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通天论道(上)

    第十七章 通天论道(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活着的,方为仙?!?br />
        楚留仙将这句话咀嚼良久,既是懂了,又是不解,有无数的疑问,从一扇被推开一条缝的大门蜂拥而出。

        “那我们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为了超脱自我?”

        “若是为了超脱自我,那么我们真的明白:谁是我,我是谁吗?”

        “修仙为长生,那么长生的意义又是什么?”

        “除了长生,是不是有其他更重要,更有意义的存在?”

        ……

        楚留仙只觉得脑子都要炸了,楚天歌一时感触道出的话,给他推开了一扇大门,然而大门之后,却又是一望无垠的迷宫。

        “呼~~”

        好半晌,楚留仙吁出了一口气,将那些纷乱的想法暂时抛开了,心道:“没有足够的经历,没有足够的境界,再是想来也枉然,怕还会将自己陷入迷宫不得解脱?!?br />
        “那些问题,终于有一日我会像楚师一样,得到属于自己的答案?!?br />
        楚留仙回过神的时候,旁边古锋寒和林清媗也在摇晃着脑袋,仿佛是要将什么东西从脑子里面摇出去一样。

        楚天歌的话里面,带着一种特殊的魔力,只言片语便引人思索,到底是法术的威力,还是人本身的情绪引导,至少楚留仙他们是分辨不清楚的。

        “师兄,师姐?!?br />
        楚留仙拱手道:“留仙便先告辞了,有些琐事要处理下,回头就如楚师所言,前去听道十场,后面的一个月怕是要少见了?!?br />
        “先告罪则个,两位莫怪?!?br />
        “告辞!”

        话音落下,楚留仙一挥衣袖,飘然而去。

        在这个过程,林清媗朱唇开阖,似要说着什么,美目盼兮,如在表示着什么,楚留仙皆如未见,走得洒然自若,转眼间就消失在山道上。

        恍惚间,古锋寒和林清媗从楚留仙的背影,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楚天歌。

        某种意义上,楚留仙和楚天歌很是相像,身形迥异,气质却是一脉相承的感觉。

        “师兄!”

        林清媗俏脸上带着焦虑,“你说楚师弟他能完成吗?一个月的时间,听道十场,讲法一场,又要众口称赞,这怎么可能?”

        古锋寒不答,而是侧目望去,见得林清媗眼只有纯粹的焦虑、担忧,竟是真的完全没有察觉到楚留仙特意的冷淡,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放心吧?!惫欧婧⊥?,谁也不知道他在叹息什么,“楚师弟为一时俊彦,是谪仙根器,岂能以常人来揣度之?”

        “非常人,行非常事,定有非常之能!”

        “我们静候佳音便是?!?br />
        说完,古锋寒拍了拍林清媗的肩膀,掉头而去。

        神霄断壁下,只剩下林清媗一头雾水,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明白。

        ……

        此后三天间,林清媗的身影数次出现在神霄峰半,朝阳府外。

        每一次,她都被秦伯客客气气地请了出去,道是自家公子正在闭关苦修,严令不见外客,让林清媗莫要让他为难。

        三天过去,当林清媗踏着夕阳,离开了那座以朝阳名之的府邸时候,心情亦如落日般,道不尽的落寞。

        这次,她似乎真的明白了,往后的几日间,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楚留仙的确是在闭关。

        不过,他不是在朝阳府,而是在天道城。

        一直到楚天歌离去的第七天,楚留仙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迈入了玲琅阁。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br />
        秦伯为玲琅阁主事,至少有大半的时间都坐镇于此,第一时间就迎了出来。

        楚留仙摆了摆手,声音略带出了疲倦:“秦伯,派人去仓库,把那些东西都搬过来吧?!?br />
        “……呃,这么快?”

        秦伯眼睛都瞪大了,看楚留仙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也不敢多问,连忙就吩咐了下去。他自身则与楚留仙一起,上得玲琅阁七层的天涯间内坐下,服侍楚留仙漱洗香茗不提。

        这天涯间是玲琅阁的顶层,取的是一目尽天涯之意,除了头顶上的白玉京外,可说是天道城地势最高的建筑了。

        一上一下,皆冠压满城,可见全盛时期神霄楚氏在天道城的实力之强。

        这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了。

        楚留仙品着香茗,嘴里却觉得没有什么味道,这几日间,他真的是太累了。

        秦伯喝茶也一样没有味道,不过他那是震惊的。

        他刚刚听了回来的下人禀告,这段时间楚氏产业倾尽全力收购过来的金银铜铁等基本材料,全部淬炼完毕,成为大量的金精、银精、铜精、铁精……

        这些材料无不是包含了灵气,有着灵材特有的脉络,在修仙界有着无比广泛的用途。

        单单这一笔灵材的进出,玲琅阁的收益秦伯一时就算不清楚。

        “公子……”

        秦伯如坐针毡了半天,试探地开口。

        “怎么?”

        楚留仙头也不抬,依旧在轻轻抿着茶水。

        到口的话,秦伯忽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他可是知道,这几日来,楚留仙到玲琅阁储物的仓库,驱散了所有下人一呆就是七天。秦伯心有顾忌,不敢查探,生怕犯了什么忌讳,到头来也不知道仓库到底有没有进人。

        无论是什么独特的手段,还是进了人手,楚留仙既然如此安排,那就是不打算让人知晓了,秦伯踟蹰良久,摇头道:“没,没什么,老奴只是想问问公子,这批灵材如何处理罢了?!?br />
        楚留仙面上带笑,心却在叹息:“这般冒险的做法,以后再不能有了?!?br />
        他随意地道:“秦伯,现在你才是玲琅阁的主事,自然有你来处理,我只是想看到,在一年后重开白玉京的时候,有足够的资金动用?!?br />
        “还有……”楚留仙又补充了一句,“我也给五农主事那边送去了新的灵种,五丈原全面换植,怕是需要一些费用,全部从玲琅阁这边的账面上走吧?!?br />
        秦伯唯唯诺诺,全数记了下来。

        楚留仙交代完毕后,自己也长出了一口气,过去的七天间,他过得实在是太累了。

        接连不断地运用仙域根本法淬炼灵材洗练灵谷是其一,间间隔他也不敢浪费,将落地生根、入梦引等诸般法术好生习练,现在一切结束,直觉得恍如隔世一般。

        楚留仙略带着点遗憾地想道:“可惜了,入梦引还差了一点,始终摸不到门径?!?br />
        秦伯好半晌,终于把所有事情理顺了,看楚留仙的茶凉了,亲自下去换了一盏,接着一拍脑袋,道:“公子,你瞧老奴这脑子?!?br />
        秦伯告了一个罪,退了下去,片刻后重新回来,手上带着一个锦盒,拿到楚留仙的面前打开。

        “公子请看!”

        锦盒一开,楚留仙的脸上、身上、眼眸间,尽数被染上了一层纯粹的紫色。

        待得紫光稍稍消散,楚留仙方才看清楚,原来在锦盒当静静地躺着一只锦囊。

        锦囊巴掌大小,通体泛着纯粹紫光,夹杂着蓝冰的纹路,看上去神秘而有尊贵气。

        楚留仙将其取在手上,柔软轻薄,几无重量的感觉,隐隐猜到这是什么东西了。

        那边秦伯把锦盒放下,颇为自责地说道:“老奴的错,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把这件乾坤袋制成。

        除了用上了公子交予老奴的那些虚空金外,老奴还把玲琅阁所有的库存用上,寻了一个炼器高手炼制而成?!?br />
        介绍完后,秦伯眼巴巴地看着楚留仙,问道:“公子可还满意?”

        楚留仙展颜一笑,他当然满意,腰间的四灵玉带,还有掌的乾坤袋,都非寻常人等所能有,无不是价值不菲之物,他又怎会不满意。

        “多谢秦伯了?!?br />
        楚留仙毫不扭捏地将乾坤袋佩上,以后有此物相助,很多事情都方便了。

        秦伯看楚留仙满意,正欢喜间,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公子,楚山主交代的事情……”

        “我等等便去?!?br />
        楚留仙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间玉牌,那里有十份功德,便是楚天歌给他用于听道的。

        现在一月时间已过四分之一,再不开始的话,怕是他化生真灵之事又要有变数了。

        想到这里,楚留仙一拍扶手,长身而起,向着楼下走去:“秦伯,这些事情都交给你了。后面一个月,无事莫来打扰我?!?br />
        “可是公子……”

        秦伯伸出手来,只能捉到空气,楚留仙压根没听到他的呼唤,“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

        秦伯满脸苦笑之色,直怪自己先前太过震惊,倒把正事给忘了。

        “那几位小祖宗可也来了啊,要是……”

        “罢了罢了,公子能处理好的?!?br />
        秦伯只能这么想了,在他看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手头上那些灵材才是让他头痛的。

        那边,楚留仙入道宗山门,犹豫了一下,向着道宗七脉之一的通天峰走去。

        道宗七脉,通天其一,以论道称雄,冠绝宗门。

        通天论道,也是道宗弟子展示自身对道、对法、对术理解的最好所在。

        每一天,那里都有最新奇的想法,最新颖的见解,最大胆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