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三章 一气元磁

    第二十三章 一气元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台上落针可闻,所有人目光汇聚处,楚留仙洒然自若,步步前行。

        三rì之后,他能否在开坛**的时候做到万众瞩目尚不可知,至少在此时此刻,他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那个小胖子不再挤眉弄眼,露出沉思之sè;

        程乾不敢上前搭话,裹足不前。

        在场所有人都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突然就不同了。

        不等众人想清楚不同的到底是什么,楚留仙穿过人群,回首冲着众人点头示意,便离开了云台。

        且不提那云台上书痴孙敬等人的复杂想法,楚留仙离开云台后,径直下通天峰,回朝阳府。

        朝花烂漫,碧桃人面,有清风送暗香浮动,这些都不能让他停住哪怕一刻的脚步,直接入得厅堂。

        楚留仙回来的时候,双儿正在四处扫洒,干得热火朝天。这些他经常出现的地方,双儿从来不让其他人插手,都是亲手打理。

        没有理会双儿的行礼,更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郁郁之sè,楚留仙直接坐在主位上,身后是天上白玉京画卷,旁边有火树银花璀璨。他随手端起几上的香茗,一口饮尽,随即皱起了眉头。

        茶是凉的。

        平rì里,双儿都会算准他回来的时间,准备好洗漱、香茗等,楚留仙回来后随手取用便是。

        楚留仙自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与双儿计较,皱了下眉头也就罢了。

        放下茶盏,他便陷入了沉思当中。

        豪言已放壮志在胸,除此之外,还得有扎实的东西。

        想要对得住在云台上所放的话,楚留仙必须在后面三天内,依着这段时间的收获,开发出一门全新的法术来。

        普通的法术还不行,不说惊艳全场,至少要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若是不然,道宗今年最大的笑话,三天后就会在第一时间内传遍整个宗门,传遍所有的世家大族,一点夸张没有。

        “烟花易冷?!?br />
        “后顾无忧?!?br />
        “显圣投影?!?br />
        ……

        楚留仙手指关节有节奏地敲击在茶几上,一个个地回想这段时间学得的十个法术。

        这些法术或是引气,或是真灵法术,各有玄妙,皆非外界易得。

        其中,“烟花易冷、后顾无忧、显圣投影”三门法术是楚留仙印象最深,也最感兴趣的。沉默地坐在那里,他心中无数的想法chūn笋般冒出,又秋叶般地凋零,竟是无一可行。

        正自烦躁间,“哐当”一声响,耳边又传来了双儿的惊呼声音,楚留仙皱眉望去。

        只见得,双儿手忙脚乱地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手足无措地看着楚留仙,潸然yù泣模样。

        楚留仙本就思路堵塞,难免迁怒于双儿来回晃的身影,要知道平时这丫头可是识趣得很,看到他陷入沉思该当早就乖觉地退下了才是。

        今天这是怎么了?

        楚留仙心中烦躁,又见她闹出如此动静,眉毛一竖就想发火,斥责的话到了口边,又被他生生地压了下去。

        “冲一小女孩儿发火算什么?!”

        楚留仙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柔和地问道:“双儿,怎么会如此毛躁,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双儿做事向来jīng细,其实秦伯总是嫌她来路不明,有意换了她,只是实在没有挑剔处,始终不得理由罢了。

        楚留仙或许是同命相怜故,毕竟他其实也算是“来历不明”一拨,也就没有支持秦伯。

        “公子……”

        双儿低下头,以细若蚊蚋的声音说道:“音圭被奴婢弄坏了?!?br />
        “音圭坏了?”

        楚留仙一奇,双儿这丫头可是极喜音圭的,做到无事可做的时候,她就会坐在音圭前面,听了这个听那个,总是能从中得到无尽的新奇。

        一眼瞥过去,不远处音圭如常地摆放在桌案上,乍看没有什么,凝神一看就看出了蹊跷来。

        音圭本有不少浮点飘移,此刻如同浑然一块玉,通透是有,浮点却无。

        “不知道怎么坏的……”看楚留仙观察音圭,双儿慌了,声音里带着哭腔,“早上奴婢忙完后,就发现它坏掉了?!?br />
        “哦,坏就坏了吧?!?br />
        楚留仙不以为意,对双儿来说或是天大的事情,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玩物损坏罢了,不当得什么。

        “可是……”

        双儿急得小脸都涨红了,“可是”了半天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楚留仙念头一转,便知道她为何如此了。

        她无非是想说不是她弄坏的,又怕楚留仙以为她推卸责任,故而说不出口。

        楚留仙好笑地摇了摇头,不知怎么回事,经此一闹他心情反而轻松了一些,随意地问道:“那音圭坏之前,你做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不寻常的事?”

        双儿托腮想着,掰着手指头细数,“没有什么啊,就是带神女峰的巧儿姐姐到府里来看花……”

        “唔~”

        双儿说到这里反应过来,连忙以手捂嘴,随后又慌乱地放下,道:“公子,奴婢只是让巧儿姐姐看花,没让她进来啊?!?br />
        楚留仙愈发地觉得好笑了。他是知道那个巧儿的,是道宗七脉之一神女峰一名女弟子的侍女。

        他之所以知道这事,还是因为雷影曾对他禀告过。

        原本双儿交个朋友不值当雷影汇报,只是那个侍女和其主人的出身却大不寻常,乃是出身十大宗门之一,下三宗光明山的娇女。

        光明山与道宗自不能相提并论,但也是世间有数的大宗门,巧儿和她的主人完全没有必要拜入道宗。

        这其中,兴许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雷影这么一说,楚留仙也就这么一听,留个印象罢了,并不曾在意。

        楚留仙越是不说话,双儿就越是害怕,眼看泪珠子都要滚落下来了。

        “好啦,双儿你继续说下去?!?br />
        楚留仙摆了摆手,要不是突然感觉到心情轻松,他也懒得继续听下去。

        双儿捏着衣角,继续回忆道:“后来,巧儿姐姐送了奴婢礼物,是一块很漂亮的石头,奴婢就把它放在火树银花那里,想着公子看了说不准也会喜欢呢?!?br />
        “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啊?!?br />
        楚留仙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火树银花,果然见得在树下土壤上摆放着一小块拇指大小的奇石。

        奇石九彩,在火树银花光辉映照下,光晕迷幻般美丽。

        “咦?”

        楚留仙眉头一挑,脱口而出:“一气元磁石?!”

        他的惊讶,不是因为这块石头,而是在认出这块奇石一瞬间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光。

        “该死,是什么?!”

        楚留仙长身而起,绕着火树银花踱了几步,那灵光闪现和消失都集中在极其短暂的一瞬间,竟是捕捉不住。

        他突兀地停下了脚步,将那块一气元磁石拿在手中端详了一番,的确是最寻常的一气元磁石不错。

        此石,天地间惟有一处出产。

        在极北之地,有下三宗之光明山存在。这个大宗门之名,源自其根基重地小光明境。

        小光明境上空,终年有奇光异彩笼罩,或如云霞,或似仙迹,九彩斑斓,变化无方,绚丽无极,号称天下最美丽的三大奇景之一。

        小光明境的大地,除了万年不化的冰雪外,便是这一气元磁石。

        一气元磁石,同时也是小光明境最大的出产,淬炼此石以为灵材,可以炼制出带有元磁之力的法器。

        如此之法炼制的法器往往成套,凭借着彼此间元磁之力的影响,能成套御使,威力不可小觑。

        楚留仙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双儿,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音圭坏的?”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从最根源的地方,从最开始的推导。

        双儿不明所以,本能地答道:“就在这里啊?!?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握住音圭的手紧了紧,一个念头浮了出来:“难道会是这样?”

        他没再说话,只是默运灵力,将其从掌中逼出,一层层地裹在掌中一气元磁石上。

        肉眼不可见地,灵力如罗网,奇石成飞蛾,罗网渐密,网中飞蛾再不能见得天rì。

        旋即,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楚留仙动作,原本死寂沉沉的音圭“啪”的一声,灵光乍现,表面一个个重新浮现出了金sè的光点,如同苏醒过来的鱼儿,重新开始游动。

        “啊,好了?!?br />
        双儿差点蹦起来,回头就看到楚留仙一脸的若有所思,连忙以手捂口不敢高声。

        其实,现在双儿即便是大声地唱歌,楚留仙也会听之不闻。

        他已然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境地,脑海中有狂风掀起了巨浪。

        “音圭显然是被元磁之力影响,故而不能正常使用。一气元磁石之所以被激发出元磁之力,当是火树银花之功?!?br />
        “元磁之力……元磁之力……元磁之力……”

        楚留仙的脑海里,若有七道异彩,分呈赤橙黄绿青蓝紫,在不断地拼接组成,最终化作一道虹桥,横跨天际。

        十场听道所学是那异彩,元磁之力则是异彩成就彩虹的粘合,合在一起便是虹直通向彼岸。

        彼岸花开,那是法术之花!

        “我明白了!”

        楚留仙将手握得紧紧的,一气元磁石陷入掌心而不觉,直觉得豁然开朗,脸上有神光在浮动,那是彻悟之光。

        “双儿,通知秦伯,不惜代价,收购一气元磁石送到我闭关的静室来?!?br />
        “另外,吩咐下去:此后三天,谁也不见,我要闭关!”

        话音刚落,楚留仙旋风般地离开,徒自留下双儿呆若木鸡,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