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聚仙钟(上)

    第八章 聚仙钟(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给过你机会了?!?br />
        楚留仙摇头叹息,状极惋惜。

        一直静静端茶送水的双儿面露不忍之色,道:“那还是个孩子,应该不会有事吧?”

        双儿其实也不明白,为何楚留仙笃定那黑袍人会出事,只是她对楚留仙无限信任,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他的判断,开始可怜起那孩子来。

        楚留仙还是在摇头,没有回答双儿的问题,轻唤了一声:“雷影何在?”

        “刷啦”一声,电光闪烁,雷影躬身行礼:“属下在?!?br />
        秦伯、王赐龙,无不侧目。

        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从来都感应不到雷影的气息,怎么每次楚留仙一唤,他就定然在左近,真是奇了怪了。

        楚留仙淡淡地吩咐道:“去查查那人昨日和今天行踪,重点在他去过的商行店铺。

        还有,那人你不要跟,也不用去查探他的隐秘,我们玲琅阁的招牌不只那么一点,是非漩涡,避嫌。

        去吧?!?br />
        雷影不敢遗漏半点地听完楚留仙的命令,默默地一行礼,如来时一般,化光雷遁而去。

        王赐龙这小胖子似乎毫不奇怪楚留仙做出的判断,直接跳过那人会不会被盯上这一点,问道:“楚哥,那黑袍人要是答应合作,飞舟就不是明早出了吧?”

        内容是疑问,语气却是笃定。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一眼,倒也不奇怪。

        这半年相处,他早看出这小胖子外表看来吊儿郎当不着调,嘴巴又臭不可闻,实则是个内秀的人物,不让那些大出风头的世家公子分毫。

        楚留仙笑笑,道:“如果他同意合作,我不仅会让飞舟连夜出,还会挂上我神霄楚氏标志,并且亲自护送他出天道城。

        只是……这世上的事,从来没有如果?!?br />
        “公子?!彼抗庠谧烂嫔夏切┍ξ锷仙ü?,弱弱地问道:“他们是想抢那黑袍人的宝物吗?”

        “宝物?”

        楚留仙笑了,秦伯和小胖子也笑了,敢情这丫头压根就没有把握住重点。

        “不是宝物,是他那身修为!”

        楚留仙得了实惠,心情大好,耐心地解释道:“一夜之间,从真灵变成阴神,这等好事谁不想要?

        那人身上定然是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从他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来看,当是现什么的可能性最大?!?br />
        楚留仙最后下了论断:“不管是什么,能让一个人的修为如此不可思议增长的,谁人不感兴趣?”

        “公子就不会做那种事情?!?br />
        双儿满怀信心地说道。

        看她认真的小模样,分明就是当了真。

        楚留仙轻咳两声,移开了目光,转移话题道:“可惜啊可惜,世人只知道低调,隐藏,生怕他人觊觎,却不知道很多时候,太过谨小慎微,看不清楚形势,反而是取死之道?!?br />
        秦伯和王赐龙连连点头,显然是深以为然。

        楚留仙说的从来当成真理,这个是属于双儿的真理,只是她还有些事情搞不懂,好奇地问道:“公子,那人明明很小心嘛,到我们这来是这个模样,到其他地方肯定又换,雷影他怎么能调查出黑袍人之前的行踪呢?”

        楚留仙大笑出声,觉得这丫头实在傻得可爱,突然向着她伸出手来。

        双儿惊呆了,不知道楚留仙在做什么,想要躲嘛,又是不愿;不躲嘛,秦伯和可恶小胖子还在呢?

        这丫头纠结着,僵在那儿,楚留仙的手落在她肩上,捻起了一根落。

        “啊~”

        双儿脸都羞红了,这才觉原来是她想多了。

        楚留仙不明所以,不知道她在脸红什么,也不为己甚,随手将那一缕青丝抛在棋盘上,问:“双儿,你可能找出头来?”

        双儿点头,这不是很明显吗?她当然找得出。

        楚留仙一指她头上,道:“若是这缕青丝还长在你头上,你可能寻得出它?”

        双儿摇头,满头青丝,究竟是千是万还是更多,从来没有人数过,要从中分辨出毫无特色的其一来,谈何容易?

        “那不就结了?!?br />
        楚留仙两手一摊,道:“一木藏于林,一水混汪洋,一沙掩荒漠,才是最难寻的。反过来,林中空地,沙漠绿洲,海中岛屿,只要寻对了方向,再是醒目不过?!?br />
        双儿明白了。

        那黑袍人如此谨慎,如此小心,其实反而是很明显的一个标志。

        雷影只要找对了方法,掐准了时间,就不能大致判断出他在昨天与今日,到底去过什么地方。

        双儿想通后,才现不管是小胖子还是秦伯皆是摇头失笑,敢情这些在他们眼中都是洞若观火,只有她一人傻傻不明白。

        楚留仙也不舍得多取笑于她,轻轻放过,拉着脸一下子苦下来的小胖子又开始未尽的对局。

        当楚留仙分毫不差地将棋局从第一步还原出来后,小胖子脸比吃了黄连还苦,认命地垂死挣扎着。

        连输三盘,一直输得这胖子汗都下来了的时候,雷影回来了。

        “公子?!?br />
        雷影依然是那副态度,那副腔调,难得有什么起伏。

        不等他开口呢,楚留仙打断道:“让我猜猜?!?br />
        他摸着下巴,闲敲棋子,道:“昨天,他是不是先到我们这里,再往他处?”

        雷影点头,仿佛永远蕴含着雷霆的双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今天,他是不是最后才到的我们这里?”

        雷影再点头。

        这下好奇的就不仅是雷影了,秦伯等人也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楚留仙,他所说的简直就如同亲见一般。

        “很简单?!?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如此谨小慎微者,定然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他分头在各处购买,自以为不会引起太大注意,就不足为奇了?!?br />
        “嗯?!?br />
        众人点头,可那个先到后至又是怎么回事呢?

        楚留仙摆弄着三枚龙鳞玉符,道:“如果他昨日不是先到的我们处,你觉得此宝可能会落在我们手上吗?

        他们哪个是省油的灯?”

        听得这话,王赐龙这小胖子连翻白眼,腹诽道:“楚哥,你这盏灯何尝省油???飞过的蚊子都让你刮下肚子里的油水来?!?br />
        一桌的收获,便是明证。

        “那人是个低调谨慎的性子,自觉在我们这边露过重宝,引起过注意,不到最后关头,敲定其余不会再过来,所以我们这估计会是最后一站。

        要不是第一枚龙鳞玉符在我们手上,另外两枚只有在我们这里才能卖出最高价钱,他怕是来都不会来?!?br />
        楚留仙说完后,意犹未尽地道:“看来那黑袍人的命运是注定了??上?,可叹?!?br />
        众人皆无异议。

        那黑袍人走了那么多地方,只要有任何一家生出歹心来,他就难逃一劫。

        无论哪个时代,都不可能奢望世上皆圣人。

        “就看他之前是否犯过什么事了?如果没有的话还好,暗中下手,以其阴神尊者修为,或有侥幸;若是不然,明里出手,他绝无可逃?!?br />
        说完这一句,楚留仙对那黑袍人就没有了兴趣,转而打量起了雷影,突然说出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雷影,我一直很想知道一件事情:你们,到底一共有几个人?”

        “什么?!”

        秦伯、王赐龙、双儿,皆是一脸震惊地将目光在楚留仙和雷影间移动。

        这是什么意思?

        一共有几个,难道不是一个吗?

        雷影身子一僵,艰难地抬起头来与楚留仙对视,紫色面纱掩盖下的嘴唇在颤动着,开阖几下,欲语无言。

        就在这时候,他对面的楚留仙突然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公子?”

        秦伯等人惊呼出声,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让一直洒然自若的楚留仙反应如此之大。

        楚留仙摆手,示意众人噤声,一边侧耳倾听,一边疑惑地道:“我听到了钟声?!?br />
        “钟声?”

        秦伯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什么都没有听到。

        楚留仙自是看到了他们的反应,不过他耳中的钟声却是越来越响,如同在深山之中,晨昏定省时候,寺庙中巨大铜钟传出的钟声。

        更加的清亮,更加的悠扬,如无声的召唤,引得听闻着想要寻着钟声而去。

        “这是哪里来的钟声?”

        楚留仙用尽了各种手段,都不能屏蔽钟声,脸上终于色变。

        “??!”

        在他的旁边,本来一脸疑惑之色的王赐龙也蹦跶了起来,两手捂着耳朵,大叫道:“我也听到了?!?br />
        秦伯,双儿,两人皆是一头雾水,显然他们并没有听到钟声。

        “我知道了?!?br />
        小胖子突然一蹦三尺高,大叫出声:“楚哥,是聚仙钟!

        这是聚仙钟的声音!“

        楚留仙怔了一下,恍然大悟。

        聚仙钟之说,他也是听闻过的。

        这是一件仙灵之宝,一直存放在道宗仙剑峰上,为镇宗诸宝之一。

        楚留仙对聚仙钟是闻名久矣,其钟声则是第一次听闻。

        聚仙钟敲响,想要让其听到钟声者,无论隔得多远,处在什么状况下,都能清晰地听闻,如就在左近一般。

        不想让其听到钟声者,就是近在咫尺,也会如秦伯双儿他们一样,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楚留仙和王赐龙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茫然之色。

        “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会对我们敲响聚仙钟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