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水中花(上)

    第十七章 水中花(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公子……”

        双儿很想冲回去,然而脑子里依然回荡着楚留仙的交代,最终一咬银牙,流着泪向外狂奔而去。

        雨,在这个时候倾盆而下,雨幕如瀑,晦暗了天地。

        时而就有电光雷火闪过,照亮了山丘。

        山丘上,有七八散人围拢,jǐng惕地隔着十余丈距离,看着傲然挺立的楚留仙不敢靠近。

        纵然风雨如海浪拍打在身上,没有一个人动得一下。

        顷刻之间,所有人都如水中捞起来的一般,浑身湿透。

        “公子留仙?”

        散人中,一个沙哑的声音穿透了风雨,正是此前领头向着神方尊者禀告的那人。

        楚留仙神sè不动,淡淡地回道:“正是本公子?!?br />
        那些散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愈发地jǐng惕,小心地又后退了几步。

        “真灵离体,神而明之,言行如常,恍如真人?!?br />
        沙哑散人咬着牙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短短时rì,你竟然就修炼到了入冥境界,真是愧煞我等。

        不愧是公子留仙,不愧是谪仙人!”

        “入冥……”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出窍之体的情况,与入冥境界的真灵离体的确很像,也难怪别人误会。

        眼前这个情况,如此误会正合他意。

        天知道一个小雷音咒,一式无想空念,楚留仙体内早就贼去楼空,正抓紧时间回气呢。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双儿的身影化作一个黑点,风雨中几乎看不到了;神方尊者沉入了玉带河中,显然受伤不轻,一直没有再出现。

        沙哑散人带着众人依然远远与楚留仙对峙着,想要上前动手,又顾忌重重。眼前这位可是真灵境界就曾灭杀过不少通幽、入冥散人,现在晋升入冥境界,不知会是何等厉害?

        对峙了片刻,沙哑散人突然开口:

        “三弟,四弟,你们速去救尊者。老二,你去追那个丫头。

        剩下的人就随我一起,好好与公子留仙亲近亲近?!?br />
        沙哑散人显然地位甚高,一声令下,剩下几人就围拢了过来,只有被他点到名字的三个人略显犹豫之sè。

        “大哥,可是……”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不决。

        他们的目光时不时地就瞟到了楚留仙的身上,其意不言自明。

        “他们倒是兄弟齐心啊?!?br />
        楚留仙看在眼中,知道那三人是怕他们离去后,其余人等不是他的对手。

        “我的话你们没听到吗?!”

        沙哑散人厉喝出声,那三人不敢耽搁,应命而动。

        同一时间,包括沙哑散人在内,其余的四个散人无不是jīng神凝聚,肌肉紧绷,将手伸向身后背负的或是箱子,或是包裹。

        不用说,他们这是jǐng惕到了极致,准备第一时间动用法台,与楚留仙拼上一场了。

        楚留仙却没有与他们在此“亲近”的想法,“哈哈”一笑,做出了一个让沙哑散人等人措手不及的举动。

        “哱~!”

        楚留仙脑后现出光环,辐shè到身后数尺形成椭圆形的金sè光门,他猛地向后一靠,巨兽呼吸般的气爆之声响起,徒留一道面带微笑的残影留在原处。

        “一气元磁破空闪!”

        沙哑散人大惊失sè,他明显是下过功夫,瞬间认出这门法术的根脚,冲着分成两头狂奔而去的兄弟大喊:“小心!”

        他这是怕楚留仙通过破空闪各个击破。

        楚留仙再现身的时候,已是下了小山丘,出现在玉带河畔。

        “噗通”一声,他一个猛子扎入水中,留下一脸jǐng惕之sè的散人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好!”

        沙哑散人一边足尖一点,飞下了山丘,一边喊道:“快,他这是要去杀尊者?!?br />
        “拖住他!救人!”

        好家伙,原来是要打蛇七寸啊,一众散人如梦初醒,除了追着双儿而去的那个外,其余人等忙向玉带河扑去。

        “扑通扑通~”

        入水之声接连响起。

        话分两头,且不说沙哑散人等是抱着怎样舍身拖延的悲壮之心,只说楚留仙一头扎入了水中好,头脸至于全身尽数一阵清凉。

        夜sè下冰凉的河水无孔不入,好像在寒冬有调皮女子把冰冷小手塞入衣服里,楚留仙全身上下一哆嗦,思维也随之清明了起来。

        在他入水的一刹那,沙哑散人的话还是传入了耳中。

        楚留仙借着冲势向着河中沉去的同时,心中失笑:“我可不是去追杀,我这是逃命呢!”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自身底细,他哪里是什么入冥境界,不过是一个刚刚化生出了真灵的小散人罢了。

        只能说,他的出窍之体太过有迷惑xìng,同时人的名儿树的影,太过让人忌惮。

        “他们几个,哪一个不是通幽、入冥境界的高手,真要一拥而上,我怕是只能立刻以第三层破空闪逃命去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自知之明楚留仙有,不过一颗强者之心,他一样有!

        “不过现在到了水中,就大不相同了?!?br />
        楚留仙一念及此的时候,在水中下沉无力,巨大的浮力作用在身上,托着他就要向上浮去。

        在那一瞬间,他勉力睁大眼睛,向水深处望去。

        玉带河底,河床之上,有一头头戴青铜面具者盘膝而坐,双手捧一钵盂念念施法,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也同时抬头望来。

        神方尊者!

        yīn神消融,身受重伤的神方尊者。

        楚留仙瞬间将对方的情况打量了一遍,心中jǐng钟长鸣:“即便是yīn神消融,身受重伤的尊者也还是尊者,小觑不得?!?br />
        两人目光一碰既收。

        神方尊者凝神于钵盂中,楚留仙抬头望向河面。

        在那一刻,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必杀之意。

        在那一刻,楚留仙清楚地感受到了神方尊者的怨毒,他的狂怒,好像此刻在河底渐生的暗涌。

        “来吧!”

        楚留仙双臂张开,任由浮力将他托向河面,“看看是我先杀尽了你的手下,再来与你做过一场,还是你先完成法术!”

        “咱们,拭目以待!”

        收敛心神,飞速上浮的过程中,楚留仙很快就看到一个,两个,三个……一个个黑影从上面扎下来。

        “等的就是你们?!?br />
        楚留仙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笑意,他入水的目的本就不是神方尊者。

        “在无想空念化神霄天雷过后,原本最强的神方尊者短时间内就是最弱一环,而自以为最弱的你们,其实才是最强??!”

        “可惜,你们看不到这一点?!?br />
        楚留仙笑容愈发地冷了,直如他掌中突然出现的一抹寒光,冰冷得直可冻结河水。

        河水并未被冻结,正相反,他掌中寒光所在处,河水如遇礁石,豁然两分。

        ——分水刺!

        楚留仙掌中赫然是迷楼戏子临行前送予他的上古神道宝物分水刺。

        近了,近了,近了!

        转眼间,最先扎入玉带河中的一个散人已经看到了楚留仙。

        “他是老三还是老四来着?”

        楚留仙记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持分水刺,自下而上,逆袭直刺那人的咽喉部位。

        那人持一柄蛇矛法器,在看到楚留仙的瞬间滞了一下,慌忙持矛当胸刺来。

        “果然!”

        楚留仙眼中闪过一抹奇光,他注意到这一刺的速度很慢,非常之慢,比起在陆上这等高手出手至少慢了五成。

        原本凌厉无比的一击,落在楚留仙眼里顿时成了龟爬。

        “受死!”

        楚留仙双腿在水中一蹬,整个人如游鱼而上,以分水刺为先导,轻易地绕过了蛇矛法器,分水刺带出分水破浪的尖锐之声,抹过了那人的喉咙。

        灵力爆发,破体而入,裂咽喉,破血脉,断颈骨,爆心脏……

        一击而亡。

        抹喉的瞬间,楚留仙在对方眼中看到震惊,不敢置信,好像死到临头了还在质问:怎么会这么快?

        说来话长,当其时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楚留仙在分水刺抹过的同时,另外只手第一时间堵住蛇矛散人的喉间创口。

        一击毙命的重伤,到头来只有几缕淡不可见的血丝在水中稀释开来。

        楚留仙整个人蜷缩着,贴在蛇矛散人的尸体上,别扭地带动对方无力垂落的手脚划动。

        上浮,上浮,继续上??!

        头顶上,寒彻骨的玉带河水中,几个黑影迅速地靠近……

        PS:今天三更,晚点还有一章。

        另,推荐朋友的一本书:《道行》:大浮离世界,一个独行少年,偶得机缘得入道途,修真xìng,悟道德。竹杖芒鞋,一步一个脚印,过苦海,踏道行,证道长生。

        [bookid=2820043,bookname=《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