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聚仙钟(中)

    第九章 聚仙钟(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咚~咚~~咚~~”

        聚仙钟声,不绝于耳,从最开始的单纯钟声,到后来落入楚留仙耳中,渐至变化成声声呼唤;

        “楚留仙……楚留仙……”

        “此时不至,更待何时?!”

        其声沧桑,直入心中,恍如天音一般。

        楚留仙脑子里“轰”地一下,幻象顿生。

        恍惚间,他好像从玲琅阁中飞起,眼前是一座险峻的高峰直插天际,如倚天长剑,截断云气,捅破苍穹。

        眼前景象飞地拉近,楚留仙看到在这座指天高峰的最高处,有一个披散开头,面容高古,膝上横剑的老者盘坐在蒲团上。

        横剑老者的面前,有一尊铜钟明明无人敲响,却在不住地震颤着,震得周遭空气一片模糊,如投石入水波纹。

        “这是聚仙钟?!”

        楚留仙目光落到横剑老者的身上,心中惊异,“他就是仙剑峰山主,剑仙天云子?”

        仙剑峰是道宗七脉之,其山主剑仙天云子地位非同小可,怕是不让那些隐世的宗门强者,更胜过神霄楚天歌,通天道人他们一筹。

        天云子的“天”字,就是历代仙剑峰山主的辈字,代代传承,据说与仙剑峰镇山先天之宝——天剑有关。

        不等楚留仙仔细打量这位仙剑峰主,眼前的幻象一阵模糊,他就好像被弹飞出去,直落回自身躯壳一般无二的感觉。

        楚留仙脑海里最后一幕景象,是一条虚幻大道从仙剑峰上延伸出来,一直延伸到玲琅阁中。

        这条大道自是不存在的,它的意义就犹如一张地图,为所有听得聚仙钟召唤者指明方向。

        当这所有一切都消散后,只有耳中还有钟声阵阵,催促着楚留仙前去。

        楚留仙回过神来,正看到旁边王赐龙那小胖子一蹦而起,回魂一般,想来也是与他看到了同样的景象。

        小胖子转过头来,试探地问道“楚哥?”

        “走吧?!?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就要动身。

        秦伯和双儿一阵忙碌,将黑袍人送来的那些东西一股脑儿装起,放入楚留仙的乾坤袋中,再由双儿给他系上。

        在这整个过程中,楚留仙站立不动,任由双儿施为,只是深深地看了雷影一眼。

        等双儿他们忙完后,楚留仙招呼小胖子一声,两人便下得玲琅阁。

        离去的时候,从他的背影处传来了一句话:

        “雷影,我不管你们是一个人也好,几个人也罢,有着什么样的秘密或苦衷。

        你们记住,雷影,是我公子留仙的人?!?br />
        话音落下,楚留仙和王赐龙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秦伯和双儿如梦初醒,连忙送了下去。

        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雷影一人,静静地站在那里。

        他没有如往常一样直接化光遁去,而是向着空无一人的楼道口深深一礼,声音低沉却坚决地道:“公子,属下记住了。

        雷影,也永远是公子的属下?!?br />
        ……

        离玲琅阁,出天道城,入道宗山门,楚、王二人直奔仙剑峰去。

        道宗七脉之的仙剑峰,其山峰之挺拔险峻,也是远同侪,在道宗中任何一个角度望去,都能清晰地看到那个直插天际的山体。

        楚留仙拜入道宗半年有余,今日却是第一次踏足仙剑峰的土地。

        刚一人进入仙剑峰范围,他们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陈世兄,久违了?!?br />
        楚留仙含笑拱手,在他对面同样止步的不是别雪公子陈林又是何人。

        陈林的旁边,金玉满堂家的小公主乌珊蹦蹦跳跳的,似乎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在隔着三五步外还叽叽喳喳的,一直到看到楚留仙,她才收敛下来扮乖乖女状。

        “楚世兄?!?br />
        别雪陈林依然一身白衣胜雪,脸色愈见苍白,精气神正相反,越来越像他身后的玉剑,即便是掩藏在剑鞘中,仍然见得锋芒锐气。

        双方的关系实在有些微妙,楚留仙又与乌珊打了个招呼,王赐龙有样学样地做了一遍,回头过来一行四人默默上山。

        楚留仙原本以为会这样一路无话地上去呢,别雪陈林突然开口了:

        “楚留仙,你别输给我?!?br />
        “呃?”

        楚留仙错愕回头,别雪陈林脚步不停,徐徐向前,声音从背影处传来:“我知道你在想到什么?!?br />
        “我在想什么?”

        楚留仙很想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这么一句话,天知道他压根什么都没想,别人又知道了?

        “骄傲如你,一定在想:就凭你别雪陈林,也有资格说这话?笑话!”

        别雪公子陈林止步,隔着三五丈的距离回望了过来,接着道:“楚留仙,你不是我,你从来没有输过,我却输过不只是一次。

        你知道我每次输了之后会做什么吗?”

        楚留仙到现在还把握不住别雪陈林想说什么,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这叫什么事情呢?不过话说回来,他倒也颇感兴趣,堪称孤傲,如同雪莲一般的别雪公子陈林在输了后会怎样?

        不等楚留仙问,别雪陈林便自顾自地说了出来:“但凡输给别人,那一天的夜里,我从来没有睡过?!?br />
        “那你是怎么度过的?”

        “小时候,我会把自己锁到密室当中,谁也不见,谁也不让进,一遍遍地把头撞在墙。

        每撞一次,就问自己:我输在哪里?”

        “呃~”楚留仙在脑子里想小陈林如瓷娃娃一般模样,一下下地撞墙会是什么模样。

        紧接着,他注意到陈林话里的意思,追问道:“那长大后呢?”

        “长大后?”别雪陈林深深地看了楚留仙一眼,道:“我会跟对方教朋友,学习他的长处,然后打败他!”

        楚留仙无语,敢情这别雪陈林交朋友就是做这用途的?他的心目中只有胜负吗?

        “惟独一个人例外?!?br />
        别雪陈林可不管楚留仙心里怎么想,很认真地说道:“我一点都不想跟你交朋友,也不想用那种方式胜你。

        我要一直追赶你,一直追赶下去,一直到我胜过你公子留仙!”

        他似乎来了性质,平时寡言少语,连乌珊纠缠他一整天往往也听不得几句话,这会儿去连绵不绝地说了下去:

        “这半年来,我接受仙剑峰任务一十八次,重伤三次,轻伤十二次,涉险境七次,剑下斩邪修七十二人,无一无名之辈!

        今天是最后一次,刚刚回来?!?br />
        “你别输给我?!彼俅沃馗?,“我也不会输给你!”

        这番话说完,别雪陈林意尽,重新举步,与乌珊一起继续向着仙剑峰高处行去。

        一步一个台阶,好像他行走的不是仙剑峰的阶梯,而是一条不断挑战,不断越的天路。

        楚留仙,就是他在这条天路上,始终在追逐的背影。

        “好家伙?!?br />
        楚留仙望向别雪陈林渐行渐远背影的目光,终于认真了起来,心想:“你这是在规劝我吗,陈林。

        你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在我楚留仙的心中,也有一个人的背影,在等着我去追逐。

        我不会让他等得太久。

        你不想输,我又何尝不想赢?!”

        楚留仙眼中精光闪烁,在前面蜿蜒而上的阶梯上,好像看到另外一个背影,对方永远地止步在那里,等着他追上。

        “陈林也想赢楚哥你?!”

        小胖子义愤填膺,挽起袖子,冲着别雪陈林的背影处挥着拳头。

        “他有这个资格!”

        楚留仙从阶梯上收回了目光,道:“所有人付出那样的努力,有着那样的心气,都有这个资格说这话?!?br />
        在别雪陈林那番述说的时候,楚留仙清晰地把握到了他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心绪。

        他既想赢,很想赢,又不愿意看到他追逐的背影沉沦下去。

        对别雪陈林这样孤傲的人来说,那无异于是一种屈辱。

        “走吧!”

        楚留仙一笑,对王赐龙道:“我们赶上去?!?br />
        小胖子一晃神,隐约间觉得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里,似乎还看着其他什么意思,又把握不住,只得一头雾水地跟上楚留仙的脚步,赶上了先行一步的别雪陈林。

        又前行数百丈,前方路旁出现一座石碑,上以剑锋般笔触刻着三个大字:“解剑池”。

        这三个大字中每一道笔划,都犹如一柄剑,直来直去,锋锐无数,望之有扑面之寒。

        石碑畔,有寒池一方,清澈见底,池下皆剑,剑光透水而出,映照得左近光寒。

        走到这里的时候,别雪陈林很自觉地一侧身,“刷”地一声龙吟,玉剑自动飞出,投入解剑池中。

        他回过头来,对楚留仙和王赐龙说道:“两位世兄,身上若有剑器便解下投入池中,离开时候再收回不迟?!?br />
        楚留仙身上无剑,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解剑池,王赐龙这小胖子一双眼睛贼兮兮地转着,不言不语。

        别雪陈林也就是这么一说,全无勉强之意,见他们没有动作也就罢了,当先继续上山。

        楚留仙刚跟上两步,便听得“哎呀”一声,愕然回望只见得小胖子的衣衫下摆破出了一个大洞,一柄巴掌大小玩物般的金?;隽艘惶趸∠?,“噗通”入水。

        小胖子拈起破了一个大洞的衣摆欲哭无泪。

        “噗嗤~”

        乌珊掩嘴而笑,陈林面无表情,楚留仙则一阵无语。

        显而易见,别雪陈林怕是早就预见了这一幕,这才毫不奇怪。

        楚留仙也是到这会儿才想起来,别雪公子陈林既入道宗,能拜入哪一脉?自是以剑仙名闻修仙界的仙剑峰了。

        在仙剑峰上,别雪陈林无异于地主。

        一步三回头地跟上来的小胖子也想到了这一点,后面一路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别雪陈林做,生怕再来个什么丢不起那人。

        后面一路无话,楚留仙等人过剑冢,见万剑寒光依旧,锋芒如故,却只能如墓碑般插入在剑冢中。

        在剑冢内,有不少剑修盘坐在那,一动不动,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又见得,在仙剑峰灵田处,有不少打扮如老农着神情安详地在侍弄着灵植。

        “那些剑,都是仙剑峰历代弟子的本命仙剑;

        那些师兄,他们是以田桑事,磨砺心剑!”

        别雪陈林今日话说了不少,打开了话匣子一般,走到一处,便如自言自语般地为楚留仙和王赐龙介绍一番。

        一路所见多有,给楚留仙留下最深印象的也就是这两处,即便如此,依然只是走马观花。

        “他日有暇,当再履仙剑峰,看看他们静坐剑冢中是为了什么,侍弄灵植又怎能磨砺心剑?”

        此念方在楚留仙心中生出,他们一行四人便抵达了仙剑峰巅。

        前方,有一池水寒。

        隔池相望,入目第一眼便看到一尊铜钟悬浮在空中。

        聚仙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