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四章 听道讲法(上)

    第十四章 听道讲法(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做得好?!?br />
        楚留仙夸赞出声的同时,满室佛光潮水般褪去。

        在邪佛童子期待的目光下,楚留仙稍稍活动了下手臂。

        这个时候,他手臂上的疼痛大减,出血也止住了,然而无力感觉依然存在,就好像手放在地上被大象来回践踏了一百遍,明明还连在肢体上,却几乎感觉不到其存在。

        “有得将养了?!?br />
        楚留仙苦笑,童子的梵唱真言法毕竟不是万能的,能有这个结果就已经很好了。

        他可还记得呢,先前为外力惊动,仙域根本法失控,远远超过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当时那种肌肉、经脉、骨骼,都要扭成麻花断裂的感觉刻骨铭心。

        “不过祸兮福所倚,果然不错?!?br />
        “若不是出了那个意外,我以右臂重伤为代价,凝聚出了阴神纯阴灵力,怕是童子还不能升品?!?br />
        楚留仙只能苦作乐地如此想。

        不想让邪佛童子失望,楚留仙并没有纠结在那里,而是稍稍察看后便长身而起,带着邪佛童子向着甲板上走去。

        他要看看,先前的震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得甲板,楚留仙第一反应是以手挡在眼前,明晃晃一片,阳光绚烂而刺眼。

        在他的对面,原本一脸焦急之色的古锋寒等人看到他的出现,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师弟!”

        “公子!”

        几人一拥而上,看楚留仙全须全尾的,这才安了心。

        “师弟,你先前是怎么回事?”

        古锋寒不无埋怨地说道:“好在你是出来了,不然岂不担心死为兄了?!?br />
        “原来已经到了啊?!背粝烧獠呕毓独?,全身心投入下,他完全将此事给忘却了。

        他歉然一笑,对众人道:“倒是让诸位操心了,先前这童儿出了点事情,耽搁了?!?br />
        “童儿?”

        古锋寒闻言随意地一瞥,“它怎么了?这不是好好……”

        “咦?!”

        话说到一半,他的眼睛突然瞪圆,好像看到的不是邪佛童子,而是一尊活生生的佛陀般震惊。

        “它……它……它……”

        古锋寒张口结舌,“它”了个半天,愣是没能说出囫囵话来。

        一旁,除了双儿修为见识都不到外,秦伯和林清媗也是一脸震惊,丝毫不逊古锋寒。

        “三品了?”

        古锋寒终于缓过了劲儿来,咽了口唾沫问道:“师弟,为兄不是在做梦吧?它真的三品了?”

        “是三品??!”

        楚留仙理所当然地应道。

        “怎么能就三品了呢?”

        古锋寒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崩塌。

        楚留仙一脸无辜地道:“我帮它修炼一下,然后它就三品了?!?br />
        “修炼了一下,就修炼了一下……”

        古锋寒晕头转向,感觉好像什么东西都不对了,低头一看,邪佛童子也是一脸的无辜看着他,好像是在说:我怎么就不能三品呢?

        看着这一大一小的神情,古锋寒摇晃了一下,终于承认了现实。

        “师弟啊?!惫欧婧懦粝傻母觳菜档溃骸罢庑胺鹜?,两日之间,连升二品,可见其根器极佳,潜力无限,可要好好培养,莫要浪费了?!?br />
        楚留仙看着他苦口婆心的模样,只得诺诺连声应下,保证一定好好培养。

        好不容易等古锋寒交代完了,楚留仙长出了一口气之余,心不无歉意:“师兄,对不住了,这事不能让第二人知晓?;赝?,师弟一定给你弄一只上好的灵鬼?!?br />
        铁甲飞舟着陆有一段时间了,自不能就这么赖着,闲事说完,他们一行人便带着汪苦的遗体下了飞舟,向着神霄峰上去。

        半道上,秦伯和双儿先行回朝阳府准备,楚留仙他们师兄弟三人则去见楚天歌。

        走在通往峰顶的山道上,为了以示郑重,楚留仙和古锋寒并没有假手于人,而是一前一后抬着汪苦的尸体上山,林清媗则单独一人走在前面。

        片刻之后,抵达峰顶前的隘口,雷儿电儿两童又是人影不见,林清媗先行一步,消失在山道。

        这个时候,古锋寒的脚步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师弟……”

        “嗯?”

        楚留仙只能随之停住脚步,等了片刻,却不曾听到他后面的话,不由问道:“师兄,怎么了?”

        “没……”古锋寒摇头,楚留仙从背影处并不能看出他的神情,只能从肩膀和后脑勺的摇晃判断出这一点。

        “师弟,你的四灵法台似是有些残损,未免不雅?!惫欧婧胺嬉蛔?,忽然扯到了这方面,“回头你不妨让楚师为你炼制一番。楚师本就是一代炼器宗师,倒也不需假手外人?!?br />
        楚留仙沉默了一下,接口道:“多谢师兄提醒?!?br />
        随后,两人再不发一言,踏入了隘口出了山道,来到了楚天歌静修的神霄峰顶。

        在这几步间,楚留仙心念电转,无数的想法涌了出来。

        “古师兄他想说的真是四灵法台的事情吗?”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是?!”

        “我能看到的事情,我能有的猜测,古师兄真会完全没有察觉,完全想象不到?”

        “昨日甲板上,我、秦伯、林清媗师兄三人往来谈论,他始终不曾现身不曾询问,是不曾发现呢,还是故作不见?”

        楚留仙摇头,这位古师兄他可从来没有小看过,大智若愚,便是此辈。

        “罢了!”

        当远远望见楚天歌背影的时候,楚留仙终将一切杂念按下。不管古锋寒如何想来,他先前没有说出口,那就是态度了。

        楚留仙和古锋寒两人小心地将汪苦的遗体放下,向着楚天歌行礼。

        楚天歌身子一动,直接来到汪苦遗体前蹲下,揭开符箓掀开白布,伸手在汪苦的脸上抚摸着,久久不语。

        “师父节哀!”

        古锋寒、楚留仙、林清媗,三人齐声劝慰。

        楚天歌叹息一声,站了起来,看着他们三人说道:“经过为师已经知道了,你们做得不错?!?br />
        楚留仙心一奇,想着难道是林清媗说了?不由得以眼角余光瞥去,但见得林清媗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低头不语,看不出什么来。

        倒是在这过程,与古锋寒的目光碰在一起,原来这位古师兄也在做着同样的举动。

        楚天歌完全不曾在意座下弟子的小动作,望着汪苦的遗体面露戚容,道:“苦儿啊苦儿,你可知道为师为什么受你为徒?”

        “不是因为你努力,你拼搏,你不甘人后,而是因为你的身上有灵性?!?br />
        “可惜,为师却做得差了?!?br />
        “人心之说,三百年阅尽,为师依然是看之不透?!?br />
        “你的性子,要人将你捧得高高的,时刻关注着,才能将灵性发挥出来?!?br />
        “奈何,这一点为师是在很久之后才发现的,为时晚矣?!?br />
        看着楚天歌在那感慨,自责,哀戚,古锋寒不忍他如此,踏前一步插口道:“师父,徒儿们此番遇到了一人,他还要我们带句话给师父你……”

        他话还没说完呢,便被楚天歌挥手止住,淡淡地道:“迷楼戏子嘛,为师知道了?!?br />
        说话间,楚天歌转过身来,掌把玩着一物。

        看到那东西,楚留仙等人的目光,瞬间就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