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章 留仙之下,岂有公子?!

    第三章 留仙之下,岂有公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公主盟……”

        一块金字招牌,上书这三个大字,立于屋子正中,四面八方不知多少道目光投过来,落到这三个字上的时候,目光都有些闪烁,目光的主人更是浑身不自在。

        这叫什么事??!

        奈何,他们就是不想看这三个字都不成,偌大的空间里,只有这个招牌上的字是光亮的,其余无不是黑漆漆一片。

        四面八方,皆有墨色绸布垂落下来,层层叠叠,交叉错落,将一切光线阻隔。

        遑论其他的了,在场的众人都看不清楚其他人在什么角落,到底有多少人在此。

        房间太大了,别说人数不可能多,即便是几百人洒下来,在这般光线下都别想能看得清楚。

        这里当然大了,他们所在的地方,赫然是天下敬氏在天道城最大的产业——天下会中。

        天下商行天下会,当世第一大的拍卖行,这里虽不是总店,依然是气势磅礴,非等闲所在能媲美。

        众人等得愈地焦躁了,“公主盟”三字又太过刺眼,有那性急的忍耐不住,喝问道:“公子烨还没有到?他把我们召集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们送这三个字过来?”

        这声音陌生无比,在场的不少人听在耳中,竟是分辨不出是哪家的公子?

        此人的话正对了不少人心思,顿时有人出言符合,场中变得喧闹了起来。

        “这是谁?”

        角落处,陈观海和林沧海两人低声私语着。

        “谁知道呢,公子烨可不是仅仅找了我们?!?br />
        “嗯,据说咱们的那位兄弟也来了?!?br />
        说到这里,两人沉默了下来。

        在别雪公子陈林未至前,他们两个便是陈林家族在道宗的代表,何等的风光?

        别雪陈林一到,虽然他对汇集那些乌合之众没兴趣,不少人还是与他们疏远了起来。

        放着大腿不抱,抱他们两根腿毛?那些平民修士又不傻,自然有着自己的算盘。

        话说回来,观沧海兄弟这段时间过得可是不怎么惬意啊。

        头顶上突然多出了公子留仙、王二少、别雪陈林,以后还会有公子烨等几尊大神,就像是乌云沉沉压下,走路都得低头,生怕一不留神就招了雷。

        想到伤心处,两人相顾叹息,落寞凄凉。

        如他们两人般窃窃私语者不少,眼看天下会中渐渐嘈杂了起来,“刷”的一下,一道光打在“公主盟”招牌上。

        招牌下,多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年方二十的女子,算不上什么绝色,只是脸上始终带着浅笑,望之亲近,浑身上下包裹着湖绿色的缎袍,将身材烘托得凹凸有致。

        “女貔貅?!?br />
        “欧阳兰!”

        看到那标志性的浅笑,不少人一眼就认出了这女子来,正是公子烨最得力的住手,号称只进不出,最能招财的女貔貅欧阳兰。

        欧阳兰见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吐气如兰:“我家公子路上有事耽搁到了,今天不会到了?!?br />
        场中一时安静了下来,沉抑的气氛如同凝固。

        在场的都是各家公子,家族或有大小,傲气却是一般无二,一个个虽不出言,但那种愤怒只要置身其间,就绝不会感觉不到。

        欧阳兰不愧是公子烨的左右手,丝毫不以为意地道:“诸位稍安勿躁,我家公子到也不到,其实并无区别,此次会盟的用意大家想必都明白了吧?!?br />
        用意?还能是什么用意?

        不知道多少人嗤之以鼻,只是不想与欧阳兰一个下人相争罢了。

        不错,不管欧阳兰有多能干,多少人捧着她,但在在场的公子们眼中,也不过是一个下人。

        “刚刚有人说得不错?!?br />
        欧阳兰环顾左右,她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散出宝蓝色的光,就好像是猫儿一样,伸出纤纤素手一指“公主盟”招牌,道:“我家公子召集大家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让你们看这三个字?!?br />
        “公子烨是什么意思?”

        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其声之尖锐,如要撕裂了层层黑幕,将声音主人的暴怒显露无遗。

        公子烨这是什么意思?侮辱所有人吗?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天下会中不断有人起身,气氛空前紧张。

        欧阳兰不为所动,语笑嫣然地道:“我家公子的意思很简单?!?br />
        “只要有公子留仙在,你们自称‘公子’,宁无愧乎?!”

        “修仙界中传诵‘公子’二字,尔等敢应否?!”

        “在他公子留仙面前,你们可有底气自称一声:‘本公子’?!”

        欧阳兰一声高过一声,一句重过一句,到得最后,近乎喝问。

        天下会中,一片沉默,那种压抑至极限,紧张到极点的气氛,无形中消散得干净。

        有那灵醒者,大致把握到了公子烨的意思了。

        欧阳兰缓了口起,胸膛处的剧烈起伏平复了下来,恢复悠然姿态,浅笑道:“我家公子说了:既不为公子,那便称公主吧?!?br />
        “公主盟……公主盟……原来是这个意思?!?br />
        “既不为公子,那便称公主吧!”

        这是屈辱,却只能受着,无法爆出来的屈辱。因为欧阳兰的几声质问,无人敢应。

        “我家公子还说了……”

        欧阳兰语气依旧,白皙的小手在招牌上抹过,一字一顿地道:“什么时候压下了公子留仙,什么时候公主盟就可以换成公子盟了?!?br />
        “诸位以为如何?”

        没有人回应她,天下会中沉默依旧,正因为其落针可闻,故而一个个重新落座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

        欧阳兰笑了,笑得很开心。

        “公子烨就是公子烨??!”

        “果然好手段?!?br />
        角落处,观沧海两人赞叹不已,“不愧是能与公子留仙掰掰手腕的狠角色?!?br />
        “谁说不是呢是,区区‘公主盟’三字,就让我们同仇敌忾了,明明晓得其目的,还是不能不向着他的安排去走?!?br />
        “真是了不得??!”

        如他们兄弟一般的感慨,在此刻的天下会中所在多有。

        欧阳兰看掌握住了局势,趁热打铁地道:“那好,现在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对策……”

        她话还没说完呢,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不用算上我?!?br />
        “嗯?”

        欧阳兰,观沧海,场中所有人,都将目光汇聚到了声源处。

        “刷”地一下,白光迸出来,一个白衣似雪的男子半拔玉剑,白光正是从玉剑上释放出来的。

        虽未飘雪,一室皆寒。

        别雪公子,陈林!

        欧阳兰笑容僵了一下,问道:“别雪公子何意?”

        “没什么意思?!?br />
        别雪陈林悠悠然地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只是本公子不屑与尔等并列?!?br />
        “公子还是公主,本公子当在剑上论,当与那公子留仙正面争个高低?!?br />
        “蝇营狗苟之辈,也配称一声‘公子’?”

        “笑话!”

        一番话,打尽了在场所有人的脸,别雪公子陈林拂袖而去,满是讥诮味道的话从其背影处悠悠传来:

        “本公子宁愿一辈子在公子留仙手下败得灰头土脸,也羞与尔等为伍?!?br />
        “言尽于此,告辞!”

        话音落下,别雪陈林的身影消失在层层幔布下,不见了踪影。

        “陈林哥哥,你等等我啊?!?br />
        欧阳兰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的时候,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出,乌珊慌慌张张地追着别雪陈林而去,跑得远了还不忘回头嚷嚷道:“傻蛋大哥,有什么热闹回头记得告诉我啊?!?br />
        黑暗中,一声叹息,一个男子声音既是无奈又是宠溺地道:“这丫头,这就把当哥哥的卖了?”

        “是他,乌重胤!”

        “金玉满堂长公子!”

        乌重胤与他妹妹可是不同,少小成名,这一出声顿时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

        “刷!”

        欧阳兰原本还只是沉下来的脸色,彻底地黑如锅底了。

        乌珊怎么说话的这是,他们这是商量大事,怎么就成热闹了?

        还有,她这一开口,众人的注意力又被乌重胤所吸引,之前苦心营造的氛围荡然无存。

        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欧阳兰才算是缓过起来,重新挤出了浅笑,道:“公子留仙是那么好对付的话,他陈林也不会一输十几年,撞得头破血流?!?br />
        “我们继续吧?!?br />
        她这话刚落,观沧海两人就是一哆嗦,抬头一看,正对上欧阳兰宝石一般的双眸……

        ……

        “苦也~~”

        踏出一片黑暗的天下会,陈观海和林沧海两位相视苦笑。

        明明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身上,他们却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下来,比起天下会里还要暗。

        不仅是暗,想到了朝阳府中的那一位,他们浑身上下都觉得冷飕飕的。

        “前期狙击玲琅阁,绊住公子留仙手脚的事情,怎么就落到我们哥俩的身上了?”

        “陈林不干,我们就逃不掉了?!?br />
        两人怨天尤人了半天,想到绊住楚留仙手脚的苦差他们干了,回头天下会正面硬撼白玉京的荣光是属于公子烨的,心中就怎么也平衡不了。

        “怎么办?”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颓丧。

        “要不我们……”

        好半晌,林沧海迟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天上。

        那里,浮云掩城郭,日暖玉生烟,白玉京沐浴在阳光下,熠熠生光辉,直如天上宫阙,偶落人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