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章 论棋论人,倏忽半年

    第四章 论棋论人,倏忽半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啪~啪~啪~”

        朝阳府中,花田侧畔,碧桃林外,午后让人昏昏欲睡的阳光里,清脆的棋子拍在棋盘上的声音,便是唯一的响动。

        楚留仙把玩着棋子,略眯着眼睛,神光内敛,懒洋洋直如未醒。

        在他的对面,隔着一副棋盘,秦伯捻断几根须,正与楚留仙对弈。

        两人左右,各坐着双儿和王赐龙。

        同样有人观战,两人的处境可大不相同。

        双儿乖巧伶俐,时不时地起来续个茶水,添个点心,除此之外安安静静,不吵不闹。

        她对面的那胖子就是另外一个极端了。

        只见得这胖子不时扭动着屁股,险些整个人趴在了棋盘上,回过头来又是指手画脚,恨不得把秦伯提溜起来,他自个儿上阵。

        端茶送水什么的更是别想了,说得口干舌燥时,他也不嫌弃,径直把秦伯面前的茶水都给一饮而尽。

        秦伯忍无可忍,偏偏来者是客,只好挑起话头,妄图转移那胖子的注意力。

        “公子?!?br />
        秦伯一边落子,一边说道:“您觉得那观沧海兄弟是什么意思?”

        在楚留仙忽来兴致,拉着秦伯对弈之前不久,陈观海和林沧海高矮胖瘦两兄弟刚刚离去。

        想到两人大包小包而来,偏偏又偷偷摸摸由侧门而入,好像生怕让人看到的模样,以秦伯之老成,也不由得莞尔。

        王赐龙这小胖子果然来了兴致,竖起耳朵,暂时消停了一些。

        楚留仙一笑,随意地说道:“还能是什么,无非是鼠两端罢了。他们两兄弟,既不敢违抗那边的命令,又怕我记恨于他们,就来上这么一出?!?br />
        秦伯捻着胡须,道:“公子的意思是,他们想假打一???”

        “真打假打,就得看形势了?!背粝伞芭尽钡囊簧?,落子棋盘,道:“就如这步棋,名为‘试应手’,到底是攻是守,是缠绕还是做活,还要看秦伯你的应对?!?br />
        “他们两个,无非也是如此了。若是东风压倒西风,他们说不准连戏都不演,直接摆明车马站在我们这一边;要是西风压倒了东方,假戏也随时可能振作?!?br />
        以纹枰为例,楚留仙说得再清楚不过。

        他说得淡然,丝毫不以为意,观沧海兄弟的小算盘却惹怒了一旁王赐龙。

        只见得这小胖子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嘭”的一声,满盘棋子都险些蹦了出来,大叫道:“这两个滑头,还真是有几分聪明,敢情便宜都让他们占尽了?”

        秦伯小心地护住棋盘,白了王赐龙一眼,没好说什么。

        楚留仙哈哈一笑,道:“胖子,我看你远比他们两个聪明?!?br />
        “怎么说?”胖子满脸笑容,嘴里问着原因,看他那享受样子分明是居之不疑了。

        “你啊?!背粝赡檬种傅懔说闼?,摇头失笑,随即一指棋盘,“还是从这棋理上说吧。

        以围棋论,开局时候无非是两个选择,一是争实地,二是起大势,二者各有利弊,且不去说它,单说取舍。

        争地就争地,起势便起势,除非对弈双方实力差距巨大,若是不然想要兼顾的,只能是地也守不住,势也起不来,到头来不过是四不像罢了?!?br />
        “着??!”小胖子一拍大腿,满脸赞同之色,至于这里面有几分是为了道理,几分是为了楚留仙的夸赞,那就难说得很了。

        就在众人不忍卒睹地移开视线时,小胖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神秘兮兮道:“你们知道那公主盟后面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留仙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雷影受命调查青铜面具事,暂时离开了道宗,他的消息顿时就闭塞了起来。

        每逢这个时候,楚留仙便真切地感受到平时连踪影都见不得的雷影有多么重要。

        小胖子贼笑忒忒地道:“楚哥,你把他们吓到了?!?br />
        “哦?”

        楚留仙一边落子,一边笑问道:“我又怎么了?今天不是不曾离开朝阳府一步吗?”

        “你是没离开?!毙∨肿右涣秤胗腥傺?,“可是你的威名笼罩过去了?!?br />
        楚留仙被这胖子毫无遮掩之意的马匹拍得浑身一哆嗦,忙道:“说正事?!?br />
        小胖子往他这边挪过来一些,道:“他们都说楚哥你厚积薄,刚刚重新化生真灵,就一举突破到入冥境界。

        暴风雨夜,鏖战玉带河,杀通幽、入冥散人者七,诛阴神尊者一,后飘然而回?!?br />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错非那些事情听着耳熟,的确像是他做的,他几乎都要以为是在听着什么传奇故事了。

        听到这里,他忍不住打断道:“胖子,这话是谁说的?”

        胖子理所当然地道:“来这路上,跟那茶馆过,听里面的茶博士说的?!?br />
        “果然,我就说这用词?!?br />
        楚留仙恍然大悟。

        修士与凡人在某些地方还是相同的,如喜闻乐见这些传奇故事,故而凡人城镇中所在多有的茶馆茶博士一类,在天道城中也不稀罕。

        胖子被戳穿也不是在意,继续道:“欧阳兰那个女貔貅本来还想着煽动他们来找你麻烦,不求什么,就求烦得你没法专心修炼或是经营产业?!?br />
        “楚哥你猜怎样?”

        胖子笑得肚子都痛了,“哈哈哈,冷场了,竟然冷场了,没有一个人肯搭腔。听说活狸猫欧阳兰脸都绿了,一再重复公子烨的分析,说楚哥你不可能有入冥修为,肯定是借用了什么底牌,说不准就是压箱底的手段了。

        最后逼不过,有人就站起来说,不管楚哥你是否达到入冥境界,实力方面公子中已经无人可以比肩,这种触霉头的事情,有别雪陈林一个人就够了?!?br />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br />
        胖子在那捧腹大笑,楚留仙持棋子的手顿在棋盘上,险些没拿稳跌落下去,毁了一盘好棋。

        他心中庆幸不已:“幸好幸好,幸好他们自己吓自己,不然的话……”

        楚留仙想到十余个别雪陈林那样的人找上门来,顿时觉得乌云把天都给遮了。他就是三头六臂,就是有再多的手段,再强的应变,也不可能滴水不漏。

        站得越高,摔得也越痛,真到那地步,一切休矣。

        楚留仙正自长出了一口气呢,小胖子凑过来,问道:“楚哥,你到底有没有到入冥境界?”

        楚留仙看了他一眼,只见得在这胖子一对小眼睛里,闪着的尽是期待的光。

        “没有?!?br />
        楚留仙没有虚言掩饰的意思,直接给出了答案。

        小胖子失望了一下,随即又活跃了起来,笑道:“哈哈,早晚的事情,话说回来,没到入冥境界就能斩杀阴神,岂不是更威风?!”

        楚留仙摇头失笑,心道:“这小子,倒是调节得快?!?br />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说话中弈棋,秦伯就已经招架不住,久久不曾落下一子。

        好半晌,他终于把上半身从棋盘上拔了起来,没有落子,反而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公子,您说他们那些人小动作不断又有何用?终究伤不得我们筋骨?!?br />
        秦伯的用心谁看不出来,小胖子直接笑骂道:“秦伯你眼瞅着就要输了,别想岔开话题赖掉,快下,快下?!?br />
        一旁双儿看到秦伯被点破用心后垂头丧气模样,终于忍不住了银铃般笑出声来。

        “何用?”

        楚留仙含笑说道:“四面烽火,八方云动,最后,落子天元,与我决一胜负!”

        话音落下,楚留仙从棋篓里拈起一枚棋子,夹在食指和中指间,高高抬起从右侧带出一条弧线,重重落在棋盘上:

        “天元!”

        ……

        ……

        “啪!”

        冷暖玉所做成的棋子,重重地拍在棋盘上,落子天元。

        小胖子王赐龙抬起头来,得意洋洋地道:“楚哥,你看我这一手如何?”

        在他的对面,楚留仙半眯着眼睛,倚靠在座位上,随意地应着,毫不客气地道:“不怎么样?!?br />
        看小胖子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旁边侍候着的双儿捂嘴“噗嗤”笑出了声来。

        此时距离当初王赐龙投靠,公子会盟,已是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半年间,小胖子见天在朝阳府中出没,双儿与他熟悉了,也就没有初见时候拘束。

        不过这会儿,他们可不是在朝阳府中,而是在天道城,玲琅阁内。

        他们,在等一个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