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章 龙鳞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还没到?”

        小胖子在座位上不住地扭着屁股,时不时地还往楼梯口处探探头。

        他们这是在玲琅阁上,如果等待的人到了,自有人上来飞报,哪里还需要这样探头探脑?

        楚留仙看他那如坐针毡的样子摇头失笑,心里面倒也明白,这胖子并不是真的焦急等待,不过是耐不住性子罢了。

        “也是难为他了?!?br />
        楚留仙都有些为对面这胖子可怜了起来。

        过去的半年间,楚天歌一别不归,只是在三个月前托人传讯,说是正在为楚留仙寻找一门最合适人形真灵的**修行;古锋寒便楚天歌一纸招去,也有数月未见。

        至于林清媗,楚留仙心中存了芥蒂,却是不想见她。

        秦伯有玲琅阁的事要处理。

        于是这般,小胖子这闲人便自告奋勇,愣是陪着楚留仙弈棋半年。

        这段时间,楚留仙大半都在修炼无想空念秘法及各路法术,修为还不到破入通幽境界的地步,底子却夯得扎实无比,不再是当初人前风光,实则只会几门法术的公子留仙了。

        其余的空闲,他不是掌控着各大产业的大局,就是在不断地弈棋,与人对弈,与自己对弈,乐在其中。

        他是欢乐了,可是苦了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王赐龙。

        小胖子一脸苦涩地看着棋盘上一条大龙被逼得抱头鼠窜,还被紧紧缠绕,随时可能愤死,就觉得这棋实在不能下了。

        他把脑袋从棋盘上拔起来,感慨地看着对面似睡似醒,好像永远没有精神的楚留仙,心道:“楚哥越来越厉害了,这棋子倒也没白下??此舛问奔溆肽切┘一锕?,颇有天地万物无不可为棋子的感觉?!?br />
        “以人弈棋,弈己弈人,真是厉害啊?!?br />
        “只是……”

        小胖子欲哭无泪,“我招谁惹谁了?!?br />
        他随手从棋篓中抓取一把棋子,就想往棋盘上扔,准备举手投降了,正在此时,楼道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音。

        上来的是秦伯。

        “公子?!?br />
        他走到楚留仙面前,躬身一礼,手上还捧着一本册子,道:“您让老奴做的统计出来了?!?br />
        “快说说,快说说?!?br />
        “看看咱们这半年究竟赚了多少灵玉?”

        会如此激动的自是输棋临头的小胖子,只见他一蹦而起,“一不留神”碰到棋盘,上面的棋子移位乱成了一团。

        楚留仙笑着指了指小胖子,对秦伯说道:“秦伯,你可是救了这胖子?!?br />
        胖子脸皮何其之厚,浑然不以为意。

        秦伯对这一幕也见惯了,继续道:“一个灵玉没赚,这半年的营收老奴按公子的吩咐,全部换成了几个月后能在白玉京重开之日拍卖之物?!?br />
        自然,王胖子的灵田收益不在其中,不过他显然对那个也不感兴趣。

        紧接着,秦伯便将几个主要的进项详细说了一番。

        一是五农掌管的五丈原大量灵谷出产,冲击了整个天道城市场,一番大战,几乎挤出了各大世家在这方面的份额;

        二是一气元磁石的出售。这方面楚留仙一直觉得亏了霍灵珊,等她从小光明境调来一气元磁石后,想要尝试修炼一气元磁破空闪的修士们几乎都已经高价买完了,据说霍灵珊连运费都没有能赚回来。

        三是各种灵材出手,不过这方面以物易物为主,见不到真金白银。

        秦伯说起前面这些部分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欣喜之色,毕竟他执掌玲琅阁,是亲眼看着半死不活的楚家产业又重新在天道城占据一席之地的。

        说到后来,他的脸色才沉了下来,迟疑地说道:“公子,老奴无用,几月后白玉京大会上,够分量的宝物还是没有收到?!?br />
        秦伯惭愧无地,低下头来,露出一头白,如染银霜。

        他年纪虽大,实力却强,至少今时今日的楚留仙依然感觉不到他的底。这样的强者竟是在半年内老去甚多,可见忧心劳累到了何等地步。

        “有天下会,有公主盟的那些人在有用拆台,秦伯你又何须自责呢?!?br />
        楚留仙安慰了两句,道:“还有时间,车到山前,必会有路?!?br />
        话是这么说,但无论是楚留仙,还是秦伯,两人的脸上都没有太多的轻松之色。

        白玉京要开的是拍卖会,想要的是恢复昔日天下第一拍卖会的荣光。

        拍卖会从来不是以物美价廉量大取胜,讲究的是最顶级的价钱,最顶级的宝物,镇场之宝没有,一场拍卖会还没开始,就失败了九成。

        秦伯知道楚留仙是好意安慰,老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紧接着又皱起眉头,道:“公子,老奴得到消息,几月后公子烨会亲自到天道城,主持天下会?!?br />
        “天元嘛?!背粝刹灰晕獾匦π?,道:“天元落子,最关键的时刻公子烨怎会不到,不然回过头来,他怎么能说击败了公子留仙呢?”

        “那形势就更险了?!鼻夭梢韵爰礁雠穆艋岽蚨蕴ǖ难?,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

        小胖子看他犯难,冒出了个主意:“我说楚哥,秦伯,要不我们学天下会,也放个虚假消息?”

        他说的就是天下会那个仙灵鬼的笑话,公子烨的确是人才啊,一个噱头吊足了,一场场拍卖会下去,最终东西卖了无数,仙灵鬼始终没看到影子。

        最后天下会抛出了一只天灵鬼,就算是交差了。

        据说这天灵鬼还是他们临时高价收到的,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继续跳票多久。

        天下会收到了一片骂声是不错,但拍卖会上东西的确是不错,不少人都大有收获,也就不为己甚了。

        小胖子的意思,显然是来个依样画葫芦。

        秦伯还没说话呢,楚留仙摇头否定道:“不行,公子烨这一套玩多了,我们学步的话,等于露出逆鳞来给他攻击?!?br />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同时也触之则死!

        提起逆鳞,楚留仙他们几个同时心中一动,似乎齐齐想到了什么。

        小胖子下意识地扭头又往楼道口探,他动作刚做出来呢,“噔噔噔”的仓促脚步声传来,一个玲琅阁中侍女慌慌张张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侍女先冲着楚留仙一礼,紧接着凑到秦伯耳边低语。

        楚留仙向来只把握大方向,各种琐碎细节从来放手秦伯,只是拈着棋子,敲在棋盘上,静静地等待着。

        秦伯很快面露喜色,打走了侍女,对楚留仙道:“公子,那人来了?!?br />
        楚留仙和王赐龙今日来此,与其说是对弈,不如说是等人。

        现在,正主儿到了。

        秦伯话说完,便吩咐双儿一起,从屏风后面推出了一面大铜镜,竖在了楚留仙他们的面前。

        “疾!”

        秦伯大喝一声,激了这明显是大型法器的大铜镜,但见得镜面上水光潋滟,波纹涟漪,最终平静下来的时候,显露出了一番景象。

        那是在玲琅阁一楼大堂上,有两个人通体上下黑袍笼罩,无论容貌身材都被掩盖,只能分辨出是一高一矮。

        在镜子里,高个黑袍人拿起一块点心,放到紧张拘束的矮个黑袍人面前,似是在示意他吃下。

        “父子,还是父女?”

        小胖子扭过头来,望向秦伯。秦伯摇头,他也不晓得,皱眉道:“昨日前来,只有高个黑袍人一个?!?br />
        “就是他拿出了龙鳞玉符?!”

        小胖子上下打量着铜镜中,高个黑袍人对疑似他子女者无微不至的关怀,有点不敢置信地问道。

        楚留仙虽然一言不,但一样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个黑袍人的身上。

        片刻后,铜镜上出现了那个刚刚离开的侍女身影,她跑到黑袍人旁低语了几句,两个黑袍人便起身,随着侍女向着楼上走来。

        这面大铜镜玄奥无比,不管黑袍人怎样一步步地走上台阶,转过弯角,始终都能将他的身影,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收入镜中,纤毫毕现。

        楚留仙从镜面上移开目光,从腰上拽下一物,扔到棋盘上,道:“胖子你看,这便是龙鳞玉符?!?br />
        小胖子伸出爪子来把龙鳞玉符抓在手上,眼中都要放出光来。

        楚留仙继续说道:“龙鳞玉符,在你我两家,神霄楚氏和琅琊王氏族中都不曾藏有几块,竟会从这么一个落魄得不敢见人的小修士身上出现,你不觉得奇怪吗?”

        “兴许是祖传的呢,谁没几个厉害先祖,不然早断根儿了?!?br />
        小胖子心不在焉说着,正以胖手捻起龙鳞玉符,对着阳光欣赏着。

        龙鳞玉符约莫是食指和拇指搭在一起形成的圈儿大小,呈现如同鱼鳞一般的自然形状,通体泛出淡淡的金光来,在那方寸之地上,阴刻着无数的符箓。

        关键不在符,而在龙鳞玉。

        龙鳞玉有如玉质地,尊贵更甚,实则非玉,那是真的龙鳞。

        龙鳞者,真龙、蛟龙等龙属皆有,区别在于真龙浑身上下鳞片皆可称之为龙鳞玉,蛟龙一类龙属则只有逆鳞处是。

        以之为符箓,能承受近乎无穷无尽的灵力,理论上连阴神法术都能容纳,各种还有诸般玄妙,非三言两语所能尽述。

        总之,龙鳞玉,为世间有数的符箓材料!

        楚留仙从恋恋不舍的小胖子手中拿回龙鳞玉符,将它在指掌间翻转着,目光重新落在那个一步步走在楼梯上的黑袍人身上。

        秦伯在这时候开口了:“此人昨日清晨前来,行色匆匆,以龙鳞玉符换取了不少远途之物。

        老奴出言挽留,并问他是否还有更多的龙鳞玉。

        此人当时言明日再来,老奴本以为是搪塞之言,不曾想今早他真的来了,还指明有大买卖,要亲见公子,不然老奴也不敢劳动公子来此?!?br />
        楚留仙一笑,摆手道:“下棋罢了,哪里不是下?!?br />
        他刚要继续说什么,神色突然一变。

        “咦?”

        同样惊疑出声的还有秦伯,王赐龙,两人的眉头同时皱起。

        “秦伯?!背粝梢恢妇抵腥?,问道:“你先前说他是什么修为?”

        “真……真灵……”

        秦伯声音干涩,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了不起啊?!?br />
        楚留仙以棋子敲击在棋盘上,出冰冷的清脆声,“一日之内,从真灵至阴神,他是神仙吗?”

        大铜镜中,随着黑袍人靠近,他的身形渐渐模糊了起来,似有强大的力量在透体而出,模糊了镜面。

        楚留仙等人勉强能看到,那黑袍人堪堪要踏入他们所在的房间。

        只差,一个转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