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章 聚仙钟(下)

    第十章 聚仙钟(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聚仙钟!”

        楚留仙的心神顿时为那座在空中旋转的巨大铜钟所吸引。

        铜钟硕大无朋,足有方圆丈许庞大,钟上每一旋转,便会浮现出层层仙家气象图案来。

        那些图案非阴刻,非雕琢,恍若钟体自身纹路,只是随着光线变化而浮现或隐没。

        楚留仙心神凝聚其上,一幅幅图案依稀可见。

        或是仙人风采,跨坐仙兽,横渡云海;

        或是仙术神通,移山填海,擒拿日月;

        或是仙家筵席,霓裳羽衣,天籁歌舞;

        ……

        每当聚仙钟转过一圈子,上面的仙家气象就会变化一番,似无穷尽一般。

        突然,楚留仙目光一凝,浑身剧震。

        在聚仙钟上,他赫然看到了一座高居九重天上的宫阙,俯瞰众生,凌绝天地。

        宫殿四方,有白虎、青龙、玄武、朱雀,四灵神兽俯朝拜。

        “这是……”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待要细看,那聚仙钟上景象再变,再非先前模样。

        “难道,入梦引第二扇门中景象,就是在这里?”

        楚留仙犹记得梦中那宫殿模样,只可惜那是在内部望去,无法确切对比从而得出答案。

        不过那四灵俯的景象却是不会错的。

        “四灵神兽,居神兽之巅,纵是在仙域当中,也绝非寻常角色,想来不会随便就对人低头吧?”

        楚留仙一边琢磨着,一边留心聚仙钟上景象,奈何数十圈子过去,此前种种历历浮现,惟独九重天云上宫。四灵俯景象,一次也没有出现。

        “楚哥,楚哥……”

        楚留仙回过神来,旁边小胖子已是连唤了数声。

        “你怎么了?”小胖子瞄瞄聚仙钟,再看看楚留仙,没觉什么异常???

        “没什么?!背粝梢∫⊥?,心道:“看来还是机缘未到?!?br />
        “我们走吧,别让天云子师伯等得太久?!?br />
        楚留仙这话出口,别雪陈林、王赐龙、乌珊。三人齐声应下。

        前行不几步,他们便到了寒水池畔。

        池畔有界碑,上书二字:天池!

        楚留仙他们之前所看到的聚仙钟,幻象中所见的剑仙天云子,连带着仙剑峰重地——剑宫。都在天池的正中心一片漂浮的仙山上。

        山巅有池,名:天池;

        天池有山,名:仙山;

        仙山有宫殿,号:剑宫。

        站在天池畔,眺望仙山剑宫,楚留仙忽有所感。

        “剑修之剑,在手中。也在心中。

        恰似此山,山外有山,山内有山,寒池为心湖。湖中蕴心剑!”

        楚留仙若有所悟的时候,别雪公子陈林一指面前天池,道:“楚兄请看?!?br />
        “嗯?”

        楚留仙凝神望去,但见得寒池中水波不兴。清澈见底,乍看起来平平无奇。往深里再一看,他心中顿时一惊。

        “这?”

        在楚留仙的眼中,那水非水,每一滴的水中,似乎都蕴含着无数把剑,无数缕剑气,在彼此纠缠着,碰撞着,达到了某种微妙平衡,便成无波天池。

        “陈兄?”

        楚留仙对别雪陈林投了询问的目光。

        陈林望着天池,感慨不已:“这天池,又名剑池,是剑气所化?!?br />
        “剑气所化?乖乖?!?br />
        小胖子咋舌不已,看着一池万顷,彻底说不出话来。

        “是,剑气所化?!北鹧┏铝钟智康髁艘槐?,以近乎虔诚的语气继续道:“还是全由一柄剑的剑气化生而成的?!?br />
        “什么剑?”

        楚留仙目光在天池中搜寻,似要寻出那柄剑来。

        “天剑!”

        “仙剑之主的天剑!”

        别雪陈林的声音高亢起来,难得地融入了无限的情绪:“仙剑峰的根基重宝,天下第一仙剑的仙剑之主——天剑!”

        “天剑??!”

        楚留仙悠然而神往。

        道宗七脉之,仙剑峰的创始人,号称绝世的剑仙长空,曾做过好大事情,让人津津乐道万年。

        当年,剑仙长空面临飞升,于是招天下大能修士齐聚道宗观礼。

        当其时,长空仰卧于剑宫之巅,持仙剑之主:天剑,一剑斩破劫云,飞升仙域,传为千秋佳话。

        长空飞升之前,将仙剑之主:天剑封入仙剑峰中,传谕弟子,非生死存亡关头,不可动用。

        那个时候,仙剑峰还不叫仙剑峰,正是由此得名。

        悠悠破万载,天剑动用不过三次。

        万事转头空,当年风流云散不再!

        楚留仙十分能体谅别雪陈林的激动。

        身是剑修,何人能面对天下第一剑,而不怦然心动?

        若无此情绪,若不想持之纵横天地间,试剑遍寰宇,方才是大奇事。

        这番心情,别雪陈林没有说出口来,在场的几人却没有人怀疑。

        “呼~~”

        好半晌,别雪陈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压住心中激荡,伸手一引,道:“诸位,请!”

        话音刚落,他突然举步,跨向天池。

        “啊~”

        小胖子惊叫一声,他可是记得真真的,陈林刚说这天池是剑气所化,那是什么概念?陈林这一脚踏入天池,怕是整个人都会被剑气搅成碎片神仙难救。

        很快,他的惊叫声戛然而止,如被掐住了脖子的可怜鸭子。

        天池风波起,当别雪陈林即将踏入天池的一瞬间,池水豁然分开,一座通体闪耀着白金色光辉的浮桥从天池中升出,恰好承接在他的脚下。

        白金浮桥,一边连天池畔,一边接仙山,剑气环绕间,有出云之妙。

        “走吧?!?br />
        楚留仙他们一行四人。踏上浮桥,渡天池,入仙山。

        仙山不大,上有一殿,便是剑宫!

        剑宫前广场上,聚仙钟下,一个披散着头盘膝而坐,膝上横剑的老者,进入了楚留仙他们的视线。

        “剑仙。天云子!”

        楚留仙目光落在这位道宗一流人物的身上,堂堂剑修阴神尊者恍若不觉,沉静如他膝上剑。

        剑宫之前,并不只有天云子,只有楚留仙等人。更有几个故人,早他们一步至此。

        “陈观海,林沧海?!?br />
        “霍灵珊?!?br />
        “还有这人是?”

        楚留仙目光落到了场中一个正与观沧海兄弟谈笑的青年男子身上。

        此人身材颀长,风度翩翩,全身上下都洋溢着让人觉得亲近的气息,错非一身华丽遍缀珠玉,着实太过耀眼。简直无可挑剔。

        “哥,你来得好快,也不知道叫我?!?br />
        乌珊娇嗔着,跑过去拉着那个青年男子的衣角不依。

        “是他!”楚留仙恍然大悟?!敖鹩衤谜庖淮某す?,乌珊之兄——乌重胤?!?br />
        乌重胤显然是宠极了妹子,连番解释说是正与观沧海兄弟谈生意,听得聚仙钟召唤这就一起前来云云。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道:“再说了,我家妹子自有人会带上来。我这当哥哥的凑过去怕是还会讨人嫌呢。

        你是说吧,陈林兄弟?”

        别雪陈林别过头,不想看到乌重胤取笑的目光。

        乌重胤不愧是少年既执掌金玉满堂生意的英杰,的确是场面上人。他在与自家妹子说话的同时,也分毫不曾冷落了其他人,哄完了妹子,也跟众人招呼完毕,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不能不让人佩服。

        楚留仙与众人见过礼有,抬头看聚仙钟犹自浮空旋转,钟声不绝于耳,奇道:“难道还有人未至吗?”

        道宗上下,有名有姓的世家公子都到了,连乌重胤这样不算道宗弟子,只是恰好在天道城的人都到了,还能等谁?

        他话音刚落,乌重胤便意有所指地道:“楚世兄,还有一人未至呢?”

        “谁?”

        这个疑问楚留仙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后,最后一人便到了。

        “叮当~叮当~”

        这是环佩珠玉,彼此碰撞的声音。

        若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楚留仙脑子里定然会幻想出一个妙龄女子,轻移莲步,款款而来模样。

        然而——

        “是个男的……”

        楚留仙看得真切,来人是一个长相清秀,脂粉气重,衣衫华丽呈金红色调的少年。

        此人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八的年纪,五官清秀如女子,只可惜双目狭长,双唇刻薄,不然当是不让别雪陈林的绝世美男子。

        最让楚留仙奇怪的是,这人走近过来,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用目光狠狠地刺了他一眼,似是在记恨着什么?

        “他是谁?”

        楚留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

        “呃~”

        王赐龙小胖子,别雪公子陈林,全都以手抚额,心中哀叹:又来了。

        乌重胤错愕了一下,旋即笑道:“公子留仙不愧是公子留仙,果然是……”

        他估摸着是想说“目中无人”,想想觉得不好听,转而道:“贵人多忘事啊,哈哈哈~~”

        “他很有名吗?”

        楚留仙理直气壮地说道。

        他这会儿无比感激自家兄弟有这记不住人名的毛病,省了多少事。

        “他倒不是有名?!?br />
        小胖子忍笑插口道:“只是可怜凤岐那小子记恨你小十年,逢人就说你是他一生之敌,到头来楚哥你竟然不记得他是谁?

        不行了,让我笑会儿?!?br />
        “我怎么他了?”楚留仙表情无辜,心中好奇。

        小胖子还在笑,一边笑一边解释:“那还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栖梧凤凰氏第一次派子弟参加我们的活动,其中就有凤岐。

        记得那时候凤岐正受一群小家族子弟奉承,得意洋洋地讲他们族中事情的时候,吵着楚哥你睡觉了,飘过去一句话:娘娘腔真呱噪。

        那时候要不是他自忖不是楚哥你手脚,早就跟你拼了,后来七八年就没消停过,他是恨上你啦?!?br />
        “这心眼儿也忒小了,我那兄弟倒是没说错,娘娘腔啊?!背粝芍痪醯萌嗽诩抑凶?,麻烦也能自天上来啊,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王赐龙这么一说他就明白过来了。

        凤岐出自栖梧凤凰氏,这一家是当世七大世家之一。他们的规矩在七大家中也是最怪异的。

        凤凰氏中,男子以凤为姓,女子以凰为姓,在七大世家当中是唯一以女子当家做主家族。

        凤岐出身凤凰氏,难免对女子身份心生羡慕,言行举止就多有模仿,显得娘娘腔脂粉气重。

        “楚世兄,真有这事吗?”

        乌珊好奇地凑过来问。这个掌故她也听过几次,难得真人当面,自然好奇。

        楚留仙摇头失笑,他还能说什么呢,在乌珊扑闪扑闪的目光中,吐出了三个字来:

        “莫须有!”

        莫须有,就是或许有,也许有,你说有,那就有吧!

        “哈哈哈~~”

        “好一个莫须有?!?br />
        众人抚掌大笑的时候,凤岐一脸幽怨地走来,聚仙钟随着凤岐的出现,停止了转动,从空中徐徐落下。

        剑宫之前,剑仙天云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目光如电亦如剑,众人无不凛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