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四章 第二扇门

    第二十四章 第二扇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天有多长?

        一千个人,或许就会有一万种的答案,在不同情境下问同一个人,得到的答案都可能截然不同。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花鸟何辜,时间亦无辜,它只是在静静地流淌着,却在不同的人心目中,被加快,被放缓,半点不由己,又半点不由人。

        在过去的三天中,秦伯、双儿他们就觉得分外的漫长,长得简直要让人窒息了过去。

        在这三天里,他们见到了三次楚留仙,每一次都是在按楚留仙吩咐送去一气元磁石的时候见得的。

        秦伯一开始还不以为意,后来听闻到了楚留仙在通天峰上所说的话,又每次他家公子的时候,都会发现楚留仙的眼睛一次比一次红,布满了血丝,不由得便紧张了起来。

        这时候,他在朝阳府花苑处不停地绕着圈子,从始至终竖着耳朵,听着静室方面动静。

        秦伯不敢在静室外等候,生怕他的焦虑会影响到里面的楚留仙,那罪过就大了。

        “时间差不多了啊,公子怎么还不出关?”

        时值正午,红rì高挂,楚留仙要开坛**的时间将至,秦伯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这话竟是对着双儿说的。

        “啊~”双儿傻了,她哪里知道呀。

        秦伯话出口便就知道自家是急糊涂了,摆了摆手示意双儿继续发呆,他自己接着绕圈。

        没一会儿,他又停下脚步,详细地询问双儿当rì楚留仙闭关前的言行,哪怕他已经问了不下十遍,各处细节比双儿都还要清楚十倍。

        双儿被秦伯的异常弄得愈发紧张了,讲起来丢三落四,前言不搭后语,秦伯却恍若不觉,在那连连点头。

        他的心思,早就不在那里了。

        “看来公子当rì是从双儿的话里面得到了启发?!?br />
        秦伯安慰着自己,“公子何等人物,定不会问题的,静候佳音便是,静候佳音便是?!?br />
        自我催眠了半天,他总算是平静了一些,可思维发散开去就收不回来了,又开始浮想联翩:“公子所要讲的法术,究竟是什么呢?难道真的要开发全新的法术?”

        “万一要是……”

        秦伯的心又提起来了,绕着圈子脚步都开始凌乱了起来。

        如是重重,过去的三天间,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双儿也好,秦伯自己也好,早就习惯了。

        同样的三天,同样的时间,在楚留仙感知里,就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几乎是一转眼,完全没有感觉到流逝,时光就在他不住思索,不住试验,最后又不断的习练当中,悄无声息地偷偷溜走了。

        “总算……”

        楚留仙全身上下,每一缕肌肉都在放松下来,连体重都支撑不了,整个人在满足的叹息声中仰天便倒。

        “成功了!”

        楚留仙的脸上犹自带着笑意,便沉入了梦乡的最深处。

        梦是什么颜sè的?

        它时而是世上无边的瑰丽,超过修仙界三大奇观之最;时而最是暗沉,漆黑过冥域yīn墟最深的地方。

        楚留仙一片黑暗空白的梦境当中,突然闪出了一点亮光,是一只扑扇着翅膀的彩蝶,翩翩高飞去。

        梦中一缕心神无知无觉,本能地随着彩蝶飞,不知道飞了多久,眼前大放光明,豁然开朗了起来。

        云高无极限,光明彻九重,有两扇玉门,沉浮于云端。

        楚留仙浑身一个激灵,在梦中“醒”了过来。

        “入梦引?!”

        一个多月以来,楚留仙从来没有放弃过入梦引的修炼,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即便是想知道心魔是什么,想要知道另外一扇玉门里是什么,都无从下手。

        可是就在此刻,他成功开发出全新的法术,jīng神彻底放松下来的时候,竟是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将入梦引成功地施展了出来。

        不错,楚留仙成功了,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地感觉到彩蝶犹有余力,可扑到两扇玉门中的任意一扇。

        “哪一扇门好呢?”

        楚留仙迟疑了一下,此刻彩蝶欺近,他能更清楚地看到两扇玉门的模样。

        一者气势恢弘,线条清晰,若非是在这高入九重的云端,简直与现实中真切看到的没有区别;

        一者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总有浮云如纱半掩,好似羞涩的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

        “就是它了!”

        楚留仙心中有了决断,驱使着彩蝶翩翩飞向了浮云遮掩的那一座。

        “这,应当就是第二扇门!”

        楚留仙无比地期待,他太想知道,这扇门后面,到底有什么了。

        彩蝶飞得轻灵,如嬉戏在花丛,不染一点沉重,近了,更近了……

        蝶舞百花丛,振翅攀玉门!

        突然,在彩蝶扑在了玉门上的一瞬间,漫天烟云飞散,如目之所及尽是水中倒影,此刻风来波兴涟漪生,一切都朦胧了。

        楚留仙的意识突然一滞,紧接着飞了起来,被玉门上陡现的漩涡吸入其中……

        ……

        “宝宝~”

        “宝宝~~宝宝~~~”

        在紫玉藤编织成的摇篮里,一个刚出声不久的婴儿转动着漆黑的眼珠子,望向了声声呼唤的源头。

        眼前的这一幕,婴儿觉得很熟悉,很熟悉,似乎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曾经上演过一次。

        声音的源头处坐着一个女人,她头梳飞天髻,衣彩云霓裳,羊脂白玉般的双手搭在摇篮上晃动着,轻柔得如同在承接露水,一如她声音般的温柔。

        ——属于母亲的温柔。

        “呀~呀~~”

        婴儿无意识地发出着声音,竭力地想要看清楚女人的样貌,却怎么也看不真切,只觉得仿佛有一团光影笼罩着,依稀能看到秀美的轮廓。

        在晃动的摇篮中,婴儿犹如置身在一叶扁舟中,起伏于风平浪静的湖泊里,在无边困意涌上来前,他只能勉强看清楚周遭的环境。

        这是宫殿般的房间,四周悬挂着一幔幔的珠帘,颗颗珠子莹莹如泪,随风而动,彼此碰撞的声音天籁般美妙。

        珠帘之外,白玉为料,堆砌雕琢成了宫殿本身。

        每一块白玉表面,氤氲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内里又有粘稠如液体的纯白在流转,从这一块,流到了那一块,永无止尽。

        “珠明有泪,rì暖生烟,这是仙境吗?”

        婴儿目光上移,落到了宫殿的穹顶,那里通体由透明的水晶般瓦片铺成,清晰透亮,轻易地就能透过穹顶,看到宫殿外的天空。

        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辰,没有白天与黑夜的概念,只有无穷无尽的云气在汇聚,在碰撞,在四散,在变幻着万千的形状……

        婴儿的眼睛,渐渐睁不开了……

        ……

        “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婴儿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是爽朗的笑声将他惊醒。

        黑漆漆的眼睛再次循声望去,这回那个温柔的女人退到了一旁,将面向摇篮的位置让给了一个大跨步走来的男人。

        “哈哈哈~~我有儿子了!”

        男人站在摇篮前,依然在大笑着。

        在婴儿的眼中,这个男人如同之前的母亲一样,笼罩在怎么也看不透的雾气当中,只有男人的一双眼睛,让人怎么也忽视不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眸啊,恰似无月夜空中,唯二明亮、闪烁着的两颗星辰。

        明亮,深邃,仿佛能看透一切,又如星辰般的高高在上,永远是俯瞰着一切。

        婴儿为男子的眼眸所摄,茫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男子双手叉在他的腋下,将他从摇篮中举了起来。

        “哈哈哈~~”

        “我有儿子了?。?!”

        “看!这是我的儿子?。?!”

        爽朗的大笑声中,震撼无比的一幕,展现在了婴儿的面前。

        在男子的一举之下,那宫殿、那灵气十足的白玉、晶莹剔透的穹顶……一切的一切,消失得无影无踪。

        婴儿的眼前,是厚厚的云层不断地被纸一般地突破,不住地以极快的速度沉了下去,仿佛永远也落不到底。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婴儿像是一下子,就被举起到了世界的最高处。

        等婴儿回过神来,环顾四方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周遭一缕云气都没有,低头一看,云气如海,波涛如怒,沸腾在无限远的下方。

        “吼~~~”

        一声声,从没有听过的吼叫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东南西北,天地四极,皆有奇光迸shè而出,各染一方天宇。

        婴儿本能地扭转脖子望去。

        但见得:

        在极西之地,有一威武白虎,猛扑下山势,通体白毛流转着寒光,仿佛一根根锋锐的剑器,撕裂了天地。

        ——白虎座下,庚金锐气,树而成倚天长剑。

        在极东之地,有一万丈青龙,盘旋而上姿,周身遍布着青玉般的鳞片,在天光下散发着摄人心魂的魅力。

        ——青龙座下,甲木生气,化而成擎天巨木。

        在极北之地,有一如山玄武,龟蛇合一体,龟则不动如山,蛇则灵动似电,博大中带着凝结一切的森寒。

        ——玄武座下,壬水寒气,聚而成黑水汪洋。

        在极东之地,有一燃天朱雀,浴火飞扬舞,羽翼遮天蔽rì,烈焰焚尽万物。

        ——朱雀座下,丙火炽气,散而成燎原火灵。

        白虎、青龙、玄武、朱雀,镇压天地四极的四灵神兽一经现身,**八荒,为之震动。

        紧接着,婴儿黑漆漆的眼眸间,倒映出了一个奇异的景象。

        白虎趴伏!

        青龙低头!

        玄武俯首!

        朱雀敛翅!

        四灵神兽,同时表达出了最大的敬意,或者说是——敬畏!

        影影绰绰地,在天地间各个方位,若隐若现地,不知道多少存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崇高的敬意。

        这惊人的一幕,就此定格在了婴儿的眼眸间……

        ……

        “呼~!”

        楚留仙惊醒了过来,本能地把手举到眼前张望,仿佛不认识了一般。

        梦中婴儿的小手,眼前chéngrén的手,在他的眼前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