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章 千山无颜色,击天洞虚阵(上)

    第一章 千山无颜色,击天洞虚阵(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到齐了?”

        楚留仙环顾左右,疑问出声。

        他可不认为,崔丰礼的运气,能出现在他们这一行人的身上。

        “无天师兄,我们就这么去?”

        楚留仙再问出声。

        他是一点都不想去千山泊一带绕圈子。

        “呃~”

        心剑无天止步,挠挠斗笠遮掩下的脑袋,茫然道:“我没有交代?”

        众人绝倒,异口同声:

        “没有!”

        “哦~”无天淡然地点了点头,道:“顾着给除虫,忘记了?!?br />
        “除虫?”

        楚留仙心中一动,目光投向此前无天起身的那批农田。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确有其事,他隐约见得有一株的稻谷比起其他显得愈发的精神,愈发的生机勃发,骄傲地挺立着。

        “我明白了!”

        楚留仙想起当rì在仙剑峰山道附近,他曾见得有剑修弟子装扮如老农,伺候着灵谷。别雪陈林曾言,他们是为了磨砺心剑,楚留仙一直不明白磨砺心剑跟种田有什么关系?

        此刻,他恍然大悟。

        “剑气化丝,以心念为导,于稻谷灵植为长江大河,在其内部追亡逐北,除去虫害又不伤灵植本身,这就是剑修所谓的磨砺心剑?!?br />
        说来简单,楚留仙却是越想越心惊。

        “剑气一物,刚猛莫京,乃天下至刚的力量。cāo控其游走于脆弱的灵植内部,除虫害而不伤植株,这般掌控力着实可怖可畏。

        行此法时,心中当极静,至稳,一丝情绪波动。剑气稍稍失控。就是撕裂整株灵植的结果。

        怪不得叫心剑。若无一颗坚若磐石,不为外物所动的心,绝做不得此事?!?br />
        楚留仙想到的事情,王赐龙等人又何尝想不到。除了早知真相的别雪陈林,余者无不是如同楚留仙一般,既是骇然,又是敬佩地看着心剑无天。

        此人既然号称心剑。当在此法上有他人不及的成就。

        心剑无天,拥有一颗属于剑修的,纯粹的心。

        无天似乎没有看到众人神情,依然以那不疾不徐的语气说道:“你们几家的老人早在三rì前就带着崔元义前往千山泊,现在应该布置得差不多了吧?!?br />
        “崔元义?”

        楚留仙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崔元义当就是他见过的第二个瘦小黑袍人,崔丰礼的独子。

        想到前几rì在玲琅阁中的一幕,楚留仙不无唏嘘之意。至于今rì,崔丰礼估计早就身死。崔元义这孩子不知又会是怎样一个下???

        他人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奇怪地看到心剑无天走到空旷处止步。然后袖手等待他们跟上。

        “飞舟呢?”

        凤岐公子左顾右盼了一阵后,忍不住问道。

        “飞舟?”

        心剑无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没有?!?br />
        不仅是凤岐,所有人都有些抓狂,这叫什么事啊。

        观沧海兄弟他们都开始准备要让人给送过来的时候,无天又开口了:“我本剑修,除剑之外,再无他物,飞舟、法宝之类的,一概皆无?!?br />
        “也没见你带上剑??!”

        众皆腹诽,却也知道心剑无天所说的是实话。

        无天浑身上下,一袭粗布,一顶斗笠,脚踏芒鞋,再无其余,连乾坤袋都不曾系上一只在腰间,自然变不出飞舟来。

        “剑修之道,竟是纯粹如此,为了全心于剑,竟能摒弃所有?!?br />
        楚留仙钦佩之余,倒无什么欣羡之心,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子。

        且说观沧海兄弟他们都要开始唤人送飞舟来了,无天悠悠然说道:“不过,我们也用不到飞舟?!?br />
        “嗯?”

        楚留仙等人奇怪地望着他,千山泊离道宗不远,到若无飞舟代步,却也不是一两rì能到的。

        无天话一说完,直接并指成剑,往地上一点,口中轻喝:

        “疾!”

        “嗤!~~”

        剑气破体而出,扶摇化龙,将在场众人一卷,向着千山泊方向投去。

        “嘭嘭嘭~~”

        九天之上,气爆声声,浓厚的白云被洞穿出一个个窟窿,剑光延展在高空处,幻化出一道巨大的剑形破空而去。

        “啊啊啊啊~~~”

        剑光当中,尖叫声声,楚留仙分不清楚是千幻云、千幻樱姐妹呢,还是何人?因为连他自己在内,亦是晕头转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飞快地绕着圈子。

        天地若是巨人,一会儿拿着天穹做拍子,当头拍下;一会儿持着厚土做城墙,迎面撞来;一会儿用云层做棉被,兜身盖??;一会儿用狂风为刀刃,扑面砍杀……

        其实天还是那天,高高在上;地还是那地,不动不??;云层、狂风,依然是原本模样。

        导致这一切的,是剑光上一刻还在冲天而起,若玉破苍穹,下一刻就掉头直下,若直坠幽冥;转头来向左呼啸,转头去向右洞穿……

        为剑光裹住上天下地,出入青冥的楚留仙等人直觉得腹中如翻江倒海,连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一个个心中咒骂不已,剑光遨游天地说来好听,着实一点也不好受。

        这哪里是出入青冥的神仙中人,分明就是横冲直撞的野猪啊啊??!

        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剑光破空而去的速度终于慢上一些。

        剑光一缓,如同闷雷般滚滚而至的破空声音也为之收敛。

        楚留仙还不至于以为心剑无天是为了他们而减缓速度,显然是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引人注意。

        “难道快到了?”

        楚留仙向着脚下俯瞰而去,但见得济水滔滔不竭奔涌如故,有一座不起眼的山峰童山濯濯,迎客千山外。

        “这是迎客山!”

        楚留仙认出来了,这正是当rì他以朱雀旗,定洪水患的地方。也是汪苦、林清媗他们所出身的汪、林两家族地。

        经当初一劫。两家又分道扬镳。分别搬往他处,此时的迎客山看来荒凉一片,再非旧时模样。

        剑光划破了天宇,千山在脚下奔走。

        没过多长时间。大片在千山环抱下的千里沃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千山泊?”

        “这里就是千山泊?”

        楚留仙到过此地一次,其余人等则太半没有来过,虽然通过再次减慢的速度。千山环抱的地形判断出结论,但声音里无不满是惊奇。

        他们的疑惑与当初楚留仙初至此处时候一般无二,明明是沃野良田,零星半点的湖泊都没有,为何会以“千山泊”为名?

        这个疑问,短时间内是没有答案了,心剑无天并没有让众人降落在此处,而是当空绕了一个圈子,径直投向沃野外,千山环抱的边缘地带。大片郁郁葱葱的密林间。

        “嘭~”

        如若天降犁头,犁开了田地。剑光消散处林间空地上出现了深深的沟壑,楚留仙等人一个个在沟壑当中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众人当中最夸张的非凤岐公子莫属了,他直接趴在地上呕个不停,昨rì吃了什么,大伙儿只要往地上一瞥,就心里有数了。

        好不容易,楚留仙等人不再觉得是踩踏在棉花上面,而是有脚踏实地感觉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片林间空地非天然形成,更不是只有他们存在。

        在剑气犁出的沟壑外,方圆百丈的林木尽为清理,空出的空地上画满了纹路,铺陈着灵玉,树立着一柱柱法华柱,各种材料堆积,散发着浓郁的灵力波动。

        在这明显不是一两天时间里布置得出来的大阵上,有一老一少在与心剑无天攀谈着。

        那老的鹤发童颜,一身玄袍鎏金,手持缀满了明晃晃珠玉的龙头杖,这身打扮与在额头上刻着“金玉满堂”四个字没什么区别。

        也只有金玉满堂乌家的人会不以为俗,反以为美。

        那少者,自是楚留仙等人的故人,金玉满堂乌家的长公子:乌重胤。

        “乌兄,你也来了?”

        楚留仙含笑踏出沟壑,与乌重胤打起招呼。

        乌重胤满脸笑容地道:“这次破开时光流岚屏障需要用到‘击天洞虚大阵’,布阵所需之物,各家合力在我们金玉满堂购买,乌某自当前来筹备一二?!?br />
        在他说话的时候,楚留仙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欢喜,事实上也是,这笔大生意,无异于证明了他乌重胤的决断无错。

        金玉满堂是修仙世家不错,但却是以商为本的世家。

        只要他们不参与直接竞争,其余世家自然也乐于卖他们一个面子,投桃报李一番。

        说话间,其余人等也上来寒暄,乌重胤顺带介绍了他身旁的那个老者。

        那个将“金玉满堂”四字实践得淋漓尽致的老者,乃是乌家的阴神长老,名为:乌槐。

        这般世家公子寒暄个没完,那头心剑无天却是不耐地打断道:“乌公子,楚、王、霍、凤、陈林,他们五家的人呢?”

        楚留仙等人心中一动,亦是奇怪。

        早在出发的时候,无天就说他们五家人在此布置,怎地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乌重胤神色一凝,道:“乌某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五位长老联袂而去,将此地交托给我。

        乌某不敢怠慢,与乌槐长老谨守此处,不曾离开一步?!?br />
        “是这样……”

        心剑无天低头沉吟,脸上神色皆为头顶斗笠所遮掩,没有人能看得清楚。

        楚留仙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个心中都生出不祥的预感。

        “能让他们放下此事的,绝非是什么等闲庶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留仙想了一会儿,全无头绪,只得作罢。

        众人等候半天,眼看着天色晦暗,rì已西沉,林间布置的诸般材料点点灵光升腾而起,与星月光辉交相辉映,将幽黯的山林渲染到如天上宫阙般瑰丽的不夜天。

        楚留仙等人只得再等一夜,当夜便在林间休息了。

        夜半,明月当空,楚留仙仰躺在一块青石上,似睡非睡。

        突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留仙好像早有所料似的,毫无意外地坐了起来,笑道:“咦,来的竟然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