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千修半师

    第八章 千修半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形真灵?!”

        楚留仙想过很多次他的真灵会是什么,尤其是在做了那个四灵俯首的梦后,更是以为他的真灵会是四灵之一,亦或是四灵集合。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真灵竟然会是一个人!

        “世上有过人形的真灵吗?”

        楚留仙想不出来,怔怔地看着他的真灵彻底地凝成。

        此刻,金sè心湖停止了波涛汹涌,上空中乌云散尽万里晴空,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环绕在一个顶天立地般的身影周围,低语着不舍离去。

        “这就是我的真灵吗?”

        楚留仙的目光停留在金sè湖面上负手而立的一个身影上。

        漫天花雨缤纷落下,那是片刻前从外界蜂拥而入的力量所化,正是这些力量最终帮助真灵化生出来。

        此刻,花雨依偎环绕在了人形真灵左近,光彩却被他身披的那一袭华服掩尽。

        真灵华服以玄sè为底显露肃穆威严,用鎏金为纹呈现尊贵神秘,衣料一望便觉不是人间当有,纹路无非天上云篆玄奥。

        他的头顶上,一顶紫金冠似是吸进了天地华彩,融入了无穷尽的大道秘传。

        楚留仙心中悸动了一下,这身装扮他分明没有看过,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无比地想要看清楚真灵的相貌。

        他猛地抬起头来,目光落向了真灵脸上,旋即,浓浓的失望之情将他淹没。

        真灵的脸上浮动着一层云雾,似是带着目光无法穿透的面纱,将面容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五官之中,只有一双眸子曝露在外。

        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

        楚留仙的目光一与之相对,如在漆黑的夜空当中,望见了两颗璀璨的星辰,熠熠生辉,摄人心魂。

        不知不觉间,楚留仙的心神好像都被那双眸子吸入其中,浑然而忘我……

        ……

        “嘶!”

        云台道场中,倒抽了凉气的声音响起,不知多少人下意识地低头,避开那璀璨的双眸。

        他们本能闪避的不仅仅是璀璨双眸,更是人形真灵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睥睨一切,俯瞰众生的威严。

        震撼过后,道场中窃窃私语有声。

        “真的是人形的真灵??!”

        “可惜看不见面目,不知道是怎样风采人物?!?br />
        “公子留仙是谪仙人,说不准这真灵就是他在仙域的仙人之身呢?”

        “那可未必,万年来谪仙降世不在少数,可没听说过有谁是前世之身为真灵的?!?br />
        “总之当非人间人物就是了?!?br />
        “仙人真灵啊~~”

        ……

        议论声传入了台上楚天歌等人的耳中,三个yīn神尊者皆是一皱眉头。

        通天道人回过身来,面向众人道:“楚留仙真灵化生已成,尚须一段时间蕴养方能醒来,尔等且散去,莫要在此呱噪?!?br />
        通天道人何须人物,下方千余修士,不管是何等修为怎样身份,在他开口的瞬间无不是噤若寒蝉,唯唯诺诺。

        在众人退散开来之前,不知是何人当先,众人对着还没清醒过来的楚留仙,行了一个半师礼节。

        千余修士,在台上望去如疾风过麦田般起伏,行半师礼,感激楚留仙开坛**,传授天品法术。

        楚天歌、迷楼戏子、通天道人,三人见得如此,无不是面露笑容,退了开去,并不与楚留仙一同受此礼节。

        云台道场上,无形中显得庄严而肃穆。

        千余修士一批批默默行礼,默默离去,这一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广为流传,为一时佳话。

        片刻后,云台道场上除了通天道人他们三尊yīn神外,只剩下楚留仙,以及秦伯与双儿两个下人。

        其余人等包括古锋寒林清媗他们,再是不愿,全都被楚天歌等人哄了出去。

        楚天歌瞪了一眼秦伯,秦伯低头不敢对视,依然紧紧地抱着一个玉盘,好像抱着自己xìng命一般,死活不肯挪动脚步。

        秦伯心中在叫苦:“老奴怎能离去?这上面可是公子的仙灵之宝,要是有个万一,我死一万次都不足为惜?!?br />
        他所指的,自然是在玉盘当中的明黄玉玺了,秦伯一直认为这便是楚留仙伴生的仙灵之宝。

        好在最终楚天歌等人没有与他们两个计较,毕竟他们是楚留仙的下人,与楚留仙可谓是一体的存在。

        三尊yīn神沉默了片刻,楚天歌突然叹息出声:“仙人真灵?或许吧?!?br />
        显然之前众人的议论,并没有能逃过他的耳朵。

        迷楼戏子语气怪异地插了一句:“千年来,只有三个人化生出过人形真灵,你们知道是谁?”

        “绝世天骄,楚轩辕?!?br />
        楚天歌第一个接口,举的就是自家长辈,道宗神霄峰一脉的开辟者。

        通天道人神sè有些凝重,说出来的话听在耳中,竟是生出了言不由衷的意味:“光明山,冰川天女?!?br />
        “哈哈~~哈哈哈~~”

        迷楼戏子大笑出声,笑声中有说不尽的愤世嫉俗与偏激味道:“那个存在,你们不想提,那便我来说?!?br />
        他一字一顿,道出了让楚天歌和通天道人瞬间面沉如水的几个字:

        “化佛为魔,无上魔主!”

        这个名号似乎带着什么恐怖的力量,楚天歌和通天道人沉默了下来,久久不语。

        好半晌,楚天歌吁出了一口气,道:“人形真灵,可说是莫大机缘,万年以来,但凡具人形真灵者,不过是仙佛妖魔,无一不是一时风云人物?!?br />
        “就怕他……”

        楚天歌就此住口不提,通天道人和迷楼戏子好像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随之缄口不言。

        停了好一会儿,楚天歌才吐出了最后几个字来:“……本我真灵??!

        只存在于传说中,从没有人有过的本我真灵?!?br />
        通天道人摇了摇头,道:“本我真灵只是传说,只见于万年前一些与仙域有着联络大宗门留下的断简残编,还有一些谪仙人复苏的片段记忆,做不得准?!?br />
        楚天歌微微颔首,补充道:“传说中,仙域出了一个盖压天下,号称古往今来第一人的大人物,他就具备着本我真灵。

        当其生时,仙域雨哭,净土花落,幽冥鬼泣,就有传言流出,说本我真灵者当重炼混沌,再演乾坤!”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在楚天歌看来,这自是无稽之谈,先不说这等盖压古今的人雄是否存在过,又岂有可能以一己之力,造成那样恐怖的后果?

        只是……

        在场几个人,包括秦伯、双儿在内,想起的都是万年前的那场大劫,于仙域等上界而言,岂非正应了那句传言。

        “哈哈哈~~”

        迷楼戏子再笑出声,笑声中有说不出的讥诮之意:“楚夜游,老通天,你们何必做此死人样子?!?br />
        这怎么说话的?

        楚天歌和通天道人皱眉望去,迷楼戏子已然转身向外,如同戏台上飘飘忽忽的声音传来:“我若有弟子,能为那开天辟地事,做那世上无双雄,演化乾坤为一界主,那是何等幸事,何其荣耀?!”

        “得此弟子而教之,吾之所愿,纵是仙缘当面,也不换?!?br />
        听到这里,通天道人和楚天歌怔了一下,暗叫惭愧。

        “幸甚至哉,戏子今rì听得一场好法,见得人形真灵化生,又险些为自己一场功德,害到了故人弟子,特以此物,聊表心意?!?br />
        话音刚落,云台道场一座迷楼玉苑凭空浮现,戏子一步踏入其中,有青衣婉转歌喉,有水袖缠缠绵绵,迷楼一转,倏忽无踪。

        戏子的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人踪渺渺不见,惟有一点水蓝之光,径直投向楚留仙的身前。

        “刷”的一声,一柄冰蓝sè的小刺,直插在楚留仙的身前。

        “分水刺!”

        楚天歌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那件迷楼戏子花费了偌大功夫从济水中取出的神道宝物。

        很快,他的心神就从分水刺上收了回来,顿了一顿,随即纵声大笑:“哈哈哈哈~~~没想到我楚天歌也有不如那戏子的一rì,可笑,可笑??!”

        “纵然我弟子要行那开天辟地,再演乾坤事,又如何?”

        “他既是我弟子,那要开天辟地,我便替他定地水风火;他要再演乾坤,我就助他涤荡世间!”

        楚天歌豪情大发,念头通达,直觉得此前担忧,何其可笑。

        通天道人摇头失笑,一振衣袖,浑然不以为意。

        什么是仙?

        与神,与佛,与魔,又有着什么区别?

        神者,依天规律条行事,行差踏错,就有陨落之危。

        佛者,心有大愿,苍生为念,舍身饲虎喂鹰,岂能快意恩仇?

        魔者,一念之执,遂成心魔,纵化身为魔,不得解脱。

        惟有仙者,长生天地间,逍遥大自在,无拘又无束,方可心无挂碍,行那快意事。

        不得逍遥,不得快意,长生如朽木,又是修得什么仙,算得什么超脱。

        通天道人笑而不语,楚天歌如何去做不重要,如此信念,自在逍遥,得仙道jīng髓也。

        忽然,似是为身边的动静所惊动,楚留仙头顶上空的真灵淡去,终至不见,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明明是青天白rì,偏有虚室生白之感,他的一双眼眸,明亮璀璨过天上星辰。

        对视之下,楚天歌心里面浮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

        “看来得把镇族秘法传给留仙了?!?br />
        “不然这双招子,实在是太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