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章 诸神黄昏

    第二十章 诸神黄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人?还是神?

        师姓姑娘自己也不分明,只是晓得在茫然很长一段时间后,她重新找到了生存的目的。

        有人病了,她不仅能施针用药,还可以神力救治;

        天气旱了,她不止能帮着挑水灌溉,还可以行云布雨,一解燃眉。

        她喜欢做这些事情,就好像她还活着的时候一样。

        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她忘记了不再是人的迷茫与痛苦,欢喜地作为一个神,帮助更多的人。

        没别的原因,只因为她喜欢。

        很多时候,有心栽花,花未必会;无心插柳,说不准便会成荫。

        她越是显露神迹,治愈部民,就越是受人虔诚奉养,香火祭祀,神力也日渐强大。

        有一人,一个虔诚的部族领带领部民,将她的石像从山中移出,在河水滔滔的汜水边上,重新给她盖了一座庙。

        因不知其姓名,师姓女子也从来没有托梦告知过别人,众人皆以为当以“天妃庙”来名之庙宇,以“天妃”来称呼于她。

        如斯美丽,如斯心善,自当是天上妃子,垂怜世人。

        也正是从有正式的神庙开始,师姓女子获得天降的一纸谕令,一枚神印,晋神祇尊位,为:汜水雨神。

        师姓女子于是指神职为姓,取前世姓,及今世部民所赠的“天妃”中各一个字,名:雨师妃!

        此后悠悠岁月,雨师妃有神职相助,外加神力日强,将周遭方圆数百里内庇护得风调雨顺,部民们纵使有个什么病痛,只要到天妃庙内祈求一番?;毓樽杂?。

        汜水雨神终究只是不上台面的小神,不过雨师妃很满足,只要看到前来祈求的部民们欢颜而去,她便再满足不过,再开心不过了。

        只是偶尔,她也会觉得寂寞。

        寂寞得久了,雨师妃便点化周遭生物开启灵智,陪伴作为,即为她身边的四个童男女。

        本以为岁月将会如此如汜水般奔涌不息。一直到尽头,不曾想在一个特殊的念头,一切都改变了。

        那是一次千年不遇的大旱,天上如悬了九日一般,大日曝晒大地。全年上下滴水不降,汜水般的大河都为之干涸。

        汜水犹如此,况乎其余地方?

        青山成童山,绿水见河床,田亩尽龟裂,人畜无欢颜。

        雨师妃的行云布雨神通,大半源自那条汜水。汜水断流。她再想行云布雨,解救部民于倒悬也不再容易。

        她到底心善,看不到人受苦,禁不住部民信徒苦苦哀求。于是不惜耗费无穷神力,日夜飞行千万里,调来远处零星半点的雨云,支撑着度过了干旱的年景。

        大旱之后必并大涝。大涝后定有大疫。

        洪水如猛兽肆虐大地,瘟疫若蝗虫不尽蔓延。

        雨师妃都记不得她忙碌了多少个年头。终于,一切都好起来了。

        看到部民欢笑,她亦欢笑。

        雨师妃的欢笑,并没有能持续太久。

        汜水河伯大怒,暴怒,不可遏制。

        自从汜水雨神诞生后的百年间,河伯所得的牺牲、供奉、香火,逐年下降,堂堂河伯,身为龙种,竟比不过一个小小的汜水雨神?

        河伯怒火下,一直忙于帮助部民的雨师妃全不是对手。

        百年来她所得的神力早都回馈出去,一身修为增长缓慢,在河伯手下非一合之敌。

        河伯将雨师妃囚禁在汜水河底,准备择人将其斩杀,以警告其余汜水小神,不曾想,紧接着就是人族大能者人族共誓,举旗起兵的日子。

        人族与神祇开展,绵延数百年,遍及九天三界诸多方域的一场大战下,别说是雨师妃,便是将其囚禁的河伯都是不起眼的小角色。

        在那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河伯被一个路过的仙人随手斩杀,抽筋剥皮不知道炼制成了什么法器。

        汜水神祇一哄而散各自亡命,雨师妃被遗忘在了汜水河底。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人族大能者推翻神庭,战败神祇,将一切神祇都推下了神坛,战争胜利了。

        人族大能者为防止漏网之鱼死灰复燃,以**力施展倾世仙术:诸神黄昏,把残留在修仙界中的一切神祇,尽数打入黄昏。

        当其时,仙术浩瀚如海的威能下,苟延残喘的神祇皆不可抗。

        雨师妃,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脱离汜水河底的无尽幽黯,来到了这个永恒黄昏,更加绝望的地方。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是什么样子?!?br />
        雨师妃潸然欲泣,“我也不知道,部民们还需要我吗?”

        她的声音中带着惶恐,带着不安,带着蕴含恐惧的失落:“如果他们不需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楚留仙沉默,到此时他依然没有从雨师妃传递过来的景象当中拔出来,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了几分怜惜。

        “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在这个地方,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只能在永恒的黄昏下,没有意义地消亡?!?br />
        雨师妃明亮的双眸中流露出哀求:“救我出去,救我出去,我想再看看那山,那水,还有善良的人们?”

        “如果他们还需要我,那就最好了?!?br />
        雨师妃带着她的童男女,再次盈盈下拜,宽袍大袖洒落下来,优美的身段贴服在地上,五体投地的大礼参拜。

        楚留仙不自觉地一侧身子,他觉得若雨师妃所言是真,他不当,也没有资格受她大礼。

        沉默半晌后,楚留仙吐出了可能是他来到破庙当中的第二句话:

        “我该如何做?”

        雨师妃大喜,喜悦的目光对上楚留仙的眼睛。

        “轰~”

        楚留仙立足不稳,只觉得有无边的冲击力无穷无尽地涌来,几欲将他碾压为齑粉。

        这股力量的源头并不是雨师妃,而是源自这天地本身——黄昏域的力量。

        “这是天地斥力!”

        楚留仙反应过来的同时,依然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他停留得时间太长,以至于天地不容,还是他想带走解救雨师妃的举动,受了天地反噬。

        总之,无穷无尽的排斥力量,若长江大河而波涛汹涌,如怒海拍打着扁舟,置身其间,随时可能倾覆。

        楚留仙竭力抵抗着。一直到所有的意识都模糊,眼前只能看到雨师妃明亮着,流露出担忧之色的眼眸。

        就在他以为这噩梦般的感觉将持续到永远的时候,“哒~哒~~哒~~~”的声音响起,声声如直敲打在楚留仙的心中。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哗~”

        水花四溅,楚留仙自汤池中坐起,剧烈地喘息着,胸膛不住起伏,如潮起潮落一般。

        偌大浴室当中,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在回荡。

        一低头,楚留仙见得他的右手上正紧紧地攥着一件东西。

        “这是……”

        楚留仙将手中突然出现之物放到眼前。吐出了下文:“汜水雨神:雨师妃!”

        在他手中的,赫然是一个泥土捏成的简陋神像,俨然是雨师妃模样。

        此刻的雨师妃,除却曾是正神的经历与记忆外。其余种种,简直比当年她化为石像时候还要不如。

        “雨师妃,没想到你虚弱到了这种地步,还能听到我说话吗?”

        楚留仙在自言自语。有那么一刹那,他似乎看到雨师妃神像眨了眨眼睛。定睛一看,又是僵硬死板雕塑,难以分辨究竟是真,抑或为幻。

        “呼~~”

        真也好,幻也罢,楚留仙只是将神像捏在手中,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来。

        “怪不得神方尊者他们要长期带着青铜面具?!?br />
        亲身体验一回后,楚留仙算是明白了,“这怕是为了适应通道另外一头的力量本源,既是加快修行,又是天长地久熏陶,使得自身与之契合,无有排斥?!?br />
        他伸手,将掉落在池水中的青铜面具捡起来,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道:“这青铜面具为一域通道,神妙无比,可惜材质太逊,当初玉带河中激战没有将其毁损,当真是侥幸?!?br />
        此刻,楚留仙几乎可以肯定,为楚伯雄奋起余烈所斩杀的三个阴神,十之**就是神方尊者的三个兄长:天方、地方、人方。

        若非如此,半年多前玉带河下,神方尊者濒死时候,也不会说他们几兄弟的仇得着落在楚留仙的身上,而其兄弟鬼方尊者会为他们报仇。

        除此之外,当无其他可能。

        神霄楚氏在当场没有寻得青铜面具,无法确认他们的身份,自是三面堪称异宝的青铜面具,亦在一击九天御雷真法下毁去。

        叱咤风云一时的五方阴神,有四人死于他们神霄楚氏之手,只剩下鬼方尊者一人,如毒蛇隐于暗处。

        “或许,不久之后,我们就有机会了断了?!?br />
        楚留仙有一个预感,那一切,怕是用不了太长的时间。

        鬼方尊者如何,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楚留仙暂时将其放下,从池水中取出分水刺,拿着青铜面具和雨师妃神像,向着池子外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他无意间瞥见腕上时计,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

        “竟是一天的时间过去了?!?br />
        楚留仙入黄昏域,带出雨师妃,似乎只是一个恍惚,不想已是一日。

        “哒~哒哒~哒哒哒~~”

        这个时候,怪异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是谁?

        难道有什么急事吗?”

        楚留仙奇怪地望了一眼浴室大门处,随手抓起衣袍披在身上,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