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三章 夜半无人私语时

    第十三章 夜半无人私语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伯雄死了?”

        楚留仙飘飞到五层琅琊楼外,一个带着浓浓惊讶之意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他们在说楚伯雄?”

        楚留仙心中一动,原本玩闹之心顿时收敛了起来,凝神倾听,同时小心地窥探了过去。

        透过半开的窗户,他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在临窗的室内。一个坐着,一个躬身侍立在一旁,像极了楚留仙与秦伯一起时候模样。

        坐在椅子上的是那个跟他挤眉弄眼,做诸般怪相有一段时间的小胖子。

        在小胖子旁边弓着身子的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

        “怪不得了?!?br />
        小胖子自然没有察觉到窗外有人窥探,自顾自地说道:“我说楚哥怎么连着七八天都闭门不出呢,十之仈jiǔ跟这事有关?!?br />
        楚留仙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虽不中,亦不远矣?!?br />
        老者的脸sè有些古怪了起来,忍了又忍,没忍住,提醒道:“二少,您可比公子留仙还长了几个月?!?br />
        “叫习惯了?!?br />
        小胖子摸着脑袋,不以为然地道:“不说这个,王叔咱继续说那楚狂人,他是怎么死的?”

        王叔接下来所说的,与楚留仙从神霄雷影口中得知的几无二致,只是一些小细节没有那么详尽罢了。

        楚留仙皱了皱眉头,倒也不算太惊讶。

        千年世家,并立于世,彼此之间怎么会少得了埋下棋子,打探消息之类的,只要不做得过火,践踏了底线,一般都算不得什么。

        说完了楚伯雄事,小胖子拍着大腿感慨了起来:“哎,我们琅琊王氏怎么没有这等人物,要是有的话也来上这么一出,以后出门我王二少就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祖上是某某某,你看,英雄了得吧?”

        小胖子王二少没看到王叔的脸sè愈发地古怪了起来,在那嗟叹惋惜不已。

        楚留仙听到这里,心道:“果然是他!琅琊王氏二少,王赐龙!”

        当初秦伯就曾要将王赐龙到来之事告知楚留仙,只是当时楚留仙一门心思都在开坛**上,他没能逮着机会。

        昨rì里,秦伯瞅准了将事情一说,楚留仙顿时将其与这小胖子联系了起来,这会儿一听果然。

        公子留下的记录当中,对这小胖子也有提及,只是他似乎对此人颇为无语,记忆中小胖子的形象模糊不已,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想起此人就头痛,实在不想回想等等。

        楚留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兄弟对人有这样激烈的情绪,不由得就多有留心,这才能轻易地将人对上号来。

        了解了大概后,楚留仙本来就没打算多呆,就要转身离去了。

        恰在此时,沉默了一会儿的房中,那个王叔的声音再次响起。

        “二少?!?br />
        王叔踟蹰了一下,一咬牙说道:“您为什么对公子留仙如此关注呢?”

        这段时rì王二少的作为他可是看在眼中,明明对那个什么书痴孙敬的**丝毫不感冒,他还是风雨无阻一天不落,宁愿在云台道场上睡大觉。

        说到后面,王叔的语气带出了几分激动,道:“二少,您与那个公子留仙一般,都是世家公子,论起身份地位,我们琅琊王氏哪点不如他神霄楚氏?你这又是何必呢?”

        所谓主辱臣死,王叔此刻就有点这么个意思。

        在他看来,自家二少眼巴巴地凑上去,一副我就是跟你混了的样子,堪称是屈辱啊。

        身为下人,他无法说出重话来,可是之前的几句规劝,完全将其心思表现无遗。

        小胖子倒是好脾气,笑嘻嘻地听完,最后还站起来扶着有些激动的老爷子坐下,这才惬意地赖回了椅子里,道:“王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自然有我的理由?!?br />
        “什么理由?”

        这话王叔险些脱口而出,临到头来觉得质问的意味太重,碍于主仆之别,生生咽了下去。

        小胖子敷衍了两句,又眉飞sè舞了起来:“王叔,你注意到没有,楚哥愈发地定得住xìng子了?!?br />
        “你看看,整整二十天??!”

        小胖子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在这二十天里,不管我怎么作怪,楚哥都稳如泰山,就好像不认识我一样。这分明是等着我自己上门去表明态度,这就叫稳坐钓鱼台,愿者上钩??!”

        “以前的楚哥厉害是厉害,到底傲气了一点,直来直去,没有这么稳,也没有这么狡猾?!?br />
        小胖子说到最后,忍不住摩拳擦掌了起来,眉毛扬得要飞了起来:“跟在这样的公子留仙身边,那肯定是更加的风光无限,你说是吧……”

        “呃~”

        小胖子这才发现,那王叔老脸涨得通红,胸膛剧烈起伏,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实,窗外的楚留仙也差不多,要不是出窍之体,脸上定然也是火辣辣的。

        他心道:“小胖子啊小胖子,你真是高抬我,天地良心,我是真没认出你来啊,什么稳坐钓鱼台,那还是我吗?”

        楚留仙在脑子里幻想了一下,怎么都觉得小胖子所讲述的那人是何等气定神闲,一切尽在掌握中,倒是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只是得出这个结论的由头着实古怪了一些。

        好半天的功夫,王叔才顺过气来,一脸的万念俱灰,直觉得自家二少很有点受虐成狂的味道,怎么人家越不把他放眼中,他就把人捧得越高,越觉得值得追随呢?

        “哈哈哈~~”

        小胖子眼睛骨碌一转,就知道王叔在想什么了,笑道:“王叔,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自有我的打算?!?br />
        “什么打算?”王叔又燃起了希望。

        小胖子窝在座位上,怀念地道:“王叔,你知道我跟楚哥是怎么认识的吗?”

        王叔摇头。

        小胖子接着说道:“当时我们都是六岁,你知道的,小时候咱长得胖,年纪又小,头顶上的大哥太混蛋,咱没少受欺负?!?br />
        王叔先腹诽了一句“你现在也不见得就瘦了”,继而心有戚戚然,小时候的王二少的确不怎么滋润。

        “记得六岁那一年,我们几家把年轻一代集合在一起,弄些事情给我们做,里面的意思你知道的?!?br />
        小胖子悠悠地道:“那会儿嘛,大哥那混蛋带着一群跟屁虫在旁边看热闹,看我被欺负还在那鼓掌,真心不是东西?!?br />
        这家族内部的争斗,王叔不好说什么,只是在那点着头。

        “就是在那一次,我被打倒在地上,后背上还骑着人,好一阵欺负。

        旁边的一块青石上,有一个小孩在那晒太阳,感觉跟谁都不是一拨,谁也都不配跟他一拨。

        闹得厉害了,他从石头上坐起来,抛下两个字……”

        小胖子学着那个语气,活灵活现:“呱噪!”

        “那些小王八蛋自然不干啊。小孩一句话不说,过来cāo起地上的石头,把他们全给干翻了?!?br />
        小胖子说到开心处,自个儿先乐了起来,笑嘻嘻地道:“当时最倒霉的就是陈林那家伙了,他只是路过啊,就被楚哥一石头撂翻,坐到地上哇哇的那个哭啊?!?br />
        “你说好玩吧?”

        王叔点头,想到只有六岁的公子留仙冷酷酷地说“呱噪”,一言不发拿石头把一群小公子全给撂翻外带误伤了一个,就觉得很有意思。

        小胖子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道:“我当时就想啊,以后死活要跟楚哥站一起,要多威风有多威风?!?br />
        “后面好几年,就都是这么过来的?!?br />
        小胖子摇头晃脑,说出了一句让王叔jīng神一振的话来:“现在想来,那时候果然是小孩子想法,真真可笑啊?!?br />
        王叔满脸期待,道:“那二少现在作何想法?可是大不相同了?”

        他期待着自家二少说出要如别雪陈林一般,将公子留仙视为毕生之敌,竞争对手,战胜他,超越他云云。

        小胖子毫不犹豫地道:“当然不同了?!?br />
        “怎么可以站一起,我肯定要躲到他后面去??!”

        “你没听说过大树底下好乘凉吗?跟在楚哥后面,又是威风八面有好处,又不用拼得要死要活吃苦受累,这好事哪里找去?”

        “你说对吧?”

        小胖子得意洋洋地望向王叔,只见得这老爷子如斗败的公鸡一般,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那个表情,怎一个怒其不争,怎一个万念俱灰所能形容啊。

        小胖子一脸无辜地挠着头,不觉得他的话有什么问题,继续说道:“据说楚哥手下五丈原最近动作不小,嗯嗯,这倒是一个机会,明天我就去登门拜访?!?br />
        “以后的rì子,好过喽?!?br />
        “砰!”

        一声闷响,紧接着琅琊楼中传来了小胖子迷惑着急的声音:“王叔,王叔,你怎么晕倒了?”

        ……

        “这个王二少,倒是有意思?!?br />
        楚留仙脸上带笑,就想要下来,恰在此时,一个白衣女子如盛开的水莲花,从街上小碎步地跑了过去。

        女子没有抬头,自然没有发现头顶上空还飘着一个人呢。

        “双儿?”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心中好奇,“大半夜的,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