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八章 水中花(下)

    第十八章 水中花(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弟!”

        “可是找到了公子留仙?”

        灵力震荡,在河水里依然传出声来,声声入得楚留仙的耳。

        他恍若不闻,把身子蜷缩得更小,缩入那个“三弟”的怀中,摆动其四肢做出游泳的假象,飞速地向上浮起。

        “三弟,三弟?”

        声声呼唤,震动河水涌动,白沫浮出,原本清澈的河水显得有些浑浊了起来。

        楚留仙依旧一声不发,偷眼向上望去。

        只见得靠近过来的黑影是五人,四个居前,一个押后,河水模糊了视线,楚留仙勉强分辨出这五人当中没有一个是那个沙哑声音的老大。

        “近了!”

        楚留仙判断了一下距离,屏气敛息,摆动尸体做出游泳动作也愈发地剧烈了起来,做出了好像是惊恐戒惧的姿态。

        水中视线受阻,那四人果然没有察觉到异常,围拢了过来。

        “三弟,公子留仙在何处?你可找到了神方尊者?”

        其中一人靠近,在手中伸手抓向“三弟”的肩膀。

        “不能等了!”

        楚留仙心提了起来,此时靠近他看到片刻耽搁,几人都施展了类似避水诀一类的法术,怕是再等下去还会出现什么意外。

        “他们毕竟修为高深,迟则有变,不能等第五人靠近了?!?br />
        楚留仙放弃了一网打尽的想法,在最近的那人手搭在“三弟”肩膀上的瞬间出手了。

        “嗤!”

        锋利的分水刺穿透了“三弟”的胸膛,带着他的尸体向上,撞入了最近那人的怀中。

        楚留仙神sè一动,大半没入了“三弟”胸膛中的手臂一送,一搅。

        “啊”的一声短促惨叫传入耳中,楚留仙目光越过“三弟”的肩膀,看到最近那人口中气泡涌出不住涌出,显然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楚留仙不敢停留,双脚在“三弟”的身体上一蹬,顺势拔出分水刺的扑向另外三人。

        事出突然,那三人没有戒备,只是听得惨叫,再见得两个结义兄弟姿势古怪地歪向了一旁,不等他们弄明白呢,浑浊的河水中寒光闪烁。

        一点寒光是分水刺!

        两点寒光是楚留仙带着冰冷杀意的双眸。

        “公子留仙!”

        三人齐齐惊呼出声,慌忙抵挡。

        慌乱中,他们与那三弟犯下了同样的错。

        楚留仙借着分水刺的威能,水中穿行如履平地,游刃有余地闪躲开三人的攻击,钻入防守的缝隙,连施展法术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留下,只有分水刺寒光,带出如火殷红。

        “三哥……四哥……”

        押阵的那人大喊着,灵力震荡着河水,声音远远传出,却不曾得到哪怕一个回应。

        声声闷哼,声声气爆,声声惨叫……

        最后,一朵朵殷红水中花绽放出来,死亡的凄美。

        “啊~~”

        那人怪叫一声,以双手火扇法器挥舞分开河水,溺死鬼般拼命地向上游去。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能看到楚留仙的身影,自家兄弟却一个个地惨死,无形中幽黯的河下在他眼中就是恐怖的深渊,楚留仙的实力在他心中无限的放大,大到他没有跟其正面放对的勇气。

        “嘭~”

        火扇散人狼狈地破水而出,跃入空中,手忙脚乱地拉开背后法台箱,火光四shè,铿锵有声,一座燃烧着火焰的法台在不住地组合成形。

        “七弟,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沙哑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正是众人的老大。

        不等那个火扇散人七弟回话,“嘭”的一声,楚留仙从玉带河中跃出。

        暴雨模糊了视线,楚留仙蕴含着强大神魂jīng力的目光穿透了雨幕,将河面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不远处,在离河面一两丈高处的地方,火扇散人脚下有火焰法台在组合,已是到了最后阶段;

        上首处,离地十丈,那个沙哑散人悬浮空中,脚下踩着一座树根虬结的庞**台。

        这座法台看上去就好像是在最深的林间,有千年古树为雷所击,留下的半截树墩庞大根系,一起炼制而成的。

        “楚留仙!”

        沙哑散人看到自家兄弟恐惧而慌乱,楚留仙追杀而出,哪里不知道河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猜不到其他兄弟的下场,哪里能想不通楚留仙入水的目的。

        “啊啊啊啊~~”

        他怪叫出声,撕心裂肺,“恨我入你算计,害了自家兄弟,楚留仙,我誓不与你干休!”

        怒喝声中,沙哑散人浑身灵力暴动,座下古树法台黑光与绿光交替浮动,庞大的根系张开如同有着无数手指的巨掌,飞快地延伸开来。

        “好家伙!”

        楚留仙暗暗心惊,这庞大根系不住伸展开来,恍若妖魔之手,覆盖了河面,张牙舞爪而来,端是恐怖无比。

        “要是被这些树根纠缠住,一时脱身不得都是轻的,怕是还有什么其他玄机在其中,沾都不能沾一下?!?br />
        面对沙哑散人的暴怒和攻击,楚留仙明明知道其厉害处,偏偏没有闪避,没有还击,反而将目光落到了不远处那个火扇散人的身上。

        “不能让他组成法台,不能让他缓气定神?!?br />
        “速战速决!”

        楚留仙面沉如水,他能感觉到在水下有暗涌在形成,在扩大,无形的压力透过水面压在他的心脏上,让他生出几不能呼吸之感。

        明明知道身后的水面平静如故,只有雨打河水生成的涟漪无数,可是在楚留仙的感知中,那平静的河面似乎都在化作一个巨大的漆黑漩涡,能吞噬一切。

        “神方尊者的手段绝对非同小可,我的时间不多了?!?br />
        楚留仙不敢再想,连忙收敛了心神,指着火扇散人的方向,张开一只手来,向上一托。

        “砰~”~

        火扇散人脚下河面爆开,粗如水牛的水柱喷涌而上,比起泉水裂地而出高及十丈的威力还大上十倍,以一河之力,化泉涌爆发!

        “趵突泉涌!”

        楚留仙大喝出声,水柱冲击在火扇散人的身下,他没料到有这一手,组合将成的火焰法台瞬间被冲散,其上烈焰尽数为河水所熄灭。

        “机会!”

        楚留仙见得火扇散人慌乱间失去平衡,法台又是四散开来,心知机会到了。

        他心念一动,手上脱落下两枚灵气环豁然爆开,jīng纯的灵气激发了一气元磁石,再现天品法术一气元磁破空闪。

        “嗤!”

        楚留仙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残影又瞬间被电shè而来的树根刺穿,他的真身则闪现到了火扇散人的身后。

        就在此时,穿透了他留下残影的树根汇同其余,绕过圈子疾风暴雨而来。

        在这一瞬间,楚留仙出手了。

        “去吧!”

        他双手在火扇散人的身后猛地一推。

        “不~”

        沙哑散人惊觉不对,想要收手却是来不及了。

        “嗤嗤嗤嗤~”

        无数树根如无数根箭矢,无数条鞭子,或是洞穿或是纠缠,火扇散人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一身jīng血瞬间被树根吸干。

        误杀了兄弟,沙哑散人一时怔住了。

        这一恍惚间,楚留仙出手了。

        他伸手在腰间四灵玉带上一抹,朱雀旗落入掌中。

        这件法器,楚留仙以法台驱使尚且勉强,何况此刻空手?

        楚留仙眼中寒光一闪,现出决然之sè,毫不犹豫地狂催仙域根本法,狂暴的灵气涌入了朱雀旗中。

        霎时间,“啪啪啪~”朱雀旗迎风而涨,旗幡招展,猎猎有声。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沙哑散人两眼赤红,状若疯狂,转瞬间几兄弟皆死,还有一个人是死在他的手上,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人所赐。

        楚留仙浑若不觉,不管是沙哑散人的怒吼声,还是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树根,都不曾让他分心半点。

        突然,楚留仙手上一颤,朱雀旗似乎握之不住,就要离手飞去。

        “就在此时?!?br />
        楚留仙一咬牙,将仙域根本法凝聚而来的灵气尽数灌入朱雀旗中。

        顿时,朱雀旗上火焰暴涨,鲜红如水,颤鸣声声,似是不堪重负。

        “去!”

        楚留仙上半身后仰如弓,瞬间弹回,朱雀旗离手掷出,直插向沙哑散人。

        半空中,朱雀旗“嘭”的一声,豁然炸开,竟是承受不住楚留仙灌入其中的狂暴灵气,一件极品法器,就此毁去。

        一缕火线,从毁去的朱雀旗中激shè而出,迎风化作朱雀火鸟张开羽翼,合身扑向古树法台。

        这个时候,最近的一根树根离楚留仙的眼皮只有三尺,飞行急速,若抽鞭破空,形势险到了极点。

        楚留仙一动不动,连眼珠子都没有向电shè而来的树根方向瞥上一眼,死死地盯着火焰朱雀扑在古树法台上。

        “轰~”

        朱雀火岂是凡火,楚留仙不惜毁去朱雀旗发出的一击岂是等闲?

        顷刻之间,火焰毁去了法台上一切法术,蔓延过去将虬龙盘根老树燃成一团火炬,火光烛天不让雷光耀眼,照亮了方圆百丈漆黑河面。

        “噗通~”

        一声闷响,火人一般的沙哑散人还不得死,挣扎着跃下坠入玉带河中。

        战斗至此,不过电光石火,漆黑的河面上方才浮出几团殷红血sè,如水中花开,娇艳美丽。

        楚留仙从空中坠下,眼见得几朵水中花为暗涌搅得粉碎,如有怒龙在河底咆哮,随时可能破水而出。

        “来吧,神方尊者,现在就剩下我们了?!?br />
        “嘭~~”

        水面似墙迎面撞来,冰冷的河水再次覆满了楚留仙周身,他整个人不住地向下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