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妖术,勒索

    第六章 妖术,勒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它会不会出错?”

        楚留仙一指大铜镜问道。

        不等秦伯回答,他衣袖一展,拂在铜镜上,推动着这面大铜镜重回屏风后面。

        不管如何,让玲琅阁的顾客看到此宝总是不好。

        “仙痕鉴不会有错?!?br />
        秦伯斩钉截铁地说道:“此宝取的是仙过留痕之意,能捕捉到所有踏入过玲琅阁者的气息。

        仙痕鉴虽然不至于真能捕捉仙人气息,但只要对方的修为不到达阴神巅峰,就绝不可逃?!?br />
        楚留仙默默点头,他明白秦伯的意思。

        阴神巅峰,距离阳神一步之遥,真到那个地步,除了为度雷劫,不曾将一点纯阴化为纯阳外,几乎就是阳神真人。

        这样的存在,一身气息全部融入了阴神当中,肉身当真只是躯壳,除非其现出阴神做法,不然天上地下,没有任何宝物能捕捉到气息。

        那等程度的大修士,天下之大,又有几人?!

        仙痕鉴中的那个黑袍人显然不在其中。

        别说昨日时候了,就是此刻,他的气息浮动,虽然是货真价实的阴神境界,但显然不过是初入阴神,离那个境界还远得很呢。

        “这就奇怪了?!?br />
        楚留仙等人互视了一眼,暂时将疑惑压下,回复了原本模样。

        旋即,脚步声传来,先是那个侍女,再是两个黑袍人通过楼梯口,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将客人引入后,那侍女便施礼退下,后面的事情自不是她一个小侍女能参与的。

        “你就是公子留仙?”

        高个黑袍人环顾左右,看得很细,回过头来对着楚留仙问道。

        他这话刚出口,便觉气氛不对,除了楚留仙依然懒洋洋如未睡醒一般,其余的一老一胖一俏,全都怒视了过来。

        黑袍人顿时醒悟,他这话问得有些不礼貌了,对面的可不是寻常商人,而是——公子留仙。

        他还算好,秦伯等人一怒视,自含威,那个矮个的黑袍人瑟缩了一下,哧溜到后面,捉住高个黑袍人的衣角,低头看着自家脚尖,显然是吓到了。

        “果然是一个孩子,看身量不过十三四岁?!?br />
        楚留仙眯了一下眼睛,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来者是客?!?br />
        他这话一出,黑袍人马上觉出压力消散得干干净净,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尊驾,请坐?!?br />
        楚留仙伸手一引,双儿上前给两人安排下座椅,各自落座不提。

        从踏入此门来,高个黑袍人的每一个反应都不曾逃过楚留仙的眼睛,心中大致有数了:“此人既想昂挺胸,胸中偏无底气;既有扬眉吐气感,行事却畏畏尾?!?br />
        “古怪?!?br />
        楚留仙面上不显,待对方落座后,问道:“尊驾有何生意要做,非要与楚某面谈不可?”

        高个黑袍人探手入怀,再伸出手来,将东西往桌上一放,推至了楚留仙面前。

        那是一个遍体金丝的石盒,每一缕金丝都与石质密不可分,并不是后天掺入,显然是某一种天然的奇石。

        金丝石盒停在楚留仙面前,自有秦伯上前打开,瞄了一眼面露惊异之色,旋即收敛不露,将盒中之物取出递给了楚留仙。

        “龙鳞玉符?!?br />
        “还是两枚!”

        楚留仙眉头一挑,将两枚龙鳞玉符托在掌心一看,隐约觉得有一种熟悉感觉。

        那熟悉感觉并不是因为龙鳞玉本身,而是其上的符箓,依稀间似与他腰间的那一枚有着什么联系。

        楚留仙打量完毕,抬起头来,道:“愿闻其详?!?br />
        黑袍人不自觉地抬起头来,道:“这两枚龙鳞玉符与之前的那一枚是一套的,三枚齐释放,便是失传万年的妖术:枯木逢春!”

        楚留仙眼中神光一闪,如闪电照亮,又飞地收敛了起来,直让对面的黑袍人以为是错觉。

        “妖术:枯木逢春?”

        楚留仙把玩着龙鳞玉符,脑子里想的却是那门妖术本身。

        枯木逢春妖术,是上古人妖大战未曾鼎定前,赫赫有名的一个法门,不知道多少大成妖灵在人妖之战的关键时刻,倚仗着这门法术豁出性命,与人族大能酣战到至死方休。

        此妖术下,只要一息不绝,灵力不竭,那些大成妖灵就如同不死之身般,愈战愈勇,再重的伤势都会在一个呼吸间恢复如初。

        后来,妖族战败,人族惨胜后,有吃过苦头的人族大能者掘地三尺,硬生生从妖族幸存者口中,得到了这门妖术。

        只是妖术毕竟是妖术,没有浓郁的妖气难以施展,即便勉强施为,威能也十不存一。

        最后,妖术:枯木逢春到底还是失传了。

        “若只是妖术:枯木逢春的秘法珍贵是珍贵,未免鸡肋。

        但这是制成的符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br />
        楚留仙所想的,也是秦伯,也是王赐龙所想的,他们两个可没有无想空念秘法傍身,自觉地低下头,防止被对面黑袍人看出他们眼中闪烁的亮光。

        黑袍人的话,楚留仙自也不会完全当真,他如当黑袍人不存在似的,径直从腰间取下上一枚龙鳞玉符,将三枚玉符放在一起比对。

        好半晌,他长出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严丝合缝,的确是一套完整的符箓?!?br />
        楚留仙将三枚龙鳞玉符一起扔入金丝石盒当中,虽然明知道他这动作有做给对面黑袍人看的意思,秦伯和王赐龙还是不由得一阵心疼。

        其实楚留仙倒不完全是这想法,而是他的心思已经不在那里了。

        龙鳞玉符,妖术枯木逢春,这固然珍贵,却也是囊中之物,楚留仙更感兴趣的是那个黑袍人本身。

        “昨日里前来,不惜拆散一套符箓,也只是拿出了一枚龙鳞玉符来,今日又毫不吝惜地将其余两枚一次交出,前后态度变化,比起他的修为变化分毫不差啊?!?br />
        楚留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黑袍人,秦伯他们的目光却至始至终都在龙鳞玉符上。

        秦伯他们想的是,赶紧问出对方的条件来,好把东西收入囊中。要知道,如昨日那般未完整的龙鳞玉符,还得花费绝大的力气抹去上面的符箓,再重新制成龙鳞玉符,与这现成的记录奇法的整套龙鳞玉符相比,价值无异于云泥之别。

        好在,楚留仙很快收回了目光,问出了他们最想听到的一句话:“尊驾想要什么?”

        黑袍人抬起头,从怀中取出一个册子推过来,同时道:“除了册子上的灵材灵药,我还要你们送我们去一个地方?!?br />
        “哪里?”

        楚留仙追问的时候,秦伯已经开始翻看册子上内容。

        “神霄府?!?br />
        黑袍人给出了一个所有人意想不到的答案,接着补充道:“我知道你们每隔几天就有一艘飞舟往来神霄府,我要尽快搭乘那艘飞舟?!?br />
        潜意识地,连黑袍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不自觉地加快了。

        楚留仙注意到了,心念一转,便明白了过来:“他哪里是要去神霄府,分明是想在天道山与神霄府间的必经之地,龙川平原下船。

        龙川平原,历来散修云集,错综复杂,别说两个人,就是两百个修士撒入其间,都如一把沙子扬入沙漠,再无??裳??!?br />
        他想明白对方目的的同时,秦伯也大致翻看完毕,凑过来在楚留仙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楚留仙曲起手指,在桌面上敲击几下,淡淡地道:“大量的引气至真灵材料,一部分阴神材料,我们自是拿得出来,不过……”

        “不过什么?”黑袍人不自觉地前倾了身子是。

        “不够?!?br />
        楚留仙语气依然地淡淡的,“你付出的,不够换取这些东西?!?br />
        “吓!”

        秦伯与王赐龙、双儿,齐齐咋舌不已。

        他们可不是外行,事实上,这套龙鳞玉符的价值无可估量,就是放到白玉京上都够资格了,哪里会不够?简直是太够了。

        三人之中尤其是王赐龙那小胖子,顿时以无比崇拜的目光看向楚留仙,心道:“楚哥就是楚哥啊,别看平时不自己出面谈生意,原本还以为他不擅长此道呢,原来是下手一狠如斯,怕把客人都给吓跑了啊?!?br />
        秦伯担忧则更深了一层,就怕那黑袍人拂袖而去,忍不住趁着黑袍人看不到的时候,猛给楚留仙打眼色。

        楚留仙浑若不觉,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靠,还不忘才侧过头来就着双儿的小手吃上一口果脯。

        黑袍人沉默片刻,再次探手入怀,取出了一个乾坤袋往桌面上一倒。

        “哗啦啦”声响,足足有七八件法器洒落一桌,灵光交织在一起,绚烂无法言述。

        楚留仙瞥了一眼,随便取出几样把玩了一番,面上不动,心中却是惊疑:“这些法器无论是样式还是设计理念,无不是万年前流行的,非近代法器?!?br />
        这些法器本身威能,研究价值,这些都可抛开不论,就是寻得炼器高手将其拆解,还原出一部分材料,价值都是不菲。

        秦伯忍不住又开始打眼色了,那是催促楚留仙赶紧答应下来,别把财神爷给吓跑了。

        楚留仙还是没如他的意,眼皮耷拉下来,吐出了两个字:

        “不够?!保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