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二章 人心之危

    第二十二章 人心之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是同出一师的师姐、师弟,这还怎么争?”

        岳山失望之余,只能苦笑。

        别说楚留仙压根还没有答应过他什么,即便是答应又如何,同门之谊在修仙者来说,甚至比得过亲兄弟间情分。

        毕竟,亲兄弟未必能陪你走多久,同门师兄弟却可能有着几百年的并肩。

        这边岳山在失望,那头楚留仙也在感慨。

        “果然,我就知道?!?br />
        在那个侍女跑上来的时候,楚留仙便有了猜测,这才故作大方,让秦伯直接念出纸条上的内容。

        他曾在玲琅阁立下过规矩,若是亲近之人来访,只要不是在闭关,务必通传。

        若是紧急事情,则连通传都省了,直接用紧急通道联络秦伯处理。

        秦伯就在楚留仙的身旁,他可没有看到秦伯有收到什么消息,那么自然算不上紧急,只是亲近。

        楚留仙来到天道城,拜入道宗不过半年余,太半时间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忙碌,少有交游,亲近的人就那么几个都是有数的。

        无非是同门几人,外加小胖子王赐龙一人而已。

        同门之中,只有九师姐林清媗还在山门中。

        换成其他时候,楚留仙或许还会猜是那是小胖子,问题是王赐龙今天压根就不可能来。

        这会儿,他正在与从附近赶来的王家长老墨迹着呢,短时间内没法来报道了。

        这点,雷影所给的材料当中列得清晰。

        林清媗此人,在这个节骨眼儿前来,除此之外,难有其他事情。

        “哎,看来……”

        岳山摇头叹息,拱手就要告辞。

        楚留仙摆手道:“岳道兄且慢?!?br />
        “嗯?”岳山疑惑地望来,“留仙公子还有何见教?”

        楚留仙扭过头去,吩咐道:“秦伯,告诉下面,带句话给林师姐,就说留仙已与岳兄,及王家二少达成协议,名额已满,改日再向师姐赔罪便是?!?br />
        这个结果秦伯早就料到,叹息一声没有言语,径直吩咐了下去。

        “这……”

        岳山却是不知道这其中根由的,瞠目结舌下,只能连说:“这如何使得?”

        楚留仙一摆手,示意他意已决,接着起身来到窗前眺望下去。

        片刻后,林清媗一身青裳,从玲琅阁中走出。

        居高临下望去,楚留仙清楚地见得她的脚步有些零落,慢慢向着远处而去。

        当林清媗失魂落魄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当中后,楚留仙这才暗叹一声,回到了座位上。

        “留仙公子?!?br />
        岳山一拱手,道:“公子可是确定达成这笔交易?”

        楚留仙微微颔,收敛起因林清媗故带来的意兴阑珊之感,身子前倾,问道:“岳山道友,你只想做此交易吗?”

        他这话出,岳山尚且不明其意,旁边秦伯已然有捂脸的冲动了。

        岳山奇道:“不知道留仙公子此言何意?”

        楚留仙一笑,道:“楚某人想知道,岳山道友今后有何打算?”

        岳山的脸色变了变,他听出来了,楚留仙这是在招揽他??!

        秦伯心中哀叹:“果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秦伯从楚留仙一开口那语气就猜出,他家公子这是惜才之心又起了。

        岳山踟蹰了片刻,缓缓摇头,道:“留仙公子,岳某天煞孤星,一生注定孤单独行,只求长生有望。什么富贵,什么尊崇,什么道侣,皆是不求,谈不上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便是了?!?br />
        这算是拒绝吗?

        秦伯脸色一变,隐现怒容,就要作。

        楚留仙如背后长眼睛一般,一摆手止住,颇为惋惜地道:“罢了,人各有志,岳道兄记得两天后出便是?!?br />
        岳山一拱手,真心道:“多谢公子雅量,岳山告辞了?!?br />
        话音落下,转身离去,在那个送信侍女的引路下向着楼下而去。

        楼道口处传来的脚步声渐远,楚留仙方才收回目光,叹道:“可惜,可惜了?!?br />
        “咦?”

        秦伯心中一动,觉得自家公子这语气,这神态是如此的熟悉啊,似乎在哪里见过?

        双儿的反应更是直接,两只小耳朵都竖了起来。

        两人等了半天,楚留仙却是没有了下文,拿起被扔到一旁的材料又翻阅起来。

        “这个……”

        稍顷,秦伯耐不住了,问道:“公子,就这样?”

        楚留仙奇怪地抬头看了一眼,道:“不然还能如何?”

        秦伯有些郝然,低声道:“老奴还以为公子会说:我给过你机会的?!?br />
        “噗嗤~”

        双儿捂着嘴巴笑出声来,前俯后仰,不可遏制。

        敢情两人想一会儿去了,楚留仙先前那个神情,那个语气,不正是要说出那句话的前兆吗?

        楚留仙摇头失笑:“秦伯,双儿,你们想听是吗?本公子可以说给你们听?!?br />
        “老奴不敢?!?br />
        秦伯哪里受得起这个,诚惶诚恐地道。

        “哈哈哈~”

        楚留仙看他半是正经,半是戏谑的样子,不由得朗声大笑,笑罢才道:“我的确是惜才心起,不想看到这位走上岔路,落不得好下场,只是别人既然心有顾忌,那也就罢了?!?br />
        “至于那句话嘛……”楚留仙摇了摇头,“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岳山此人未来际遇也难以判断,还是不说为好,免得为人所笑?!?br />
        秦伯神色一肃,他可不比双儿懵懵懂懂,当即从楚留仙的话里面听出玄机来。

        “岳山难道遇到什么事了吗?”

        秦伯奇怪地问道。相处日久,秦伯愈能摸到自家公子行事的脉络,若非有绝大的施恩机会,不然他不会出言招揽对方。

        谋定而后动,但凡他对人提出什么,对方若不同意,事后无不证明是错失了良机,屡试而不爽。

        楚留仙不答,只是将手中翻看的材料抛了过去:“你看第七页,倒数第二列?!?br />
        “嗯?”

        秦伯好奇地结果,看了一眼楚留仙所指出的地方,一开始是茫然,继而大惊出声:“竟然有这种事情?”

        “什么事?”

        双儿忍耐不住了,凑过去瞄了一眼,只见得上面写着:“一个月前,有不知名黑衣人为药园长老亲迎而入;次日,药园中多出了一株帝王花?!?br />
        楚留仙所指明的地方,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寥寥十数个字而已。

        双儿来回看了三遍,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茫然地望向楚留仙,可怜兮兮地唤道:“公子……”

        楚留仙一笑,笑意却不浓,反有几分凝重,道:“帝王花,珍惜罕见灵植,只存在于南疆原始森林深处,人迹罕至,妖物出没之所在。

        帝王花,又名尸王花?!?br />
        紧接着,他将所知的有关帝王花的内容道出。

        原来,所谓的帝王花乃是花中帝王,硕大无朋,成熟的花树足有两三人高,通体上下几乎都为花朵本身,堪称第一巨大花朵。

        大也就罢了,此花最诡异处是它不是吸收日月之光,汲取土之精露之华,而是以血肉为食。

        帝王花有奇香,能吸引灵智未开的野兽、妖物前往,靠得近了,美丽的花朵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往往一口就将对方吞下。

        不用一时片刻,即会在花中化为脓血,为帝王花补品。

        帝王花之所以称为尸王花,乃是因为它在寿元将终结的时候,会反哺而出,在花朵体内以一身凝华,塑造出一具人身**来。

        这人无神无魂无魄,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尸,还是尸中王者,肉身集合血肉精华而成,强悍无比,刀枪法术皆难伤。

        到了寿元终结时候,帝王花就会诞生出尸王肉身,然后自身枯萎,尸王携帝王花生命最后时刻孕育出来的种子狂奔而出,开山裂石而走,遁至偏僻处将种子落下,自身倒毙化为营养供新的帝王花生长。

        双儿听到这里,觉得那花恐怖无比,脸色都有些白。

        到了这个时候,楚留仙才说出关键来:“但凡修仙者,培育帝王花,多是为了在其中孕育出肉身来。那肉身终非人身,故而往往还要以一具人身为引子。

        做引子的,修仙者为好,修为越高越高,如此一来,最终才能得出最合修仙者所需的肉身?!?br />
        双儿的脸色之前只是略白,这会儿彻底煞白了,颤声道:“药园长老怎么可以这样?”

        秦伯插口反问:“如何不行?岳山为药园长老记名弟子,因药园特殊故,事实上道宗弟子名册当中是没有岳山其人的,他压根就算不得真正的道宗弟子?!?br />
        双儿明白了。道宗如当世除魔宗外所有的大宗门一般,严禁内斗,但凡出现残害同门者,绝对会被宗门所追究,但若是对方不是同门,那就是两回事了。

        “那……那……”双儿想起此前岳山所说的话,急道:“岳山还对他师父那么好,我们要不要告诉他?”

        楚留仙和秦伯皆是面露异色,尤其是秦伯失笑出声:“双儿啊,你以为岳山他真不知道吗?”

        “他知道?”

        “他若不知,岂会如此着急,明知时光流岚方域中或有凶险,又还不知道内里会有什么收获的情况下,就决定要参加,你不觉得奇怪吗?”

        秦伯一句话点出了关键,“他这分明就是在恐惧,在准备,力图抓住所有的机会?!?br />
        双儿听懂了,义愤填膺地说道?!白诿拍谄渌司筒还苈??”

        楚留仙摇了摇头,道:“药园长老真是那目的吗?他未曾做过,如何管得?道宗之内,论及对灵药的熟悉,何人能与药园长老相提并论?兴许只是误会呢?”

        “那公子你还……”

        双儿彻底迷糊了。

        楚留仙叹息一声,站了起来,道:“药园长老或许未必真存了那心,可是我能看出来,岳山却是在真的怀疑。

        他不信任自己师父,也不信任我,他相信的只有自己?!?br />
        说话间,楚留仙站起身来,负手眺望窗外,悠悠道:“人心之危,在好走极端。世人却不知晓,谨慎小心,并不等于如履薄冰,并不等于疑心所有。

        ‘信任’二字,从来难过‘精明’?!?br />
        双儿似懂非懂,但还是肯定无疑地道:“不会啊,双儿就很相信公子的?!?br />
        “哈哈哈~~~”

        楚留仙朗声大笑,“世人要是皆如双儿,那该少去多少无谓的纷争,多少无谓的岔道?!?br />
        “我那么做,一是惜才,二是希望能改变什么,或许一念之差,一个悲剧就不会生了?!?br />
        “可惜,可惜!”

        楚留仙叹息的时候,秦伯,双儿,亦是沉默。

        “罢了?!?br />
        楚留仙走向静室,手中抓着的是岳山的熔金手秘册,“趁着王赐龙那小胖子脱不开身,倒能有点清静,我且先去熟悉下此法,兴许到时就能派上用场?!?br />
        他不曾想到的是,这一清静便是两日两,等他再看到小胖子的时候,已是即将出前往千山泊之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