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一章 神泣,龙悲(上)

    第二十一章 神泣,龙悲(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化龙钵法器虽好,不抵公子留仙一人情。

        楚留仙话里传递的意思,轻易地被霍灵珊解读出来,顿时怔了一下,望向楚留仙的目光顿时就不通了。

        一双美目星眸,都在放出亮光来。

        化龙钵法器的威能之强,从此刻犹未平静的玉带河就能看出一二了,不管它有着怎样的缺陷,仅此威能,就能傲视同侪,少有法器能与之抗衡。

        这样的宝物,比不得自身一个人情,这是怎样骄傲的性子才能毫不犹豫地做出抉择。

        “公子留仙不愧是公子留仙,果然骄傲得很?!?br />
        霍灵珊不知道是褒是贬地道出这么一句话来。

        楚留仙洒然一笑,并没有回应。他自己知道,他如此选择骄傲或有,但主要原因却并不是这点。

        “虚伪应承,内心实非,此时我不屑为之。

        然而,真正的人情,又岂能是单纯宝物所能换来的?

        今日可为宝物换来,明朝就能为宝物弃去?!?br />
        这番想法,楚留仙自是懒得与霍灵珊分说,随她琢磨去。

        霍灵珊深深地看了楚留仙一眼,再次一抖离合神光。

        “啪”的一声,又有一样东西从神光中甩出,坠落在地上滚到了楚留仙的脚边。

        “加上这个,可够?”

        霍灵珊很认真地看着楚留仙,很认真地问道。平平淡淡的语气,淡雅疏离的态度下,有掩盖不住的执着。

        “呃……”

        楚留仙瞥了一眼脚下之物,无奈点头:“够了,这个人情,我承下了?!?br />
        一件展现出无边威能的顶级法器换不得他的人情,霍灵珊又取出的那样东西却能让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要是有第三人在场,定然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场没有第三人,楚留仙一低头,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那滚到他脚边的不是其他,赫然是一个人头!

        楚留仙不用检查,猜也能猜到那是谁的人头。

        “看来双儿真的有追上霍灵珊和巧儿,霍灵珊也的确出手帮助双儿离去,还斩杀了此人?!?br />
        楚留仙当时将双儿送离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吩咐她赶紧追上离开不久的霍灵珊。

        他这么做是预料到了对方会派人追赶,自身又势必腾不出手来,故而只能指望对方没有追上,或者双儿先一步赶上霍灵珊他们。

        脚下的人头证明,楚留仙并不是多此一举,堪称先见之明了。

        楚留仙没有心思多看,随手一掌压落,地面上出现一个陷坑,恰好容纳人头。

        他将人头扫入陷坑当中,掩上浮土,便算安葬。

        在对方的遗体上动什么手脚,楚留仙不屑为之;要将其厚葬摆个怜悯之色,他也没有那个兴致。

        如此这般,正是恰到好处。

        做完这些,楚留仙抬起头来,道:“霍仙子,我家那傻侍女可安好?”

        霍灵珊依然是清淡模样,淡淡地道:“看不出留仙公子你还蛮在乎那丫头的,她没事,依你的吩咐办去了?!?br />
        她没有交代巧儿去向,楚留仙想来当是陪伴着双儿前去找秦伯去了。

        他刚想再问,神色突然一动,住口不言。

        霍灵珊回望了一下,道:“人来了,灵珊不便多留了,他日有机会,再与留仙公子品茗论道?!?br />
        话音落下,她头也不回,飘然而去。

        几乎在霍灵珊刚刚离去的当口,不下数十修士从四面八方而来,多是听到玉带河中动静,临时从各处赶过来的。

        楚留仙目送着霍灵珊远去后,没有去理会那些突然出现的修士,低头沉吟了起来。

        “奇怪!”

        “霍灵珊这么个淡雅的女子,执着一个人情作甚?”

        “想不明白?!?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在心里面留个种子,便暂且抛开了,随即苦笑出声:“说到人情,这回迷楼戏子倒是与我结下好大的善缘?!?br />
        迷楼戏子先赠摄宝灵镜,那个是楚天歌强要来的;

        他再赠分水刺,既是礼物,也是一个善缘。

        今日,楚留仙仗之得了好大的便利,这个善缘便是结下了。

        “回头吧!”

        楚留仙无法再想下去,抬起头来一看,只见得四面八方修士,竟是越聚越多了起来。

        此刻,玉带河水渐至平静,然而前来的修士大致还能从残留的灵气波动,判断出不少事来。

        再看楚留仙立身在那,不少人脸色瞬间大变,惊呼出声:“入冥境!”

        “公子留仙竟是入冥境界!”

        一时众人哗然,聚焦在楚留仙身上目光之火热,几乎将他给点燃。

        真灵境,有真灵化生,既不能离体,也无有神识,只能靠着自身来掌控,衍化诸般法术;

        通幽境,真灵能离体一段距离,飞行往来无碍,当依然没有神识,仅凭修士不是操控;

        入冥境,至此境界,能暂时将神魂离体,纳入到真灵当中,除了不能离开身体太远,也没有完全摆脱肉身的限制外,几乎与阴神无异。

        楚留仙能与敌大战,能言行自若,怎么看都只能是到达入冥境的样子。

        楚留仙闻言只能苦笑,他还能说什么?

        之前大战正酣,如此误解让楚留仙占得便宜不少,若非那几个散人修士心存忌惮,畏畏尾,束手束脚,怕是胜负还得两说呢。

        不说别的,小山丘上,他们一拥而上,楚留仙除落荒而逃外,就没有别的路可走。

        到了这会儿,这个误会可没什么好处,反而让楚留仙如坐针毡。

        他面色不动,心中十分着急。

        一夜神游,一刻酣战,到了这会儿,他一身灵力消耗殆尽,凭依的银花也有萎靡的迹象,拖不得太长时间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就在楚留仙眼看要绷不住劲儿,周遭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他忽然长出了一口气。

        楚留仙在角落处一块巨石边上,看到秦伯与双儿身影,正竭力不引人瞩目地向他招着手。

        “总算是……来了?!?br />
        楚留仙一边庆幸,一边张开双臂,散去了一身灵力。

        失去了灵力的掩盖与支撑,楚留仙的出窍之体顿时感到在不远处有一个强大吸力作用在身上,如一个黑洞,要将他吞噬入内。

        楚留仙全无抗拒,以出窍之体席卷一身宝物收获,连带着从空中跌落下来的萎靡银花,化作一道流光投向了秦伯和双儿所在的巨石后面。

        这一幕自是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当众人将目光投射过去的时候,双儿和秦伯领头,由八个壮硕无比的大汉抬着一顶轿子,从巨石后面走出。

        轿子无顶,有一罗伞遮阳。

        罗伞呈红皇二色交织,缀璎珞丝带,悬珠玉做帘,华贵无比。

        恰值云收雨歇,朝阳初升,晨曦之光亮,水珠之晶莹,尽数集中在了冠盖罗伞上,闪耀出夺目的光彩。

        轿子上,罗伞下,楚留仙以一手托额,一手敲打着轿子的扶手,八个壮汉箭步如飞向前。

        看到这一幕,闻讯而来的众修士中多有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心中十之**想的是:原来公子留仙将肉身放在这里,交予手下守护,自身真灵离体,斩杀外敌于深河下,啧啧啧,果然了得,盛名之下无虚士云云。

        轿子转眼间从人群从穿过,向着道宗山门方向而去。

        一众修士自是不敢阻拦,无不是一脸欣羡地目送着楚留仙等人远去。

        天知道晃荡到半路,楚留仙便昏昏睡去,一夜激战,精神损耗,其疲倦更胜过**煎熬。

        一日好睡,到了第二天傍晚,他方才于静室中伸着懒腰醒来。

        片刻后,盘坐在云床上,楚留仙的面前一左一右,分别摆着青铜面具和化龙钵盂。

        犹豫了一下,他缓缓伸出手,抓向了青铜面具……

        \.6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