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开坛讲法(六)登天品

    第六章 开坛讲法(六)登天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通天师伯?”

        楚留仙心中一动,望向了通天峰顶处。

        那里,稷下学宫的大门打开,一个衣冠博带,面容高古的老者缓步而出。

        “通天道人!”

        楚留仙知道这人便是楚天歌口中的通天师伯,也是通天峰一脉的山主。

        通天道人是一个号,在通天一脉的山主中代代相传。

        通天峰一脉或许常被人非议,什么袖手空谈啦,什么百无一用了,但这非议无论如何,都不会触及到通天道人半点。

        在道宗万年历史上,生死攸关的关头不知道多少,其中就有多次是由当时的通天道人力挽狂澜,挽救了宗门。

        若说道宗之内,阳神之下,何人最受尊敬,便是眼前这个仿佛从古画中走出的老者了。

        通天道人第一步迈入的时候,还在稷下学宫的大门处,第二步落下之际,就出现在了楚天歌的身旁与其并肩而立。

        整个过程中,不带丝毫的烟火气息,没有任何的违和感觉,好像那从峰顶到云台道场之间的距离就是那么的一两步一般。

        “师兄?!?br />
        楚天歌施了一礼,楚留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傲骨天成的师父对人行礼。

        通天道人摇了摇头,道:“师弟,你还是手软了?!?br />
        不远处楚留仙听得暗暗咋舌不已,何止是他,但凡听到通天道人这句的无不是如此。

        那一击在众人眼中,已是开天辟地之威,一个yīn神妖物被全无反抗之力地斩杀当场,一个更强的青蚨妖被逼得秘法遁去,这还是手软,那不手软是什么样子?

        楚天歌沉默了一下,不曾辩驳,只是淡淡地说道:“师兄,你是知我的?!?br />
        通天道人摇着头,不再说什么,转而望向了楚留仙。

        他的目光没有锋利,没有压迫,好像永远带着期盼,希望对方能给他带来惊喜一样的感觉。

        “留仙拜见通天师伯,望师伯万福金安?!?br />
        楚留仙想要大礼参拜,动作刚要做出,无形的柔和的力量就将他束缚住,不得不半途止住。

        他愕然地抬起头来望向通天道人。

        “留仙师侄,你且记住?!?br />
        通天道人挥了挥衣袖,解除了无形的禁制,伸出一手来划出一个圈来,将偌大的云台道场尽数划入其中,悠悠地道:“今rì是你讲道,不管身份如何,地位如何,修为如何,你便是师长?!?br />
        “天大地大,即便是阳神真仙来此,也当不得你一礼!”

        这是真正的通天峰一脉风气,天大地大,传道解惑者为大,楚留仙点了点头,不再坚持。

        在他的面前,有通天道人、楚天歌,以及一直默不作声的迷楼戏子;

        在更远的地方,有别雪公子陈林,有程乾等修士;

        在云台道场的边缘,有更多的修士在蜂拥而来,黑压压一片,算不得人数。

        楚留仙感受到楚天歌等人鼓励的目光,顿时知道他现在需要做的是什么人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举步向着云台道场的最高处,讲道台上走去。

        “起坛!”

        楚留仙的身后,通天道人的声音带出一股悠远亘古的味道传来。

        在他的面前,原本被紫血覆海蟒砸出了巨大窟窿的讲道台在飞速地弥补着,在不住地扩大着,最不断地上浮着。

        当楚留仙站在其上,转身重新面对众人的时候,讲道台飞至了十丈之高,俯瞰下去能看到陆续前来黑压压一片,至少不下千人修士云集在云台道场上。

        所有人的最前方,通天道人、楚天歌、迷楼戏子,三人盘坐到了蒲团上正襟危坐。

        通天道人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一尊斑驳铜钟,不住地在散发出道不尽的庄严肃穆气息,犹如受那万年讲道熏陶而自然有灵的法器。

        楚留仙并不晓得,这尊铜钟大有来头,诞生于道宗之前,号为稷下通天法雨钟,为历代通天道人随身至宝,乃是一件触摸到了大道气息的纯阳法宝。

        这些都是后话不提,且说当楚留仙转身面对众人的时候,通天道人微微一笑,再次开口:

        “焚香!”

        稷下学宫内飞出了两尊香炉,落到了楚留仙左右,其上氤氲而出道香,正中平和,清心定神。

        沉浸在道香当中,楚留仙的心沉静了下来,不是古井无波,而是光风霁月,心如镜湖而明亮透彻。

        “沐??!”

        通天道人话音落下,四面晴空万里,惟有楚留仙的头顶上空有甘霖降落,洗涤去一切尘埃一切烦忧,只留下清净自在。

        “净手!”

        一面古玉盆从稷下学宫中飞出,落到楚留仙的面前,内里盛满了清澈净水,犹如是将月华凝练而成一泓清泉。

        楚留仙妙悟于心,并没有直接将双手放入其中,而是郑重地一一除下了手腕上时计,腰间明黄玉玺、身份玉牌、乾坤袋,袖中缚鬼球等等外物。

        他开始取下东西的时候,身旁陡然浮出了一个白玉托盘,以供他放置。

        楚留仙将双手伸入玉盆之际,周身上下除了一袭神霄法袍外,再无他物,无牵无挂。

        一番仪式下来,楚留仙再回首望向台下,感觉陡然就不同了。

        莫名庄严肃穆之感的不仅仅是他,台下足有数千之众亦是如此。

        其实云集过来者何止数千,道宗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为之前的动静所惊,一番流传下,谁不知道公子留仙在此讲演**。

        奈何,修仙向来讲究机缘,当楚留仙开始焚香沐浴净手等一系列仪式的时候,云台道场内外隔绝,迟来者只能眼睁睁地错过。

        楚留仙看着这一幕,心中一片平静,如万里晴空无云,自然而然地,就好像清泉从心底流淌出来似的,开始**。

        当他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一片片的金光在云台四面绽放,绽放出的是一朵朵金sè莲花,若无边际般地铺陈开来;

        当讲述完法术之源,开始讲演正法的时候,大片大片的祥云凭空浮现,四面合拢。

        地涌金莲,祥云四合。

        楚留仙这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法术之威能,而是人心之力。

        听道者虔诚于心,期待于心,云台道场,稷下学宫便有所感,就有这地涌金莲,天降祥云的异象出现。

        无论什么想法漫过心头,楚留仙都在不住地讲下去,越是深入,他自身也越是悟深一层,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身与台下的所有人心神都联系在一起,一起彻悟**。

        “原来如此?!?br />
        “怪不得古往今来得大道者,多爱开道场,讲**。本以为是得超脱者怜世人之苦,现在看来,未尝也没有借以悟道之心?!?br />
        明悟了这一点,楚留仙如洞穿了一层隔膜,感悟又深了一层。

        他**讲到妙处时,台下通天道人便会喝声:“彩”,敲响了身前的稷下通天法雨钟。

        “咚~~咚~~~咚~~~”

        钟声一响,稷下学宫内传来齐声喝“彩”。

        钟声一响,法雨天降,间杂缤纷天花。

        钟声悠扬,天花乱坠,法雨及身,在场所有人如痴如醉,浑然不觉得时间之流逝,更不曾察觉到在金莲、祥云、天花,法雨下,他们的修为在渐渐地提升着,悟道也赶得上平时十倍之功。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留仙意尽而止,下方众人如梦初醒。

        这个时候,通天道人缓缓起身,悠然说道:

        “在过去的百年间,自成一系,开创出天品法术者,凡一百零七人?!?br />
        “大家请看!”

        他伸手一引,稷下学宫上奇光迸shè而出,渲染百丈高空,隐约浮现出了一块白玉石碑。

        白玉石碑摩云般高,其上有一行行金sè的字迹在流转,分别是一个个曾名动一时的人名,以及一个个流传千古的天品法术名称。

        万年前大劫不曾出现前,天下法术有天、地、人、神、鬼,五品之分。

        这天地人神鬼之说,指的是天仙、地仙、人仙、神仙、鬼仙,其中自有分说,暂且不提,且说天下修士以之定五品法术。

        天品,便是仙术之下的最高品阶。

        为通天道人所说的话吸引,包括楚留仙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块白玉石碑上。

        就在此时,通天道人欣慰地道:“今天,我辈共同见证楚留仙以弱冠之年,登此天品碑刻!”

        话音刚落,白玉天碑上金光大放,凝出了一行字迹:

        “楚留仙,一气元磁破空闪!”

        除了通天道人外,楚天歌怔住了,迷楼戏子怔住了,楚留仙怔住了,所有人都震撼不已,谁能想到,楚留仙竟能成为百年来第一百零八个创出天品法术者。

        “怎么可能?”

        这个结果,连楚留仙都不敢相信,愕然地望向了通天道人。

        做出如此动作的何止是他一人,一时间不知道多少道目光落到了通天道人身上,等待着他的解释。

        通天道人微微一笑,遥指稷下学宫说道:“世上有诸多异宝,众所周知的谪仙榜便是其一?!?br />
        众人点头,目光不由得瞥向了同样在倾听的楚留仙,心想:这位就是其中之一呢。

        通天道人接着说道:“谪仙榜是天地生成的先天异宝,这面白玉天碑则是数万年来,聆听无数**,感而化生出来的后天异宝?!?br />
        “数万年来?”

        听到这个漫长的时间,楚留仙心中震动,再望向白玉天碑的时候,不知道是否错觉,直觉得有远古悠远,好像是从时间的另一头传来的奇异感觉。

        “但凡世间,有别开蹊径而非缘前人道路创出的天品法术,尽数会为此碑所感应,浮现其姓名,法术,此是异宝有灵,决计不会有误!”

        通天道人以一种别有深意地目光望了楚留仙一眼,接着道:“天碑所感的是该法术巅峰状态,楚师侄所创的一气元磁破空闪不管今rì如何,终有一rì会成为天品法术,不让其余的一百零七位高贤**!”

        “我辈有缘,聆听此法,幸甚至哉!”

        楚留仙隐约知道通天道人所指的是什么,但他不在乎,在这一刻,他直想仰天长啸。

        这一切,是真真正正,属于他楚留仙的成就!

        ——登天品!

        楚留仙心情激荡中,全然不曾察觉到心湖空间金sè湖泊在剧烈地震荡着,天与湖间的距离不住地压低,有狂风爆发在呼啸肆虐。

        他更没有察觉到,在他的头顶上空,一个虚幻的影像在扭曲着,似要挣脱着什么,一跃而出。

        “咦?!”

        楚天歌第一个察觉到异状,豁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