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仙武道术

    第十七章 仙武道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留仙图前,众人黑压压围成一片。

        百晓生讲掌故,举留仙图谜题,着实将众人的兴致尽数引动,这会儿一个个都憋着劲儿,想要找出这幅留仙图中秘藏的线索来。

        他们或是冥思苦想,尽往那不可能处寻可能;

        或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莲池中少了蛤蟆,花上缺了蝴蝶,水面没有蜻蜓……

        楚留仙一开始还侧耳倾听,后来不免摇头,心想:“留仙君蒲留仙何等人物,岂会一个手段用上两次?定然是另有玄机?!?br />
        自从得了留仙图后,他还没有仔细看过呢,这会儿凝神其上,画上的一幕幕无不清晰地印入脑海。

        莲叶青碧,露水似珍珠,莲花在枝头上颤颤巍巍,若好女多娇羞;

        少女倾世舞姿,玉足粉白胜花娇,起舞弄清影,脚步变幻莫测,须臾不离莲花座;

        假山或雄峻,或奇崛,或婉约,或灵秀……不一而足。

        凝望着这幅“鲜活”的画,法术的作用下,楚留仙只觉得他似乎真的站在一个庭院畔,眼前是少女翩翩起舞,鼻间是暗香浮动,偶然目光落到假山上,视野为之开阔。

        美则美矣,楚留仙却不曾现如黄牛腹中宝一般,隐藏极深,点破又不值得半方灵玉的线索来。

        此前,众人的议论他不屑一顾,因为他心中有数,留仙君所做留仙图,或许有些根本的习惯不会改,但具体的线索决计不会重复,否则又如何对得起他偌大的名声。

        楚留仙有些头疼,苦恼地想道:“到底是什么呢?在这留仙图里,到底有什么是极明显。点破不过一层纸,点不破却如万重山一般的线索呢?”

        “公子?!?br />
        楚留仙全无头绪际,众人已经商量好了,秦伯禀告道:“这留仙图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暂时还看不分明,只知道那当是某处庭院,女子起舞处,或另有乾坤。

        具体的,怕是得进入那处时光流岚,寻得画中庭院。才能知晓了?!?br />
        “是吗?”

        楚留仙微微颔,示意他听到了,心中所想的却是:“会是这么简单吗?”

        到底会不会如此简单,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知道。

        楚留仙只知道破解这幅留仙图。就好像隔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与留仙君做一番较量。

        “来吧!

        等到了时光流岚方域中,我们就好生较量一番。

        也让我领教一下,盛名与骂名皆垂天下万年的留仙君是何等的了得?!?br />
        楚留仙一点一点地卷起留仙图,持之在手中摩挲着,如是接下了隔着时空传来的战书。

        这会儿,众人也从留仙图带来的期待与谜团中拔了出来。同时想到什么,一个个脸上皆露出担忧之色。

        “嗯?”

        楚留仙看到这点,问道:“秦伯,你还有什么现?”

        秦伯摇头。道:“公子,老奴愚钝,没有什么现,只是有一个担忧?!?br />
        “你说?!?br />
        秦伯一指楚留仙手中留仙图。忧色满脸地道:“要是……他们找公子您索要,欲观此图如何?”

        楚留仙略一皱眉。秦伯所说的不仅是可能生,而且是必然生。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在仙剑峰上的一幕,听着自家长辈最后叮嘱的别雪陈林等世家公子,一个个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本能地,楚留仙回头望向王赐龙这小胖子。

        何止他一人,在场众人想到同一个地方去了,齐齐地望来。

        小胖子便众人诡异目光看得一哆嗦,叫天屈了起来:“你们别看我啊,王童老爷子可是知道我跟楚哥是一个妈生的,咱们是一拨的,他哪里会画蛇添足再说什么啊?!?br />
        “有道理?!?br />
        众皆点头,移开了目光。

        小胖子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膛大包大揽:“你们担心这个干嘛?!我看谁敢?!”

        哼,先问我王老二!”

        说话间,小胖子昂挺胸,怎一个顾盼自雄了得。

        “哎~”

        听得这话,别人还未怎样,他自家管家王叔以手捂额,怒其不争啊。

        小胖子如平时一般,忽略了王叔的反应,语气激昂地道:“再说了,就是我王老二顶不住,这不还有楚哥嘛!

        公子留仙,怕过谁来?”

        这倒也是,在场众人对楚留仙的信心是盲目的,这完全不靠谱的话,博得了一致点头赞许。

        就是听得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的双儿,也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惟一的例外,就是楚留仙自己了。

        他面上不显,内里却在苦笑:“别说是我,就是我那兄弟还在也不成啊。

        少时的压制,跟成年后的较量,完全是两回事情。

        再说了,即便是他当年,也不是单纯的以力压人,合纵连横,挖坑埋人,也没见他少干!”

        楚留仙头愈地痛了,摆手道:“蚁多咬死象,谁知道时光流岚内里是什么情况,众矢之的的事情不能做?!?br />
        “那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交出去吧,那是绝对不甘心的;

        不交出去吧,又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可如何是好?

        看他们的表现,楚留仙叹了口气,将到口的“你们看当如何处理?”这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他们都是做事的人,无一堪为智囊啊,不能指望?!?br />
        楚留仙心想:“我这还没说后续第二波,第三波世家公子进入其间,谁手持留仙图,谁便是第一目标的事情说出来,不然他们又得苦恼成什么样子?”

        他可是看得真切,除了王赐龙这小胖子没心没肺,余者哪个不是眉头紧锁。生生在眉宇间刻下一个深深的“川”字。

        “给他们看!”

        楚留仙突然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石破天惊。

        “公子不可??!”

        秦伯等人大惊失色。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在时光流岚方域当中现的留仙图,说不准其中秘藏就与掌控这个方域的枢纽相关,这种机缘,怎可让人?!

        楚留仙微微一笑,语气中却全无笑意:“给他们看!

        不过,不管是谁,先付出代价来。我公子留仙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

        “再说,即便是让他们看了又如何?

        橘中秘,画中谜,一众公子当中。若说有人能解开,舍我其谁!”

        楚留仙朗声大笑,将留仙图随意地收起,浑然不以诸多世家公子为意。

        秦伯等人看到如此的公子留仙,不由得挺直了腰杆,以崇敬的目光望去,心中只觉得跟着这么一位视天下英雄如无物。豪气干云,舍我其谁的主上,前路再是坎坷,又有何惧哉?

        只有王赐龙那小胖子神色古怪。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会儿楚留仙的神情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对了!”

        小胖子恍然大悟,“是在敲黑袍人崔丰礼竹杠的时候?!?br />
        “嘿嘿,看来有人要倒霉了。落到楚哥的手里,怕是亵裤都得扒下来?!?br />
        且不提这小胖子龌龊心思对错。反正他也不敢在这场合说出来,不然瞟过来的白眼能把他活剐了。

        他猛地想起一事,插口问道:“楚哥,那个封灵之地别忘了?”

        “封灵之地?!”

        秦伯等人惊呼出声,楚留仙可没提到还有这茬。

        “嗯?!背粝刹灰晕獾氐溃骸俺癯だ狭傩星疤崞鸸耸?,让我早做准备。

        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秦伯一听确实,急得绕起了圈子,口中不停:“糟糕糟糕,封灵之地中,修士灵力皆不可动用,只有那样一类靠着自身灵力激的法器可用?!?br />
        他顿了顿,抬头看了楚留仙一眼,他可是记得自家公子有一件这样的宝物。

        楚留仙微微颔,示意确有。

        秦伯放下小半心,接着转圈:“还有还有,我辈修士,经过引气阶段,以灵气淬体,体质皆强,但同时因为习惯灵力的存在,骤然失去,纵有十分实力,也挥不出三成来?!?br />
        “亏了,吃亏了,吃大亏了?!?br />
        可怜秦伯一直认为自家公子的实力在同辈中人中盖压群雄,将其视做最大优势,这会儿陡然得到这消息,竟是惊慌失措起来。

        楚留仙则正相反。

        “哪里亏了,我看是赚了,赚大了。

        我进入真灵才多长时间,不过半年上下而已。在半年前,我可是完全不曾体验过灵力是什么感觉。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区区半年,影响微乎其微。

        相比之下,别雪陈林等人的影响,还要更大上许多?!?br />
        正因为有此想法,故而当秦伯提出一个建议的时候,为楚留仙断然拒绝。

        不过这个建议涉及到的人物,倒是让他颇有兴趣,暂时记在了心中。

        那是修仙界一个奇人,他好赌成性,手中有异宝名:封灵玉,能以之限制与其对赌者的灵力,使其不能作弊。

        秦伯的建议,就是让楚留仙去找那奇人对赌几把,适应一下灵力被封禁的感觉。

        “没必要?!?br />
        楚留仙很确定地道:“即便是被封禁了灵力,也无伤大雅,不需要在这里操心,想想有什么办法,能提高那种情况下战力吧?!?br />
        秦伯还是不怎么放心,但也只能作罢了。

        不等他提出新的建议呢,小胖子的管家王叔总算捞到了机会,急匆匆地插口道:“仙武道术!”

        “仙武道术?”

        楚留仙疑惑,这说法他可没听说过。

        “对,仙武道术?!鼻夭崃送跏逡谎?,无奈地接着他的话往下说,“搬运气血,激血气中灵力,加持自身,显露神妙,便是仙武道术?!?br />
        秦伯大致将仙武道术的根脚说了出来。

        原来,这仙武道术,一开始的确是一门道术,其原理便是搬运气血,激潜力,平时无用,酣战至贼去楼空时候有大用。

        后来修炼者参照凡间武学,改变气血搬运之路径,形成百花齐放局面,于是仙武道术便成大而化之,成为这一类功法的统称。

        “原来如此?!?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吩咐下去:“诸位,放出消息,收购一套威力强大的仙武道术,明天这个时候,我要看到它摆放在我案前?!?br />
        “属下遵命!”

        众皆应命。

        “好了,你们下去吧?!背粝砂诹税谑?,挥退众人。

        王赐龙与楚留仙约好明日再见后,也与王叔一起回去了。出行在即,他族中自有安排,得先行处理了。

        众人皆走,房中顿时显得空荡起来。

        楚留仙若有所觉,回过身去,现雷影竟然没有离去,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

        “嗯?雷影你还有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