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二章 壮语豪情

    第二十二章 壮语豪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玉磬声声彻,清亮逐浮云。レ

        思路客レ

        台下听道者,却大半脸sè灰暗而憔悴。

        二十rì听道,十种奇思妙想,从故纸堆中挖出来的法术,偏偏又寻思不到用处,就好像坐拥宝山,一枚灵玉都要自己去挣一样。

        思虑过甚,故而人人憔悴。

        楚留仙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最早的想法是听得十场各种法术的讲解,然后择一其而推陈出新,当能勉强达到楚天歌的要求。

        可是,好死不死让他遇到了书痴**,楚留仙的心气陡然高了起来,想从十种旁门无用法术上,另辟蹊跷造出属于自己的法门来。

        二十rì下来,加上之前为了淬炼灵材浪费的七天,眼看着一月之期将至,楚留仙别说**折服众人了,连一个法术都没有能创出。

        “千头万绪,一团乱麻,这可如何是好?”

        楚留仙苦笑着,觉得这回真是糟糕了。

        在他旁边,程乾一改第一rì相见的自来熟喋喋不休,多半时间反而沉默了下来,在观察着楚留仙的一举一动。

        这些rì子来,他多少了解到旁边这位公子别看近在咫尺,别看笑容满面,想要让他在意与看重,不拿出点东西来是不可能的。

        同样异常的还有书痴本人,他击响了玉磬之后,并没有如常一般滔滔不绝地开始**,而是异样地沉默了下来。

        在一片沉默当中,“嘭”的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楚留仙回望过去,只见得那小胖子睡得惬意,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小胖子在此前二十rì中,竟是真的坚持一次不拉地听完了所有的场次,不同的是,除了第一次外,其余的八次他都是睡过去的。

        小胖子给摔醒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擦去了嘴边的涎水,摆出了一副正经听道津津有味的样子,还抬手示意书痴继续,天知道书痴到这会儿一字不曾吐露过。

        众人都对这胖子一阵无语,别过头去不想看他。

        这个时候,书痴终于开口了,他缓缓地道:“诸位,我之所以迟疑,是因为以下所讲的法门,本是我近几年来全心钻研之法,我对其寄予了厚望?!?br />
        “只是……”

        书痴摇头苦笑,“多年来,几无寸进,别说改良其法,一直到今rì,我才能将其勉强施展出来?!?br />
        “罢了罢了,不是那块料,便不做那强求,今rì便将此法公诸于众吧?!?br />
        说话间,那种黯然神伤,那种无限失落,轻易地被所有人捕捉到。

        楚留仙对这书呆子不由得也换了一个看法,原来他并不是全然不想振作,一直在默默地努力着,只是终究不成……

        书痴也不管得众人是否对他有了改观,一番感慨之后,便回复了常态,以平缓无起伏的语调说道:

        “传说中,在神道时代,那些以香火为生的神灵们都能施展一种分身法术?!?br />
        “神灵们将一缕神念寄托到泥胎木塑之中,若有必要,就能以泥胎木塑之身施法,解救信徒苦难,从而得到更多的香火?!?br />
        “这般化身千万的能力,惟神祇所独有,后世的仙、佛、魔,皆无此等事迹流传?!?br />
        “我想来,之所以会如此,当是因为仙人、佛陀、天魔,都不需要香火就能得大超脱,他们不为,不代表他们不能为?!?br />
        “于是,我在通天道藏中找带一个法门,名之为:显圣投影?!?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等人jīng神皆是一振,这个法门与之前种种不同,它显然是可以直接使用的。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在心中琢磨着:“如果投影真能变成分身,遇战斗时候,无异于形成以二敌一,甚至以三敌一的情况,

        岂不美哉?!”

        另有一些传统的通天弟子则想到了另外一个方面:“我若有此分身,岂不是能一者遍览群书,一者彻悟大道,通天仙佛可期啊?!?br />
        至于那龌龊者,就不足为外人到了。

        “诸位且看我施为?!?br />
        书痴如往常风格,道完了源头,讲述完法术之jīng要,便要自身施展一番。

        这次,众人难得地没有露出松松垮垮的样子,一个个振奋起jīng神,做好了书痴就是失败一百次,他们也要待之如初恋的准备。

        不曾想,意外出现了。

        书痴他……

        竟然一次功成!

        但见得,灵气汇聚,书痴一身真灵灵力爆发,无声无息,另外一个他从肉身的躯壳中弹飞了出来。

        “这就是分身?”

        楚留仙凝神望去,先是一惊,那被弹飞出去的,赫然正是书痴模样,若非灵力波动太过明显,如黑夜中熊熊燃烧篝火,简直让人误以为是书痴本人。

        但也正是这波动,让包括楚留仙在内,在场所有人都叹了一口气。

        那是失望的。

        分身投影的灵力波动之强,已然是踏在了真灵巅峰,换句话说,书痴一法之下,将他一身的灵力尽数逼迫了出来,这才形成了这一分身。

        这样的分身,又与本尊有什么区别?

        楚留仙心中不甘,凝神端详起了那分身,一看之下,更是大失所望。

        “眼神黯淡,行动迟缓,分身动则本尊停,鸡肋而已?!?br />
        楚留仙是彻底失望了,摇着头收回了目光。

        台上书痴分身似乎受他失望情绪影响,“嘭”的一下,消散成了紊乱的灵气乱流窜动四散开来。

        “持续的时间还极短?!?br />
        楚留仙在心中又补上了一个缺点。

        法术施展完毕,书痴完全是跌回了座位上去的,观其面如金纸,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在场绝大多数人都得出来与楚留仙一般无二的结论,但还是有那不甘心者站起发问:“书痴,那分身可能控制输出灵力?”

        书痴摇头。

        “可能自主行动?”

        书痴再摇头。

        “可有自身判断?”

        书痴三摇头。

        “可能施展法术?”

        那人抱着最后一点点希望,眼巴巴地看着书痴。

        他的想法在他话出口的一瞬间,就为众人所知了。此人所想的,无非是以分身施展什么对自身损害极大的法术,或是以分身赴险境而自身在安全地方???。

        要是可行的话,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术。

        众人的jīng气神刚刚被提起一些,就被书痴接下来的动作给打击到了。

        书痴四摇头!

        “百无一用??!”

        发问的那人,在座的不少修士,齐声哀叹。

        楚留仙听得眉头一皱,觉得他们这话不是对法术而言,倒更像是冲着书痴去的。

        他旁边程乾明明是个话唠,这回却是难得缄默,一样失落摇头,却一字未吐,倒让楚留仙对他改观不少。

        台上,书痴的脸sè愈发地苍白了,也不知道是身体缘故,还是为众人言语所伤,看上去竟是有几分摇摇yù坠。

        低头半晌,他再次抬起头来,执起玉槌,就要击响玉磬,宣告这回十场**的结束。

        玉磬声音尚未响起,不少人已经开始起身离场,愤愤然如是拂袖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孙兄且慢?!?br />
        书痴执玉槌的手顿在了那里。

        “诸位且留步?!?br />
        不少离座者都止住了脚步。

        所有人都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那里,楚留仙洒然自若,一步步走向了云台最高处书痴所在。

        “孙兄?!?br />
        楚留仙隔着三两步停下,拱手为礼,“楚某失礼了,可否借贵地一用?”

        书痴姓孙,名敬,他的本名楚留仙早就从程乾这个大嘴巴那里得知了。

        孙敬自无二话,垂下了玉槌,示意楚留仙自便。

        同样因为程乾的那张大嘴巴,一路听道二十rì在座者也都早知道了楚留仙身份,知道这个始终面带笑容,洒然自若者,便是鼎鼎大名的谪仙人——公子留仙。

        不管是善他也好,嫉他也罢;心存敬意,或是暗里鄙夷……不管是对他怎样的看法,楚留仙都是一个他们无法忽视的存在。

        一言既出,或止步,或抬头,所有人的目光,耳朵,皆是落在了楚留仙身上。

        “二十rì听道,楚某人受益良多,在此先谢过孙敬孙师兄气量恢弘,心中无私?!?br />
        说着,楚留仙当着所有人面,对着书痴再行一礼。

        书痴苍白的脸sè泛红,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当扶起楚留仙呢,还是要怎样,口中喃喃:“这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

        看到堂堂公子留仙如此,在场不少人脸sè羞红,迟疑了一下,也起身一礼。

        楚留仙礼毕后,回身面对众人,稍稍停顿了一下,朗声说道:“这二十rì下来,楚某人触类旁通下颇有收获,自思当效孙兄,不能行那敝帚自珍事,故拟于三rì后,于通天峰上开坛**?!?br />
        “嘶~”

        楚留仙这话出口,台下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声音,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说,拉开场子,真刀实枪的与楚留仙打上一场,盛名之下没有人有这个胆量和把握;可要说触类旁通,创造法术,在场多是通天峰弟子,那是向来不服人的。

        书痴孙敬十场讲道,在座的还没有人能开发出一门实用的法术来,楚留仙就已经完成,竟然还自信满满地要开坛**?

        这不是说笑吗?

        在场众人心中所想,无非如此,只是碍于楚留仙身份、名声,不敢面斥罢了。

        楚留仙如何不知道他们所想,淡然一笑,道:“楚某人与诸位同台听道,也算是缘,三rì后,诸位不妨移步前来,指教一二?!?br />
        “到时,也望孙兄不以留仙粗鄙,亲临指点?!?br />
        楚留仙最后一句话,自是对孙敬所说,他自己客气,孙敬却不敢坦然受之,连称不敢。

        “诸位?!背粝缮焓忠灰?,示意他的话说完了,“请了!”

        众人将信将疑,然而这个场合也不便说什么,于是纷纷拱手为礼,各自离去,心中所想的大致相同,无非是三rì后前去一听,看看到底公子留仙是不负盛名,还是一个诓言诈语之徒。

        楚留仙在台上负手而立,目送着众人离去,胸中一股气从丹田提起涌上胸口,几yù仰天长啸。

        谁也不知,连他自身亦不晓得,他踏上高台时候,是想为书痴孙敬鸣不平,为其张目,还是早就做好了说出那么一番豪言的准备。

        只是这一刻,楚留仙不悔!

        “来吧,三天,三天内,我定要开发出一门让所有人无话可说的法术来?!?br />
        “既然稳妥已无可能,与其畏畏缩缩,前瞻后顾,不如放手一搏?!?br />
        “我倒要看看,凭着我自己,能不能有资格站在最高的地方?!?br />
        楚留仙胸中大畅快,直觉得所有的拘束烟消云散,这次考验与其说是楚天歌给他的,不如说他给自己的。

        这一回,他要仰仗任何人,凭着自己,为那——万众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