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章 开坛讲法(二)破空闪

    第二章 开坛讲法(二)破空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公子留仙!”

        秦伯看着云台道场上空绽放出红rì光的四个大字,心中一阵激荡,满脸毫不逊sè的红光。

        在这一刻,他有一种感觉,自家公子不再仅仅是神霄楚氏的公子。这一步踏出,他就走上了一个更大的舞台,真正以仙门公子,以自身的能力,为世人所知名,所传诵。

        当楚留仙他们一行三人至此的时候,云台道场上笼罩的金光迸shè而出,将他们三人一齐笼罩在内,吸入了光罩当中。

        楚留仙是今rì**者,秦伯与双儿是他随侍,自是不需要验证身份缴纳功德等一系列的麻烦。

        站在既熟悉又陌生的照影碑前,楚留仙清楚地见得密密麻麻无数道明黄sè灵光在碑中嬉游追逐,远不是书痴孙敬**时候场面能媲美。

        这些明黄灵光就好像是一缕缕气在攒动,并最终汇聚在楚留仙的胸前,让人直yù仰天长啸,不然不足以抒怀。

        “开始了!”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举步入内。

        云台道场虽大,前行数十步,还是看到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多少修士盘坐在蒲团上,等候他的到来。

        楚留仙他们三人一现身,顿时引起了候在此处的修士们注意,齐刷刷地回望了过来。

        无数道目光聚焦下,漫说是双儿这样的小丫头,便是秦伯这般老于世故见过大场面的,心跳也不由得为之加速,砰然有其声。

        惟独,楚留仙例外。

        他好像就是为了这样场面而生的,真到了曝露于所有人目光下的时候,楚留仙反而沉静了下来。

        面对众人或期待,或审视的目光,他微微颔首示意了一下,旋即昂然直入,从众人身边穿行直上上首浮台。

        洒然自若,如入无人之境。

        在他身后秦伯和双儿给落下了几步,立马反应过来,快步地跟了上去。

        他们心中敬佩之余,面露羞愧之sè,好像觉得给自家公子丢了脸面一般,连忙抬头挺胸,目光直视,紧跟在楚留仙的身后不敢稍离离。

        当楚留仙他们穿行人群之中,每当经过一部分修士身边的时候,那些修士都会下意识地站起来,行个半礼,待楚留仙他们经过方才重新坐下。

        一路直上浮台皆是如此,无有例外。

        楚留仙一边颔首为礼,一边在心中感慨:“通天峰不愧为讲道经论之圣地,定得好规矩:但凡**,听道者当行半师礼,以半师待之?!?br />
        这个规矩的确是数千年前,便开始在通天峰稷下学宫中流传,不过楚留仙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他出入通天峰不过二十余rì,参见过的**更是只有书痴孙敬那连续十场,并不知道这规矩早已名存实亡,全由心证,再非早年的众人心悦诚服践行之。

        如孙敬讲道十场,就无一人对其行此礼,最后讲道完毕若非楚留仙故,怕是也无人会向他行礼。

        天下修仙者,立志求长生超脱,出则青冥间遨游,入着钻研道法自然,心中岂能没有傲骨?又岂会随意服人?

        说是人心不古好,说是心气渐高罢,如此场面的确并不常见。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

        莫说是楚留仙,即便是那些起身行礼者在落座后,心中也有几分茫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好像在那一刹那被魇住了一般。

        谁知是楚留仙身上“公子留仙”光环作用,还是为他形诸于外的气度所折,亦或是人们的从众本能……,总之,当楚留仙站在浮台上俯瞰下去,下首处一众修士如同波浪一般,参差不齐。

        有的,早已落座望来;

        有的,刚行礼完毕还没来得及直起身。

        正是这般参差错落,以至于众人静坐等候形成的令人窒息压抑气氛荡然无存,站在楚留仙的身后,秦伯与双儿面露轻松之sè,感觉无形的压力不复存在了。

        两人不再为众人汇聚的jīng神所摄,立刻忙碌了起来。

        双儿把火树银花放在楚留仙的身旁,花树摇曳,赤sè与银光交相辉映,衬托得楚留仙愈发的面如冠玉,飘然如仙。

        秦伯擦拭蒲团,服侍楚留仙坐下,并将不远处的一套玉磬与玉槌摆放到了自家公子前面,这才恭敬地退下,默默地在后面站定。

        “书痴?”

        楚留仙的目光在玉磬玉槌上扫过,顿时认出了这是书痴的宝物。目光一扫,他就看到书痴孙敬坐在不远的地方,正冲着他点头,显然这是孙敬的一片好意。

        区区一眼扫过,他看到并不仅仅是书痴一人,有一二十熟悉的面孔,那是一起听书痴说法的通天弟子;有别雪公子陈林,有金玉满堂乌珊,有那个最喜欢挤眉弄眼的小胖子……

        目光再往后移,楚留仙对上了两道既是鼓励,又是担忧的目光,那是五师兄古锋寒和九师姐林清?l。在他们两人旁边,程乾舔着脸凑过去口若悬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套上的近乎。

        除了这些熟悉的人外,其余的上百个陌生面孔,身着各样服饰,有其他诸峰弟子,也有外来散修;有世家子弟,也有平民出生……各sè人等,抱着各自不同想法汇聚于此,等着楚留仙开坛**。

        “那就来吧!”

        楚留仙微微一笑,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都不曾激起他心湖半分涟漪,执起了书痴孙敬的玉槌,击响了玉磬。

        声声清亮远远传出的同时,楚留仙抬起头来,隐约能看到在不远的山巅处,朦朦胧胧,如笼罩着烟霞。

        烟云间,有一座孤高雅致,有带着肃然气氛的庞大建筑在若隐若现,既似久远地存在那里,又似在很远的地方倒映了过来,感觉神秘无比。

        “稷下学宫吗?”

        楚留仙收回了目光,清了清嗓子道:“感谢诸位来此,留仙献丑了?!?br />
        他一拱手,本来随着玉磬清音不由自主直起了身子的众人,注意力愈发地集中了过来。

        “在**之始,留仙要先感谢孙敬师兄?!?br />
        楚留仙冲着孙敬一礼,慌得书痴连忙起身还礼,口中接着道:“若非孙敬师兄所传的三门法术,我也不能将之组合变化,开发出一门全新的遁术?!?br />
        “遁术?!”

        这两字楚留仙说得轻描淡写,落到众人耳中却立刻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不知道多少人惊呼出声。

        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楚留仙是不是真的从孙敬身上得到了启发,“遁术”二字的吸引力着实是太大了。

        天下之大,法门无数,光那通天道藏中所藏不下万千法,可那又如何?说到底不过是攻、防、幻、变化、遁术等寥寥几类罢了。

        这其中,又以“遁术”为最罕见,最稀有,也最珍贵。

        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空有一身通幽、入冥境界的修为,连个遁术傍身都没有,遇敌追之不上,遇险逃之不离,怎一个凄凉了得?

        要不是碍于**的规矩,不知道多少人要蹦起来问一声:你此言可真?

        “不错!”

        楚留仙点了点头,伸手一指书痴孙敬道:“孙敬师兄前段时间**,有三个法术让留仙受益匪浅,分别是:烟花易冷、后顾无忧、显圣投影?!?br />
        “正是以此三法为本,妙手偶得之,这才有了今rì要**的遁术?!?br />
        台下的人愈发无法冷静了,本来此来太半是带着看公子留仙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面要玩些什么的,这下无不是认真了起来。

        有的人忍不住出言催促;

        有的则出言请求暂停。

        出言催促的多是心痒难耐,请求稍等片刻的则大都是亲朋众多,想要容他们呼朋引伴一番。

        两拨人怒目而视,楚留仙的嘴角不为人注意地弯起,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竟是轻易地相信了楚留仙的话,楚留仙说他开发出了遁术,其他人便信之不疑,这便是人的名树的影儿了。

        楚留仙这般公子,没有人觉得他会信口开河,自败了名望。

        在楚留仙身后,秦伯那叫一个捶胸顿足啊,心中大喊:“遁术,怎么会是遁术,遁术怎可轻易传人呢?公子这却是做得差了?!?br />
        奈何事到如今,已不是他一个下人所能阻止的。

        察觉到身后秦伯的躁动,楚留仙微微一笑,秦伯所想的他又如何不知呢,只是他另有一番打算,这点用不了多久,秦伯便会明白了。

        不管下方众人抱着何等想法,楚留仙学足了书痴孙敬的方式,从法术的源头娓娓道来:

        “北之极有小光明境,盛产一气元磁石?!?br />
        楚留仙清朗的声音一传出来,云台上顿时落针可闻,不管是抱着何种想法,所有人都竖起耳朵聆听了过来。

        “我辈修士,淬炼一气元磁石为灵材,遂有成套法器,御之如臂使指?!?br />
        众人听得仔细,也听得疑惑,不知道一气元磁石与遁术有何关系?但此刻自是无人敢打断,只得耐着xìng子听下去。

        “诸位可知,一气元磁石为何可炼制出成套法器来?”

        楚留仙问出口的同时,接着便道出了答案:“灵矿经言一气元磁石,谓之:自相触击,相距不休,此言得之矣?!?br />
        这是一气元磁石的特xìng,在场众人知道的倒也不少。所谓“自相触击”,指的是两块淬炼过的一气元磁石经过灵力激发,会彼此吸引在一起不需外力;“相距不休”则正相反,二者彼此排斥,加外力也难以让他们接触。

        想到这里面原理,有那脑子灵光的顿时面露惊异之sè,心想:“莫非这公子留仙所谓的遁术,竟是借着一气元磁石‘相距不休’的特xìng来实现的?”

        “只是,到底怎么实现?”

        霎时间,不知道到多少道目光诠释着“如饥似渴”四个字,着落到了楚留仙的脸上,等待着他的下文。

        楚留仙环顾全场,悠悠然地说道:“这个法术,我名之为:一气元磁——破空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