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九章 通天论道(下)

    第十九章 通天论道(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来就是这里了?!?br />
        楚留仙将目光从“书痴说法”四字上移开,正看到他跟随过来的几人都站在了金光罩下,各自掏出了身份玉牌,对着金光照去。

        金光如水流转,将云台、玉牌、修士,连成了一体,随即光华一敛,那几个修士就在原地消失,突兀地出现在了云台上方。

        “有趣?!?br />
        楚留仙饶有兴致地看完了这一幕,不敢再耽搁,从腰间摘下了神霄玉牌,对着金光照去。

        霎时间,他觉得周身一凉,似在夏rì将双足浸入溪水中一般的感觉,紧接着身子一轻,眼前朦胧了一下,再清晰时候,已是身在金光罩下了。

        “果然奇妙?!?br />
        楚留仙踩了一下脚下,那看上去似云气翻滚的地面竟是坚实非常,一点晃动不稳的感觉都没有。

        在他的对面,一面白玉浮云纹理的石碑矗立在那里,约莫是一人高下,上面有十数点明黄sè的光点如游鱼在彼此追逐着。

        “一点明黄,当就是一份功德,也就是说有十几人入内了?!?br />
        楚留仙一边想着,一边目光上移,果然在石碑的最上方看到一行的姓名。

        大多数如:“通天峰,云天涯”,这般的格式。

        到场的十几人中,竟然一个散修都没有,就是其他脉的修士都很少,楚留仙大致扫过去,只看到一个是神女峰的女修士名列其中。

        楚留仙微微一笑,心道:“看来我这回是误入了某个小众的场合了,也好,看看通天一脉的弟子为何会对此人的**如此感兴趣?!?br />
        对无有散修,少有他脉修士这一点,楚留仙倒是可以猜到,无非是那“书痴”所讲的法术或是原理太过晦涩或是无关实用。

        世事有曲高和寡,世人有功利主义,这都不足以奇。

        楚留仙在观察周围情况的时候,又有一人进来了。

        周遭金光水波纹路辐散开了,一个人突兀地出现在楚留仙的身边。那是一个佝偻着腰的老修士了,脸上布满了皱纹,头发斑驳如落雪。

        他显然是熟门熟路了,出现之后连想都不想地就走到了白玉浮云石碑前,自己往石碑上一站,同时把玉牌照了照。

        楚留仙的眼前一花,旋即看到石碑上现出了那个老修士的形容样貌,玉牌中则有一份功德随之投入其中。

        转眼工夫,石碑上又多了一条功德游鱼,上面多出了一个姓名:通天峰,程乾。

        老修士程乾看成功了,反倒不着急了,优哉游哉地让开了位置,还冲着楚留仙善意地一笑。

        楚留仙现在自然知道要怎么做了,回应地对着程乾点了点头,有样学样地往石碑前一站,玉牌照去。

        “咦?!”

        楚留仙瞪大了眼睛,石碑竟然……竟然没反应。

        “怎么回事?”

        他正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程乾走了过来,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自来熟地道:“不对啊,照影碑没问题啊,怎么会捕捉不到你的气息?”

        “捕捉不到气息?”

        楚留仙恍然大悟。这名为照影碑的白玉浮云石碑之所以能照出影像,显露姓名,自是与道宗一脉留存的弟子记录相关。

        但凡入得道宗者,都会有一缕气息并着影像被记录下来,楚留仙呢,则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道宗上层无不知晓他这位谪仙人的身上带着楚家阳神老祖的阳神念头,有此宝在,想要捉取他的气息,至少要修为更在楚家老祖之上的阳神真人亲自出手才有可能。

        以楚家与道宗千年关系,自然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故而楚留仙虽然是正儿八经的道宗入室弟子,却是没有气息留存的。

        “这……”

        楚留仙有些挠头了,不会卡在这里,听道**的第一关就过不去吧?

        “难道……”程乾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震惊地望着楚留仙,语气明显没有那么随便了,道:“这位师弟,你可尝试将玉牌贴于照影碑上试一下?!?br />
        “还有这方法?”楚留仙按照他的话做了。

        果然,玉牌与照影碑连在一起,光辉流转下,楚留仙的样貌就浮现了出来。

        在照影碑上方,“神霄峰,楚留仙”字样也随之显露了出来。

        “嘶~”

        楚留仙满意地收回手,就听到旁边传来了倒抽凉气的声音,回过头正见得程乾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程师兄?”

        楚留仙奇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背糖⊥啡绮斯?,长出了一口气道:“我只是吃惊,没想到师弟你就是鼎鼎大名的留仙公子,小老儿倒是唐突了?!?br />
        他的姿态放得很低,楚留仙反而奇怪了起来。

        在楚留仙的印象当中,通天峰一脉的弟子都是袖手空谈道法,不屑于其他修士为伍的,难道这程乾会是一个异类?

        一路上,有一句话没一句地攀谈着,两人前行数十步,眼前云雾散开,豁然开朗了起来。

        只见得,在云台的最高处,悬浮着方圆十丈大小的平台,其上有一个灰衣消瘦,脸sè苍白的中年人,手捧玉书在那看得津津有味。

        在灰衣中年人的身前,摆放着一套jīng美的玉磬,三十二枚为一组,旁边搁着一支玉槌,亦jīng致可爱。

        下首处,数十云气蒲团星罗棋布,上面坐好了十余个前来听道的道宗弟子,楚留仙之前跟过来的几人也在其中。

        看到这些人的时候,楚留仙就知道之前猜测无错,他旁边的这位程乾老修士的确是一个异类。

        楚留仙出现的时候,近距离的几个修士还有礼貌地颔首为礼,等看到程乾紧跟着出现,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挪动屁股,一脸厌恶不想与之为伍的样子。

        “这位看来不得人心啊?!?br />
        楚留仙也不在意,冲着程乾一笑,随意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静等讲道开始。

        程乾也算是脸皮厚的了,各种异样的目光完全刺之不穿,笑容满面地跟在楚留仙屁股后面,寻了个相邻的位置坐下。

        片刻后,又陆续来了几人,听道者累积到了二十余人,上首处的灰衣中年人依然没有开讲的意思,看玉书看得摇头晃脑,几乎要手舞足蹈了起来。

        楚留仙倒是不着急,静静地坐等,脑海中不住地揣摩入梦引的jīng要,不觉间盏差工夫的时间过去了。

        老修士程乾生怕楚留仙等得不耐烦了,舔着脸凑过来说:“公子莫急,这书呆子**向来如此,小老儿估摸着差不多要开始了?!?br />
        “哦,是吗,程兄对书痴很熟悉?”

        楚留仙笑着反问了一句,这书痴何等人物,他还真是全然不知。

        “那是,书呆子每次**,小老儿都是必到的?!?br />
        程乾颇有些得意地捋了捋稀疏的山羊胡子,卖弄道:“这书呆子百无一用,资质鲁钝,笨手笨脚,小老儿就算是没资质的,他比我还不如?!?br />
        “灵xìng、悟xìng、战力什么的,更是一点也无?!?br />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按程乾说法,这书痴简直是百无一用啊,怎么会引得通天一脉二十余位弟子坐等他**?他心知后面的才是关键,用鼓励的目光示意程乾继续下去。

        得了他的鼓励,程乾说得更来劲了,拍着大腿道:“谁也没想到,这书呆子百无一用,偏偏有一样常处,好读书?!?br />
        “这也算长处?”楚留仙愈发地不解了。

        程乾好像知道楚留仙在想什么,气也不换地接下去道:“好读书还不算什么,他就是能读到常人读不到的东西?!?br />
        “通天道藏卷帙浩繁,这书呆子一头扎进去,每每能找到一些别人找不到的,然后就拿出来**,换取功德继续读书?!背糖踹跤猩?,也不知道是赞叹呢,还是不以为然呢,“数十年如一rì,每隔一段时间积累够东西了,他就开讲一次,每次都是持续二十天,一rì**一rì歇息,讲够十场结束?!?br />
        “我辈都称之为十rì谈!”

        程乾有意地在“谈”字上加重了语气,楚留仙听出来,用“谈”而不用“讲”“传”“说”,意在讽刺,指的是书痴只能当那搬运工的活计。

        对此楚留仙不置可否,在他看来,书痴于此当有专长,如程乾等人得了好处还心存鄙夷,未免不够厚道。

        不过楚留仙也不会与程乾争执这些,微微颔首,便算是听到了。

        话说回来,程乾对书痴的了解还是颇准确的,他这边话音刚落呢,上首处书痴便从玉书上收回了神念,满足似地长出了一口气。

        他如刚刚梦想一般,以迷茫的表情环顾了一圈,随即好像才反应过来,拾起面前的玉槌,在玉磬上抹过。

        执玉槌,击玉磬,清音声声彻。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