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三章 心剑,无天

    第二十三章 心剑,无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哥啊~~”

        楚留仙从楼上下来,刚来得玲琅阁的大堂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声险些刺破了他的耳朵。

        紧接着,眼前一黑,王赐龙这个小胖子几乎是虎扑了过来,看他那架势似乎想抱住楚留仙的大腿干嚎。

        丢不起这人??!

        楚留仙被唬了一跳,连退三步,伸手一拦,喝道:“停!”

        王赐龙这小胖子戛然而止,可怜巴巴地看着楚留仙,一张胖脸怎么看怎么憔悴,这三天他倒不像是在养精蓄锐,更像是在遭受七十二般酷刑一样。

        “我的亲哥啊,兄弟总算是活着见到你了?!?br />
        小胖子那个可怜状,简直无法言述。

        “你这是怎么了?”

        楚留仙引他坐下,好奇地问道。

        好奇的可不仅仅是他,此刻在玲琅阁大堂上的侍女、顾客,一个个的不管在做什么,都目瞪口呆地停下手上事情,侧目而视过来。

        这阵势够大的,连楚留仙这般见过大场面者,都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起来,感觉还过当初通天峰上云台**的时候。

        小胖子看看左边,看看右边,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小声道:“楚哥,你这人实在有点多,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咱就出吧,一边走一边说?!?br />
        楚留仙抬腕瞄了眼时计,离开出时间还早着呢,只是经过刚刚那么一出,他也觉得实在是呆不住了,只得起身。

        他们这一动,旁边秦伯和双儿神色都有些不对了。

        秦伯是在那遗憾呢,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自家公子大展神威,压得其他世家公子喘不过气来的场面了。

        须知每当那个时候。他秦伯在管家群体当中那怎一个扬眉吐气了得,任是谁家管事看到他都先弱上三分气,具体的参见王赐龙家的王叔便知。

        双儿则不同,她是一脸的哀怨。

        这段时间以来,楚留仙出现在哪里,她双儿也就到哪里。

        公子留仙出现处,左有侍女双儿,右有管家秦伯,身旁再植一株火树银花。几乎就是标志了。

        可惜这次不成,这次的活动虽然名义上还是世家公子间的竞争,实质上则关系到了时光流岚方域,涉及到不可测的凶险,各种复杂。他们做下人的是注定不能前往了。

        楚留仙和王赐龙走在路上,好不容易摆脱掉后面如附骨之疽的目光,齐齐长出了一口气。

        “现在可以说了吧?”

        楚留仙没好气地说道,天知道他刚刚有多想与旁边这坨拉开至少三丈的距离,然后广而告之:我不认识他!

        “楚哥你是不知道啊,我家这回来了个碎嘴的,唠叨了我三天不带喘气的?!?br />
        王赐龙以萝卜粗细的手指。比出一个“三”来使劲儿晃着,“三天啊,我都要疯了。

        要不是时间到了,他不得不放我走。我早晚会忍不住抗起桌子砸他脑袋上?!?br />
        “那你怎么没做?”楚留仙瞥了他一眼,云淡风轻地问道。

        “我打不过他??!”小胖子如泄气的皮球一般,一下子弱了气势,“谁叫他是阴神尊者呢。他奶奶的,第一次遇到这么嘴碎的阴神?!?br />
        楚留仙这就算对上号了。雷影不是报告过王胖子家里来了一个长辈吗?既是自家长辈,怎么把他给折磨成这个样子了?

        “他说你什么了?”

        “还能是什么?”小胖子垂头丧气地道:“不就是说,我家老大会在第二拨来,让胖子给他探好路,给他做好踏板,回头让老大踩个痛快,不能膈应到人家娇嫩的脚底板呗?!?br />
        小胖子说到这里,变脸般地换了个讨好的表情,那声音要多谄媚有多谄媚:“楚哥,你是我亲哥,兄弟这口气可就交给你啦?!?br />
        “哦~~”

        楚留仙恍然大悟,根子原来在这里呢。

        他连忙一挥衣袖,断了王赐龙抱住他衣袖往脸上蹭的想法,既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道:“胖子你别来这套,那才是你亲哥,亲的!”

        楚留仙想一巴掌拍死这胖子的心都有了,敢情他一大早来这一出,为的就是撺掇他收拾王家大少??!

        “哪里哪里~楚哥你说哪的话?!?br />
        王胖子百折不挠,终于拽住了楚留仙的衣袖,没脸没皮地道:“咱们才是一国的,一个妈生的,你说一,我不说二,他王老大是谁?我不认识他??!”

        “我也不认识?!背粝稍谛睦锬夭钩淞艘痪?,不过这话不能当面说,不然那胖子的尾巴得翘到天上去。

        “走吧!”

        楚留仙看了王赐龙半天,最终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这胖子外表痴肥,内里精明,典型的外粗内细,又豁得出脸面,公子拨里面,这位绝对是拔尖的。

        楚留仙倒是有些好奇了起来,他那位兄长,琅琊王氏里地位不下与他公子留仙于神霄楚氏的王大公子,又是何等人物?!

        从玲琅阁一直到天道城外的路途,就在小胖子喋喋不休下飞快地退走,不过片刻功夫,他们就出现在天道城外,约定的集合地点。

        前方不远处,是一河玉带从山上倾泻而下,在阳光下泛着银白色的光,明晃晃地耀眼。

        近处,有良田阡陌,固然不算是灵地,植的也是普通稻谷,加上个老农戴着斗笠于田中忙碌,望之心都静了下来。

        楚留仙他们是算得早的了,只有两个人更在他们前。

        一个是岳山!

        他依然是一身青衣打扮,不同是背后还背着一把连鞘长剑。剑鞘、剑柄处,都不难看出那当是一把有年头的铜剑。

        一直到楚留仙和王赐龙出现,岳山才从盘坐了不知道多久的青石上站了起来,抖落一肩露水,不知道他多早就在此等候了。

        与岳山点头示意过后,楚留仙将目光落到场中另外一人身上。

        那是一个人淡如菊的女子。鹅黄色的衣裳随着晨起的河风飘扬,仿佛是一朵娇嫩的花儿,随时可能随风而起,落入玉带河中,再随波逐流到遥远不知名的地方……

        那种身不由己的无奈感觉,只是简简单单地一站,就从每一个她身上的气质,每一个小动作中显露无遗。

        “霍灵珊!”

        楚留仙心中奇道:“她竟然是真的单独前来,又来得如此早。古怪?!?br />
        的确是古怪。

        霍灵珊来得如此早,说明她重视;单独一人来,又像是在表示她真如小光明境霍氏族长霍鸿儒所言的,只是来玩玩罢了。

        “神女峰皆是女修,法术手段偏向润物细无声的柔和。除却有一套天女法雨的合击法术外,擅长的多是辅助法门。她霍灵珊既不邀同脉师姐妹相助,又积极参与,这不是矛盾吗?”

        楚留仙并没有将好奇的目光在霍灵珊身上停留太久,一来是不礼貌,二来是又有人来了。

        这下来的是栖梧凤凰氏的凤岐。

        凤岐公子说来其倒霉程度更在王赐龙这胖子之上。

        他可是在大庭广众下,让凰无双直接点明他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探路棋子。真正挑大梁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凰凰儿。

        这般对待,堪称屈辱了,凰无双做来却是自然无比,谁叫这是栖梧凤凰氏的传统呢。

        刚出现呢。凤岐公子就恶狠狠地望来,楚留仙却好像没看到他一般,目光越过凤岐,落到他身后的两个女子身上。

        或者说。两个女孩子的身上。

        那是两个长着一模一样圆脸的女孩子,充其量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有可能是面相嫩,但怎么也不可能过十六岁去。

        这两个女孩子明显是双胞胎,红扑扑的圆脸,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时不时地把嘴唇嘟成了圆形表示惊奇,不管是外貌还是神态,无不是全无分别。

        他们三人走来不过片刻功夫,楚留仙见得这两丫头的嘴巴就没听过,不知道做什么笑得前俯后仰,煞是可爱。

        “她们就是凤岐公子找来的帮手,两名神女峰的女修?”

        楚留仙依稀记得她们的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了,直到她们蹦蹦跳跳地跑到霍灵珊身边打招呼,霍灵珊唤她们做小云和小樱的时候,楚留仙这才想起来。

        “千幻云,千幻樱,一对出身小修仙世家千幻家的小丫头,据说她们天生有类似佛门他心通般的能力,不过只对她们姐妹间有效?!?br />
        楚留仙对那个双胞胎姐妹间的他心通挺感兴趣的,心想着回头有机会定当见识一番。

        且不说千幻樱姐妹,紧随凤岐公子他们之后,最后三个人终于到了。

        别雪公子,陈林。

        高矮胖瘦观沧海的陈观海,林沧海兄弟。

        三人一路大跨步走来,或许是受当先的别雪陈林影响,连观沧海兄弟今日看来都分外的有锐气。

        他们快步而来,越过凤岐公子,先一步到楚留仙面前,别雪公子陈林方才止步。

        如剑一般,带着飘雪气息的目光从陈林的眼中迸射而出,与楚留仙对视。

        两人目光碰撞,有火花四溅般的激烈感觉。

        “他这是想证明什么?”

        楚留仙若有所悟,微微颔,意思是:“尽管来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别雪陈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继续举步向前,双方错身而过。

        在那一刻,好像整个天地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双方的身上,一方是陈林家三公子昂阔步,一方是楚留仙和王赐龙低声交谈,直如欲定格在此一般。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处凤岐公子握紧了拳头,连指甲嵌入掌心都不曾察觉,暗暗誓:“公子留仙,总有一日,我要让你正眼看我,看到我!

        还有别雪陈林,你一辈子也别想过公子留仙,因为在那之前,我就会先踩过你的头,跟他起挑战?!?br />
        凤岐公子在那咬牙切齿,在那赌咒誓,可惜除了他自己之外,何尝有人在意过?

        这世上,何曾有人在意过失败者心中的巨浪滔天,只有成功者上位者的一点涟漪,在世人的眼中才是真正的怒海生波,无限放大。

        三日前,剑宫前聚的众人,除了早就表明不参加的乌重胤兄妹外,其余的人全都到齐了。

        就在众人想着心剑无天,这个天云子说会护送他们的人怎么还没到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人终于到齐了?!?br />
        “可不是吗?”小胖子本能地接口,说得那叫一个顺溜无比,“就是那个该死的无天还没……”

        他一时嘴滑,话都哧溜出去大半了,才反应过来不对。

        “这……这……好像不是我们这伙人的声音??!

        难道是……,该死的,我王老二没那么倒霉吧?”

        王赐龙僵硬着脖子,回循声望去。

        很多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这小胖子的遭遇便是明证。

        与他做出一般无二动作循声望去的包括在场的所有人,当然,众人还不忘在心中为王赐龙默哀一下。

        众人目光聚焦处,旁边良田里有一个头戴斗笠的农夫缓缓直起身子,面向众人。

        这会儿,包括楚留仙在内,在场所有人好像一下惊醒了过来,现原来其实一直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明明就在眼皮底下,明明有不寻常的地方,可是众人就是下意识地忽略了过去。

        忽略过了,阴神之下第一人——心剑无天!

        “是了!”

        楚留仙在打量这个斗笠人的同时心念电转,“这个时辰,如果会有人在田中忙碌的话,怎么都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明明惟有他一人在此,我们还本能地忽略过来,只能说明此人修为极高,气息融入天地间。

        阴神之下第一人,名不虚传!”

        面向众人之后,斗笠人抬起头来,露出了斗笠下的面容。

        此人面相坚毅,五官如刀削斧凿,最奇异的眼睛之上,本来生长眉毛的地方光秃秃地一片。

        看到这个特意的面相,楚留仙心中顿时一惊:“这是降白虎,一身毛尽脱的表征,此人果然是心剑无天?!?br />
        所谓的降白虎,是最纯粹的剑修,真正的剑仙,除剑之外不滞于外,拥有最纯粹剑气者才会有的一种异象,一种修为境界。

        一身剑气,过于精纯,过于锋锐,以至于连自身毛都承受不住,为之尽数脱落,名之:降白虎。

        同样的境界,在女剑修的身上,既为:斩赤龙了!

        降白虎而毛尽脱,斩赤龙而天葵断绝。

        这两大最纯粹剑修才有的表征,楚留仙等人都是第一次见得。

        “我叫无天!”

        心剑无天缓步而来,将迎上来想要弥补一二的小胖子当成空气,直接道:“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出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