辈。

        回头在时光流岚方域中难免合作,他人也就更容易信任楚哥。

        狡猾,实在是太狡猾了?!?br />
        楚留仙什么想法,他自己不说,何人能知?众人也就是猜测罢了。

        很快,他们就没有这个闲工夫了。

        乌槐催动击天洞虚阵,神光裹挟着流云梳直向天上飞去。

        流云梳在触碰到天地间屏障的时候,通体大放光辉,“嘭”的一下,碎成了粉末。

        神光继续向前,洞穿了天地屏障,冲入万顷碧波当中。

        “成了!”

        大阵当中,楚留仙等人亲见这一幕,心知关键时刻到了。

        在他们的眼前,碧波湖水的颜色愈地鲜明,周遭千山无颜色,渐渐褪成黑白。

        前方愈鲜明,后方成黑白。

        哪个真实,哪个虚幻,俨然是颠倒了过来。

        “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楚留仙等人耳中传来心剑无天的声音,仿佛是被惊醒了一般,眼前模糊了一下,已然换却了天地。

        恍惚间,似是从天上坠落下去,大片的碧玉湖泊迎面而来,湖中更有一岛屿。

        “这里,就是千山泊?”

        湖泊,有万顷碧波荡漾,波光粼粼碎金,清风徐徐而来,水波不兴。

        岛屿,浮于湖上,西低而东高。

        东边看去,湖在脚下生波;

        西边望来,水在天上澎湃。

        岛屿也非浑然一体,有湖水穿岛屿而过,形成一条条大河纵横来去,切割破碎。

        岛上有山,或雄奇,或险峻,或灵秀;亦有平川,沃野、溪流、房舍,不一而足。

        楚留仙等人也不是真的坠落,一阵恍惚,再清醒时候,已经全须全尾地落在一处山崖上。

        本能地,刚一清醒过来,众人各做防备,毕竟是初到贵地在,怎能不小心。

        突然——

        “该死!”

        “被骗了?!?br />
        “崔丰礼?。?!”

        ……

        众人神情不一,皆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常,异口同声:

        “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时光流岚方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