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千山无颜色,击天洞虚阵(中)

    第二章 千山无颜色,击天洞虚阵(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咦,来的竟然是你?”

        “怎么不是观沧海兄弟?”

        楚留仙回过身来,不出意料地看到一身白衣的别雪公子陈林踏月而至。

        隔着三五步的距离,陈林止步,淡淡地道:“怎么不能是我?”

        楚留仙摆了摆手,道:“不是不能是你,我只是在奇怪,这种铜臭事你不是最不感兴趣的吗?怎么不让观沧海来?!?br />
        说了半天,两人都没有提及具体是什么事情,却又丝毫不担心对方会会错意,显然各自都了然于胸了。

        陈林摇了摇头,走到楚留仙的边上,与他并肩欣赏着玉盘般的圆月,说的却是大煞风景的话:“我怕他们让你公子留仙给卖了?!?br />
        “呃~”

        楚留仙摸摸鼻子,不曾想自家还能给人留下如此印象。

        陈林语气怪怪的,就好像重新认识楚留仙一样:“我来之前翻看了一下陈林家这半年来账目,你猜我现了什么?”

        “什么?”

        “窟窿,一个个窟窿。陈观海和林沧海兄弟这半年来与你公子留仙做的生意,没有一笔不是赔的?!?br />
        “不至于吧?”

        “就是表面上看来是赚的,后面回头再看,赔得只会更惨!”

        别雪陈林的语气确切无疑,毫无疑问他是真去查了。

        铁一样的事实面前,楚留仙只好住口,不接这个话茬。

        “难道真是能者无所不能,你公子留仙在修炼上,在谋算上,处处压我们一头,连在做生意上,你都想跟公子烨一样,让我们难望项背吗?”

        陈林盯视着楚留仙的眼睛,没有看到什么,只有一片清澈,直如天上月华。

        楚留仙笑笑,道:“那你来就不怕赔了吗?”

        陈林摇头,道:“我不是来跟你做生意的?!?br />
        “哦~”

        楚留仙不置可否。

        “我只要拿到我想要的就够了,至于是赚是赔,干我何事?

        楚留仙,你是公子留仙,我是别雪陈林,我们都不是公子烨?!?br />
        别雪陈林这番话说得意味深长,颇有规劝之意,楚留仙听得哭笑不得,摆手道:“好吧,说说你想要什么?”

        “错?!?br />
        别雪陈林摇头若拨浪鼓,“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是你想要什么才对?!?br />
        楚留仙依然笑容满面,陈林不觉得什么,要是秦伯或是王赐龙那胖子在场,怕是就要为此刻站在楚留仙对面的家伙默哀了。

        他伸手在乾坤袋上一拍,旋即一幅画卷入手,月光洒落其上,“留仙图”三字清晰无比。

        别雪陈林的目光一凝,显然他的目的就在于此。

        “说吧?!?br />
        楚留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别雪陈林瞬间就懂了。

        陈林沉吟了一下,抬头道:“我用一个消息来换?!?br />
        “说说?!?br />
        “崔丰礼并没有见到时光流岚方域的真面目,至始至终,他都被局限在他们崔氏一座妆楼当中?!?br />
        “嗯?”楚留仙一皱眉,这的确是他所不知道的。他心中暗叹,楚氏的确是衰弱了,这么关键的消息竟然不知道,显然在这次各大世家的争夺当中,他们是吃了亏的。

        同时,楚留仙不无庆幸,好在他没打算压住留仙图秘不示人,不然各方面亏吃下来,兴许就是功亏一篑的下场。

        “既然崔丰礼至始至终不曾出得妆楼,那时光流岚的区域说不准就是在那妆楼之内喽?

        还有,他的行止有所局限,也就是说他所取出之物,怕是整片时光流岚方域的九牛一毛?!?br />
        楚留仙将这个消息与之前所得的那些流云梳等生活化法器对映在一起,基本可以确定属实了。

        他一边消化着所得消息,一边摇头道:“不够?!?br />
        别雪陈林脸色有些青,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千山崔氏,在万年前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尤擅符箓之道,相传与龙族有些关系,几次族中?;?,皆是靠着强大的龙鳞玉符度过的?!?br />
        “千山崔氏吗?又是龙鳞玉符!”

        楚留仙思索了片刻,缓缓点头。

        这些资料零星半点,或许未必有用,然而将他们结合在一起,却有可能还原出很多东西,应景时候说不准便是胜利的钥匙。

        看出楚留仙没有再敲诈的意思,别雪陈林的脸色稍稍红润了一下,就在此时,楚留仙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有十个呼吸的时间?!?br />
        话音刚落,楚留仙将手一抖,留仙图在月下展开,庭院假山、莲池妙舞,如梦如幻。

        别雪陈林不敢耽搁时间与楚留仙争辩,连忙全神贯注地望向留仙图中,力求将任何一个细节都牢牢记住。

        十息时间过后,陈林长出一口气,脸色都有些苍白。

        他这明显是极短时间内,耗费精神极大导致的。

        “告辞?!?br />
        别雪陈林匆匆而去,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一般,钻入林中不见。

        楚留仙轻笑一声,他知道这会儿陈林肯定是跑到一个隐秘地方,想要默出留仙图中一切细节,以防时间一长遗漏个一处两处的。

        “千山崔氏,符箓之道,龙族关系?!?br />
        楚留仙默念着收获,随手将留仙图卷起成轴,在掌中有节奏地拍着。

        “啪~啪~啪~啪~啪~啪~”

        连着拍了六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再次传来。

        楚留仙嘴角一弯,面露微笑,心想:“看来今天晚上的生意会是不错?!?br />
        他回过头去,看到是一脸勉强笑容的凤岐公子。

        “公子留仙?!?br />
        凤岐显然片刻都不想多呆,拍出一物在楚留仙面前,开门见山,“我拿此画,换你的留仙图?!?br />
        “嗯?”

        楚留仙看都不看凤岐掏出的画卷一眼,作势要将留仙图收起。

        对面凤岐一下子憋住了,从牙齿缝里蹦出了三个字来:“……看一眼?!?br />
        “这还差不多?!背粝尚闹邪敌?,随手打开凤岐交出的画卷。

        “咦?”

        楚留仙面色不动,内里惊异。

        画卷材质特殊,依然能挡岁月侵蚀,通体枯黄如稍稍用力便会粉碎了一般。

        画上所绘景象,是一望无际的湖泊水光潋滟,晴时视野正好,能看清楚湖泊轮廓,湖上行船,周遭有山势隐隐环抱。

        留白处,一行古拙字迹模糊无比,勉强能辨认出“千山泊”三字。

        “这是千山泊?”

        楚留仙抬头问道。

        “嗯!”凤岐别过头不去看那幅画,声音低沉,“这幅画是万年为偶然路过千山泊区域的散仙所绘,怕是存世的唯一一幅勾勒出千山泊区域原始地形的资料了?!?br />
        楚留仙干脆地将画卷一卷,纳入乾坤袋中,坦然道:“我知道你定然是留了副本了,这画我收下了?!?br />
        凤岐脸色愈地不好了,捏着鼻子点头。

        “还有呢?”

        “还有?!”

        凤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让他跟楚留仙谈这个事情就很勉强,这会儿更有拂袖而去的冲动。

        很是深吸了几口气,他才勉强平复下来,又掏出一幅画抛向楚留仙。

        楚留仙展开一看,只见得那画无论是纸质还是笔触,皆与之前一幅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这幅画不再是千山泊全景,而是截取了湖中一块礁石上,一个十三四岁渔家少女在潸然泪下的场面。

        颗颗泪水,砸落湖中,晶莹如珍珠,好似鲛人泪。

        凤岐咬着牙,字字句句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这两幅画都是我们凤家天道城主事,偶然在济水墟市中收到的,现在全部给你了?!?br />
        这第二幅画显然没有第一幅重要,不过楚留仙听出来了,他再敲下去,怕是凤岐能扑上来跟他拼了,只得遗憾地作罢。

        楚留仙再次展开留仙图,依然是那句话:“你有十个呼吸的时间?!?br />
        十息过后,凤岐如同别雪陈林一般,脸色苍白,踉跄而去。

        楚留仙将敲竹杠得来的收获仔细收好,耐心地等了片刻,月渐西移,始终没有人再出现,颇为遗憾地叹息了一声。

        “楚哥啊,你叹什么气呢?!?br />
        小胖子一脸愁苦之色地从林间挤了出来,来到楚留仙的身旁坐下,道:“难不成你还想把霍灵珊也敲上一笔?”

        楚留仙摇头,叹道:“我只是想把那个人情还掉,看来霍灵珊是没打算这么便宜我了,可惜,可惜?!?br />
        “对了,别雪陈林和凤岐他们的脸色,是不是很精彩???“

        楚留仙想起什么似地如此问道。

        不用王赐龙说,他也能知道这胖子是怎么知道他敲诈陈林和凤岐事的。

        想想就清楚了,陈林和凤岐两人回去时候,那表情定然是相当之精彩。

        “嘿嘿嘿~~”

        小胖子贼笑着道:“我以前可听说过一诗歌,楚哥你可想听听?”

        “你还懂诗?”楚留仙摇头失笑,“来吧,念来听听?!?br />
        王赐龙笑着说道:“据说在很久以前,有百族征战,我人族追亡逐北,杀得异族远遁蛮荒,拱手让出天地间的主导权来。

        其中有一族,其名佚失,现多称之为‘胭脂族’。

        他们有诗歌是这样唱的:

        呜呼,亡我天阙山,使我父老不安息;

        哀哉,亡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br />
        楚留仙听得入神,他依稀记得,天阙山在极西之地,曾是百族战场之一,也是那胭脂族历代最后安息的地方。

        胭脂山,则是一座出产鲜红胭脂石的高山,胭脂族妇女取石研磨成粉涂抹两腮,以娇艳鲜红为美。

        可是,这跟别雪陈林还有凤岐有什么关系?

        面对楚留仙疑惑的目光,小胖子笑得愈地促狭了:“嘿嘿,他们两个面如人色,就好像是被夺了胭脂山一样,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楚哥你下手够狠??!”

        一边说着,这小胖子一边不忘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楚留仙失笑,仰卧在青石上,见得夜空上有浮云遮掩,星月无踪,似是不好意思看到先前的那一幕。

        他目之所及,周遭千山皆融于夜色当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好像也是不忍目睹。

        何止是陈林、凤岐两人,此刻,风起云涌将至,千山无颜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