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二章 神泣,龙悲(下)

    第二十二章 神泣,龙悲(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静室当中,声声诡异,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咦?!”

        楚留仙闪电般地收回手,诧异地望向青铜面具。

        “错觉吗?”

        他很肯定,刚才抓住青铜面具的一瞬间,静室当中的确响起了异声,然而在此时,四下安静得可怕,连呼吸和心跳的声音都清晰可问。

        “有古怪?!?br />
        楚留仙定了定神,再次将手伸向青铜面具。

        在他的手掌抓住青铜面具的一瞬间,如之前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留仙这回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马上放手,而是侧耳聆听了起来。

        声音很低沉,似是在很遥远的地方,或是在很深的地方,压低了暗暗地饮泣着。

        “这是女子的声音?!背粝芍辶酥迕纪?,想不明白为何只要一碰到青铜面具便会如此,他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运起了无想空念秘法。

        无想空念之为秘法,自不是简单可成的,真正说来,楚留仙掌握的也不过是第一层境界罢了。

        此秘法分为三层,一层是如其名,务必使得心中无想,脑中无念,于大清静中悟大自在,蕴养住精神;

        二层是于无中生出有来,但凡有想,自是我想;但凡有念,必是我念;

        三层则是千年以降,只有阳神真人楚怀雍修成,除此之外,再无一人能迈入那个门槛。

        虚无缥缈的第三层且不去说它,单说这前两层,就有不可测之威能。

        第一层,修身,护体,养命,至正至纯,无上大道之始;

        第二层,掌控无形的神魂精力,既心灵之力,化虚为实,影响现世,出而为雷霆风暴,收而能心念如石。

        楚留仙在玉带河畔,能以无想空念秘法打了神方尊者一个措手不及,实是有侥幸成分,若非天降豪雨,怒雷滚滚,如何能引得天雷,一举消融神方阴神,奠定下胜局?!

        言归正传,楚留仙此刻施展出来的,正是无想空念秘法的第一层境界。

        此法一出,他的眼中神光尽数内敛,恍如睡着,手上动作却片刻不停,将青铜面具缓缓举到面前。

        在这个过程中,那如泣如诉的异声消逝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原来,那声音只存在于我的心中?!?br />
        楚留仙神色淡淡的,将青铜面具一点点扣在面上,“我心不动,诸邪不侵?!?br />
        “我倒要看看,这青铜面具的后面,到底有什么?”

        一念方生,青铜面具无缝般贴合到了他的脸上。

        霎时间,楚留仙脑子里“轰”的一下,在一片空白中,生出了鲜艳的色彩。

        ……

        天苍苍,万里晴空;野茫茫,一望平川。

        明明是艳阳天,偏有凄风雨。

        楚留仙感觉不到身体,只觉得似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的视线,从如在哭泣的高空中一路向下拉。

        罡风凛冽,迷蒙了视线,当一片朦胧散去,世界重新恢复了鲜艳色彩的时候,眼前场景已是大变。

        那是一处荒郊野庙,或许曾经香火鼎盛,有千年古铜香炉沾满尘灰,有金碧辉煌的庙宇剥落彩绘,一片颓唐意味。

        在楚留仙的目光落到庙宇本身上的一瞬间,眼前场景再次大变,回过神来时候,他已置身在庙宇当中。

        “咦?”

        楚留仙惊奇地望向庙宇上供奉的泥塑神像。

        那是一尊女子的塑像,宫装典雅,仪态大方,容颜端正,自有一种悲悯与慈祥的韵味在其中。

        让楚留仙惊异的是,这一尊女子塑像竟然在动。

        女子塑像剥落了泥胎上黯淡无光彩绘,艰难地冲着楚留仙行了一个万福的礼。

        在她的旁边,有两男两女的童子,随之五体投地参拜。

        以庙中神像,参拜楚留仙!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诧异之余,眼中那女子塑像雕刻出的容貌忽然鲜活了起来,幻化出了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子容颜。

        女子凄婉哀怨,满脸乞求之色,泪水大滴大滴地滑落下来,偏偏听不得她零星半点的声音。

        “你……”

        楚留仙刚想询问,强大无比的吸力凭空自后生出,他骇然回望过去,但见得身后有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将他的目光,他的感觉,尽数吸入了其中。

        “啪~”

        楚留仙将青铜面具拽了下来,胸膛上下起伏,剧烈呼吸如扯破风箱。

        “好家伙!”

        楚留仙心有余悸地看着静静躺在他掌中的青铜面具,疑惑不解,“这个青铜面具到底是何等宝物?戴上后怎会出现那般幻象?”

        “不?!彼×艘⊥?,又否定了之前的看法,“不,那不是幻象?!?br />
        楚留仙心中有数,若非他以无想空念秘法放空一切杂念,或许所见不会如此清晰,如此完整,仿佛是那一幕幕真切地在眼前上演一般。

        “没想到,你身上竟然似乎还有深深的谜啊。

        那个女子是谁?她为何而落泪?

        这些,怕都不是一时可解?!?br />
        楚留仙斟酌了一下,将青铜面具放置在一旁,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只能暂时放下了。

        “真没想到,这青铜面具不过是机缘巧合下所得,竟似大有来头?!?br />
        楚留仙带着几分遗憾,又是饶有兴致地拿起了化龙钵盂,心道:“还有此物,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br />
        将化龙钵盂在手中摩挲了一下,楚留仙的神色瞬间就是一动。

        “上面有字?”

        上面有没有字不知道,但有清晰的印刻纹路却是一定的。

        不管是文字还是纹路,皆是细不可见,只有最细微的触感明确无误地存在着。

        楚留仙闭上了眼睛,将全部精神都凝聚在手上,一点一点地摸索了过去。

        片刻后,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候,有欣喜,也有遗憾:“上面是这件混元一气化龙钵的御使咒文,可惜内容不全?!?br />
        不错,混元一气化龙钵便是是此宝的名称,楚留仙更是知道这其实一件佛家法器,不知为何会落入神方尊者之手。

        这一点随着神方尊者陨落,已注定是不解之谜,楚留仙没有在上面多花费心思,沉吟起他在钵体上所得之咒文。

        咒文当有上下两部分才是,其中上半部分被是抹得干干净净,惟有下半部分完整留存了下来。

        这下半部分,正是昨日神方尊者以重伤之躯施展出法术的关键了。

        原来这件混元一气化龙钵中,镇压了一条不知道存在于多少年前的神龙精魄,只要念动咒文,化龙钵就会逼迫龙魂释放出力量来,引动五行之属的任何一种力量化为神龙受人驱使。

        以龙魂所能释放出来力量的极限为极限,下限则是周遭该五行灵气的浓度,昨日是在玉带河底,故而一击有如此威能。

        “只是下半部分,就有如此威能,不知道那被抹去的上半部分,又是何等神奇?”

        楚留仙悠然而神往,摩挲着混元一气化龙钵,恨不得当场试验一二。

        要御使此宝倒也简单,只要以灵力震动出声,念动那条咒文,便能引出化龙钵中力量,折磨得龙魂苦不堪言,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强忍屈辱为人驱使。

        楚留仙一边摩挲着化龙钵,一边以灵力震动在口中默念咒文之始,混元一气化龙钵中灵光盈盈如水,有一条纤毫毕现的泥鳅般小龙在其中游走。

        一遍,两遍,三遍……

        楚留仙凝神望去,亲眼见得小龙在短短时间里,不知道多少次撞击化龙钵,动作中满是决然,充满不甘,不自由毋宁死的一往无前。

        可惜,堂堂龙魂精魄,空有至强力量,却连肉身都没有,不管是自由,还是死亡,皆为奢望。

        随着撞击渐多,化龙钵如同不耐烦地反击一般,淡不可闻的梵唱佛音响起,佛光普照一钵,金莲处处盛开,小龙翻滚着,挣扎着,看上去痛苦无比,永无止尽。

        “悲哉!”

        楚留仙皱起眉头,将混元一气化龙钵放到了身前,失去他的驱动,这件法器安静下来,钵中的灵光与龙魂也随之隐没不见。

        “化龙钵如禁锢,龙魂即为囚徒?!?br />
        “以无止尽痛楚,逼迫龙魂俯?!?br />
        “这件法器……”

        楚留仙摇了摇头,心中都有些动摇,怀疑它到底是否佛家法器了。

        这何尝有佛家慈悲为怀的味道,反倒显露出几分魔性来。

        “或许,与它被抹去的那段咒文有关吧?!?br />
        不得其解下,楚留仙只得暂做此想。

        他沉吟良久,最终将混元一气化龙钵捧起至视线平齐处,既似自语,又如是对化龙钵中龙魂所说:“不到危急存亡关头,我不打算动用此宝?!?br />
        “但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步,就只能得罪了?!?br />
        “他日如有机会,楚留仙当还君自由,以为赔罪?!?br />
        话音落下,楚留仙直接将混元一气化龙钵放入乾坤袋中,随手抓起青铜面具长身而起,推门而出,喝道:

        “雷影何在?”

        ps:第四卷终!

        另,3o号晚,24点整,本书就要上架了。最关键的时刻到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6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