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一章 后顾无忧

    第二十一章 后顾无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也行?”

        楚留仙摇着头,心想这书痴也算是奇葩了。レ

        思路客レ

        与之相比,其他人的反应就大多了,有几个在下面鼓噪了起来。

        “那些一看就是新来的,什么也不懂?!?br />
        程乾一脸不屑地瞥了一眼,回过头来看到楚留仙,想起这话打击面好像有点广,连面前这位一起包括在内了,连忙往回,“留仙公子不愧是名门出身,谪仙根器,与那些俗人就是不一样?!?br />
        楚留仙忍不住想笑,真不知道通天一脉的弟子里,怎么出了这么一位极品,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看书不理哗然的书痴,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跟这位一样的极品。

        程乾不知道在楚留仙的心中他已经被归于了“极品”范畴,犹自在解释着:“留仙公子你不晓得,这位书呆子向来都是如此的?!?br />
        “他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然后从故纸堆中找出好东西来,可更进一步的,他想不到,也不会去想?!?br />
        程乾一边说着,一边用身子挡住,对着那些喧哗的指指点点:“公子你看那些人,就是有人下了个可以孵化的蛋给他们,他们不想着自己孵出小鸡来,直接就要对方下成金蛋,没这道理啊?!?br />
        “咦?”

        楚留仙有点重新认识这位的感觉了,不曾想这程乾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公道话来。

        很快,楚留仙就发现他是想多了,这位程乾老儿的话重点在后头呢。

        只见得程乾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翘起下巴来说道:“书呆子要是有这本事,他就不是书呆子了。把他下出来的蛋孵化成小鸡,或者变换成金蛋,这是我辈该为的事情?!?br />
        楚留仙摇头失笑,什么“我辈该为”,分明就是“舍我其谁”!

        到了这个地步,楚留仙哪里还不明白通天一脉弟子对这书呆子的**感兴趣的原因?无非是借用书痴的本事,消化为己身收获罢了。

        从世人的角度来看,书痴无疑是亏了,只是从他表现出来的东西来看,此人又何尝介意这些,他想要的只是有足够的功德,能让他一直在通天道藏里一直钻下去。

        “今rì**结束了?!?br />
        楚留仙长身而起,最后看了一眼沉浸入书中世界的书痴,掉头向外。

        “公子,留仙公子?!?br />
        程乾忙不迭地跟上,问道:“公子后rì可还来吗?”

        “来?!?br />
        楚留仙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与其说是给程乾听的,不如说是对自己所言。

        “一rì**一rì间隔,二十rì间,正是十场?!?br />
        “与其胡乱寻来,不如专心听这书痴**,或有触发?!?br />
        楚留仙想得透彻,解决了听道十场的问题,心情随之大好,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程乾原本还紧赶着两步,想与楚留仙并肩离去呢,不过没走两步,他就看到前方有一个白衣如雪的公子,刁蛮俏丽的小公主在那候着呢,自忖没那资格旁听,只得一步三回头,郁郁地离去了。

        看到别雪陈林和乌珊,楚留仙的心情没有比程乾好上多少,暗叹一声走了过去。

        “留仙世兄,你怎么会来听这个呀,无聊死了?!?br />
        乌珊难得主动地跟楚留仙说起了话来,之前她可是一直跟见猫的老鼠似的,害得楚留仙一直以为他的前身对人家小姑娘做过什么。

        楚留仙笑了笑,道:“我辈好华服广厦,蚊蚋喜yīn沟污秽;你我喜食物珍馐美馔,苍蝇蜣螂独爱那五谷轮回之物。

        每个人所喜好所看重的,本就大不相同,世妹倒也不必费思量,多强求?!?br />
        乌珊她能不思量吗?

        原本一脸天真烂漫的乌珊歪着脑袋,使劲儿的琢磨,楚留仙那话是说道理呢,还是骂她呢?要是骂她怎么办,动手吗?好像打不过诶。

        别说是乌珊了,旁边的别雪陈林也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楚留仙是不是顺带连他一起骂了,另外,什么“不必费思量,多强求”是告诫乌珊呢,还是对他说的?

        楚留仙一句话,直接把这两人一起给弄晕了,紧接着摆摆手,擦肩而过,向着山下走去:“两位世兄世妹,他rì有机会再把酒言欢,留仙先行一步了?!?br />
        “等……”

        陈林伸出手做出yù拉的动作,到口边的话到底没说出来,最后与乌珊面面相觑了一阵,也郁郁地离去了。

        可以想见,后天的书痴说法,他们估计是不会再出现了。

        楚留仙用话把这两位绕晕了,心情大好,脚步也轻快了一些,走路带风,转眼间就下得了山去。

        他不曾注意到,在他与陈林、乌珊讲话的时候,之前那个小胖子在对着他挤眉弄眼着,似要说些什么。

        回到神霄峰朝阳府中,楚留仙刚想入静室呢,就被双儿给拦住了。

        “双儿,有什么事吗?”

        楚留仙蹙起了眉毛,刚隐隐捕捉到灵感,他可不想任由其消失,语气不由得重了一些。

        双儿骇了一下,低头道:“公子,雷影早先来求见过,说有些事情要禀告给公子?!?br />
        “雷影?”

        楚留仙顿了一顿,接着道:“双儿,回头雷影再来,你告诉他,如无生死攸关的大事,二十rì后再来告我?!?br />
        “就这样!”

        话音落下,他转头就入得静室当中,留下弄不清楚情况的双儿怔怔地发愣。

        静室中,楚留仙一呆就是一天。

        在这十几个时辰里,他时而揣摩“烟花易冷”用法,时而沉浸“入梦引”的修炼,时间飞快地过去。

        又到了书痴**的rì子了,楚留仙如前上得通天峰,熟门熟路的进入了那处云台,第一眼就看到佝偻着身子的程乾。

        “真巧啊?!?br />
        程乾脸上笑出了菊花,那怎一个热情了得。

        楚留仙想也知道这个“巧”是怎么来的,摇头失笑,还是回应道:“原来是程兄,同往?”

        “同往同往?!?br />
        程乾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笑得愈发地欢了。

        这一回,当书痴击响了玉磬,开始新一轮**的时候,楚留仙目光扫过,不曾见到了别雪陈林他们,倒是那个小胖子依然在座。

        紧接着,那小胖子就郁闷了,他分明是捕捉到了楚留仙的目光,挤眉弄眼着呢,楚留仙就别过了头去,专心地听起了上面书痴说法,媚眼算是抛给了瞎子看。

        “志怪神话当中,在极北之地,有君子之国,其地之人皆生两副面容,一副在正面,永远正气凛然,谦谦君子如玉温润之风;一副在背面,yīn鸷险诈小人之念集中?!?br />
        “志怪诚不可信,然而我便在想,世上是否真有这样的法门?”

        “我又思得,曾在另一典籍中看到的一桩趣闻?!?br />
        “在留存上古宗门遗迹的连云山脉中,有金乌族聚居?!?br />
        “山中妖物众多,前一rì为野兽,后rì就可能化妖物,行走其间凶险无比。故而那金乌族人行于山中时候,往往会将头发结辫,染上妖血?!?br />
        “族中巫老施以巫法,于族人脑后化生出另外一张凶厉的妖物面容,以骇住妖物,防止金乌族人无备时候被妖物从背后袭击?!?br />
        “该巫法,名之为:后顾无忧?!?br />
        书痴说到这里,照例引得众人神往,楚留仙也是听得津津有味,这书痴确有专长,能将那些千头万绪的东西化为线索,最终从道藏中翻出好东西来,常人所不能及。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后,书痴依然是以平淡无奇地语调说道:“巫法、咒术,皆属旁门,我辈不屑为之,前辈先人从那巫法:后顾无忧中,化出了一门法术,仍以‘后顾无忧’名之?!?br />
        说到这里,书痴挽起了袖子。

        看到这个动作,楚留仙脸上原本聚jīng会神的神情为之一垮,周遭不少人紧绷的身子都放松了下来。

        彼此对视,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无奈来了。

        果不其然,书痴挽起袖子,详细讲解了“后顾无忧”法术如何施展,要点何在后,就开始亲自演示了。

        一次,两次,三次……

        楚留仙最后还是不忍心数下去,不少人等得昏昏yù睡了,书痴终于把法术施展成功了。

        他一抹额上汗水,转身道:“诸位请看,这便是——后顾无忧!”

        “咦?!”

        楚留仙眉头一挑,惊疑出声,场中更有不少人直接从位置上惊起。

        在书痴的后脑勺上,赫然是另外一张人脸盘踞着,没有眉毛,没有胡须,表情狰狞,骇人之极。

        书痴的灵力储备显然是够呛,这个法术持续了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自己消散了。

        他跌坐回位置上,从身旁寻摸出玉书来,旁若无人就要翻看。

        “哎~”

        多少声叹息,错落不齐地响起,这回大家都早有预感,倒也没人去问一声“怎么用?”,心中失落却是难免的。

        楚留仙也是如此,不过旋即调整了过来,在心中愈发地坚定,此后八次听法,便全用在书痴身上吧。

        他心中有个预感:“或许,这一次我能否过关,开坛**成功,顺利化生真灵,就着落在这书痴身上了?!?br />
        “他讲的这些法门……”

        楚留仙连不少人起身离去都不曾注意到,便沉浸入了对书痴所传法术的思考当中。

        ……

        此后十余rì里,每两rì一轮的书痴**,楚留仙一场也不曾错过,中间得间隙他便钻研“入梦引”,倒也充实得很。

        只是,眼看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无论是“入梦引”还是不几rì后轮到他自身的**,始终隔着一层什么,不得其门而入。

        这一rì,楚留仙在云台上端坐,上首处书痴击响了玉磬,最后一场**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