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一章 万里洞虚神光镜

    第十一章 万里洞虚神光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都到齐了啊?!?br />
        天云子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如同一柄旷世神剑在展现吹毛断的锋芒,触之遍体生寒。

        “那就开始吧?!?br />
        话音刚落,硕大无朋的聚仙钟飞旋转,飞缩小,最终落入天云子掌中的时候,变成只能堪堪将其巴掌覆盖住而已。

        这件聚仙钟虽然功效偏门,但怎么说都是神效非常的仙灵之宝,有此之妙倒也不足为奇,让楚留仙等人诧异的是剑仙天云子的那句话。

        “开始?开始什么?”

        楚留仙一头雾水,心想:“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用聚仙钟招我们来此是为了什么?又为何来的都是修仙世家子弟?”

        天云子没有说的意思,在场连小胖子这个最像浑人的也没敢问,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天云子施为。

        至于这个过程中凤岐如盯眼中钉般看着他这点小事,楚留仙压根就不曾在意过,无视之。

        “起!”

        天云子一掌按落地面,置身在仙山上的楚留仙等人顿时觉得脚下一晃,似是仙山下有一颗巨大的心脏在搏动着一般。

        继而,如血液从心脏中奔涌而出,平静的剑池顿生风浪。

        风波中,有五道金光破水而出,直落到剑宫前的广场上。

        “刷~”

        金光迸,五面一人高的金光镜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他这是要做什么?”

        楚留仙的目光在金光镜,在剑仙天云子的身上来回了几番,没看出什么来。

        反倒是,这五面金光镜子落地后,他隐约听到旁边小胖子嘀咕着:“万里洞虚神光镜!怎么把此宝弄出来了,家里那些老顽固们又想弄什么幺蛾子呢?”

        后面那句话楚留仙就当没听到。关键是那万里洞虚神光镜,这是什么宝物?

        “此镜能自剑池中飞出,显然剑池里的天剑气都损伤不得,着实非同凡响?!?br />
        楚留仙很是好奇,只是看除了小胖子外,其余人等也是一脸吃惊,只是吃惊万里洞虚神光镜的出现,却没有疑惑之色,他连忙将这个疑惑压在心底下不敢问人。

        “嘭!”

        正当楚留仙猜测五面万里洞虚神光镜的作用时候。脑子里“轰”的一下,如在剑宫广场有惊雷炸响,震得人立足不稳。

        广场上自无惊雷,楚留仙骇然望去,所见的只有剑仙天云子的衣袍无风自动。向着八方吹起,一头长飞扬,威势十倍百倍地暴涨开。

        天云子神色沉静如故,缓缓地枯瘦的手搭在膝上长剑的剑柄上,徐徐拔出。

        “刷!”

        一道剑气,凌霄而起,如若倚天长剑。洞穿长空。

        剑气似乎真的洞穿了什么,楚留仙抬头望去,依稀能看到似乎一层膜消失了一般。

        紧接着,异象频生。

        上下左右前后。**之中,只有正下方除外,其他各个方向皆有异彩弥漫而至。

        或灿烂若烟火,或飘渺如云气。若斑斓似锦缎,或漆黑像墨色……

        奇光异彩纷呈。交织着、碰撞着、摩擦着,幻化出了绚烂无比的天色。

        这般绚烂,只局限于仙剑峰巅,剑宫顶上。

        楚留仙隐约有一种感觉,这些斑斓色彩所代表的东西,怕是早就在这里,只是为护身大阵所掩,他们不曾察觉到罢了。

        天云子的那一剑,洞穿了苍穹,也放入了这些奇光异彩。

        当天云子收?;厍实氖焙?,第一道奇光从天而降,径直投入其中一面金光镜中。

        金光镜上水波涟漪,起伏不定,最终恢复平静的时候,镜中多出了两个身影来。

        “原来如此!”

        楚留仙恍然大悟,一看到这两个人影,他就明白过来了。

        “这万里洞虚神光镜,当是一种能跨越千里万里,接收另外一端信息的宝物。在奇光异彩传来的另外一端,估计也有类似的宝物存在。

        有此宝在,纵然隔绝万里,也能当面而谈,真真了不得?!?br />
        楚留仙震撼之余,心中感慨。

        最开始的九曜古船,后来的音圭时计,天道城上千年不坠的白玉京,通天峰上的云台道场,再到眼前的万里洞虚神光镜……仙道诸般成就让人目不暇接。

        “这些创造,亿万年前可有?还不是一代代天资横溢的修仙者为之殚精竭虑,一代代仙道造诣日新月异,方才有如此成就。

        我辈既生此时代,站在前人肩膀上,自当推陈出新,亦让他日后人,出我辈今日之叹!”

        楚留仙的心中顿生骄傲之情,这骄傲,不是为了自身,不是为了其余的什么,而是为了生于斯时,生于此世,滚滚浪潮奋勇向前,更新换代日新月异。

        唯独如此,一切努力,一切奋斗,也才有了意义。

        楚留仙思绪万千之际,万里洞虚神光镜上的景象彻底清晰了起来,现出一男一女两个形貌。

        他们环顾一圈,明知道他们真身当是在万里之外,甚至更远的地方,总之决计不在眼前,场中众人还是产生了被目光穿透皮肉,直看入骨髓的感觉。

        看到这两人形貌,一旁观沧海兄弟瑟缩着,想往后躲来着,问题是空旷的广场上哪里找躲处?

        除了他们两人,别雪陈林的脸上也现出苦笑之色。

        一看他们反应,楚留仙就明白过来,这两人定然是陈林家老辈人物。

        他正想打听呢,小胖子凑过来,啧啧有声:“能以万里洞虚神光镜传递声像的,至少也得是阴神尊者实力,我还想着是谁呢,没想到陈林家是这两位?!?br />
        “他们是谁?”

        楚留仙低声问道。

        小胖子对他不认人的毛病早就习以为常了,同样压低声音解释道:“这是陈林家的外姓阴神长老,是一对兄妹,号为红颜白?!?br />
        “红颜白?”

        楚留仙仔细一打量。觉得这称号还真没取错。

        红颜是兄长,明明是耄耋老者,鹤偏生童颜,不仅仅相貌俊俏如小生,兼且脸色红润,皮肤光滑,如同美少年一般。

        白是妹妹,一头长垂落及地,比起她兄长的头还要白。直如银丝编织,巧笑嫣然,颇为妩媚。

        小胖子继续介绍:“他们两位姓甚名谁少有人知道了,只知道是世间少有的兄妹齐为阴神者,他们就是其一。

        当年投入陈林家。陈林两家下了血本,分别以一嫡女,一嫡子,婚配二人,将之纳入族中?!?br />
        说到这里,小胖子捂嘴偷笑,小意地伸出萝卜般的手指点了点观沧海兄弟。道:“瞧见那俩不?就是这两位的后人?!?br />
        最后,小胖子煞有其事地叹息一声作结:

        “虎父犬子啊~~”

        楚留仙想笑,忍住了。

        与这两位兄妹皆为阴神的老祖宗相比,观沧海兄弟未免逊色太多了。

        他们说话这会儿功夫。红颜白兄妹两人也与天云子见礼过了。

        第二道奇光紧接着落下,投入第二面万里洞虚神光镜中。

        镜上尚且模糊,楚留仙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胖子。陈林家来的是红颜白,你家又会是哪位长老?”

        “呃~”

        小胖子如吃东西噎住了一般。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般脸色难看。他可是一直对着如老鼠见猫般的观沧海兄弟指指点点呢,想到自家也可能落到如此地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就哧溜到了第二面金光镜上。

        下一刻,胖子整个人都开始打摆子了,心中大叫着:”苦也苦也,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会是这位主?”

        楚留仙一看他反应就明白过来了,心想:“难不成我还有一语成谶的神通不成?”

        神通不神通的另说,单说王赐龙这小胖子如此模样,便让他十分好奇,连忙往第二面金光镜上望去。

        镜上浮现出来的是一个干瘪小老儿的形象。

        这般模样的老人,在凡间多有,任何一个村镇上,黄昏时候往村口一瞄,树荫下定然有着这么几位,被一群后生孩子围拢着哀求着讲掌故什么的。

        不是风烛残年,不是慈眉善目的,干不了这活。

        王家的这位就是典型。

        楚留仙心中好奇:“修仙之人,精气神随着寿元将近也逐渐枯竭,身体也渐渐随之衰弱,但很少会到如此地步。一般真要衰竭如此,早然入灭了才是?!?br />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小胖子一脸的如丧考妣,戳了他一下问道:“胖子,这位是谁?”

        小胖子现在哪里还有片刻前对着观沧海指指点点的意气风,斗败公鸡似地垂着脑袋说道:“这是王童王老爷子,辈分不知道,只知道很高;年纪不知道,只知道很老;实力不知道,从来没见过动手?!?br />
        “然后呢?”

        楚留仙越听越觉得这位不像凡人,追问出声。

        “然后……”小胖子脸色更苦了,“我们王家,几百年来的娃儿,都要在这位老爷子手下操练几年,说是为了觉醒血脉之助。那真叫一个苦啊,想起来还打哆嗦?!?br />
        楚留仙愈觉得有意思了,以目光示意他继续,王胖子也有倒苦水的意思,把不堪回的往事倒了出来。

        “这老爷子狠着呢,说是为了感受天地之威,就把我们全部用绳子一绑,扔瀑布下来冲一个时辰再说,楚哥你是不知道,王老爷子隐居的地方我们都管那叫阎王谷,谷中就有好大的一个瀑布;

        为了磨砺心志,坚强毅力,天不亮就开始背着比人还高的石头,上上下下爬山,不到天黑不算完;

        最可怕是什么楚哥你一定想不到?!?br />
        说到这里,王赐龙脸上都绿了,那表情怎一个不堪回了得:“他说,让我们观察星辰,感悟天地运行之至理,我们还以为晚上能偷懒呢,结果这老爷子直接让我们挖坑,然后……然后……他把我们给埋了。

        真埋??!

        就露一个脑袋在外面,冲着漫天星斗,那滋味别提了?!?br />
        王赐龙这小胖子字字泣血啊,这还是说出来的,没说出来的就更多了,楚留仙越听越觉得这老爷子有意思,

        说话的功夫,其余的几道奇光皆投落了下来。

        第三个,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仪态高贵,眉眼间尽显傲气。

        ——栖梧凤凰氏,凰无双。

        第四个,一个身着青衣的中年书生打扮,儒雅俊秀,腹有诗书气自华。

        ——光明山,小光明境霍家族长,霍鸿儒。

        只剩下最后一面镜子平静依旧,最后一人姗姗来迟。

        “这个,怕是我们神霄楚氏的长老了?!?br />
        楚留仙不知是期待还是忐忑,“会是谁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