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一章 险于山川

    第十一章 险于山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请公子示下?!?br />
        秦伯身子弓得更低一些,静静地等着楚留仙开口。

        楚留仙叹息一声,道:“我一直在想,那天林清媗师姐,到底喊了一声什么?”

        “嗯?”

        秦伯不解,不过原本脸上不安的神情反倒是消散了,心想着:“看来公子是早有成算,我却是多事了?!?br />
        “只是,公子此言何意?”

        秦伯想了想,缓缓摇头,道:“公子,恕老奴鲁钝,林清媗小姐不是喊了一声‘当心’吗?”

        “谁知道?”

        楚留仙随口反问,秦伯张了张嘴巴,吐不出话来。

        原先以为理所当然的东西,经楚留仙一问,秦伯竟是找不到任何一个旁证,从头到尾那只是林清媗的一面之词罢了。

        楚留仙笑了笑,眼却没有丝毫笑意,道:“林家族长当时靠得最近,他也只是说林清媗师姐当时冲着汪苦师兄喊了一声,至于是什么,没有人听到?!?br />
        “可是……”

        秦伯皱着眉头,迟疑地道:“还能是什么呢?”

        “是??!”楚留仙还是在笑,只是不知是否月光的缘故,看上去带着几分冰冷,“还能是什么呢?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br />
        “一直到走出济水阴墟的一刹那……”

        秦伯眉头皱得更紧了,脑子里一直在想,楚留仙他们踏出济水阴墟的刹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时,他已经昏迷在铁甲飞舟上,不曾亲见,只能凭着想象了。

        秦伯更加想不通的是,林清媗当时即便是喊了什么又有什么紧要,跟汪苦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楚留仙并没有等他回答的意思,突然抬起手来,向着天边一指,道:“秦伯你看!”

        秦伯正自专注出神间,闻言本能地就循着楚留仙手指方向望去,只见得皓月如玉盘高挂,皎洁月光遍洒下来,如雾如纱,夜色朦胧。

        “公子……”

        秦伯如堕五里雾,不知道楚留仙是什么意思。

        楚留仙目光深邃,凝望着月盘,淡淡地问道:

        “你看到了什么?”

        “月亮啊。

        “如果是太阳会怎么样?”

        “呃~”

        “如果是比太阳更明亮呢,更耀眼呢?”

        ……

        秦伯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变了,恍然之色浮现了出来,他终于知道楚留仙在说什么了。

        如果,楚留仙先前一指不是月亮,而是正午的太阳,他的眼睛势必承受不住,若是比太阳更明亮的东西,那么……

        楚留仙收回了目光,双手搭在船舷上,轻声道:“你明白了?”

        秦伯点着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是真的明白了,心无数的念头在涌出:

        “我被突然指向明亮耀眼之物,定然也会一时目眩,不能视物,甚至可能会站立不稳?!?br />
        “要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是汪苦在施展祈天法的时候,原本就是勉力施为,一惊之下,极有可能立时就被法术反噬,当场身死!”

        “还有,公子他们踏出济水阴墟,第一眼所见定然是那面镜宝,第一时间被晃花了眼睛,这就是公子所说的一刹那?!?br />
        秦伯想到了很多,好像很多东西都清晰了起来,又有更多的东西如坠迷雾。

        好半晌,他迟疑地说道:“公子,老奴还有一些不解?!?br />
        “你说?!?br />
        楚留仙淡淡地说着,他似乎比秦伯更多的难解,眉头深锁不开。

        “汪苦明显不是自不量力的人,他又怎么会甘冒大险施展祈天法?这是其一?!?br />
        秦伯斟酌着,继续说道:“其二,即便是林清媗小姐用了这种手法,她又如很保证万无一失?这个太多的不确定性了吧?”

        “汪苦师兄为什么会这么做,我也不知道?!背粝梢∽磐?,“或许是一句激将,或许是一时冲动,或许是为了表现什么证明什么,谁知道呢?”

        “我只知道一点,只要汪苦师兄倾慕多年的林清媗师姐愿意,有太多的办法可以达成这个目的?!?br />
        秦伯颔首,的确是如此,但第二个问题才是关键啊。

        楚留仙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继续说道:“至于不确定性,我想,师姐会这么做,也当是一时念动而已?!?br />
        “当时,师姐可能是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想着有可能会那样吧,然后鬼使神差地就喊了出去?!?br />
        “一念之差,在喊出口的一瞬间,或许师姐她就后悔了也说不定?!?br />
        “人心呐~”

        楚留仙稍稍探出头去,看夜色千山如猛兽蛰伏,起伏的山峦似是背脊,在蠕动着,狰狞着,那种黑暗的恐怖,似可吞噬一切。

        “我想,师姐这几天一定一直在后悔,在痛苦,所以刚才才会无从宣泄排解,找我说了那么一番话?!?br />
        “师姐曾经有过好感的那个汪苦已经不在了,他不再是让她崇拜的那个人,而是化身成了她想要摆脱的大麻烦?!?br />
        “重压之下,一时念动,便成心魔?!?br />
        楚留仙转过身来,踏到船头,站在火树银花的旁边,看着前方千山高峰断崖险恶地貌,慨然出声:

        “人心之险,不在性恶,而在一时动念,风云便起?!?br />
        “由其不可捉摸,故险于山川?!?br />
        秦伯越想越是觉得有道理,有这个可能,甚至,也只有这个可能。

        如果汪苦的死不是自然,而是有外力,那么楚留仙所说的这个,便是唯一的是一个可能。

        人心一念动,不可捉摸,不可控制,又险过山川,黑过夜色,真真是世间大恐怖,于人于己,无不如此。

        秦伯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的悸动,躬身问道:“公子,你说如何是好?”

        他没有问证据,林清媗要真的那么做了,也不可能有证据,但又哪里需要什么证据?

        秦伯心想的是:“公子若是把这个想法对着楚天歌和盘托出,那么楚天歌至少有上千种方法,能让林清媗吐露出所有来?!?br />
        “公子又是怎么想的呢?”

        秦伯的问题,久久得不到回应,他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楚留仙闭着眼睛,脸上神色为火树银花辉映,明暗不定,挣扎而犹豫。

        稍顷,他好像终于有了决断一般,霍地睁开了眼睛。

        楚留仙在睁眼的一瞬间,脑海从片刻前开始盘旋不去的一个情景为之远去。

        那个定格于他记忆的情景里,林清媗毫不犹豫地挡在了他的前面,哪怕明知道面对的是一个阴神尊者……

        “呼~~”

        在那个情景消散在他的眼前,消散在记忆的同时,楚留仙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有了决断。

        “秦伯,这件事情到此为止?!?br />
        “是,公子!”

        秦伯躬身应命,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汪苦如何,林清媗如何,在他眼什么都不是,公子一句话,在他心目胜过一切。

        “还有……”

        楚留仙顿了一顿,决然道:“以后如无必要,我不想见到她,你明白吗?”

        秦伯心领神会,道:“老奴明白了,林清媗小姐若来求见,老奴会说公子正在闭关,不见外客?!?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转身回舱,声音从背影处传来:

        “到此为止吧?!?br />
        “结束了?!?br />
        恭敬地目送着楚留仙离去后,秦伯直起了身子,无由地感觉在甲板上有些凉了,叹了口气也回了船舱。

        甲板上空无一人,惟有火树银花“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

        铁甲飞舟越过了群山,驶离黑暗入阳光,过平川,重返宗门。

        正是:

        旭日东升兮,照夜船。

        千山有终兮,游子还。