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二章 玉魔女

    第十二章 玉魔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会是谁来呢?”

        这不仅是楚留仙的疑问,也是在场其余等人,包括万里洞虚神光镜中诸位阴神尊者好奇的。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楚留仙等人将视线投诸到金光镜上也就罢了,红颜白、干瘪老头王童、高傲凤无双、青衫霍鸿儒等人望过去的样子,就显得分外好笑了。

        在楚留仙等人的角度望去,便是这些大能一个个竭力向着旁边瞄去,眼珠子都歪了。

        看他们那模样,若非万里洞虚神光镜实在没那功能,他们都要从镜子里探出了身来。

        到最后,剑仙天云子也看不过去了,轻咳一声,把手一摆。

        “哗啦”声响,五面金光镜移位,恍若五个人相对而立成一个圈子。

        顿时,红颜白等人皆是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轻松不少。

        楚留仙看着想笑来着,憋得正辛苦呢,天上最后一缕奇光投落下来。

        “咦?!”

        “是她!”

        其余四面金光镜中一阵骚动,皆是为了新来的镜中人。

        “楚哥,这是谁?”

        小胖子碰了碰楚留仙,低声问道。

        “是谁?我也想知道??!”

        楚留仙内里腹诽,外在还要假装没听到,全神贯注地盯着金光镜,想要找出个蛛丝马迹,判断出对方身份来。

        自家族中长老,而且能动用万里洞虚神光镜,定然不是寻常人物,要是再记不得是谁,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金光镜中出现的是一个宫装仕女。

        女修士的年纪外表上从来看不出来,红颜白中的白完全是一个异数,正常情况下过了二八年华。只能从着装而气度上进行判断,单纯外貌不仅判断不准,时而还会起个误导的反效果。

        在个宫装仕女一出现,就伸手捂口,打了一个哈欠。

        这动作要是换了其他女人做出来,未免让人觉得没有形象,不知为何从这个宫装仕女上看到,却显得率真可爱,毫不做作?;肴惶斐梢话?。

        与她身上洋溢的气质相比,那如同画中的精致五官,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闪亮的大眼睛,又算不得什么了。

        宫装仕女打完哈欠。拿目光在场中一扫,先是向着剑仙天云子一拱手,道:“老道,好久不见了,修为见涨啊,厉害厉害。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我那孙侄儿出世那天呢?!?br />
        说话的时候,她拿青葱玉指冲着楚留仙比划了一下。

        可怜天云子刚想着客套两句呢。宫装仕女把头一扭,竟然不看他了。

        天云子那是硬生生地把到口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满脸苦笑之色。

        宫装仕女看向的自是她手指的楚留仙了,满脸灿烂的笑容。很是温柔地道:“留仙侄儿,可还记得祖姑姑吗?十六年前我们见过的哦,我是你玉祖姑姑?!?br />
        十六年前……可还记得……

        “这哪跟哪啊?!背粝煽扌Σ坏?,有这么问的吗?谁能刚出生就认人啊。

        他一念及此。忽然想起那个仙域婴儿的梦,又觉得先去的想法未免武断了。从梦中情况来看。他的前世,那个仙域婴儿,怕是就是那生而知之,能在初生时候就认人,就做出准确判断的妖孽啊。

        楚留仙一边想着,一边见礼:“留仙见过姑姑?!?br />
        “玉祖姑姑?她叫楚玉吗?果然美人如玉?!?br />
        楚留仙心中赞叹着,还不忘在称呼时候玩了个花活儿,硬生生地掐去一个“祖”字?;案粘隹?,他如愿看到“楚玉”的脸上露出开心笑容来。

        正在此时,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楚玉!”

        出声的是另外一面金光镜,镜中女子凤冠霞帔,尽显尊贵,正是栖梧凤凰氏的凰无双。

        “玉仙子!”

        “玉魔女!”

        另外几人也惊呼出声,楚留仙竖起耳朵听得,不由得又往了楚玉一眼,心想这玉祖姑姑怕是当年日子过得颇为精彩啊。

        楚玉语笑嫣然,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凰无双语气不对,笑嘻嘻地道:“这不是凰姐姐吗?多年不见,你老了啊?!?br />
        老了……老了……

        凰无双脸上黑如锅底,有这么说话的吗?

        楚玉转过头,目光在红颜白等人身上扫过,笑容依旧,吐出来的话却让他们一个个脸上都不对了。

        “呦,这不是红颜白吗?你们还是这么亲近啊,真是羡煞妹妹呢,妹妹那些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可没这么好?!?br />
        上半句听着还有点像夸人,下半句味道就不对了:“对了,你们兄弟长得真是越来越像了,妹妹刚一不留神,差点没认错了?!?br />
        这是什么意思?

        红颜白两人嘴角都在抽搐,要不是小字辈,还有直系后人在,看他们那样子能破口大骂。

        什么叫越长越像?除了夫妻间夫妻相,哪里还有什么其他的说法?

        楚玉小口里面毒液吐完,立刻转换目标,这回是青衫霍鸿儒:“这不是霍族长吗?上次见……”

        霍鸿儒心惊胆战,连忙打断道:“玉仙子,霍某人可没那福气与你相识啊,记得我们没见过吧?”

        说是福气,可看他那反应分明是庆幸。

        奈何他庆幸不了多久了,楚玉淡定地听他说话,笑容还挂在脸上,让霍鸿儒“刷”地一下黑下脸的毒液就吐了出来:“瞧我这脑子,我认识的是你兄长,上任霍族长,弄混了弄混了?!?br />
        霍鸿儒没能忍住,眼皮子上上下下抽搐着,显然这话戳到什么要害了。

        楚留仙还是第一次见,也是第一次听说此人,不明其中掌故,自然是听得一头雾水,本能地瞥了一眼出自小光明境霍家的霍灵珊一眼。

        他这一眼瞥去,正见得霍灵珊身子颤动了一下。埋下头去,仿佛不想让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凰无双、红颜白、霍鸿儒,这三方四人,楚玉或埋汰,或揭短,或暗讽,一番过来,最后美目一转,望向了最后一人。琅琊王氏的宿老王童。

        就在众人等着楚玉又报出什么料来的时候,只见得她挠挠头,叹息道:“王老爷子你怎么也来了?”

        “老头子不能来吗?”王童笑得和蔼,“玉丫头你长大了,想起当年就好像是昨天一样?!?br />
        “哎?!?br />
        楚玉又叹口气?!澳弦遣焕?,本姑娘一次性得罪四大家族,让他们牙痒痒又无可奈何的计划就能实现了,怎么偏偏就是您老来了呢?不好下口??!”

        这话一出,王童老爷子有点笑不来了,其余几人脸上更是黑如锅底,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楚留仙原本还看着饶有兴致的。后来就觉得不妙了,听得楚玉最后的话更是苦笑不已,心道:“姑奶奶,你这是逮谁咬谁全凭高兴啊。

        怪不得他们叫你玉魔女。真是仙子外表魔女心思,捉摸不得。

        你是喷痛快了,回头我怕是有麻烦?!?br />
        楚留仙想到不妙处,王赐龙这小胖子凑过来。笑道:“楚哥,我算是知道你骂人不带脏字的手段哪里来的了。敢情是有这位姑奶奶的风范啊?!?br />
        “咳咳~咳咳咳~~”

        剑仙天云子看这么下去这几位怕是得做过一场,轻咳几声吸引了众人注意力后,道:“好了,人到齐了,该谈正事了?!?br />
        “对,正事!”

        楚留仙精神一振,前后这几位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光顾着看热闹,险些把正事给忘了。

        能劳动剑仙天云子敲响聚仙钟将他们召唤过来,能引得诸位世家长老阴神尊者不惜动用万里洞虚神光镜,这么一番折腾下来,楚留仙对那件“正事”无比期待与好奇了起来。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在场众人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谁来说?”

        金光镜中五个人交换着目光,眼睛若是能说话,他们此刻说的就是这三个字了。

        最后,红颜白中红颜开口了。

        “事情说起来,源头还是在我们陈林家,便由老夫来说吧,诸位可有异议?”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一个个都坐了个请便的手势。

        楚玉最是夸张,不知道哪里变化出一张秀榻来,慵懒地侧躺在上面,手托香腮,若海棠春睡不足。

        红颜刚吃过亏,就当没看到了,将事情的前后娓娓道来。

        事情,生在昨日,得从两个人的身上说起,也是巧了,两个都是楚留仙的“故人”。

        “昨日,我陈林家子弟陈观海、林沧海两人的一个门客,名叫洪通的便是,与人同出任务,偶得七叶灵芝草一株。

        洪通的同行者,见财起意,暗算了洪通,夺取了灵草。

        杀人者心知闯祸,为躲避我家追究,匆忙间变卖了所有,逃遁出了天道城?!?br />
        红颜第一句话说出来,楚留仙心中就咯噔了一下,隐隐猜到了什么。

        洪通也就算了,当日初入道宗时候,还是在半年多前,他以徘徊花挫败洪通的试探后,便将此人忘诸脑后,连对方长什么样,是高矮胖瘦都没有印象。

        今天若非红颜提起,楚留仙都快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了。

        关键是后面的那句话,不能不让他联想到一个人来。

        “难道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