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五章 听道讲法(中)

    第十五章 听道讲法(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宝物怎么会落到楚师的手?”

        楚留仙等人一头雾水,心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楚天歌手把玩的,赫然是迷楼主人仗之收取分水刺的摄宝灵镜。

        “师父你见过迷楼主人了?”

        古锋寒恍然大悟,同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袖取出了一块紫色玉符,恭敬地双手递上,道:“师父,这是您交给我的传讯玉符,现在事情了解,请师父收回?!?br />
        楚天歌看都不看一眼,摆手道:“你留着玩吧?!?br />
        古锋寒一喜,奉承道:“多谢师父?!?br />
        紧接着,他又意犹未尽地补充道:“这次多亏有师父这玉符,迷楼主人自讨拦截不住,不然还难说得很?!?br />
        古锋寒的欢喜停留不超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就随着楚天歌后面的一句话垮了下来。

        “那只是一个寻常玉符罢了,没什么大用?!?br />
        楚天歌说这话是怕自家这个弟子太实心眼,真把紫色玉符当什么救命宝贝,那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啊~!”

        这回不仅仅是古锋寒,连楚留仙和林清媗都傻眼了,直勾勾地看看玉符,再看看楚天歌。

        天知道他们可是拿这东西当救命宝贝的,若非有这宝贝在,楚留仙他们也不会那么底气十足地与迷楼主人交涉。

        “这是怎么回事?”

        楚留仙顿时觉得之前发生的种种,怕不是他原本想象的模样。

        不仅仅是他,古锋寒他们也都眼巴巴地看着楚天歌。

        “你们还不明白吗?”楚天歌摇了摇头,道:“为师一直跟着你们,防止幕后真有什么人对我弟子下手?!?br />
        “如果真有这样的人,万一紧急情况,救援不及,那岂不成了笑话?死了一个弟子还不够,眼巴巴地又送了两个过去?”

        楚留仙有点明白了,试探地问道:“这么说,当时迷楼主人并不是忌惮我们传讯,而是他早就知道师父在了?!?br />
        楚天歌点头,解释道:“迷楼戏子成名多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又与为师有关一段交游,岂能察觉不到?”

        “那就怪不得了?!?br />
        楚留仙恍然大悟,他总觉得迷楼主人分外配合,特别好说话,原来根子在这里啊。

        同时,楚天歌知道所有经过,不需要他们赘述,自也是他本就全程目睹的缘故。

        楚留仙想明白后,伸手一指摄宝灵镜,道:“师父,那这……”

        “你说它?”

        楚天歌把摄宝灵镜在掌抛了一抛,道:“为师既然看到了,又岂能让那迷楼戏子在我弟子面前耍完威风就这么走了?自是要他留下点东西来?!?br />
        楚留仙有些无语,他可没觉得迷楼主人耍了什么威风,甚至称得上客气了。

        他接触楚天歌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其护短的性子,一旁古锋寒就一脸理所当然,显然习惯了。

        “喏~”

        楚天歌把摄宝灵镜一抛,直接抛向了楚留仙,道:“你这回表现不错,点破了戏子的把戏,落了他面皮,涨了我们道宗神霄一脉的威风,这镜子就给你当玩物吧?!?br />
        “玩物……”

        楚留仙连忙接住了摄宝灵镜,感觉出手冰凉沉重,古朴厚重的感觉触手而生,这样的宝物他可是见识过的,怎么落在楚天歌口就成了玩物呢?

        楚天歌摇头道:“你们不知道,这摄宝灵镜是疯子墨琊的手笔,这厮学足了他祖上墨翟真人,最喜欢鼓捣这些东西?!?br />
        “摄宝灵镜,便是墨琊依典籍,仿造上古神道时代的宝物——落宝金钱——炼制成的?!?br />
        “此物在摄取宝物方面有不测之能,不过只能用三次,三次过后就不堪重负了?!?br />
        楚天歌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让楚留仙、古锋寒他们神色都不由得肃然。

        “我等修仙者,求的是永恒,长生天地间,不与草木同朽?!?br />
        “若是不能永恒,即便似流星璀璨划破天际,到头来也不过是化作黄土一堆,徒然留名典籍上,任由后人指手画脚评说?!?br />
        “吾辈有志于大道者不??!”

        听到这里,楚留仙、古锋寒、林清媗,不约而同地一躬身,恭敬地道:“弟子,谨受教!”

        楚留仙更想深了一层:“楚师说的是。摄宝灵镜虽称异宝,然其本身既非永恒,亦无助永恒大道,不是玩物又是什么?”

        “外物虽重,可借可用可仗之横行,但唯有永恒大道,方当得起吾辈不畏艰辛,孜孜以求!”

        “一里一表,相辅相成!”

        楚留仙一边想着,一边并没有轻视摄宝灵镜,而是将其收藏了起来,关键时刻,这只能使用一次的宝镜,说不准就是翻盘的契机。

        看到他这个动作,楚天歌暗暗点头,心欣慰。

        要是楚留仙听得他那么一番话,就将摄宝灵镜弃之如敝屣,楚天歌明面上不说,却不免将他看低一层,下一个“轻浮”的评语。

        人云亦云,轻易改弦更张,那样的人脑子不过是别人的跑马场而已,没有自己,还谈什么仙,论什么永恒。

        “心有所坚持,行有所变通,这样的人,才有可能触摸到那扇关闭了万年的大门?!?br />
        “我楚家再度崛起的契机,或许真就应在了留仙的身上了?!?br />
        古锋寒、楚留仙、林清媗,各自感悟,若有所思了片刻,古锋寒想起了之前猜测,问道:“师父,那迷楼主人,可是您当年曾经提起的五散人之一?”

        听到这个,楚留仙和林清媗也竖起了耳朵,掌故轶闻,谁人不喜欢?

        “不错?!?br />
        楚天歌微微颔首,道;“迷楼主人,便是五散人当的戏子,成名于三百年前的老怪物了,与楚轩辕叔祖也有一番交游?!?br />
        “除了戏子之外,刚刚提到的墨翟真人后裔墨琊,也是五散人之一,人称:疯子?!?br />
        “戏子……疯子……”

        楚留仙等人面面相觑,觉得这名号着实怪得可以了。

        按捺不住,楚留仙接口问道:“师父,迷楼主人又为什么被为戏子呢?就因为他那个迷楼法术?”

        楚天歌摇头:“那不是法术,那是神通!”

        “熔戏子一生际遇,一生坚持,一生感悟于一炉的神通术!”

        楚天歌并没有在迷楼神通上说太多,娓娓道出了迷楼主人的经历。

        原来,这迷楼主人在幼年时候,的确是一个戏子,一个俗世红尘打滚卖艺的小戏子而已。

        他五岁就被卖入梨园,父母何人都不可考,岁即开始登台献艺,一十二岁的时候就红极一时,擅青衣、小生,为世人所追捧的名伶。

        戏子是真心喜欢唱戏,本来如此下去,或可成就一代名角,也算是圆满了。

        谁知道,人在家坐,祸从天上来。某一次,他唱戏完毕,照例得满堂喝彩,下得戏台就被强请去赴宴,在座皆是达官贵人乡绅。

        十二岁时候的戏子,还是未曾长成的小少年,能唱青衣花旦者,自也清秀可人,再兼自小学戏练出来的窈窕身段,简直比女子还要美丽十倍。

        当时,就引起了一位好断袖分桃,行那后庭花开的贵人觊觎,当桌逼其就范。

        戏子到底只是戏子,一桌上下,贵人十数,竟无一人为其分说,反倒是皆称之为雅事,凑趣起哄。

        绝望之下,戏子骨子里的狠劲与决绝上来,推倒了温酒的炉子,徒手从抢出冒火的红炭。

        “你好我的容颜,我就毁了容颜?!?br />
        戏子一手持炭,抹在脸上“嗤嗤”作响,有那皮焦肉臭之味传出,好好一张俊俏容颜,瞬间丑过了恶鬼;

        “你好我的嗓子,我被毁了嗓子?!?br />
        “你还要什么?说!”

        手一抬,口一张,戏子生生咽下了炭火。

        戏子当时鬼怪一样的脸庞,阴柔外表掩盖下无法想象的刚烈爆发,让在场众人无不心惊,又哪里说得出话来。

        后来,戏子掉头而去,一时间竟是无人想到要拦。

        戏子出城,过荒郊,抵达激流涌动的河畔,心如死灰,就想一死了之。

        五岁至今,七年苦练,没有亲情没有家庭的温暖,他唯一所重所爱的就是唱戏。随着他的两个动作,一切尽付流水,顿觉生无可恋。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在戏子投水的瞬间,为一个散修所救。

        从那一天开始,梨园界少了一个名伶大家,修仙界多了一个亦正亦邪,阴柔刚烈的五散人——戏子!

        ……

        听完了迷楼戏子的故事,楚留仙等人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

        戏子少年时候,那种阴柔反衬出的刚烈决绝,足以让任何听到这个故事的人为之摒住呼吸。

        “好家伙!”

        好半晌,古锋寒啧啧出声,他自问异地相处,血溅三尺可以,如此刚烈决绝,他做不到。

        楚天歌淡淡地说道:“现在你们知道五散人都是什么人物了吧?他们哪一个不是亦正亦邪,愤世嫉俗,为师跟你们讲这些就是要让你们知道,莫要小视了天下英雄?!?br />
        楚留仙等人深以为然,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时候就能如此,现在贵为阴神尊者,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这样的人物谁敢小觑?

        楚天歌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道:“为师在你们走后,与戏子见了一面,除了要来摄宝灵镜外,还与他约定共同前去做一场大功德?!?br />
        “今日便要成行?!?br />
        “这么快?”楚留仙等人吃了一惊,没想到楚天歌竟是要马上离开。

        楚天歌不理会他们的惊诧,望向楚留仙道:“留仙,在去之前,为师还要再问你一次?!?br />
        “经过了这次的见闻,你可还要坚持之前的选择?”

        PS:五散人之疯子墨琊,由书友猫琊扮演,墨琊是他的网名。

        另,有一件事得说一下,本书官方群的管理员,尽职尽责的吉米,他制订了一系列的细则,要举办一个活动,具体的细则内容我发到作品相关了,各位书友不妨去看看,参与一番,有签名书等一系列礼物作为奖品哦。以上,泛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