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楚王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留仙踏入厅堂中,第一眼就看到一个小胖子绕着火树银花在那啧啧有声,指手画脚。

        在他旁边,秦伯一脸的无奈之色。

        火树顶上,依然顶着银花一朵,大小如前,本来就是凭依出窍之体的那一朵。

        昨日楚留仙回来后,银花一入厅堂,仿佛感受到火树的存在,自行飞起落向其树梢,颤动一下,重新长在了一起。

        错非是银花萎靡,不负之前银光灿灿,楚留仙几乎看不出它曾被摘下过。

        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修养,火树银花当能恢复旧貌。

        楚留仙并没有掩饰脚步声,他刚一入内,王赐龙就霍地一下转过了身来。

        四目相对,两人脱口而出。

        “楚哥?!?br />
        “王小二?!?br />
        “呃~”

        小胖子脸上肥肉颤动着,笑容僵在脸上,跟哭一样。

        天知道这小胖子最讨厌这称呼了,换成别人敢这么喊,他早就合身扑上来,一屁股坐下去。

        但是,偏偏喊出的是楚留仙,小胖子一口气憋住,满脸郁闷之色道:“楚哥不带你这样的啊,我王二少好歹来者是客吧,给点面子嘛?!?br />
        楚留仙哈哈一笑,他也说不清楚为何会脱口而出如此称呼,只是在看到王赐龙那一脸喜庆的笑容时候,心生亲切之感,不由自主地就如此称呼了。

        “好,给你面子,二少,请坐!”

        楚留仙在天上白玉京画卷前坐下,伸手一引的同时,招呼双儿上茶等等。

        旁边秦伯松了口气,总算是不用再应付这位小祖宗,浑身轻快地站到了自家公子的后面。

        小胖子毫不客气地落座,同时道:“别别别,二少那是给别人叫的,楚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胖子吧,听起来顺耳?!?br />
        公子以前是这么称呼他的吗?

        楚留仙不知道,也没兴趣深究,老实不客气地道:“王胖子,你在我面前晃荡了多日,今天终于舍得登门了?说吧,可有什么事情?!?br />
        他其实是想问,王赐龙为何放着那公子会盟不去,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登门?只是这事不好由他先开口,显得太过看重那个所谓的公子会盟了。

        公子会盟,既是会盟,总有一个由头,除了楚留仙这个最树大招风的公子外,还有其他的目标吗?

        那显然是冲着楚留仙来的。

        面对他的询问,王赐龙抿了一口双儿送上来的香茗,笑嘻嘻地道:“兄弟来,当然是恭喜楚哥你了?!?br />
        “哦?!?br />
        楚留仙不置可否地应着,没有接话的意思。

        王赐龙也没有提他是来恭喜楚留仙大展神威呢,还是喜得宝物呢,亦或是其他的什么,不过是一个话头罢了。

        扯过之后,又是闲谈了几句,王赐龙神秘兮兮地说道:“楚哥,听说你属下五丈原主事,叫什么五农的,在四处寻人购买灵田?”

        楚留仙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事?!?br />
        想起这事他就有几分郁闷,本想着在五丈原灵田一方面施展手脚,积累下一定的资源,以为了大半年后的白玉京重开作准备。不曾想,各大世家,各个宗门,都将灵田视做命根子,一亩都不肯相让。

        想当年,这些道宗左近灵田,太半都是属于楚家的,被人一步步蚕食至今,现在想要买回来却比登天还难。

        楚留仙这段时间见五农的次数不多,哪一次五农不是唉声叹气,眼瞅着一回比一回老相。

        “兄弟明白哥哥你的意思?!?br />
        王赐龙胸脯拍得震天响,“这事在我,在我?!?br />
        楚留仙纳闷了,心道:“我什么意思?我都不知道你就知道了?”

        这事没法问,楚留仙只得闷在肚子里,旁敲侧击:“胖子你是什么想法?”

        王赐龙极其豪迈地从怀中抽出一封玉盒,往桌上一放,示意秦伯去取,口中道:“一世人两兄弟,楚哥你是我亲哥,正好兄弟手上有些灵田不耐烦经营,就一起交给哥哥了?!?br />
        “什么?”

        楚留仙手一顿,按在秦伯递上来的玉盒上。

        “有这等好事?”

        怔住的不仅仅是楚留仙,秦伯也是手一抖,险些把玉盒给落地上去。

        包括双儿在内,楚留仙他们都以一种怪异地眼神望向王赐龙,好像他浑身上下镀了一层金,是那散财佛爷化身一样。

        楚留仙上下打量着王赐龙,一直看得这个小胖子浑身不自在了,才若有所思地收回了目光,信手一抹推开玉盒。

        玉盒内,层层叠叠紫金田契,每一张上都书写了田亩数量,分属几品,适种什么灵植,哪年哪月交割……

        楚留仙瞥了一眼,就将玉盒推给秦伯。

        秦伯飞快地翻动了一番,冲着他点了点头,这意思是:玉盒中田契,差不多是琅琊王氏在道宗左近所有灵田的总和。

        “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留仙沉吟了一下,直接了当地问道。

        这般大手笔,可不是什么哥哥弟弟之类的能一笔带过的。

        小胖子还是在笑,笑得轻快无比,好像他推出来的不是什么王氏在道宗所有灵田,只是一根鹅毛般,毫不在乎地道:“楚哥你向来不肯分心他顾的,这回突然想要经营灵田,定然是要做出点成绩来,压敬烨那小子一头。

        我们这一批人里面,谁是楚哥你手脚,那公子烨想占着经营产业上的成就与楚哥分庭抗礼,我王老二第一个不服气?!?br />
        “咱们什么时候不是并肩作战,这次怎么能例外?!

        王胖子说到慷慨激昂处,又换了一副笑脸道:“家里那些老不死的昏了头了,说什么我王老二的月供全都从产业上出,天道城的产业全部交给我打理,盈亏自负,你说这不是逼死我了吗?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真心不觉得。

        琅琊王氏在天道城中的产业蒸蒸日上,不比神霄楚氏将产业交给楚留仙是存了让他变卖的主意,那些可都是能生灵玉的富矿。

        至于什么在经营产业上也压制公子烨一头,不让他有借口与自身并驾齐驱什么的,天地良心楚留仙从来没有想过。

        不过看小胖子提起此事时候笃定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真心如此想的。

        楚留仙也懒得辩驳那些,以手指关节敲击在桌面上,好半晌,开口问道:“胖子,具体你想怎么处理?”

        王赐龙一推六二五,道:“全部交给楚哥了。

        这些灵田上要种植什么,楚哥你说了算,最后按田产分我五成就好?!?br />
        五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似是公正,然而不论是楚留仙还是老于世故的秦伯都明白,事实上不能这么算的。

        灵田能种灵植,产灵谷,本身的经济效益是其一,其战略作用,辐射作用,更是关键。

        王赐龙如此道来,真算是鼎力支持了。

        楚留仙想到刚刚这胖子话里面的内容,不由问道:“这些灵田上原本种植的灵植呢?”

        问话时候他还在想,要全部将其改换还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不管是时间还是精力,都够五农去头痛上一阵子。

        没想到王赐龙大手一挥,道:“全铲了?!?br />
        “什么?”

        楚留仙心肝儿一颤,问道:“然后呢?”

        小胖子得意洋洋地卷起袖子来,霎时间整间厅堂朦胧星光笼罩,如坠星河间,又似银河卷起浪头,涌入厅堂里。

        在他的手腕上,一枚典雅高贵,有星云环绕图案的时计静静地躺着。

        看到这件时计,楚留仙想到了什么,以古怪的目光看着那胖子。

        王赐龙犹自不觉,自得地道:“我把那些东西全给卖了,托人找了天工百家,弄了这件百氏出品,限量的星云时计,楚哥你看如何?漂亮吧?”

        楚留仙木然点头,他还能说什么呢?

        秦伯和双儿的反应比他大多了,一个踉跄一下险些闪了老腰,一个差点把手里的茶盘子给扔了出去。

        至少几百万方灵玉,换了这么一枚时计……

        两人望向小胖子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好大的猪头,上书一个“冤”字,简称:冤大头。

        楚留仙比他们淡定多了,借着品茶的当口沉吟了一下,再抬起头时便下了决心。

        他将茶盏向着桌面上重重一放,伸出一只手来,道:“好,并肩作战!”

        王胖子大喜,从座位上蹦起来,抓住楚留仙的手一阵摇晃,大笑道:“并肩作战!”

        “我就说嘛,你就是我亲哥,我们是一个妈生的,公子留仙说一,我王二少不会说二!”

        楚留仙哭笑不得,心道:“这什么跟什么啊,这胖子嘴巴彻底没门?!?br />
        旁边秦伯和双儿以手捂脸,直觉得自家公子与这胖子联合,真是有点——丢人??!

        楚留仙倒是不觉得,他做出如此决定并不完全是因为那些灵田,更多的是他愈地感觉到了伙伴的重要性。

        昨日里,玉带河畔,霍灵珊事,就是前车可鉴。

        一番欢笑后,胖子神秘兮兮地道:“楚哥,你听说了没有,今天他们在那会盟?!?br />
        楚留仙神色不动,笑道:“哦,他们没有请你吗?”

        “请了?!?br />
        王赐龙的脸色怪怪,好像在憋着什么,道:“哥,你知道他们那盟叫什么名号吗?”

        “名号?”

        楚留仙愕然,他还真没注意,雷影也没有提及,不知是觉得不重要呢,还是没有打听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赐龙胖腹大笑,就差在地上打滚了,“叫……叫公主盟!”

        “楚哥你听听,公主盟啊,公主盟,笑死我了?!?br />
        好半天,他才顺过气来,楚留仙还在那错愕着,脸上神色十分之精彩。

        “啊呸!”

        王赐龙义愤填膺地道:“就这,也敢来请我?我王二少丢不起那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