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章 留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

        黑袍人长身而起,很有点怒冲冠的意思。

        秦伯等人都紧张了起来,生怕这个怪异的阴神尊者突然出手。

        反倒是正当其冲的楚留仙浑然不以为意,淡淡地道:“你想在这里出手?”

        黑袍人气息一滞,想到这里是神霄楚氏之玲琅阁,面前是相传半年前曾斩杀阴神尊者的公子留仙,气势顿时弱了下来,坐下闷闷不语。

        秦伯等人长出了一口气,楚留仙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道:“原因本公子就不与你解释了,要嘛就你降低条件,要嘛付出更多。

        这些,不够!”

        一番勃然大怒,再是气馁下来,黑袍人气势弱到了极点,哪里还能有别的选择?

        他迟疑了一下,再次探手入怀。

        黑袍人这个动作立马引得小胖子、秦伯他们伸长了脖子。

        几番下来,在他们眼中,黑袍人再不是有威胁的存在,分明是一个散财童子嘛。

        果不其然,黑袍人又取出一个乾坤袋,往桌面上倒去。

        此次倒没有各色灵光冲天而起交织的绚丽场面,每一件看上去都是平平无奇,细看下才能分辨出充满灵秀的韵味。

        “呃,这些是什么?”

        小胖子心痒难耐,越俎代庖地上前察看。

        一柄梳子,名:流云梳,上铭刻法术,能梳得青丝如飞瀑;

        一方砚台,名:万重山,有墨色晕染如山万重,倾水入内,尽化浓墨;

        一个酒壶,名:方寸壶,大肚能容,可纳一池佳酿,畅饮不尽。

        “这些都是生活用法器,此人该不是寻到了某位大能者的洞府吧?”

        在小胖子和秦伯都以奇怪的目光望向黑袍人的时候,楚留仙却把手伸向了一卷不起眼的画卷。

        画卷上有三个字,引起了他的兴趣:

        “留仙图!”

        这幅画卷在黑袍人心中,显然是与那些生活法器一般无二地位,混杂其中,毫不显眼。

        楚留仙这段时间掌控神霄楚氏在天道城产业,眼界开阔,却从这名字上看出了异常来。

        他在意这幅画卷,自不是因为与他名字相同,而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

        楚留仙,楚是姓氏,留仙二字,却不是随便取得的。

        这说来话长,与万年前的一个人物有关。

        当其时,修仙界中有一个散仙,姓蒲,名留仙,号为留仙君。

        留仙君有一件仙灵之宝,名留仙居,既是洞府,亦为銮驾,蒲松龄仗之行走天下,天为被盖地为席,足迹无所不在。

        此君有三好,一是走遍天下,看尽奇事,闻尽奇闻,每有所得,录之在《留仙谱》上;

        二是好狐,生平最好狐狸,一生无至交好友,惟爱与狐伴;

        三是炼器,留仙君为当世器道宗师,留仙居既为他亲手炼制的仙灵之宝。

        留仙君一生炼器无数,每一件得意之作都会在其上隐秘处刻下“留仙”二字以为标识。当世人多有以得留仙一器为荣的想法。

        他是散仙之身,上无宗门,下无友朋,逍遥自在,也无牵挂,本是亦正亦邪的怪杰罢了。

        谁知道,在一场人妖大战的关键时刻,他却鬼迷心窍,做出了一件让其抱憾终身的事情。

        当时,留仙君偶遇一大成妖灵九尾天狐,号为宓姬。

        宓姬何其魅惑众生,后人已不可知,只知道留仙君一见倾心,因本就好狐故,竟至不可自拔。

        人、妖之分,是当时天下大忌,留仙君想的是携美眷归田园,踏遍河山,至于两族战争,争夺生存空间事,他却不愿插手。

        某一日,宓姬求精擅炼器的留仙君为他炼制一件妖族大型秘器,以便她在满月之夜,天狐之祖:青丘妖尊的祭日上起舞之用,压过所有的姐妹。

        天狐之祖青丘妖尊,早在无数年前就陨落了,只是青丘九尾天狐一族祭拜不止,始终在怀念着这位先祖。

        留仙君本是当世器道大宗师,一眼就看出那妖族秘器由一万八千件法器组合而成,最终成型便是穿戴在身上的全套祭器。

        为了搏美人一笑,又是无伤大雅事情,留仙君自然满口应承,尽百年光阴,一边与宓姬如胶似漆,一边将十万八千件法器逐一炼制出来。

        一朝功成,在一个月圆之夜,留仙君亲眼见得宓姬将天狐秘器穿戴在身上,冲着他嫣然一笑,魅惑不在,极尽凄美,做那飞天舞,向着圆月飞去,再不回头。

        月升之地,青丘狐啼。

        宓姬这是往九尾天狐的源地青丘而去。

        留仙君怔立当场,随即疯般地向着青丘赶去。

        他究竟是想到什么,还是单纯不舍爱侣,怕是没有人能知晓了。

        这一去,一路听闻得有大成妖灵,青丘狐女,在月圆祭上做倾世之舞,唤醒沉睡无数年的天狐之祖真灵,凭依其身,重现人间。

        新一代的天狐之祖,名叫:宓妃!

        天狐宓妃出世之日,九尾遮天蔽日,妖气化圆月为血月,以血月为口,一夜间吞噬人族散仙数十,等而下之强者无数,人族联军后侧万里,优势尽失。

        留仙君悔不当初,见生灵涂炭,妖行天下,一路泣血,驾留仙居,直扑青丘而去……

        至此,世上再不闻蒲留仙之名,他的遭遇传开之后,当世人族尽毁“留仙法器”,视之为人族耻辱。

        万年以降,昔日种种,尽掩尘埃,只是“留仙”二字,在法器上,依然是一个禁忌。

        甚至连楚留仙之名,错非“留”是辈字,神霄楚氏又是当世七大修仙世家之一,也不敢取之。

        “留仙图吗?有意思?!?br />
        楚留仙双手按在留仙图上,徐徐拉开。

        他当初在偶然看到蒲留仙轶事的时候,因为名字相同缘故,分外留心,这才印象深刻如此。

        那时候楚留仙便隐约觉得,留仙君的故事或许不会就此结束,当年他驾驭着留仙居直奔青丘而去,又生了什么,最后下场如何?这些谜团,或许终有一日会大白于天下。

        这些都是后话,且说楚留仙展开留仙图,眼前一花,不由得就露出目眩神摇之色。

        留仙图,如之前的流云梳等一般,都不是普通用具,它是法器。

        楚留仙眼前的图画并不是静止的,展开的一瞬间,图卷上的画面就开始流转,变幻。

        一片朦胧雾气里,七座假山相对,如同在簇拥着什么。

        假山之前,有一泓清泉,潺潺流入碧池。

        池中有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莲上有人,一个妙龄女子,赤足踏莲花,做倾世之舞。

        一抬手,一挪步,玉手捕风,莲足胜雪,衣袂飘飘间,道不尽的风流。

        云雾、假山、清泉、莲池、女子、舞蹈……所有的一切纤毫毕现,如同那一幕真切地出现在面前,让人不由得为之陶醉。

        楚留仙品味良久,放下留仙图,身边传来声声吐息声。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秦伯、王胖子、双儿都凑到他的身后,亦为留仙图上美景所迷。

        那是一种让人舍不得呼吸,生怕惊扰了画中人的绝世之美。

        放下留仙图后,楚留仙正对上黑袍人的目光。

        “如何?”

        黑袍人急切地问道。

        这话一出,秦伯等人顿时包含期待地望向楚留仙,眼神里分明是说,再敲他一笔吧,再敲他一笔吧。

        这个黑袍人在他们眼中形象,几乎是将“我是冤大头”五个字贴在额头上了。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可以!”

        “什么?”

        秦伯等人几乎以为是幻听了,紧接着又听到楚留仙下一句话,顿时绝了指望。

        “就此成交,你所要的灵材灵药,我会吩咐下去,随时可以调齐?!?br />
        这话楚留仙说得底气十足。

        今时今日的玲琅阁,再非他当初接手时候千疮百孔可比,那些东西不过九牛一毛,甚至不用一时半会,就会弄得周全。

        就在黑袍人松了一口气,既是轻松下来又是欢喜,想着说两句场面话呢,楚留仙的声音继续传入耳中。

        “尊驾?!?br />
        楚留仙拿着茶盏,以盖子刮开茶叶,抿了一口,悠悠说道:“确定不再考虑一下,真正地与我们神霄楚氏,与我楚留仙,进行更进一步的合作吗?”

        黑袍人僵硬地转过脖子,死死地盯着楚留仙,沙哑着声音说道:

        “我要说不呢?”

        这话一出,室内气氛空前紧张,秦伯一个箭步,站在了楚留仙的左侧,右侧被小胖子宽大的身躯挡个严实。

        高个黑袍人身后,不知道是他的儿子还是女儿,紧紧地攥住他的衣角连手都失去血色变得苍白。

        楚留仙摇头失笑,摆了摆手示意秦伯等人不用那么紧张,轻描淡写地道:“你若说不,那便算了?!?br />
        “你不想将我留下?”

        黑袍人冷笑出声,分明就是不信。

        “留下?”楚留仙朗声大笑,“尊驾想多了?!?br />
        他的语气一变,厉声说道:“你要知道,这里是玲琅阁,是神霄楚氏产业,千年名望,岂会为你轻掷?”

        楚留仙的话里分明有不屑之意,黑袍人不仅不怒,反而松了一口气,不放心地又问:“当真?”

        “当真!”

        楚留仙不耐烦地摆手,“尊驾若是不愿,留仙自是不会勉强,明日黎明时候,就有一艘飞舟驶往神霄府,尊驾准时前来便是?!?br />
        “好!”

        高个黑袍人一拱手,拉着同来的挨个黑袍人掉头便走,“今日得见公子留仙风采,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告辞!”

        两人“噔噔噔”地下楼而去,行色匆匆,显然是在怕着什么。

        一直到脚步声远去,楚留仙放才放下茶盏,叹息道:“可惜那孩子,不知将遭遇什么?!?br />
        “可惜可惜?!?br />
        “我,给过你机会了?!?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